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25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2-23 点击数:1731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十八孔桥下已是水花翻飞,群龙戏水。

十八孔桥是一座规模挺大的节制闸,桥的上游就是从镇子里穿街而过的西河,下游与大运河相连。西河下来的水通过十八孔桥的调控,可灌溉镇南的千亩良田。桥上有十八个升降闸门,一字排开。十八孔桥是由清一色的方料块石砌筑,石块大小一样,颜色一致,就连石匠打的满天星錾花都一样。石缝横平竖直,严丝合缝,每一块料石的排列摆放都看得出工匠们的巧手匠心。桥栏板的每个栏板柱上都蹲坐着一头呲牙咧嘴活灵活现的石狮子,三十六个石狮个个目光炯炯,威风凛凛,就像两列镇守关卡的雄兵,令每一个走过它身边的人都无不肃然起敬。

闸门与闸门之间是一个一米多宽的石柱,也是每个桥孔的桥腿。高高的石柱砌成退步台阶式,每个台阶大约一米高。每个台阶的台面成半月状,从水面往上数有八步台阶,八步台阶之上,石柱突然拔高三米,上面架着一道钢制平台,厚厚的木闸板,通过一根粗粗的螺纹杆挂在钢制平台上的绞盘上。“凤凰镇十八孔桥节制闸”十个鲜红的钢质大字,八仙桌子大小,镶嵌在钢制平台的栏杆上,鲜红的大字十里外都能看见。据说是当年地区专员的墨宝。那个年代,兴修水利工程是国家最舍得投入的,每一个水利工程都让人感觉气派宏大。散发着一身贵气的十八孔桥,在这个朴素的乡村中,如鹤立鸡群,扎眼的醒目。

十八孔桥除了有控制和调节水的作用,也是凤凰镇挺壮脸的一道风景。不过它还有一个更好的用处,就是给这里的人们提供了一个人工浴场和一显胆量一展跳水雄姿的好跳台。

去年的这个时候,吴小军就从八米高的第八步台阶上完美一跳,完成最后的锤炼,开始攀登十八孔桥的最高处——钢制平台。站在钢制平台的栏杆外侧,一手把握栏杆,一手伸向空中,似乎能摸到蓝天。吴小军还没听说有谁从这样的高度上跳下过,至少说他们这一帮子的玩伴中还没有一个敢的。此时,只要吴小军松开手往前一挺身,就是他们那帮伙计们中的大英雄了。因此,心中充满着一股豪迈的英雄气概。当他拉开架势雄心勃勃的准备纵身一跳时,一声呼唤把他定格在跳台上。他的班主任崔老师正巧骑车路过这里,叫住了他。

崔老师是徐州运河师范学校的毕业生,毕业就分到凤凰镇中心小学,三年级起就跟班带他们的语文课,还兼他们的班主任。

崔老师为人开朗,性情温柔,年轻漂亮,不说话不笑,一说话就面带笑容。就是生气也是一副温和好看的样子。吴小军他们班的同学特别喜欢他们这个大姐姐似的老师,摊上这样的好老师,其他班的同学羡慕的不得了。虽然她不善发脾气,可同学们都听她的话,很少惹她生气。同学们最喜欢的就是她家访,这样一个大姐姐似的老师跟着你来到你家茅屋,你真的会感觉三生有幸,草堂生辉。老师的到来,也令家长们格外的欣喜和荣耀。家长们觉得那是老师看得起他们,关心他们的孩子。那时,老师家访绝对不像现在的家访,现在的家访早已变了馊味,无不是学生在学校出状况了,老师才进行家访,而且家访的地点也变了,改在学校的办公室了,由家访变成了校访。老师坐在学校的办公室发号施令,就可调动任何学生的家长,不管你的家长有多么忙,有多么没有空,都得像孙子一样厥厥的跑到学校,接受老师的约谈。如果你的孩子再调皮点,老师再玍古点,家长就更难受了,拉锯似得三天两头的刺啦一趟,刺啦一趟的往学校跑。被喝啦到校的家长们往往都是被刮了一鼻子的灰走了。回头,家长少不了又跟孩子算账,孩子反过来又忌恨老师,给老师顶牛,惹是生非,造成一种恶性循环。所以,现在的孩子跟老师关系难处,老师跟学生家长的关系也不爽。而那个年代的老师家访是多么亲和的一件事。放学了,学生蹦蹦跳跳的在前面引路,或牵着老师的手,一路家长里短,一路欢歌笑语,把老师领进家门。家长欢迎,学生期盼,老师乐意。老师想了解孩子更多,想给孩子营造更好的学习氛围,想和学生家长成为关注孩子健康成长的一个体系。那种师生关系的亲和融洽完全是清爽淳朴的,犹如父与子母与女,不用刻意,自然而然。

每到新学期开学交学费时,班里总有几个家庭困难缴不起学费的学生,最后多是老师自掏腰包给补垫上。其实,一个学期的书本费学杂费不多,也就两块多钱,可好多农村家庭就是没有地方去弄这两块多钱。每次开学时,班上就会有同学的身影黯然消失,老师就难过好几天,念叨好几天,有时带上班里的同学们到那个同学家里去劝说去动员,可惜收效甚微。

古话说得好: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不仅是一句古训,也是对师生关系的一种真实写照。不过现在的师生的关系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哪还有几位老师能配得上这句话!现在这种师不师、生不生的关系,也就是在学生戴上红袖章,老师变成臭老九那一刻开始,师生关系就臭了。 改革开放以来,老师的身份地位在不断地提高,被誉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但师生之间的臭味一直顽强驻守,主导和引领着师生关系,虽然臭味变了,以前是运动把师生关系搞臭了,现在是金钱把师生关系变臭了,纯净清新至亲至厚相互关爱的师生关系已难寻难觅尤为珍贵。

再说崔老师发现了站在高高的水闸上面的吴小军,一边放车子,一边喊道:“小军啊,你别动跳,先下来,老师有急事找你,快点下来。”

老师的话如同圣旨,而且老师是有急事找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吴小军立即停止了腾空飞下的动作。一边急急惶惶地往下爬,还一边琢磨:离开学的日子还有十几天呐,崔老师能有什么样的急事找我?该不是下学期让我当班干吧。虽说我的学习不怎么好,但我的体育是呱呱叫的,当不上班长让我当个体育委员也行。吴小军一路想着美事一路噔噔噔的往下走,却不知崔老师对他不顾死活不计后果爬高上低的恶行早已怒火中烧。她在钢梯下面站着,极力压抑、掩饰着一腔怒火和紧张害怕的心情,装着一副漫不经心好事多多的样子理着她的一头秀发,并一直语气轻缓的提醒他,“不要慌,慢慢下。”吴小军竟丝毫没有发现崔老师因紧张、担心和愤怒就藏匿在她那双温和的眼睛里。

当吴小军的脚刚刚落地,胳膊就被崔老师一把抓住,霎时,晴空霹雳,乌云骤起。崔老师那张美丽和善的脸一下子变得严肃愤怒,且因愤怒而变得有些扭曲,接着就听到她急促的吼道:“你作死呀,你!”没容吴小军反应过来,崔老师高高地抬起手狠狠向他的身后打去。吴小军不知这一巴掌的走向,是奔他的天灵盖还是去他的屁股,因此,他本能的紧闭双目,缩头弓腰,收腹提臀,以应对来势凶猛的打击。高高举起的手并没有落下来,半道上停了下来,片刻的迟疑,又再次举起,还是没有打下去。吴小军感到他的胳膊被崔老师奋力甩开,吴小军偷眼看去,见崔老师脸色苍白,就那样恨恨地看着他,气的半天再没说出话来。

吴小军低头缩脑一副认罪像,这才想起自己还光着屁股,两只小手赶紧知羞的挡在小鸡鸡前面,不敢看老师。也不知自己犯了什么弥天大错,让老师如此大发雷霆,就像个瘪了气的皮球,诚惶诚恐的等着老师训斥。

“你不要命了!你要把老师吓死是吧!那是多高的地方!”崔老师伸手把他的头别转过去,“你看看!那是多高的地方!有多危险!你就往下跳?跳不好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啊!你给我说说。说呀!”

“跳不好就摔一家伙。”吴小军知罪似的怯怯的说。他知道跳不好会摔肚皮,就像被板子打的那样疼。

崔老师用力在他的额头上戳了一指头,“摔一家伙!跳不好你就没命了!没命了你知不知道?你就没有了,你爸妈就白养你了!你怎么就不知害怕呢,啊!你想把老师气死啊,你!你!”说到最后,崔老师用她那无力的手指在吴小军的额头上又戳了两下。

吴小军偷偷的看着崔老师,见她高高的胸脯剧烈的一起一伏,脸色煞白没有了一丝血丝,更没了往日的温和。他还是第一次见崔老师发这么大的脾气,虽然他为崔老师不了解他的跳水能耐而惋惜,但他为把崔老师气成这样打心里感觉有些对不住老师。

“去把衣服穿上,跟我走!”崔老师命令道。

吴小军不知崔老师要把他带到哪里去,又怎样处理他。当他坐在老师自行车的后座上,吴小军立马感觉真好,有因祸得福的欣喜。一路上,老师给他说了好多安全上的问题,吴小军都乖乖的听着,答应着,就是一句都没往心里去。他的心思根本不在老师给他说了些什么。那会儿他两眼沿途在急急地搜寻着,巴不得有他的同学能看到崔老师骑车带着他,那是多么荣耀的一件事。他们一定会羡慕的傻在那里,哈喇子都会流出来。可惜他是白坐了,那天就那么巧,沿着大街一路走来竟没碰见一个同学。

崔老师把吴小军直接送到了缝纫社,把他交给了吴小军的母亲。这也算是崔老师对他进行的第三次家访。崔老师给吴小军的母亲说了好一阵子话,临走还给他母亲反复强调说,老师已经批评过他了,他也知道错了,下次一定会改,叫吴小军的母亲不要再责怪他了。母亲也答应了崔老师,要崔老师放心,说不会再责怪他,也不会打他,吴小军因此也就放松了警惕,没有脱离母亲所能实施打击的控制范围。可当崔老师上了自行车拐过校门,母亲冷不丁的举起手中裁衣用的竹尺子,当着缝纫社阿姨们的面,不容分说在吴小军腚上抽了起来。幸亏他腿脚利索窜得快,紧跑慢跑还挨了两尺子。

只是这两竹尺打的太早了,早被吴小军忘到九霄云外。


  
上一章:凤凰镇24
下一章:凤凰镇26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2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