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19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2-21 点击数:1985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在机关家属里就只有吕印他们一家住在机关大院里,也可能是他家人口少,或许是外面的几个大院已没有了闲房子也说不准。他家住在机关大院后院的最后一排房子的最东头,一间厨房,两间住室。和文化站、文教办一排房,挨着门。

文化站有两间办公室,已无人正常上班了。到了门口,他们发现文化站办公室的木门上贴着一张红纸,上面写着中南海红卫兵司令部,无疑文化站的两间办公室已被占领,成了吕印的红卫兵司令部。

还是那两间简陋的办公室,中南海红卫兵的大旗一挂,顿感战斗气息充盈满屋,在吴小军他们眼里那是何等神圣庄严的司令部。当吕印给吴小军、小钟佩戴上“中南海红卫兵”的红袖章时,两颗砰砰乱跳的心迅速得到满足并且还有些膨胀,俨然是一位将要奔赴沙场的将军勇士,所向披靡,无所不能。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叫中南海红卫兵,而不是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或毛泽东主义红卫兵。

吴小军问:“吕印哥,我们干嘛叫中南海红卫兵?”

吕印说:“中南海是毛主席住的地方,我们叫中南海红卫兵,就是给毛主席站岗放哨的红卫兵。”

“噢,吕印哥,毛主席不是住在北京吗?怎么又住到中南海了。”吴小军所想象的中南海应该是中国南边的海,是一眼望不到边,一刮风就波涛汹涌能把大船掀翻的海。毛主席在那海里怎么住呀,那该多危险呀!吴小军不免担心起来。

“是呀,中南海就在北京嘛。”吕印答道。

“啊!北京城里还有海?北京得有多大呀!”还好,吴小军暗自庆幸自己还会游泳。他想:既然是中南海红卫兵,就得会水,再不济也得会个狗刨,不然,怎么配得上当中南海红卫兵呢。

接着,吕印要他们俩跟着他,对着中南海红卫兵的大旗举起右手宣誓。他们俩都参加过少先队,明白宣誓是怎么一回事。于是,跟着吕印举起右手庄严的宣誓道:我自愿加入中南海红卫兵,服从命令,听从指挥,誓死保卫党中央,誓死保卫毛主席,誓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永不背叛。反正就是这些意思,跟着吕印宣誓完,吕印上前一一握着他们俩的手,说,“从现在起你们俩就是正式的中南海红卫兵战士了。”那副肃穆庄严使吴小军顿感身上的责任重大,使命光荣。

“我们一定好好的干,听你的指挥,你就跟我们下达战斗任务吧,你说我们俩现在干什么,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吕印略微沉吟了一下,说:“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最为艰巨的任务,我们的红卫兵要壮大队伍,要招兵卖马,要多找一些人来加入我们红卫兵。你们现在就出发把你们的同学和伙伴找来,越多越好,参加我们的人多了,我们就能干大事情,明白吗!”

“明白!我们现在就去。”

“ 哎,吕印哥,”吴小军临出门又折回来问一句,“不会水得要吗?”

“这跟会水不会水没关系。”

“我们是中南海红卫兵呀,不会水能行吧!”

“噢——”吕印哥笑笑说,“没问题,会不会水都要。”

“吕印哥,女的要吗?”小钟问。

“要,不论男女,不论会不会水,只要愿意跟我们一起闹革命都要,越多越好,看你们谁招来的人多,我有奖励,现在出发!”

“是!”他们俩挺挺胸膛站站直,一本正经的给吕印敬了个似是而非的军礼便出发征兵去了。

吴小军像个无头苍蝇满大街小巷的乱窜,见了他的同学和伙伴,先拍拍自己左胳膊上的红袖章,神气十足的显摆道:“看看怎么样!伙计,中南海红卫兵,想不想跟我干,参加我们的红卫兵?我们司令部就在公社机关大院里,可来劲了,参加了马上就发红袖章。干不干!”其实,吴小军胳膊上的红袖章还是极具吸引力的,红袖章的戴与不戴意义截然不同,或是革命或是不革命或是被革命,孰轻孰重孩子们也明白。 因此,红袖章的号召力是非凡的,仅仅半个下午,吴小军竟带来了十六七个,小钟也叫来了十一二个。经过吕印的筛选,有二十六个获准加入中南海红卫兵组织,其余的没获批准。

由于招兵买马有功,吕印拿出彩光纸包装的高级糖给予他们奖励,吴小军得到四块,小钟得到三块。吴小军自认为他比小钟多叫来了五六个人,才比小钟多得一块糖,心里有点小不快活,但这也没有什么,令吴小军不满的是吕印让刘坤当中南海红卫兵第一战斗兵团团长,让小钟当中南海红卫兵第二战斗兵团团长,他们一人分得十个兵。刘平平当了作战部长,王玥当了宣传部长,程晓霞和赵秀针两个女的都分给了王玥。最后吕印让吴小军跟他当参谋长,令吴小军大失所望。算成的副司令位置空着不让他干,连个团长也不给他,太气人了!参谋长算个球!就是人家商量什么事他跟着参谋参谋。有句话不是说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就是带个长,手下没有兵放屁也不响,哪有当团长好玩,吴小军私下给小钟商量换换,让小钟来当参谋长,他去当团长,小钟死活不干。他个熊玩意!

回家的路上,王玥看出吴小军的不高兴来,但不知他是因为什么不高兴,故意逗他说:“哎,怎么了,谁该你的钱了,嘴撅的跟猪嘴样,是怕我分你的糖块吧?”

“切,我有那么小气吗。”

“那是为什么?一脸的不高兴。”王玥不解的问。

“是……是……”吴小军憋登憋登的想给王玥说,终没说不出口。

“说呀。不说那就是小气,就是不想分糖给我”王玥故意激他。

“不是,我……”吴小军有点急了。

王玥双手卡腰往吴小军脸前一站,叫道:“哼!就是搜扣子,我的东西都是给你见面分半,你怎么就舍不得?”

王玥说的不错,每次王玥有好吃的总是给他分一半。最好的例证就是有一次,她有一块非常好看又好吃的橘子瓣糖,王玥觉得好玩,一直舍不得吃,吴小军好不容易哄着撕开漂亮的彩光纸后,她分出一块毫不犹豫的先放到他的嘴里,而且见面分半这样的事,她做的次数远比吴小军做的次数要多得多。

“给给给,我又没说不给。”吴小军的心里正烦着呐。他把四块糖从裤兜里掏出来,一股脑的都放在了王玥手里。

王玥立即又把糖塞到他的手里,说:“你不是心甘情愿给的,我才不要呐!”

“没不心甘情愿。”

“心甘情愿应该是高兴的样子,你看你嘴撅的,分明就是不情愿!”

“不是的,我是.....我是.....”

“你是什么?你说呀!”

“说就说。”那股怨气在吴小军的肚子里转来转去再也憋不住了,终于一吐为快:“吕印哥太小看我了,我给他喊来那么多人,他也不让我当个团长,叫我当个小参谋长。 哼!瞧不起人。要叫我当团长,保准干的呼呼地,比他们两个都强。”

“噢,为这生气呀。”王玥笑了,歪着头斜着眼的看着他,分明是信不过的眼光。

“看什么看,怎么了?你以为我干不了?”他也歪着头斜着眼看这王玥。

王玥说:“在学校里你就从来都没当过班干部,让你干你能干好吗?”

“怎么不能!让我干试试,保准比他们强。”吴小军不服气的辩解道:“这又不是在学校,在学校学习不好不能当班干,这是带领同志们闹革命,敢拼敢干就行!他们俩行吗?”

王玥摇摇头,说:“你好不遵守纪律,自由散漫,你自己都管不住自己,还能去管人家。吕印哥不让你当团长我觉得是对的。”

对于王玥的观点吴小军甚是反感,以前任何时候王玥都是和他站在一边的,有时甚至不分对错,他不明白今天王玥的胳膊肘怎么往外拐,于是恶声恶气咄咄逼人的反问道:“你说我干什么管不住自己了?我那点管不住自己了!”

王玥也一点都不退让:“你就是好无组织无纪律,你说你能管住自己,那你上自习课时被老师…….”

“去去去!”吴小军知道她又揭他的短,哪壶不开提哪壶,他用力把她推向一边,扭头自己走了。

王玥跟在后面说:“参谋长有什么不好,说明你聪明有智慧。唉,对了,好像参谋长比团长还大呐。” 

狗屁,参谋长要比团长大怎么手下没有兵?参谋长说白了就是跟着参谋参谋,有什么意思。他们手里都有兵,我手里连一个兵都没有,怎么带兵打仗?我就想当团长,到哪儿一说我是团长,多带劲,多威风。吴小军他打心里就是不想当这个狗屁参谋长,他觉得参谋长就是个没兵没权的闲差。至于谁大谁小他还真没搞清楚。王玥这么一说他心里又有些疑惑,难道参谋长真的比团长大?

回到家见到吴大军,吴小军问:“哥,是团长的官大还是参谋长的官大?”吴大军说,当然是参谋长的官大喽。参谋长相当于副师长。”

吴小军还是疑惑:“参谋长比团长大?那参谋长手里怎么没有兵?”

“怎么没有兵呀,他能管着团长,团长的兵不就是他的兵嘛。你问这干什么?”

“随便问问。”

参谋长比团长大,这让吴小军心里稍稍平衡一点。不过,如果允许的话,他还是相当团长,就是让他当个营长他都乐意,也不想当这个参谋长。 在炮火连天,硝烟弥漫的战场上,都是团长营长连长高喊一声“冲啊——”,带着战士们向敌人的碉堡阵地扑去,多带劲!那才叫英雄那。参谋长好像就会拿个望远镜趴在战壕里东望望西望望,那就不是一个正儿八经的职务,这个职务让吴小军老是和不响的屁扯到一起,没劲。

  
上一章:凤凰镇18
下一章:凤凰镇20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1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