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凤凰镇28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2-25 点击数:1527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午后的燥热,没能阻挡住吴小军和施二妮的玩性大发。他们从施二妮家出来,光着膀子顶着炎炎烈日,肩上扛着一根长长的秫秸杆子,走在丝风没有热火撩辣的石板大街上,如同两个巡逻的士兵,嘴里呜呜浓浓反复不停地的嚼着什么东西,看那副德行嚼的是很香甜,搁现在,你一定觉得他们是在嚼口香糖。其实,那时的农村乡镇哪有口香糖,吴小军也只听说过口香糖,在电影里看见美国鬼子嚼口香糖,口香糖是什么样的还真没见过,是什么滋味也没吃过,干嘛老是吧唧吧唧不停地咀嚼而不往肚子咽就更不知道了。而令你猜想不到的是吴小军和施二妮两位哥们满嘴里嚼的竟然是生麦粒子。一股生面味的生麦粒子经过牙齿的不断研磨,唾沫逐渐带走了淀粉,剩下了很黏的面筋。把面筋黏在秫秸杆的顶端,就可粘树上的知了。粘到的知了也是没有什么用的,粘知了就是一种游戏,一种玩法,一种消遣,就是享受粘知了的过程,享受知了被粘住时拼命挣扎那一刻给你带来的的快乐。

中心小学校是他们的首选,一是就在街里路途近,大热的天不想出镇子跑太远的路;二是校园内紧靠围墙的几棵大柳树上的知了最多,也叫得最响,站在树下你能感到知了尿尿像下毛毛雨似的淋在你的脸上。

燥热让知了吱吱不停的欢叫,在吴小军和施二妮听来就像冲锋号在召唤勇敢的战士。两人雨瀑汗流的窜进校园,把秫秸杆子靠在墙上,扒着学校的大门登上院墙,两腿叉开骑在滚热的墙头上,把经过千百遍嘴嚼研磨的面筋,从嘴里掏出来,在手里碾一碾、揉一揉,让面筋中的唾液稍稍挥发,当感觉黏手时,把它仔细地黏在秫秸杆的端头上。然后站在墙头上,提着秫秸杆,瞄着腰,瞅准位置,小心翼翼的把秫秸杆从树叶后面探过去,对准知了的后背一点,知了就被牢牢地粘住。被牢牢粘住的知了扑扑啦啦拼命煽动着翅膀试图挣脱,煽动的翅膀震动着秫秸杆,这种震动顺着秫秸杆传到你的手心,那种感觉美妙的让你无法用语言描述,有一种收获世界的感觉。

不过,今天很不幸,这种美妙的感觉还未来的及享受,就被一阵嘈杂声所打破。不知从哪儿冒出一群红卫兵,举着红旗喊着口号闯进宁静的校园,吓的知了一时闭声。他们径直冲到学校食堂后面的小院里,那是学校老师们的宿舍。从哪里,他们把小学校的史校长倒别着胳膊架到了校园中央的大槐树下。

看到有这么大的动静,好热闹的施二妮丢下秫秸杆,“噌”家伙就从两米多高的墙头上窜了下去。没等施二妮站稳,吴小军急忙喊道:“哎,伙计,你下去干嘛,坐在这上面看多得眼。”这一说,他又猴急地爬上墙头,和吴小军挤坐在大门垛子的垛头上,居高临下的观望大槐树下的批斗会。

有百十个红卫兵们团团围住史校长。这里有小学校留校的红小兵,也有中学校过来助阵的红卫兵。没有中学校红卫兵大哥哥们的指点帮忙和助阵,小学校的那帮红卫兵是掀不起大风浪的。史校长弯腰弓背的被逼站在一张小长凳上,脖子上挂这一块小黑板,小黑板上糊着一张白纸,湿漉漉的白纸上面写着反革命分子史修竹。名字上面还用红笔重重的打了个×,和吴小军给胡明卿老师写的大字报上打的×一模一样。

站出来发言的人个个义愤填膺,怒不可遏,声音大嗓门高就是最狠最彻底的批判,再加上阵阵高昂的口号声压着场子,起着渲染和震慑作用。其实,批来批去都是冠名堂皇的运动词,没有什么实质内容,十句有八句喊的是口号。唯有一个红小兵揭露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史校长把《人民日报》当坐垫坐在屁股下面,并且还拿出了证据——一张《人民日报》。要命的就是那张从史校长屁股下面拽出来的《人民日报》上印有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像,铁证了史校长的反革命行为。

史校长辩称这张报纸当时是叠起来的,也不知是谁在什么时候放在那把破椅子上的。他以为是有人特意放在上面垫屁股的,因为那把破椅子面上老是有钉头子冒出来扎屁股。再者,如果他看到或者他知道上面有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像,打死他他也不敢坐到上面去的。

史校长的狡辩,令那个举证的红小兵一时无语,批斗会出现了短暂的冷场。还是中学校红卫兵大哥哥们的革命斗争经验丰富。一个个子不高,有点胖乎乎的红卫兵大哥哥站出来大声呵斥道:你不要狡辩!谁都知道《人民日报》是我们的党报,是党中央的咽喉。党的声音,最高指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大好形势,每天都是通过它传达给我们革命群众的。这是全国人民人人皆知的事实,难道你不清楚吗!我要问你:《人民日报》上哪一天没有党的声音?哪一天没有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最高指示?又有哪一天没有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像?即便没有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像,也应该有他老人家的最高指示。难道最高指示也是你可以做到屁股下的吗!我再问你:你有把你爹娘的像片放在你的屁股下坐过吗?即便你有过,爹亲娘亲也没有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亲,我们绝不能允许你侮辱我们的伟大领袖。把《人民日报》放在你的狗屁股下,说明你蔑视党报。蔑视党报是什么性质,那就是蔑视党,蔑视党实质上就是反对党,反对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毫无疑问你就是个反革命!像你这样的地主阶级家庭出身的人,骨子里都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因为你们的天堂被打破,你们的反动政权被推翻,你们不死心,你们每时每刻都在妄想着复辟。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不要再做白日梦了!你的妄想是永远都不会得逞的!你的反动行为,只能是螳臂挡车,蚍蜉撼树,跳梁小丑;只能发泄你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不满和仇恨,丝毫也不能阻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深入进行,更不能阻挡对你们这些牛鬼蛇神、地富反坏右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党的政策你是知道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顽抗到底,死路一条。只有老老实实认罪,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这个大哥哥的口才真好,真来劲,口气不急不躁,不紧不慢,从容不迫,义正言辞、滔滔不绝、像抽丝剥茧似的把史校长驳的体无完肤,哑口无言。吴小军被他那不紧不慢有条不紊的批判词所感染。本来吴小军对史校长还有着一丝的敬畏,经这个红卫兵大哥哥的分析批判,他感觉史校长还真的有点反革命。

正当大家聚精会神的听他揭批之时,突然窜上来一个人,高喊着“打倒史修竹个老反革命!”冲了上去,一脚把史校长从凳子上踹了下来。毫无防备的史校长一头栽了下来,顿时抢得满脸是血,爬不起来。

“哎,那个踢史校长的不是“贱种”吗?”施二妮碰碰吴小军的胳膊说。

“是。”吴小军认识他。他姓孙,叫孙建钟,他爹娘苦心给他起个好端端的名字,却没有人正儿八经的叫他,因他这孩子打小就操,竟干贱事,大家都把孙姓省落,直呼“贱种”。“建钟”和“贱种”一个音,到底是“贱种”还是“建钟”,只有喊他的人心里清楚,孙建钟自己也搞不清楚。他也曾为此和喊他的人叫过真,翻过脸,可人家说,“我叫你建钟,你非要说是叫你贱种,那我也没有办法,是你自己要当贱种的。”操得他没脾气,气得他骂道,“什么龟孙揍的爹,给我起这龟孙揍的名。”久而久之,建钟,贱种,喊和被喊的人都习以为常,喊的是“贱种”还是“建钟”他也不再计较的答应完事。

孙建钟原先也是中心小学的学生,上小学时,吴小军的哥吴大军在上五年级时追上留级生孙建钟,与他同级不同班,后来,吴小军的哥吴大军都中学一年级了, 孙建钟还在小学上六年级呐。学校本来想让他凑合着努完小学毕业,可他老是无恶不作提不起来,不仅在学校里偷同学的东西,时不时的带着校外的孩子到校内打架,令学校头疼。 那天,他又带着校外的野孩子到校内打架,这次碰到茬口上了,自己撞到枪口上,他把凤凰大队大队长儿子的头尅个血窟窿。大队长震怒,不仅派人把孙建钟及其帮凶饱揍一顿,还促使学校把他给开除了。


  
上一章:凤凰镇27
下一章:凤凰镇29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2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