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凤凰镇29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2-25 点击数:1579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镇上刚出现红卫兵组织时,孙建钟他就整天的跟在红卫兵屁股后面混,虽然没有一个红卫兵组织要他,但无论那个红卫兵组织有活动,他都死皮赖脸、鞍前马后的跟着帮忙。红卫兵写大标语,他跟着提墨桶;红卫兵贴大字报,他就跟着刷浆糊;红卫兵开批斗会,他就跟着押个人,喊个口号;抄家时 他跟着踹门砸玻璃,翻箱倒柜很是积极。人说抬手不打笑脸人,他那么献殷勤,一般也不好拒绝他,不管吃又不管喝的,他愿意跟着就跟着吧。

最可恶的是孙建钟有时真的很“贱种”,每次抄家,他都先翻人家厨房里的馍框菜柜,见到有吃的,不管三七二十一逮着就往嘴里塞。要是翻出个零钱,他也是偷偷地掖到自己裤腰里。他的这种所作所为,是任何一个红卫兵组织都不能容忍的,好端端的一个极其严肃的革命行动,被他搅得跟鬼子进村似地。特别是他那下才拉吧的吃相,太丢人了,太败坏革命的名声了!后来再有这样的行动,他就是喊亲爹祖老爷,红卫兵也坚决不让他再偎边了。

今天的批斗会上,孙建钟的冒然闯入和突然出手,一下子把会场次序搞混乱了。也许孙建钟是想把校长从凳子上踢下来,让他出个丑,报校长把他开除之仇。没想到年迈的老校长淬不及防的一头栽了下来,抢得满脸是血,血头血脸的史校长头拱地,动弹不得,不知死活。造成如此可怕的后果,是孙建钟没有想到的,见事不好,扭头就走。

如果孙建钟他不慌张失措的逃走,如果他能挺住,以一个对反革命分子嫉恶如仇的面目,继续对史校长进行狠狠的批判,甚至再辱骂几句,人们可能觉得他的行为有些过激、唐突,甚至是残忍,至少当时是不会有人去指责他或怪罪他。也许红小兵们的情绪一下子就被他给挑烘起来,也许他就成了敢闯敢干敢下手的造反英雄。在那个“英雄”辈出的年代,什么样的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不知孙建钟为什么要转身逃走,也许他被史校长的血头血脸吓着了。就在他转身逃走的一瞬间,其性质就变了,这就意味着孙建钟他不是来参加革命大批判的,他是明目张胆来破坏、来拆台的。

中学校过来的几个红卫兵极为恼火,他们鼎力协助小学校的红小兵们组织的这场声势浩大的批斗会,没成想被这个熊玩意一脚下去给搅了,令他们很没有面子,也不好收场。满脸是血的史校长栽倒在地上爬不起来,难判死活,不光是批斗会无法再进行下去!如果史校长有个三长两短那是不好交代的,史校长虽然有罪,但罪不至死,孙建钟抬脚跑了,谁来承担这份责任。

“别让他跑了!”那个刚刚发言的红卫兵大哥哥一声喊叫,随即孙建中就被几个红卫兵拦了下来。

孙建钟那是个省油的灯,岂肯束手就擒,竟跟拦他的红卫兵动起手来。

几个阻拦他的红卫兵被激怒了,一哄而上把他按倒在地,一顿暴揍之后,孙建种就荣升与史校长同等级别——一样的满脸是血,平躺在地。

批斗会无法进行下去,人们一哄而散,大槐树的阴影下躺着无人问津的史校长和孙建种。

吴小军和施二妮在垛头上还没有下去的意思,他们想看看孙建种被揍的还能不能爬起来。那会子吴小军和施二妮感情是一样的,心理暗暗藏着窃喜,暗暗地叫好:揍的好,揍得痛快!

在上二年级时,孙建钟的黑手就光顾过他们班,偷走了刘坤他爸送给刘坤的一块军用指南针,被吴小军给发现了。刘坤他爸带上刘坤和他到孙建钟家,在吴小军的死证下,孙建钟不得不把指南针交出来。之后,孙建钟对他就一直怀恨在心,老是想找他的茬子闹点事。那天在西河里洗澡,孙建钟借着戏水逮着吴小军往水里头按,闷他呛他。恰巧被吴小军的哥哥看到了,二话不说上前就是一顿拳脚,并给孙建钟发出了最严厉的警告:“以后无论在哪,我弟弟就是踩西瓜皮滑到了我都找你算账!”打那起他才没敢对吴小军再使坏手。

就算史校长有点反革命,那么一大把的年纪被搞成这副惨状,吴小军还是觉得有点过,有点为史校长担心,担心他爬起不来。心中暗暗骂道:要不是孙建钟个狗日的,史校长也不会这样。他真想趁这个机会跳下去踹孙建钟几脚。  

校园安静下来,只有大门口还有些人,他们不时地向里观望。可没有一个人上前去拉他们。倒在地上的史校长终于缓缓地爬起身来,他没有向自己的宿舍走去,而是忍着痛苦艰难地走向倒在地上的孙建中。因疼痛和满脸血污,面目更显狰狞可怖。孙建钟两手抱头偷眼看着校长,缩卷起身子警惕的注视着校长的举动。当史校长来到孙建钟的身旁时,吴小军瞪大了眼睛,他想史校长一定会报那一脚之仇,踹他个十脚八脚!孙建钟也一定在想校长不会饶过他。所以他闭上了眼睛,把头抱得更紧,等待着史校长的复仇。

等了数秒钟,没有等来校长的拳脚,吴小军和施二妮看到史校长弯下腰在孙建钟肩头轻轻地拍了两下。孙建钟偷偷地真开眼睛,看见史校长弓着腰,一只手撑在自己的腿关节上,一只手毫无恶意的伸在他的脸前,“你还能起来吗?”

孙建钟漠然的看着史校长,没有任何的反应。吴小军想,那会子孙建钟的心理很可能是极其矛盾的,是后悔?是惭愧?还是在自责,就连他自己恐怕也说不清。同时吴小军也为史校长憋气,“揍呀!踢呀!刚才他那么狠的踢你,还不趁他爬不起来狠狠地剋他几脚。”

施二妮捶着自己的大腿咬牙切齿地说,“踢呀,踢呀!踢他个狗吊操的。

“能起来吗?我可以陪你去卫生院看看。”史校长再次向他伸出手来。

“哎呀,揍吔!搁我早动手了。”施二妮不停的拍着自己的大腿暗使劲。

突然,孙建钟推开史校长的手爬了起来,冲着史校长怒怒的说道:“假慈悲!我他娘的死了,也用不着你个老反革命管!你等着,老子饶不了你!”他一手堵着还在出血的鼻子,一手捂着肚子,腰弓的跟蚂虾似的匆匆逃离了学校。

吴小军又想到了“贱种”二字的含义,原来他没有任何的后悔和惭愧,有的还是深深地仇恨。

史校长一脸的悲哀,一脸的苦楚,一脸的恐惧。他摇摇头,深深的叹了口气,回过身去捡起地上刚才还挂在自己脖子上的小黑板,扶起凳子,把它挽在胳膊里。他回过头对坐在墙头上的吴小军和施二妮俩说,“小同学,下来吧,上面危险。”然后一晃一晃的向自己的宿舍走去。


  
上一章:凤凰镇28
下一章:凤凰镇30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2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