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1章 肉佛
本章来自《半镜奇谈》 作者:半镜先生
发表时间:2016-02-25 点击数:617次 字数:

1.

 

“施主,小僧是东照寺的,法名明澄。奉师父义净之命,前来请施主到庙里一叙。”

我的面前,端坐着一位青衣的年轻僧人。他面型削瘦,五官精致,一脸庄严之相。

他是十分钟之前到来的。

此刻正和我面对面,坐在我的客厅之中。

“东照寺?就是那个东照寺吗?”

我满脸疑惑的问。

“是的。”

明澄回答。

东照寺之所以全国闻名,是因为他们的一个特殊现象。就是他们盛产“肉身佛”。

所谓“肉身佛”,就是指修行道行极高的大德高僧圆寂后,肉身不腐,所变成的不坏之身。

东照寺位于安徽境内,历史悠久,第一具“肉身佛”产生于明初,之后就不断诞生“肉身佛”,至今为止,东照寺的肉身佛已有13具之多。

东照寺的现任主持义净和尚,是国内佛教界有名的大德高僧,和我同有一面之缘。

“义净大师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问。

明澄沉吟半天,才缓缓开口说:

“最近,寺里发生了一件怪事。”

“哦。什么怪事?”

明澄说:

“人形。是经常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些人形……”

“人形?”

我盯着明澄的眼睛问。

“是的。现在寺里人心惶惶,不知谁传了出去,香客也减少了大半,直接影响了寺里的收入。”

“你能说一下,具体是怎么回事吗?”

我打断明澄的话。

明澄沉默了一会儿,说:

“很难用语言描述的明白,你跟我去看一眼,一看你就明白了。”

“好。”

我点头同意。

于是,一天后,我跟着明澄来到了东照寺。

 

2.

 

我在东照寺的大雄宝殿里,见到了义净。眉须皆白的义净,和几个僧人,正在等候我。见我到来,连忙把我领到宝殿一侧。

那里的地面上,有鼓起来的东西,上面还蒙着一床被子。

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镜先生,这东西是专门保存起来,留给你看的。你见多识广,帮我们看看这究竟是什么东西?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义净和尚说。

说完,他用手一指。马上过来两个年轻僧人,小心翼翼的把被子揭开来。

原来凸起撑着被子的是几条凳子。

凳子中间,有一个很奇怪的白色东西。

我第一眼就看出来那是一个人形。而且是一个痛苦扭曲的人形。

我凑上前去仔细观察。

那个人形,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仿佛是艺术家,用白色细沙,在地上洒出来的白色沙画。

看模样,分明是一个和尚。

但他的身体蜷缩成一团,四肢严重弯曲变形。

面上满是痛苦之色。脸肌扭曲,神情狞獴。眼睛圆睁,嘴巴也大大地张成一个“o”型。

我蹲下。用手指蘸了点白色粉末。放到嘴里品尝。

有一点淡淡的咸味。但不是盐巴,不是白沙,不是面粉,不是石灰。

我也说不上来究竟是什么。

我只觉得这人形诡异之极,仿佛要从地上跳起来一样。

“这是怎么来的?”

半晌,我才问义净。

义净叹口气说:

“凭空出现的。我也不知道它从哪里来?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东西以前出现过吗?”

我又问。

义净长长吐出一口气,说:

“出现过。”

“哦。那能给我说说吗?”

“可以。”

接着,义净老和尚打开了话匣子……

 

3.

 

义净第一次见到那种“人形”,是在十多岁的时候。他是被遗弃的孤儿,被师父慧空在云游的时候捡到,带回寺里,养大成人。

两人亲如父子。

一年冬天,夜里下了大雪。

早上起来,小义净推开庙门一看。

咦——

第一眼就看到个奇怪的东西。

在距门两丈的禅院地上,趴着一个栩栩如生的“人形”。

就像是谁用刀子刻在雪上的雪雕一般。

但周围没有脚印。

小依义净连忙跑过去观看。

发现那是一个痛苦扭曲的“和尚”。他张大嘴巴,似乎在愤怒的呐喊。

这“人形”究竟是怎么来的呢?

“师父,这是怎么回事呀?”

小义净拉来师父慧空一起观看。

慧空双手合十,默默念了一段超度经,然后才缓缓说: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自我来到东照寺,就经常会看到这种奇怪的‘人形’。他们似乎很痛苦。但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可为什么会出现在东照寺里?”

说完,慧空长长叹了口气。

从此以后,义净也开始不断见到这种莫名其妙的诡异“人形”。

有时候,出现在院子里。

有时候,出现在厨房。

有时候,出现在桌子上。

有时候,出现在墙上。

总之,每年都会出现两三次。

根本不知道它们是从哪儿来的?和怎么来的?

开始的时候,义净还有点害怕。

但它们只是诡异出现,对人并没有什么伤害。

慢慢地,义净也就习惯了。

见怪不怪,其怪,照常来。

但直到,半年前,这些奇怪的“人形”却发生了变化!

让义净,和东照寺里的和尚们,不由得害怕起来!

 

 

4.

 

首先,这个出现的“人形”开始增多。

以前,一年只出现过两三次。

半年前开始每月都出现,而且出现的间隔期越来越短,不断缩短到半个月,十天,五天,三天……

直到一个月前,它们几乎天天都出现了。

东照寺的和尚们,开始觉得恐惧起来。他们每天四处在市里寻找着新出现的人形,见到就连忙扫掉。

但还是被来进香的香客看到了。

于是,东照寺“闹鬼”的信息,别被传了出去。

绝大多数人,都不敢再来拜佛进香了。

这还没什么,真正让东照寺僧众恐怖的,是五前天发生的一件事。

五前天晚上,东照寺的僧众们,正在围着桌子吃晚饭。

突然之间,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桌子的中间,缓缓出现了一个白色“人形”。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有的胆小的僧人,不禁开始浑身发抖,牙齿也咬的格格作响。

其中有个胆大的僧人,咳嗽两下,壮壮胆说:

“没啥。大家不要怕!这些年来,这些人形一直都人畜无害。再说,我们这么多人,它又能把我们咋地啊?”

说的,他伸出筷子去夹菜。

这时候,桌上的人形,突然跳起来,张个大嘴,张牙舞爪的,向他直扑过去!

当白色的手掌,卡住那僧人咽喉的时候,“人形”化成一堆白色粉末,散落地上,消失了。

那大胆僧人,向后一躺,吓得昏厥过去。

等抢救过来后,发现他的咽喉处,有一个红红的掌印。

这件事情发生后,有几名的僧人,悄悄溜走,弃寺而逃了。

剩下的僧人,也是整日的恐怖氛围里,聚集在一起念经。

但无济于事,这种人形出现的,越来越频繁,而且都会动弹了。

出现之后,有的会跑几步,有的会往前爬行,有的会痛苦地打滚,还有的甚至会攻击僧人。

只是他们的攻击,没有太大的杀伤力。

但也确实够恐怖的,足以让人吓得肝胆俱裂,魂飞魄散。

为了给僧人壮胆,义净把大家聚集在大雄宝殿里,没日没夜的一起念经。

但是,三天前,义净也遭到了“人形”的攻击!

 

5.

 

三天前的晚上,义净端坐在大殿里的佛像前,敲着木鱼,和众僧人一起在念度亡经。

突然,僧群里有人失声发出了恐怖的叫声。

义净睁开眼睛,见众僧人都面露恐惧之色,纷纷用手指着自己的背后,不住退却。

义净不禁回头观看。

这一看,让义净浑身的血液瞬间凝固了,浑身不由得开始瑟瑟发抖。

义净看见了让他终身生难忘的恐怖一幕。

只见一个半透明的白色人形,正用双手扒着他身后的墙壁,迈步走出来。

左腿和半个身子已经出来了,右腿和另半个身子还待在墙壁里。

义净想立即跑开。

可双腿瘫软,寸步移动不得。

只见那白色人形,从墙壁里缓缓走出来,走到义净跟前,又绕着他走了两圈。最后在他面前站定,和他面对面立着。

只见那白色人形,口唇掀动。

显然是在对义净说着什么。

可是,它发不出声音。

义净根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义净用颤抖的声调问。

那人形见义净听不明白,口舌蠕动的更快了,显然是他加快了说话的速度。

它的面容开始扭曲,愤怒逐渐浮现出来。

它越说越快,越快越说不明白。越说不明白,他越愤怒。它的怒火逐渐上升到了极点。

陡然,它长啸一声,呲牙咧嘴,张牙舞爪的,向义净扑来!

它的嘴巴,狠狠的咬在了义净的肩膀上!

因为恐惧,义净的身体纹丝不能动弹。就这样被它咬着。

钻心的疼痛,从肩膀传遍全身。

义净咬着牙,一声不吭。

僧众们已经吓得“呼啦”逃出了大殿之外。

这时,突然,“人形”浑身冒出青色的火焰来。它松开咬着义净的嘴,开始在火里痛苦挣扎。

嘴里发着凄厉的叫声。

它身上的青色火焰越烧越旺,而它挣扎的动作,却越来越慢。

慢慢地,它爬到墙壁的角落,不动了。

青色火焰也渐渐熄灭。

地上只留下了那个痛苦扭曲的白色人形。

 

6.

 

听完义净和尚的叙述,我良久沉默不语。

我要求义净给我一天时间。

他答应了。

这一天里,我走访了东照寺的僧众,和实地勘察了东照寺的地形。

很快,我就发现了,“人形”出现的规律。

准确来说,是“人形”在空间方位上的出现规律。

我画了一张东照寺的简图,根据僧众的回忆,在上面一一标明了发现“人形”的位置。

我发现,这些“人形”的分布呈扇形,越靠近扇形的顶点,出现的越密集,越远离顶点越稀疏。

而扇形之外的位置,几乎就没有发现过“人形”。

扇形的顶点,就是大雄宝殿中,那天晚上,从义净身后窜出“人形”的那面墙壁?!

我把结果分析给义净,和东照寺的僧众看。

“有工具吗?我们破墙吧!虽然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但我相信,困扰你们的根源,一定就在那墙壁里!”

最后,我看着义净和尚的眼睛,认真的说。

义净点了点头。

不久,有小和尚拿来铁锤,镐头和铁锹之类的工具。

我抡起镐头,对着那面墙壁,狠狠砸去。

“呼啦!”

那边墙壁倒塌了,现出一个大洞。

洞里有个黑黝黝的怪异东西。

我还没有看清是什么,我身后的义净和尚和僧众们突然一起倒吸了口凉气,然后齐声说:

“肉身佛!”

 

7.

 

僧众们把那个黑黝黝的事物抬了出来,放到了院子里。

这时候我才看清楚,原来是一口密封的大缸。

“这就是本寺著名的肉身佛。”

义净过来对我说。

顿了一顿,他又补充:

“不过,这不是完成的肉身佛,而是制作中的。现在这缸里的肉身,是腐烂,还是金刚不坏?我也不清楚!”

“那这缸里的是谁?”

我问。

“我也不知道!”

义净摇摇头。

“听说贵寺已经有13具肉身佛,最早的产生于元代,请问这些肉身佛像在哪里?”

我追问。

“他们都被供奉在后殿上。”

义净回答。

“哦。”

顿了顿,我又问:

“这些肉身佛,是怎么制成的呢?”

义净说:

“所谓肉身佛,其实就是肉身成佛,具有了不坏之身。一般能成肉身佛的,都是修为高深的得道高僧。”

“嗯。”

“那些得道高僧们修行到一定程度,就不会知道自己的死期,在圆寂之前,停止进食,开始辟谷,只喝本寺熬制的一种特殊汤药……”

“汤药?”

“对。具体我也不知是什么,因为早已失传了。”

停了一会儿,义净又接着说:

“高僧圆寂之后,会被放入缸中。缸中铺上石灰木炭,以及填满香料。然后会被密封起来放置三年。这就是俗称的‘坐缸’,也叫‘缸葬’。”

“坐缸?”

“对。坐缸。”

义净点点头。又接着说:

3年之后开缸,如果刚那躯体不腐不坏,就证明变成了金刚不坏之身。会被塑金供奉,供僧众和世人膜拜!”

“如果开缸后,尸体腐烂了呢?”

我问。

义净白我一眼。说:

“那就证明,坐缸者的修行不够。会把尸体火化。”

我沉默半晌。指着眼前黑黝黝的大缸说:

“这里面是谁?难道没有半点线索吗?”

义净摇摇头。

顿了一下,他面露喜色,说:

“本寺近三百年来都没有产生过肉身佛了,如果这缸里能是一尊肉身佛,那本寺的香火,就会更旺了!”

我不理他的话茬,接着问:

“现在寺里是不是你年纪最大?”

他点点头。

“你再想想,还有年纪更大的人吗?看他们知不知道,关于这樽大缸里的人的事情?”

义净低头想了一会儿,突然一拍脑袋,说:

“哎呀,我怎么忘了?我师父慧空还活着呢!”

“你师父?”

“对。”

“你都80多岁了,那你师父应该……”

“虽然他是我师父,并且抚养我长大,其实他只比我大十九岁,他今年刚满百岁!”

“那他在哪里?”

“他在附近的灵慈寺。”

“为什么不在你们寺里?”

“哎呀,这就是我师父慧空做人高明的地方。我而立之年后,他就把本寺方丈的位置让给了我,而他就到百里之外新开了灵慈寺!这样,他离开,我在本寺权威才不会受到挑战。”

“哦。”

我点点头,将信将疑。

“能不能把你师父慧空请来?”

“能!”

 

8.

 

下午,百岁的慧空老和尚,就被几个小和尚抬来了。

一看到这口大缸,慧空老和尚立即老泪纵横。

拍着大缸,嚎啕大哭。

这一边不住地喊着:

“圆觉师叔,原来你在这里!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哭了良久,慧空和尚吩咐:

“开缸!”

几位年轻僧人上前,用工具把大缸打开一条缝。

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所有人都掩住了鼻子。

慧空往缸里看了一眼,叹息一声,摇摇头说:

“可怜师叔一生潜修,竟然没有修成肉身佛!”

我也往缸里看了一眼。

只见里面有一具干枯的骷髅。

“把你们师祖火化了吧!”

慧空吩咐。

僧众们架起劈柴,把那具干骷髅从缸里抬了出来,放在上面。点燃。

熊熊大火里,那骷髅逐渐化为灰烬。

慧空,义净及众僧人,一起念经超度。

我看着这个场面,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思绪凌乱,一时又抓不到什么蛛丝马迹。

等他们法师作毕。

我才抛出了心中的疑问:

“肉身佛,不是佛吗?为什么还会变成‘人形’作怪?还有,那些‘人形’不止一个?难道都是这具未成的‘肉身佛’的化身?”

“唉!说来话长,我给你慢慢讲吧!”

慧空叹了一口气。

我们围绕慧空一圈坐下,听他讲述。

“我这可怜的圆觉师叔啊!命真的是很苦!你们整天说什么肉身佛,肉身佛!你们可知道,这种肉身佛的真相是什么吗?!”

慧空再次长叹。

“肉身佛的真相残酷而恐怖!”

然后开始讲述……

 

9.

 

“东照寺的肉身佛啊,原本就是一场人为制造的千古骗局,而且极其血腥残忍!”

慧空开口说道。

他的话,令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我们一起疑惑地望着他。

他挥挥手说:

“罢了罢了,今天我就把这残忍的千年骗局,给你们揭开吧!”

说完他老泪纵横。

沉默了一会儿,又说:

“同时,也还我那师叔的不白之冤!你们莫要怪他死后作怪,他是含冤致死心有不甘呐!”

慧空抹了抹眼泪。

沉默半晌,语调恢复平静,接着说:

“这东照寺的第一尊肉身佛,产生于唐朝时期,确实是一位得道高僧,圆寂后肉体不化,成为了金刚不坏之身。东照寺原是一无名小寺,因出了这尊肉身佛而得到信众膜拜,所以旺盛起来!”

“这肉身佛,居然还有这种好处?”

我说。

“是的。是人就不能免俗,和尚也不例外。”

慧空回答。

义净和众僧人,默默的听着我和慧空对话。

慧空继续说:

“但随着年深月久,肉身佛的影响力渐尖失效。东照寺的香火开始衰退下去。当时已有百余口寺众,眼看吃饭就要出现问题。这时,当时的方丈想了一个点的……”

“哦。怎么点子?”

“制造肉身佛!”

“制造肉身佛?”

“对。既然人自己修不成,那就人工来制造一尊‘肉身佛’,来吸引大众膜拜,旺盛香火!”

“肉身佛怎么能人工制造?”

“当时的方正,出家前是名医生,精通医理和人体构造。他经过反复试验,终于掌握了当人体长久不腐坏的技术!”

“啊!”

“就是现在你们看到的所谓‘坐缸’!”

“原来是‘坐缸’!”

“对!”

“啊!”

“在大缸内,填满木炭石灰等物,能够让尸体迅速脱水,又因为密封不被氧化,所以有极高的几率,成为不腐烂之身!”

“原来如此!”

“最初,那位方丈寺里离去世僧人的尸体实验,反复多次,均未成功。后来他异想天开,才摸到了制造肉身佛的关键!”

“那关键是什么?”

慧空淡然的吐出一句话来:

“用活人制作!”

他话音甫落,现场立即变得鸦雀无声。看来所有人都被震惊到了!

半天才发出一片嘘唏之声。

慧空又问:

“知道为什么要用活人才能制作肉身佛吗?”

“为什么?”

“被选为制作肉身佛的人,要提前十天绝食,实际上是为最大幅度的排出身体里的的水分,同时要喝一种特制的药汤,这药汤其实也是防腐剂!喝完之后,会浸入人的四肢百骸,五脏六腑,达到一定密度之后,就能保持尸体不腐!”

“这就是制造肉身佛的关键?”

“对。这样内外因一起发生作用,一个活人就变成肉身佛了!”

众人又是半晌沉默不语。

慧空又接着说:

“其实,东照寺的13具肉身佛,除了第一具是真正的肉身佛之外,其他都是人工制造的奇迹!从第二具人工肉身佛开始,之后的千年里,只要东照寺遇到了经济危机,主都会立马再制造一具新的肉身佛,以吸引世人目光,让万众膜拜,致使香火能够再盛极一时!”

“哦!”

我不由得又倒吸口凉气。

慧空继续说:

“直到80年前,东照寺的香火又盛极而衰,加上社会动荡,这里又入不敷出。寺里僧众纷纷离寺,最后还剩下十余人。这时,当时的方丈,也就是我的师父,决定制造一尊新的肉身佛,以带旺寺里的香火!好让众寺僧有口饭吃!”

 

10.

 

“那怎么选定谁将被制作成肉身佛呢?”

“一般来说,会选寺里将死的老僧。大家一起劝说,一般情况下,老僧都会同意。因为不同意也没办法,大家会强行把它制作成肉身佛。但当时,寺里已经没有老僧。当方丈提出这个建议时,大家面面相觑,谁都不肯站出来……”

“那怎么办呢?”

“抓阄啊!”

“啊!”

“最终我师叔抓到了!”

“既然是抓阄,那抓到就该认命吧!这个算公平!”

“公平个屁!”

慧空突然勃然大怒,口出脏言。

他满脸怒容,突然提高声音说:

“我师叔出身穷苦,为人憨厚老实,平时不言不语,净被寺里僧众欺负。这次抓阄,只不过是走走形式,他们联合作弊,选中了我师叔!就这样,他被活活制成的肉身佛!”

说完,慧空已经泣不成声!

停了半晌,等慧空情绪渐渐平稳。

我又问:

“后来呢?”

“也许是他们作恶,活该遭报应!在不久之后的一天夜里,寺院失火,所有的僧人都被活活烧死了!之后,兵荒马乱社会动荡,东照寺就荒废了!直到10年后,我游历归来,又重整了这东照寺!”

说到这里,慧空又停下。

僧众又是一片唏嘘之声。

我突然问:

“失火的那天晚上,你在哪里?”

一丝慌乱,从慧空的眼中,一掠而过。但他马上恢复了镇定,从容地说:

“我当时下山去采购了,万幸躲过了那场大火!”

“那些肉身佛呢?”

“因为兵荒马乱,方丈早早就把它们藏在了地窖里。我到后来才把它们找出来。”

“那你师叔呢?这口封存他的大缸,怎么会在墙壁里?你一直不知道他在这里吗?”

慧空脸上显出不悦。

冷冷地说:

“我当年只是寺中的一个最低级的小僧。制作肉身佛这种头等大事,都是方丈和寺里的首脑们机密行事,我哪里有资格能知道这些事情呢?”

“嗯。”

我不再发问。

顿了一下,慧空又说:

“我这被冤死的师叔,当然是对我最好的人!如今他已经沉冤昭雪,死就可以瞑目了。希望大家不要怪他的冤魂曾经给你们添麻烦!”

僧众不语。

有人嘤嘤而哭。

 

11.

 

没想到,事情就这么解决了。

但是,我总觉得,慧空的话里有什么问题。可是我左思右想,仔细分析,实在是找不出他话里的破绽。

也罢,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

那我就回去吧。

但义净和尚千般挽留,说天色已晚,让住一宿明天再走。

我看看天色确实已晚,就在东照寺里住了下来。

谁知当夜,事情又异峰突起,有了新的变化!

 

12.

 

是夜。晚饭后。僧众们一起在大堂上念经,超度师祖,和其他烧死僧众的亡魂。

我和慧空,也坐在生群里念经。

突然之间,我觉得大殿的空气冷了下来。

忙抬头观看。这一看,看了恐怖的一幕。

我看见,一个白色的“人形”,正慢慢地地从墙壁里挤出来!

不一会儿,就完全出来了。像个半透明的幽灵一样,呆呆的站在那里。

它身后的墙壁上,又伸出好几只手。

几个白色的人形,又挤了出来。

他们站成一排,默默的站着。

然后,一起走到慧空面前。

慧空满脸恐惧,尖叫一声,昏厥过去。

那些白色的人形,纷纷化为白色粉末,落在地上,不见了。

目睹这诡异的一幕。

那一瞬间,我脑中灵光一闪,一拍脑袋,我自言自语说:

“我知道慧空的话里破绽在什么地方了?事情根本不是他所说的那样子!”

 

13.

 

第二天,我让义净召集寺众。并把慧空请了来。

慧空年岁已高,加上昨天的惊吓,已经奄奄一息。但他还是被抬过来了。

“挖开墙壁!继续往下挖!”

我指挥僧众。

众僧拿着工具,七手八脚地开始挖起来。

不一会儿,有人高喊:

“哎呀!下面还有个大洞!”

又有人喊:

“里面有很多瓶瓶罐罐!”

我说:

“都搬出来吧,那些就是80年前被烧死的东照寺僧众,也就是你们所看到的‘人形’!之所以是白的,因为那是他们的骨灰!”

众人瞠目结舌的看着我。

 

14.

 

一刻钟之后,那些瓶瓶罐罐,被搬到了大殿前的空地上。

义净和僧众围着我站了一圈。

“怎么回事?”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半镜先生,请给我们解释一下!”

……

唯有慧空惭愧地低下了头。

我清清嗓子,高声说:

“这件事情,还是让慧空大师来解释一下吧!”

慧空不语。而是端坐起来,闭目开始念经。任凭寺众怎么发问,他都一言不答。

这时义净和僧众,也看出了情况不对劲。

有的人开始发怒,责问慧空: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请跟我们说明白!”

我招招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说:

“还是我来给大家解释一下吧!”

说着,回过头望望慧空。隔空冲他说:

“如果我说错了,请慧空大师马上纠正。可好?”

闭目念经的慧空点点头。

我晃晃手。

大家安静下来。

我说:

“其实,当年杀掉这些人的,正是慧空大师!”

 

15.

 

“这怎么可能?”

义净跳起来。

“我师父怎么可能会伤害这些人?”

我默不作声,转头问慧空:

“这些人是你杀的吗?”

慧空点点头。

“师父,你为什么要杀人?”

义净难以置信,不禁跳起来。

“因为他不想死!”

我替慧空做了回答。

再次望向慧空。

慧空又点了点头。

到此时此刻,我已经完全确认我的推理构想,就是事实了。

虽然曲折离奇,匪夷所思。

但这就是事实的真相。

我把我的推理讲给他们:

“其实当年,被寺众联合设计,选中的人,就是你师父!他因为不甘心就这样死去,所以先下手为强。半夜里锁起门,放火烧了僧众休息的禅房!把他们都烧死了!”

说完我看看慧空。

慧空再次默默点头。

“然后你师父连夜逃了!但在逃跑之前,他把僧众的骨灰埋在了这里,又在上面放了一个坐缸的肉身做假象,以迷惑众人,掩藏下面的秘密!”

慧空再次点头。

众人一片沉默。

半晌,义净才问:

“既然僧众都被烧死了,那坐缸的到底是谁呢?”

我说:

“慧空大师的师叔,圆觉!”

顿了顿,我又解释:

“可能因为某种原因,他放火的时候,他师叔圆觉不在其中。但很快被他发现了,就被他抓住活活封在了缸中!”

我再次望向慧空。

慧空一动不动。

我赶快走过去,试探他的鼻翼。

然后回头对众人说:

“慧空大师已经圆寂了!”

 

16.

 

半年之后,我听说,东照寺又多了一具肉身佛。

那就是圆寂的慧空大师。

至于慧空大师,没有经过坐缸,便直接成了不坏之身。我想,应该是他的修为到了吧?

毕竟,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活在对死者的忏悔和恐惧中。在这种状态中,他必觉得生不如死,唯有苦修佛法。

或许正因如此,他的佛法得到精进,从而成为了东照寺的第14具肉身佛。 


  
上一章: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半镜先生
对《第1章 肉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