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18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2-20 点击数:1767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离开了学校,就像一群逃出牢笼的小鸟放飞蓝天,脱了缰绳的马驹纵横驰聘大草原,无拘无束无忧无虑。白天太阳陪着他们,夜晚月亮伴着他们,时间对他们已没有了意义,放开胆子撒开身子的玩吧。这可愁坏了做父母的,常常是焦虑无望的眼睛看着他们,可愁有何用。

吴小军一点都不愁,天天有的是玩法,玩的废寝忘食,玩的筋疲力尽,玩的昏天地黑。要说硬要找出一点愁来,那就是没有戏看没有电影看而愁,如果天天能有个唱戏的瞅瞅,有个电影看看,那就没有什么缺憾了。文化娱乐生活匮乏的比窝窝头还缺。

县里倒是有个电影队,就是下来的太稀了,一般要一两个月才能转到凤凰镇一次,有人比喻说比女人来例假还难。吴小军不懂什么是例假,但他知道反正就是来的很少的意思。每次电影队的到来,跟皇上驾到一样,惊动整个凤凰镇。让人感觉一直空落落的心灵今晚终于有了依托,有了抚慰,有件开心的事让你等待。就像是有顿丰盛的大餐就放在锅里温着,只等着饥肠辘辘的你赶回家大开杀戒。似乎那不是在看电影,因为有的片子都看了十几遍了,不要说故事情节,就是每句台词都能倒背如流。即便是看过十几遍了,人们还是蜂拥而至,不厌其烦,不拒其倦。那是在渴求一种久违的慰藉,舒缓一下枯竭的神经,获得一种温馨的滋润。人们会放下一切,不顾白日的劳累,三五成群,结伴而行,汇集到一起,去体会那种难得的安逸,享受那少有的放松。人们有种一下子跳出现实的快感,哪怕是下刀子,只要银幕上还有光影,也会有人在刀雨中站到最后。

那晚,放映动画片《半夜鸡叫》,和邻近的公社跑片。正片放映之前总要先放《新闻简报》,结果《新闻简报》放了三遍正片还没到。在大家的一致要求下,又把《新闻简报》放了第四遍,以打发黑夜寂寞难耐的时光。原来是跑片的自行车不幸坏在了路上,跑片员扛着拷贝步行二十多里地,夜里一点多钟才把片子送到。此时,已闻早叫的公鸡在啼鸣,等在银幕下的乡民们没有一个离开的,黑暗中孩子们齐声欢呼——半夜鸡叫!半夜鸡叫!半夜鸡叫!直到放映员把影像投到银幕上才安静下来。

电影队一般在镇上的南大场放映一场就走,就到下面离镇上更偏远的村子里去放映。到下面的村子转上一圈,放上两三场就又赶到别的乡镇去了。

为了能多看上一场电影,人们像当年老百姓支前似的跟着电影队后面,一个晚上跑上一二十里地的夜路很平常。乡村土路,崎岖不平,无灯、无车、又无好路,全靠两条腿。除了跑路,露天电影没有坐,还要站上两个小时看电影。等电影结束回到家,已是凌晨一两点钟。尽管如此劳顿辛苦,对于文化生活和物质生活一样匮乏的百姓们来说,看过一场电影胜过吃一顿白面馒头红烧肉,会从精神上暂时忘却现实的生活,摆脱暂时的困顿,几天都能沉侵在电影故事给你营造的那种氛围之中,感受电影故事中的苦乐年华,像牛羊那样不停的反刍去品味其中滋味。人们把能多看到一场电影并能在那些没有看到电影的人面前讲述电影故事情节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这种享受是要表现出来让其他人羡慕的。因此,电影放映员也就是很多人羡慕的职业。吴小军那时最大的理想就是当一名电影放映员,这个理想也是他保持时间最长最久的。天天能看上电影是吴小军梦寐以求的事,一边放电影一边看电影,而且是天天如此,那种日子该是多恣的日子!

有那么一天,吴小军的理想还真的昙花一现般的实现了一次,跟着吕印当了一回放映员,尽管是幻灯片放映员。

吕印的爸爸妈妈都是公社干部,有点文化水平,好像都是农业技术上的干部,就是家庭出身不好,富农出身。吕印当时是中学三年级学生,和吴小军的哥哥吴大军是同班同学,中学校的两个红卫兵组织都不要他, 就是因为吕印家庭出身是富农而被排挤在外。吕印无兄弟姐妹,独苗一个,性格养的特犟。不让他参加红卫兵,他就自己成立个红卫兵。他说:“我是富农子女不错,我是个可以改造好的富农子女,出身我无法选择,但是我的人生道路可以自己选择,我要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跟着毛主席干革命,谁敢不叫!”铿锵有力,入情入理,符合大势,无可挑剔。     

文革运动中最容易干的事就是建立红卫兵组织。只要你不是被管制的地富反坏右,谁想成立就成立。但是得能网络到人参加你的红卫兵,而且还得能弄出点动静来,让其他红卫兵知道你认可你就有点难了。

那天,吴小军和小钟一块正在公社大院后院的花园旁边玩。花园早已没有了园,更没了花,一根杉条棒绑在两棵树上算是花园的边界栏杆,就这根杉条棒让吴小军和小钟俩玩的不亦乐乎。两个孩子各拿着一枚4寸长的大钉和半块砖头,在杉条棒上先用钉子打一个眼,把火柴头上的那个黑疙瘩揪下来放进小眼里,然后把钉子再插进钉眼里,举起砖头向钉子上用力一砸,火柴头在小眼里因钉子的强力挤压而爆炸,发出啪的响声,就是那一声响,给他们带来了无尽的快乐和欢笑。

两人比着看谁砸的响。吴小军打好一个眼,装上火柴头,插好大钉,手里的半块砖头举过头顶,嘴里叫着:“小钟,这回你又完蛋了,看我的‘惊天雷’保准炸得你屁滚尿流! ”说着用力向那钉子砸去,“啪”的一声,一个闪光,一声脆响,腾起一缕白烟。

“哈哈,怎么样,怎么样!比你的响吧,你完蛋喽!”吴小军冲小钟叫着。

小钟也装好了火柴头,插好了大钉,对于吴小军的叫嚣他根本不服,大声喝道,“屁!你什么惊天雷,看老子的‘风火雷’,保准把你炸个屁滚尿流还带人仰马翻。”他举起砖头狠劲的砸向立在杉条棒上的大钉,只听“嗤”得一声,冒出一股青烟。

“嗷嗷嗷,你完蛋喽,你完蛋喽,就是个屁,瞎屁一个。”吴小军嗤笑道。小钟耷拉着头不再反犟。他钉眼位置没选好,打在一道细细的裂纹上,且用劲太猛太狠,石块掌握不够自然灵活,因此砸偏,成了瞎炮。钉子也砸进木棒里拔不出来。连输三炮让小钟不得不服了,求吴小军帮他拔钉子。

他们俩费了好大的劲也没能把钉子拔出来,正无辙那,吕印从家里出来,看两个无聊的孩子逮着杉条棒摆弄,就好奇的走过来,边走边问:“唉,你们俩干什么呐?”

小钟求救似的说:“吕印哥,我砸炸炮那,我的钉子砸进去拔不出来了,你帮我拔出来好吧。

吕印看看说:“没问题,把砖头给我。”小钟赶紧递上砖头。吕印接过砖头,把钉子来回左右的敲了几下,一拽钉子就出来了。

吕印拿着钉子问他们:“你们俩天天就玩这个?也没有点别的追求?”

“嗯。”他们不知吕印想要说什么,是不是他有什么更好玩的想给他们一起玩。

吕印摇摇头叹道:“你们这叫玩物丧志知道吗?”

“不知道。啥叫玩物丧志?”

吕印现出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悲切状说:“就像你们这样贪玩,不干正事,就是没了志气,就是玩物丧志,你们说说这个样子将来你们怎么能接好革命的班。”

如此严重的问题摆在他们两个面前,让他们俩真的感觉自停课以来光顾着玩了,没有操心国家大事,白白辜负了党这么多年的教育,如果再不干点正事,国家将来真的会因为他们的不作为而出现无革命接班人的问题,一种基于要干正事的紧迫感涌上心头,两人几乎同时发问:“什么是正事?”

“什么是正事,参加红卫兵就是正事,”吕印一本正经的说。

“我们也想参加呀,人家嫌我们年龄小,不要我们,那怎么办?”两人也感到挺委屈的。

“不要你们参加是非常错误的!文化大革命是全民运动,不分男女老幼,人人都可以参加,怎么能不叫你们参加呢。谁说年龄小就不能参加?当年长征路上的红小鬼还没有枪高,也没有你们大呐,不照样参加红军。问题是你们两个愿不愿革命,想不想参加红卫兵?”

“当然想了。”

“真的想吗?

“真的想!”

“好,我看你们俩政治觉悟还算可以,就同意你们俩参加我的红卫兵,和我一起闹革命,你们愿不愿意?

真是天上掉馅饼正好砸着头了,他们两不假思索毫不犹豫的高举右手,异口同声的说:“愿意!”

“很好,你们俩跟我来。”

兴奋不已的他们两跟着来到吕印家旁边的文化站。


  
上一章:凤凰镇17
下一章:凤凰镇19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1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