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26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2-23 点击数:1681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炎炎夏日,只要来到十八孔桥,你自然就会被那一汪清凉碧绿的河水所吸引,你就会感受到什么叫身不由己。从水闸缝隙哗哗啦啦漏过去的水声,百米之外就能听到,像呼像唤又像歌,热切而又奔放,再有定力的孩子也会被它吸引诱导,最终会不顾一切的投入到它的怀抱中。

十八孔桥修的即巧也美,用现在的话说叫做很有人性化的设计。桥两岸规整的石板护坡和青石板踏步,从上到下,由浅入深,一直深入到河底,给人提供了最为方便的下水入口 。两岸的柳树沿河岸排开,想撑起一把把碧绿色的遮阳伞遮挡着一片阴凉。石板护坡的顶端是宽厚的条石压顶,长长的条石就像长长条凳,恰好处在沿岸的树荫下。像是专门为你乘坐纳凉而备的座椅或脱放衣物的桌台。水闸前环抱着一汪碧绿,透着无比的清凉,有这样一个游泳戏水的好去处,真是凤凰镇人的福份。

自古以来,凤凰镇上的人们下河洗澡都是抹的一丝不挂。无论男人女人,大人孩子,一律的光腚,谁都不避讳。道理很简单,人可以躲河而河不能躲人。自有西河以来凤凰镇就流传一句古话,说“有理的街道无理的河道。”就是给这千年习俗的最合理注释。白天的河道多是男人的天下,只有在夜晚来临之时,男人们自觉退守到大桥二桥之见得河段,让出上下二桥以外的河段,成为男人们的禁区。西河清澈的河道才回归女人的天下。在挂满星斗的夜幕下,满河飘荡着女人们光裸的身影和轻松的笑声细语。清凉洁净的西河水为凤凰镇的人们洗去一身的劳累和风尘。

回到十八孔桥上的他们早已被那哗哗的水声感动,没有片刻的等待,转眼之间就像脱了壳的栗子,黑不溜秋的一群光腚滑子下饺子似得噼里噗通、稀里哗啦的就都跳进了河,河面顿时炸开了锅。

那个开心舒爽!刚才看平坟的失望和烦躁早已抛到九霄云外,晒焉的茄子又焕发了勃勃生机,蝶泳仰泳蛙泳潜泳打水仗,哭的笑的,喊的叫的,折腾的水涌波涛,浪花四溅。噗通一阵子后,不自觉的就会爬上水闸之间的退步台阶。十八个桥洞一字排开十六个这样的退步台阶,就像设置在深水区里的一排休息平台。台阶会因水位高低而改变距水面的高度。平时,第一步台阶基本上是在离水面半公尺左右的样子,人在水里一伸手,就摸到了台面的边缘,利用水的浮力,身子一挺,两手一撑就上了台阶。

本来爬到台阶上面就是为了休息一下,一旦爬上去就由不得想往下跳。跳了第一步台阶,就想跳第二步。台阶的设置有种自然诱导逐步升级的嫌疑,跳着跳着就登上了高层,跳着跳着就成了孩子们一争高下的角逐。同样的层次,看谁跳的动作爽花样多,要嘛看谁跳的台阶层次高。就这样一级一级的往上爬,一级一级的往下跳,无意间的角逐,激起了吴小军争雄夺冠的斗志,早把那年崔老师的谆谆教导和他妈打的那两尺子忘得一干二净。

第一二步台阶很容易跳,容易的摸摸鼻子还能喘气的人都能跳。到四层五层的高度,就有点挑战性了,跳的人锐减,相当一部分人知难而退被大量的淘汰,在往上,六层是个坎,就高处不胜寒了,都是敢上不敢跳,满凤凰街能从七层八层往下跳的凤毛麟角屈指可数,水性差胆子小的自不必说了,就是水性好胆量差的也只能望而止步,只能乖乖的坐在河边树荫下的条石上看人家露脸表现了。

别看虎子平时比吴小军猛,陆上打架吴小军干不过他,可一到水里他就不行了,特别是吴小军的潜水技能无与伦比,虎子和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吴小军常常借在水里的机会操他,偷偷地潜到下面把他往水下拖,让他喝足了洗澡水都不知是谁干的。

吴小军在水里的主要对手就是李三祥,尽管他比李三祥小一岁,两人的个子差不多高,水性也不相上下,胆子却比吴小军稍稍欠那么一点,可李三祥这个家伙好拉硬屎,就是不服吴小军。吴小军也一直在寻找机会想战胜他,打败这个拉硬屎的家伙。

这会儿满河筒子的孩子里就李三祥个熊孩子还在跟吴小军较劲,跳完第八个台阶后,就只剩下他们两了,吴小军指一指水闸上的钢平台明显带有挑衅的口气问李三祥还跳吗,他说:“跳。那得你先跳。”

“好,我先跳,我跳完你跳,不许耍赖。谁要耍赖谁是儿。”吴小军先赌下一个毒誓,以防他耍赖。李三祥没出声,点点头表示认同。

吴小军知道他胆怯了,也知道机会来了。在第八层台阶时,吴小军就看出他的犹豫和胆怯。吴小军催他先跳他不跳,要吴小军先跳,吴小军毫不犹豫的跳下去后,他在上面磨磨蹭蹭还是不跳。吴小军在水里来回的游着叫着:“跳,快跳,不跳你就是儿!”其他伙伴们也都一起起哄:“跳,快跳,李三祥,不跳你就是个儿。”还有人直接喊道:“李三祥是个儿,李三祥是个儿!”被逼无路的李三祥这时才心一横,眼一闭跳了下去。跳的很拘谨、很勉强,动作也很走形,就像不小心掉下去的一块石头,完全没有跳低层台阶时的轻松、自如、协调。

虽然吴小军知道最顶层李三祥是不敢跳的。可他这个熊孩子一向好说硬话拉硬屎,等真的过不去那个坎了,这个家伙就应孬耍赖。所以,吴小军发个毒誓一定要拉着他跳,想让他认怂。其实,让他认输承认是个儿也是无意义的,也就是一说,他就是真的输了也当不了吴小军的儿。吴小军就是想让他以后不敢在他面前牛逼哄哄。

吴小军心中被即将战胜他的喜悦而鼓舞着。他上了岸,从从容容的向桥头走去,准备从桥头的钢梯爬上顶层的钢平台,还没忘回头告诫李三祥“不跳你就是个儿啊,是亲儿!

不知王玥是什么时候到的,她就站在钢梯的梯口,旁边还有她的好伙伴赵秀珍。吴小军看到王玥的小脸泛红,眉头紧蹙满是愤怒的神情。

吴小军以为她还为早上的事生气,于是,讨好的向她笑笑,这一招很管用,王玥常常中招,不出一分钟她会心平气消的原谅他,重归于好。可这一回吴小军看到,王玥没有因他的讨好笑脸让她愤怒的神情消失,令他心生疑惑:今天怎么了?事情都过去一会子了,脸拉着还再生气呀,真生气了吗?就是真的生气也不会坚持这么久,也不会跑到十八孔桥上来生气,是不是王玥在故意逗他。吴小军又向她讨好的一笑,指指上面,报喜似得给她说:“我就要赢李三祥了。

吴小军想用这个喜讯提振一下氛围给王玥个高兴,可王玥别过脸去没有理他,她和赵秀珍靠在一起没有让开梯口让他上去的意思。

管不了那么多了,不能因她们两个的阻挠把我举手之劳就可到手的胜利成果给弄没了,他要上前强行冲顶。虽然她是两个人把守梯口,采取各个击破的战术是能突破她们的镇守防线的。其实,突破重点是对付赵秀珍,她的力气要比王玥大得多,突破赵秀珍,王玥就不在话下了。他当上前行动时他发现了自己还有一个更大的制胜法宝——一丝不挂的光腚。他想:只要我这一丝不挂的光腚走向她们,靠近她们,无需动手,就会把她们吓的四处躲闪,必定那只高傲的东西耀武扬威一览无余的挂在那里。那就是开路得重磅武器,应该是所向披靡。

另吴小军失望的是他的重磅武器没能发挥任何作用。两人不仅无视他的光腚,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他的所谓重磅武器,依旧岿然不动的守在梯口,这让吴小军没有想到。在他的意识中,女孩子看到男人的光腚,如同老鼠见猫,吓得不是跑就是躲,她们怎么没把我的光腚当回事呢?他下意识地偷眼瞅瞅下面,鸡鸡还在,只是被冷水泡的又丑又小,缩头缩脑一副可怜相,看来指望它起威慑作用已于事无补。杀手锏失效,他只好硬着头皮往上冲了。他一边往前走一边喊, “你们起来让我上去。”

“不许上。”王玥说。赵秀珍也跟着说“不许上。”

“怎么了?上去我就赢李三祥了。”吴小军大声吼道。

“就是不许上!”王玥叫道。

“为什么?还生气呀!”吴小军有点糊涂,他知道王玥是从来不和他生真气的。

赵秀珍指指上面说,“太危险!王玥是担心你。”

吴小军明白了,王玥是担心他出危险。哎呀,有没有危险我还能不知道?在你眼里看着危险,对我来说那算什么危险。吴小军满不在乎的说,“没事,我在跟李三祥比赛看谁敢从那上面跳。他肯定不敢跳的,我准赢他。”

“不行!”王玥放狠声音,一点也不让步,这让吴小军有点上火。就算你是班干部也不能管我这么多闲事。再说,我跳一下就把李三祥打败了,“干嘛不让我赢他?”眼睁睁的看着李三祥个熊孩子占便宜,心里实在不甘。

“就是不让上!我不许你跳!”王玥愤愤的放大嗓门回吴小军。

“我要你管!”他也愤怒的吼着。

“我就要管!我就是不许你挑!”王玥态度决然,两手把着梯口,没有丝毫的退让。

王玥在众人面前的阻挠让吴小军很难堪,这也激起了吴小军的盛怒。吴小军不顾一切上前一把把她扯到了一边,噔噔噔的向上爬去。

“小军,你别跳,我害怕,我害怕。”

听到了王玥带着哭腔的声音,吴小军迟疑一下,停下了攀爬的脚步。回过头来,见王玥泪眼汪汪看着他,吴小军有些不知所措,不知是下来还是继续上。

“快下来吧,吴小军,王玥真是关心你,要不是关心你,她才不会为你急的流眼泪呐。那上面多高了!你看都把王玥吓成什么样子了。”赵秀针这么一说,王玥的眼泪似断线的珍珠,吧嗒吧嗒就落了下来。

王玥的眼泪让吴小军心头一沉,虽然以前也见过她因其他事情哭过,都没有这次因担心他而来的悲切。他没了脾气,抬头往上面的钢平台上看看,似乎那就是一个大领奖台,只要他爬上去,轻松往下一跃,李三祥就彻底完蛋了,从此在吴小军面前他就再也牛不起来了。多么棒的一件事,王玥呀,你干嘛挡我的道呀。吴小军低下头,从扶着钢梯扶手的胳膊下又偷偷地瞄了王玥一眼,王玥泪眼涟涟的还在盯着他。那是一种哀怨的眼神,委屈和期盼的眼神,也是饱含切切情意的眼神。吴小军彻底绝望了。不过,好与歹吴小军还是知道的。虽然他心里还在强词夺理的找理由,还在为此惋惜,可脚步已开始一步一步的往下退。当他的脚板从钢梯的最下一层落到地上时,忽然想起了崔老师。那年夏天,崔老师就是站在王玥现在站的位置上唤他下来。也是在吴小军的脚刚刚从最下一层踏步落到地上时,被崔老师一把抓住,两次扬起的巴掌都没有打下来。道是自己的亲妈在他腚上毫不客气地抽了两尺子,疼痛仿佛隐隐还在。

“小军,我不想让你跳,我真的害怕。”王玥抹着泪,凄楚楚的看着吴小军。

 


  
上一章:凤凰镇25
下一章:凤凰镇27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2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