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32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2-27 点击数:1682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自停课闹革命以来,吴小军就很少再走进小学校的大门。

那天,他从学校门前过,见冷清的大门洞开着。他突然想进去看看,看看他原来上课的教室现在变成什么样了,他的课桌是不是还在。校长宣布停课闹革命之后,他离开的太过匆忙,背起书包就跑了,甚至连课桌洞里的书都没顾得上收齐。他想它是否还在,因为在他的课本里夹着一张歼六战机的彩色画片,那还是王玥从她爸爸办公室的《解放军画报》上偷偷撕下来送给他的。

移步校园内,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荒凉,比他上次来找玻璃做幻灯片时更显荒凉。他看到所有教室的门窗玻璃不仅荡然无存,就是门扇窗扇也所剩无几。办公室前那棵苍老高大的苦楝树,孤独的默无声息的立守在办公室的门前。吴小军永远都记得苦楝树上挂着的那只铜铃,那是多么精巧的一只铜铃,阳光下闪耀着铜氏家族独有的贵气,悠扬的铃声还在萦绕耳旁,铛铛铛——铛铛铛——三声连响是预备铃声,贪玩的他,这时不管在学校以外的什么地方,都得像兔子似的撒丫子往学校跑;铛铛——铛铛——两声连响是上课铃,无论如何,在最后的铃声停止之前你必须坐到自己的课桌前,哪怕气喘吁吁眉毛滴水;铛——铛——单响就是下课铃了,下课铃是他最喜欢的铃声。清脆悦耳的铃声,如同天籁之音,传遍凤凰镇的大街小巷,响彻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宁静而悠远,紧张而安详。现在,树干上的铜铃已不知了去向,只剩下一只锈迹斑斑的挂钩,寂寞而又孤独的守候着,等待着。没了铜铃,吴小军心里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失落和恐慌,他甚至感觉学校已经死去,悄无声息的灭失在他的身旁,留下一片恐怖的残骸和一段梦幻般的记忆,永远都不会再醒来。

  教室近在咫尺,他停下脚步没有再向教室靠近,残破的门窗已无法遮风挡雨和防范他人进入的作用,透过门窗洞口,隐约可见凌乱堆在一起的课桌和黑板上的涂鸦,他已知道课本和画片肯定都不会存在。他能想象得出教室内的狼藉现状,门窗不再明净、桌椅不再整齐,再也不会有同学们的朗朗读书声和课间的嬉闹声从哪熟悉的窗口飘扬出来。

校园好静,静的让人耳鸣,静得让你毛骨悚然不敢举步。那么多空空的教室门窗洞口深深地洞开着,静静的、冷漠的注视着你,就像一个非常熟知你的好朋友,忽然失去了对你的记忆,蹬着惊恐的大眼睛,迷茫的看着你,警惕的审视着你,使你怯而止步。吴小军忽然有种隔世之感,那么相熟相知的环境,怎么一下子变得那么陌生、那么遥远、变得让你不敢相认,甚至不敢靠近!

泛泛的阳光把吴小军的身影拖在自己的脚旁,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幢击胸腔的声音,那声音似乎响彻整个校园,让他有种莫名的胆怯和恐惧。他退身向回走去,感觉雨水的作用,使得坚硬的操场变得有些松软,雨水冲刷出来的小石子布满了操场。还有那生命力极强的巴根草、扁扁草,在操场的低洼处蓬勃生长,渐成气候。操场旁的沙坑已变成了一方绿洲,茂盛的狗尾巴草绿油油的已挤满了沙坑,穗头结满了沉甸甸的果实,在微风中示威似得的摇摆着并有继续向外扩张的趋势。院中的那颗百年老槐树依然绿绿葱葱,苍劲挺拔,巨大的树冠依然默默守护着空寂的校园。

他为老槐树的孤独和坚守而动容。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唯独老槐树不为所动,依然植根于这块厚重的土地上,沐浴着阳光的爱抚和雨露的恩赐,年复一年,悄无声息的吐露着新枝,绽放着新芽,默默的回报着阳光的爱抚和雨露的恩赐,静观世间无常变化。

早在入学的第一天起,吴小军就对这棵老槐树充满着敬畏之情。母亲把他领到老槐树下,把他交给了他的老师,老师又把他和其他小朋友放在一起。一群新奇的孩子挎着新书包挤在一起,瞪大着眼睛仰望着头上遮天蔽日的大槐树。它太大太伟岸了,他无法看透它密厚的树冠和每片树叶后面隐藏的秘密,以至于幼小的心灵无法承受得住它的博大伟丰。他感到那不是树,而是一片巨大的乌云,在这块乌云下,他太小太弱太孤立无援,他很想跟着妈妈逃离出去。

从这棵大树下起步,开始他小学的学业,五年多的与之朝夕相处,吴小军熟悉了学校的每一间教室,每一个角落,甚至包括厕所里有多少个蹲坑。当然是指男厕所,女厕所是他在校多年唯一没有走到的地方,他也更熟悉校园中间的那棵老槐树和老槐树下的那口井,刻在脑子里的就是这棵老槐树。多少年后,只要一想到那所学校,心绪就会被那棵巨大无比的树影所笼罩。对它的崇敬之情敬畏之心一直不减,切与日俱增。

他和王玥一起曾多次的环抱过老槐树伟岸的身躯,却无法牵起手来,王玥说,等我们长大了就能抱住它。眼前,它粗大的树干上裹着残破的大字报,像是被绑架的一位不屈的老人。

走出老槐树的荫影,路过摇摇欲坠的篮球架,吴小军看见一位披着一件脏兮兮中山装上衣的老人,躲在学校的大木门后面一直注视着他。他以为是护校的老头,心想:我没偷又没拿,你老看着我干嘛!为证明自己的清白他故作从容,轻松的吹起口哨继续向门口走去。

“吴小军。”

一声轻轻的呼唤让他一愣,止住步,望一眼那老人。黑黑的脸,黑黑的络腮胡子,蓬松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他是在叫我吗?环望四周再无他人,那他一定是在叫我喽,可他是谁?我怎么不认识?

“吴小军。”声音低婉,带着谦恭。

他是在叫我,声音还有点熟,是谁呢?吴小军脑子里迅速的翻腾着想找出对这个人的记忆,可没有找到,他没有认出这个叫出他名字的人,心开始砰砰乱跳。

“吴小军,不认识老师了?”那老人说完,轻轻地露出一丝淡淡的笑,这一丝淡淡的笑让吴小军发现这个人的特征,他又看见那令人羡慕的一口白牙。

“杜老师。”

“哎,认出老师了。”杜老师现出很欣慰地样子。

“杜老师…….”吴小军惊的一时无语,不知要不要给他说话,要说什么。

寒假开学时,学校宣传队选拔一批新的队员,当时就是杜老师把他挑进宣传队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可高兴没几天,杜老师就被停止教课了。杜老师一走,校宣传队就处在没人管无人问的状态,不久宣传队就自行解散了。那段时间仅仅跟着杜老师学会了几首歌,还没来得及跟杜老师把这几首歌排练成节目。

自从杜老师被泼了一身浆糊按跪在地上批斗之后,短短半年的时间,他所敬佩的杜老师竟落魄到这种程度,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心理上也无法接受。以前的杜老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稍长的头发向后奔着,宽宽的下巴棱角分明,每天都把下巴的络腮胡子收拾的干干净净,泛着迷人的青光。洁白的衬衣总是扎在腰带里面,凤凰镇唯一一个始终把袖头扣得整整齐齐的人就是他。正像电影里的正面人物一样,杜老师就是标准的好人脸相,学校里的女老师和女同学们跟杜老师说话时,眼睛亮亮的,透着一脸的快乐和幸福,让好多男人心犯醋意。他给人指导排练节目时,总喜欢把左手压在右臂下,右手抚摸着下巴,眼睛微微眯着听人唱歌,看人排练,然后指出人家的缺陷和不足,颇有大战中叱咤风云镇静若定的将军风采。因此,杜老师举手投足都令吴小军羡慕。有时他还故意模仿着杜老师的举手投足,期望能像杜老师那样潇洒,以博取他人的另眼相看,虽然自我感觉良好,可社会效果很差,甚至无人问津。可眼前的杜老师,微微弯腰的杜老师,乱胡满腮,眼光游离,蓬头垢面,毫无生气的杜老师。巨大的反差,让吴小军感觉梦幻一般,分不清是真是假。

“吴小军,你干什么呐?”杜老师不像是问,像是在请安。

“啊,玩呐。”吴小军小心的回答着。

“噢,你能帮我个忙吗?”

“啊?”吴小军不知杜老师要他帮什么忙,没干贸然答应“行”。

“你能帮我买条烟吗?”杜老师把攥在手心里的一张蓝色的贰元纸币端在吴小军面前。

吴小军回过神来,迟疑了一下,接过钱问:“买什么烟?”

“大铁桥。买一条大铁桥,再买一封火柴。”

吴小军点点头,接过钱,转身向对面的商店跑去。

“王姨,我买一条大铁桥,还要一封洋火。”

“小军啊,你这孩子是给谁买烟啊?你爸又不吸烟。”王姨接过钱,趴在柜台上问。

“给人家买的。”吴小军说。

“给我说给谁买的。”王姨逼问道,“不说,就不卖给你,还得把你的钱没收。”

“给,给我老师买的。”

“给你老师买的,给你那个老师买的?”

“给杜老师。”吴小军回过头,向校门口望去。杜老师还站在原处,并向这边张望着。

王姨侧头向外看看,没再问什么,从柜台里拿出烟、火柴,及零钱并用纸包好递给吴小军,说:“拿好了,快送去吧。”吴小军抱着纸包,穿过大街,又跑进校门。

杜老师接过烟,一脸的感激,连说好好好,当即拆出一包递到吴小军面前,“吴小军,给你……”

吴小军急忙退后一步,诧异的看着杜老师。杜老师被他看得有些慌乱,有些紧张。他低下头,躲开吴小军的眼睛,把烟收到怀里,说:“老师不该这样,老师不该这样。”抱着烟向校园深处走去。走出好远,突然又折回来,万分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啊,吴小军,谢谢你,非常的谢谢你帮我买烟。”

吴小军有些受宠若惊,有些迷乱。望着老师的背影,他的心里泛起阵阵的酸楚和阵阵的不平。怎么会是这样?怎么弄成这样?杜老师不就是被那帮子红卫兵造反派给弄成这样的吗。杜老师,你为什么一开始不也成立个红卫兵呢?你要也成立个红卫兵,肯定有好多人愿意参加你的红卫兵,肯定是凤凰镇最棒的红卫兵,最大的红卫兵。那时谁还敢批斗你?你也就不会被他们搞成这幅惨样了!吴小军那份朴素的情感一边替杜老师后悔,一边琢磨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成立个什么红卫兵?有了一帮人之后,他娘的谁搞人我就搞谁,谁斗人我就斗谁。

乳臭味干的吴小军,还不懂那场史无前例的运动是什么,又到底为什么,它所掀起的巨浪有多大,波及的范围有多广,触及的灵魂有多深,影响的程度有多远,造成的后果有多严重。杜老师的苦难才刚刚开始,更多人的灾难也将逐渐来临,包括王玥家和他家。

杜老师已经走远,走进校园深处那个往日住着许多老师的小院,吴小军还呆呆的站着,傻傻的想着,想着校园往日的阳光,往日的热闹。在校门口站了许久,直到突然从空寂的校园深处窜出一条污脏的大黑狗向他奔来,他才如梦方醒,拔腿就往外跑,几乎和那条黑狗一起窜出学校的大门。          


  
上一章:凤凰镇31
下一章:凤凰镇3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3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