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凤凰镇35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2-29 点击数:1625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水闸处歌舞升平一片热闹,一群光腚滑子搅得水闸前浪花飞溅,欢声四起。其实,吸引吴小军的不仅仅是那个高大的混凝土水闸和那么大一片碧绿的水,主要还是那群欢闹的孩子。郝大鹏说那群孩子里面肯定有他们的同学,他们天天到水闸来戏水,比上课都守时。听郝大鹏这么一说,他倒是有点激动,两条腿拨弄的跟风车似得,他好久没见他的这些乡下同学了。

果真,在水闸前的那群光腚滑子中他发现了和郝大鹏一块到中心校插班的周德宝、周德全、周立生。

周庄差不多都姓周,都是一门周。周立生个子最小,年龄最小,也最能操蛋。立字辈的比德字辈的长一辈,因此,周德宝、周德全他们德字辈的还得称呼周立生为叔,人小辈高没办法。正因为这,周立生常常被周德宝、周德全他们几个侄儿操弄。操弄急了,周立生就胡嚼乱骂,叔骂侄儿天经地义,晚辈又不能还口,任由他骂。骂的不过瘾,不解恨,就往深了骂,骂着骂着就骂乱了,把他自己的亲爹祖奶奶也一块骂了。这时,这些侄儿们就起哄:“噢——噢——骂自己喽,骂自己喽。” 骂自己也得骂,只要能解气他才不管自己那八辈祖宗呢。看见郝大鹏带着吴小军来了,一群光腚滑子刷拉下子就围拢过来,亲热的呼喊着吴小军的名字,让吴小军即开心又激动。

“哎,吴小军你怎么来了呀!”

“吴小军,你会水吗?”

“吴小军,这儿的水可深了,你敢下吗?”

“你会刺猛(潜水)吗?”

“吴小军,不要怕,有我呐,我来保护你。”周立生挤到吴小军跟前胸脯拍得啪啪响。

他们七嘴八舌问这问那,吴小军只是笑,并不答话。他一边急急慌慌的脱着衣服一边想:游泳戏水是我的强项,你们能不能比的了我还不一定那。三两下甩掉衣服,在他们的簇拥下噼里扑通就下了水。游了两圈之后,他们就知道吴小军的水性不一般,就不再刻意的护着他了。

被晒了一天的湖水温乎乎的好舒服,不像西河的水始终是凉凉的。凉凉的西河水挺消耗身上的热量,所以在西河里戏水,泡不了多会就得爬上岸来,在桥头的石碑上贴一会,让晒得滚热的石碑给你补足热量再下去游。在这里戏水犹如洗温泉澡,热乎乎的湖水,泡上一天也不会觉得凉,不会觉得累,越泡越舒服。而且这儿的视野开阔,空气清新,远山近水,树木葱悠,水深域广,任由纵横,无拘无束。

不知什么时候周立生已爬到了水闸上的升降平台,在平台上面他手舞足蹈,大喊大叫。郝大鹏拉了吴小军一把,让他向一边游游,给周立生让开水面。周立生在上面作英雄状,举起一只手,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我们必胜!”作中弹状,然后手捂胸膛从高高的水闸上跌落下来,坠入水中。笑的吴小军呛了好大一口水。

吴小军以前也经常跳水玩,还从来没有做英雄状跳过。他不假思索的跟着周立生爬上了水闸,站到了升降平台边缘上。平台离水面也就四米多高,比起十八孔桥的高度,小菜一碟了。吴小军也学着周立生的样子在上面作英雄状,但是比周立生的英雄状发挥的更加高大英勇,他挥舞手臂,振臂高呼:“同志们,胜利属于我们,冲啊!”飞身跳了下去,半空中,他双手作端枪冲锋的大跳动作,不亚于芭蕾舞红色娘子军连在万泉河边的操练舞姿,虽然入水时两腿没能及时合拢,水面把毫无保护的小鸡鸡拍打得有点不得劲,但刚劲潇洒的劈刺还是赢得了伙伴们的一片喝彩,“嗷——嗷——嗷——”。

当吴小军上岸准备再次登台跳水时,不知怎么的,他一下子想起了王玥,想起了十八孔桥的那一幕,想到王玥那一双担惊害怕的眼睛和王玥带着哭腔的声音:“小军,我不要你跳,我害怕!”抬起的脚又退了回去。他们几个正在兴头上,在后面催着他,他说:“哎呀,不行了,累了,歇一会。”顺势坐在了岸边的石坡上。

“吴小军你太没劲了,才跳一下就不行了,再跳几下呗。”周立生挠着自己的肋巴骨抱怨道。

“不行了,真累了,歇一会再玩。”

念及吴小军是从街上来的朋友,不好勉强,看他坐下,他们也都跟着他一排溜的坐在石坡上,周立生悻悻地坐在了吴小军的身旁。

迎着北面山坳里溜来的小风,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看着远处的山,远处的村落,一群孩子总有话题可聊,他们先从插班上学时聊起,聊上课下课发生的故事,聊停课让大家的伤感,聊周立生家里没有吃的,上学时没能带午饭,吴小军知道后跑回家给他拿个白面馍馍夹咸菜,让周立生念念不忘。接着又聊水岸对面的山,他们告诉吴小军水岸对面的那座山叫蛤蟆山,蛤蟆山原来是一只大蛤蟆,想去南边的大运河,谁知一夜间出了个旺山,把路给挡住了,蛤蟆爬不过去旺山,去不了大运河,就气死在那了。“你看像不像一只蛤蟆趴在那里。”他们不说你不会注意到,经他们一说,再看上去还真像一只趴卧在水岸边上气鼓鼓的大蛤蟆。蛤蟆山脚下的那个村子叫吕家村,吕家村的人差不多都姓吕。吕家村里有个古老的吕家祠堂,他们使劲的指给吴小军看。撂眼过去,隐约可见吕家村里冒出一截的青灰色的屋顶和几株绿的有些发黑的柏树,那就是吕家祠堂。说前段时间镇上的红卫兵带着炸药雷管去吕家村破四旧,点名要炸掉吕家祠堂,叫吕家村的人给撵了出来,说要是跑的慢了就没命了。

吴小军有点不信:谁那么大的胆敢阻拦破四旧?

他们信誓旦旦的说是真的,不骗人,说吕家村有个在部队上当司令员的大官不知犯了什么错误被放回家。他的官太大了,犯错误放回家了他还让带着枪。本来要给派个警卫员的,他不要,嫌麻烦。自己别把抢就行。那天,镇上一群红卫兵在吕家祠堂前吵吵呵呵的要炸掉吕家祠堂,他掏出手枪啪啪啪朝天连开三枪,说,“谁敢毁我吕家祠堂,老子就先敲碎他的脑袋!”吓的一大帮子人跟兔子似得看谁跑的快。他们还说,这个大官只会打猎、钓鱼,庄稼活一点都不会干。那天,他和老婆一块去地里干活拔草,还坐着凳子打着洋伞带着黑眼镜端着茶杯,你说好玩不。还有一回他来这水闸上钓鱼,那个大官钓鱼用的鱼竿都不是竹竿做的,像根半截棍,一节一节能拽出来好长,用完了,又一节一节收进去。还有个带轮子的鱼竿,鱼线往河里一甩就不要问了,有鱼咬钩,那鱼竿上的铃铛就当啷当啷的响,摇轮子就把鱼拽上来了。还说,他玩的那个鱼竿一个都值一二百块钱。吴小军觉得他们说的有点邪乎,什么鱼竿值一二百块钱,难道是金子做的不成?再说一二百块钱都能卖好几百斤鱼了,干嘛还风吹日晒的费那么大劲去钓鱼?想吃鱼了买几条吃吃不就完了嘛。他们异口同声咬死说是真的,说哪个大官自己说的,为了证明他们说的是真的,他们还给他赌咒说谁要是哄人谁就是孙子。看见他们一脸认真的样子,吴小军信了。可他怎么也想不清楚那钓鱼竿不是用竹子做的,那应该用什么做的呢?吴小军真的好想见识见识那一二百块钱的鱼竿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从吕家村移目往东,过一片坡地又见一村,他们告诉吴小军那个村子叫大尤庄。他们说大尤庄以前有个尤员外,家有好地千顷,骡马成群,富甲一方。尤员外有个小女儿叫尤小妹,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说漂亮的她都不能出门,一出门天上的鸟就掉下来,鱼也不会游水了,自个的往下沉。吴小军说那叫沉鱼落雁,是形容人长得漂亮。吴小军听说过这个词。他们说,尤小妹给王爷选去当了妃子,后来尤小妹病死了,拉回来就埋在大尤庄后面的那个大尤山上。坐在水库的石坡上,能看见大尤庄后面那个不太高的大尤山,大尤山和附近的几个山头是有些不同,大尤山满山都是遮天蔽日的绿树,而附近的几个山头都是光秃秃的。他们还说,尤小妹的墓被人偷过,里面的金银财宝全被偷完光,只剩下一个空洞,又大又深,洞里冬暖夏凉。一到冬天,尤庄人就把它当成山芋窖,能窖好几万斤山芋。不过现在洞也没有了,被红卫兵造反派给炸了。

    一群光腚滑子坐在湖岸边,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云里雾里乱侃一气,反倒觉得坐在岸上还不如在水里舒服,于是就又开始下水,这时周立生站起来,指着东边的黄泥巴水岸说:“ 哎! 咱们还不如到那边滑滑泥玩去。”

“对对对,走,滑滑泥玩去。”几个伙伴异口同声一致赞成。

“什么滑滑泥?”吴小军有点莫名其妙。

“走。”郝大鹏帮吴小军拿起衣服说,“到那你就知道了,保准好玩。”

吴小军不知滑滑泥是一个什么好玩的东西,他们就给他一边比划一边说。吴小军听出些门道来,觉得有意思,于是一帮孩子提着裤衩背心,来到库东的水岸边。


  
上一章:凤凰镇34
下一章:凤凰镇36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3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