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凤凰镇37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2-29 点击数:1553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一路颠簸,差黑,郝校长把吴小军送到家。郝校长把吴小军交给他的爸妈,把受伤的前因后果解说一遍,当然抱歉的话也没少说,主要是怕吴小军在受到家里大人的责怪,吴小军的爸妈除了一再感谢之外,也一再表示不会再责怪孩子了。安顿好吴小军的事之后,郝校长和吴小军的爸妈又说了好大一会子的话,天很黑了郝校长才回去,任怎么留他吃了饭再走都没能留住。

除了肚皮上伤口的疼,吴小军还感到浑身发紧发冷,勉强的吃了一点东西,倒在床上就睡了。夜里,吴小军浑身冷得厉害,就感觉是光着屁股睡在空旷冰冷的半空中,任八面寒风肆意侵扰,卷缩的身子不停地打着哆嗦,透骨的冷。迷迷糊糊之中感到母亲来到他跟前,伸手摸摸他的头,接着又把脸贴在他的额上,然后听到母亲说小军发烧了,烧的厉害,快送医院吧。又在迷迷糊糊之中感觉被父亲背起出了家门,再一会,就闻到了医院的酒精味道,听到慧姨的声音。惠姨摸了摸他的额头,说了句好烫,就在他屁股上打了一针。以前打针从没哭过,那次感觉针扎的很深很深,一种由里往外涨的疼,一种沉重的疼,疼的他竟哭出声来。拔了针,惠姨对他爸说:“这孩子烧的厉害,今晚就把他放在我这吧。”父亲说:“那麻烦你了。”慧姨说:“反正夜里值班也没有什么事做,就放在我这里吧。”然后,就把他放在值班室的小床上睡了。

公社卫生院很小,白天来看病的人都很少,夜里看病的人就更少了。那夜,就是惠姨给他一个人值守。

当吴小军醒来时,正是医院上班时分。除了父亲一早就下乡去了没有来,一家人都到齐了,母亲带着哥哥、妹妹、弟弟,挤满了值班室。还给吴小军带来他最喜欢吃的葱花油饼和冲鸡蛋茶,甜甜的鸡蛋茶上面漂着朵朵的香油花。因祸得福,要不是把肚皮划成这模样,还享受不了这待遇呐。

惠姨见状,一副忿不平的样子说:“吔吔吔,这调皮捣蛋还有功了!我看着你熬了一夜,还没混上油饼鸡蛋茶那。”

吴小军一边啊呜啊呜的狼吞虎咽,一边假意的谦让惠姨。

惠姨说:“我才不信你狗嘴里还能掏出食来。抬起胳膊,量下体温,夹好。”说着,趁空把温度计塞到吴小军的胳肢窝里。

等吴小军吃完喝完,惠姨从他胳肢窝里拽出温度计看看他的体温,给他母亲说,“不烧了。”接着又把伤口处理了一下,完了,对吴小军说:“好了,没事了,明天再过来让我看看。”然后照他后脑瓜一巴掌,“臭小子,能少惹点事吧,也给你爸妈省点心!”

谢过惠姨,一家人出了卫生院,刚拐过街角,吴小军停下脚步跟母亲说:“妈,我去玩一会。”

“你这刚从医院出来,又上哪玩去?”母亲问。

妹妹接过话头:“去王玥家呗。”

“王玥不是跟她妈去城里走亲亲了吗?还没回来吧?”母亲说。

“我去看看她回来了吗,她说今天回来的。”

    “你瞧你那个样子,去人家不好,就别去了,先回家吧。”母亲劝他说。

他还是坚持要去,说:“我还有别的事找她呐。”

   “什么事非要这会去?明天去就不行了?”母亲不满的问。

“人家当然有事了,急事。”吴小军现出急切的苦模样求母亲。

可能念及他还是个受伤的病孩子,母亲没有再坚持,说:“去把,当心你的伤口。”接着又补了一句,“早点回家,还要吃药那。”

其实,母亲是放心他和王玥在一起的,因为她清楚王玥是个懂事的乖女孩。尽管还都是孩子,可王玥要比一般的女孩子文静聪慧乖巧的多。和她在一起,吴小军会少干一些不靠谱不着边的事。有时候他真的“违法乱纪”干坏事了,王玥还能及时给大人通风报信或给于他一定的干预。就像那次十八孔桥上她干预吴小军跳水一样,就起到了很好的预防“犯罪”作用。即便有时干预不成,等他吃了亏后,他也能体会王玥的劝阻真的是对他好。 这一点,吴小军是有过这方面教训的。

记得那次在供销社的大门口,吴小军津津乐道地玩着供销社的大木门。他用力猛推一下大木门,使大木门运动起来,然后迅速一跳站到大门上的小门洞上,一来一回的让木门载着来回的他转。就这么个木门,也能玩的他鼻尖冒汗。王玥站在一旁一直着急的叫着:“小军,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快下来,这样玩有危险!”

“咦,这有什么危险,块来,你上来,我推你玩。”

“我才不上呐。你也别玩了!走吧!”她在一旁焦急的叫着。

吴小军知道她是担心他,可这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危险,大惊小怪,他才没功夫理她呐。

吴小军无视王玥的劝阻,她越是着急,他越是闹得欢,越是玩得疯,正乐着,一脚踏空,真的掉了下来,“哐”一家伙,运动着的大门带着沉重的惯性,撞在了他的小腿肚上,并且把他撞倒在地,差点没把他的小腿别断,疼得他趴在地上,十分钟没离窝。痛苦的眼泪啪啪的往下掉,碍于王玥蹲在他身旁,终于忍者没有哭出声来,王玥用她的小手一直捂着他的疼处说,“咱们去医院吧。我背你去,我能背动你。”

吴小军那会子疼痛难忍,有口难言,闭着眼摇晃着头,以示拒绝。好一会才缓过劲来。他爬起来,看看腿肚上一大块的青紫,肿的梆硬,暗自悔恨。王玥一旁抱怨道:“给你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你就是不听,现在难受了吧! ”

吴小军咬咬牙摇摇头,心里却是悔意一片。

“哼,我不信,都肿了,能不疼?”

“有一点点疼。”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会知道疼了。”王玥怨怨的说,像个大人似的。

得到母亲的许可,吴小军和家人分手,急急的向王玥家走去。

 

 


 


  
上一章:凤凰镇36
下一章:凤凰镇38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3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