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基础奠定 31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2-20 点击数:188次 字数:

31

 

传奇历险

1次:湘南山区打游击,遭敌围追险逃生

19286月,担任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三十五团团长的黄克诚,改任湘南工农军第二路游击分队司令,奉命率部从井冈山重返湘南山区开展游击战争。

由于副司令刘承高胁众哗变,部队被敌人打散,黄克诚死里逃生后,与中共永兴县委干部李卜成一同潜回家乡附近的山林中隐蔽,相机重整旗鼓,坚持斗争。

这时的湘南大地,正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国民党反动派和地主民团武装疯狂地捕杀共产党人,整个湘南地区已有上万人横遭杀戮。

黄克诚作为湘南起义中永兴县暴动的领导人,早在反动当局悬赏捕杀的黑名单之中。

因此,黄克诚的活动只能在极其秘密的情况下进行。

可是,时间一久,难免不露出一点风声。

国民党反动派不断调集部队和民团日夜搜捕,指名要抓从井冈山上下来的“暴徒”黄克诚。

黄克诚见敌人搜捕愈来愈紧,在当地已无法开展工作,便与当地县委几位负责人共同商定,由他和李卜成二人先行外出寻找上级党组织。

由于长时间在山林里生活,久不见阳光,黄克诚和李卜成二人的面色苍白。

如果外出,定会引人注目。

于是,他们二人便每天乘中午野外无人之际,偷偷地来到林外的山脚下晒太阳。

一天中午,黄克诚与李卜成在山林外一边晒太阳,一边等候弟弟来送饭。

弟弟把饭送来后,黄克诚对李卜成说:

“这一阵风声很紧,还是回到山林里去吃饭稳当些。”

李卜成还想多晒一会太阳,便不以为然地说:

“怕什么?难道吃顿饭的工夫,敌人就会来吗?”

黄克诚历来做事谨慎,他并不跟李卜成争辩,端起饭碗就往山林中走去。

李卜成无法,只好跟着上山。

就在他俩刚刚爬上一座高坡,尚未进入山林之时,山下的村子里突然传来一阵枪声,并夹杂着喝骂哭叫声。

原来反动民团已将村子包围,正在挨家挨户地搜查。

黄克诚和李卜成见势不妙,急忙猛跑钻进山林。

奔跑中,李卜成不慎摔了一跤。

进入山林后,黄克诚同他开玩笑说:

“你慌什么?难道吃顿饭的工夫,敌人就会来吗?”

李卜成难为情地说:

“幸好没有在山下吃饭,不然的话,这次可就逃不脱了。”

敌人这次围捕搜查,使黄克诚更加警觉起来。

他和李卜成迅速做好外出的准备,离开家乡,辗转长沙、南京、上海等地寻找党组织。

 

2次:危难之际遇冤家,虚与委蛇巧周旋

白色恐怖下的上海,国民党反动派的军警如林,特务如麻,特别是―些革命队伍中的叛变投敌者充当敌人的鹰犬,使党的活动不得不在极其隐蔽的状态下进行。

黄克诚和李卜成两人自湘南辗转来到上海,人地生疏,一连两个月没有同党组织接上关系。

这时他们不仅为找不到党组织而忧心如焚,而且囊空如洗,连起码的生活也无着落,尝尽了求人告助的艰难滋味。

于是,他们决定先设法找一个工作以暂时谋生,相机寻找党组织的关系。

可是,几乎跑遍了所有的佣工行,结果是处处碰壁,一筹莫展。

一天,黄克诚从―份报纸上忽然看到湖南籍留学生黄璧在上海兵工厂任炮兵部主任,便以同乡的名义,化名黄楚珍给黄璧写信,请他帮助谋个求生的职业。

几天以后,接到黄璧的回信,约黄克诚到兵工厂面谈。

黄克诚喜出望外,立即赶到兵工厂,找到黄璧的办公室。

刚一落座,就有人进来找黄壁。黄璧称有事要办,委托他的一位亲戚、同事继续同黄克诚谈话。

黄璧走后不久,他的那位亲戚、同事进来了。

真是冤家路窄!

这个人名叫邓丰立,原是湘南桂阳县北鸦山村有名的大恶霸。

黄克诚读私塾时,曾多次同他见过面,彼此互知姓名。

湘南暴动时,邓丰立侥幸脱逃出走。

待湘南暴动失败后,他返回桂阳,疯狂报复,屠杀了大批共产党员和参加暴动的农民。

黄克诚一眼就认出了此人。

幸而这几年黄克诚面容变化较大,又戴了一副深度近视眼镜,邓丰立没有认出黄克诚来。

彼此寒暄过后,邓丰立首先问起家乡的情况,随即又问黄克诚如何到了上海以及想找什么样的工作干。

此时,黄克诚欲谋职业的念头早已荡然无存,只想早些脱身。

他尽力使自己保持镇定,同邓丰立虚与委蛇,佯称自己曾在湘军程潜部当过下级军官,后部队被缴械而流落上海。

邓丰立突然问道:

“永兴县的黄克诚你认识吗?

黄克诚沉住气淡淡地答道:

“过去在家读书时认识的。”

邓又问道:

“黄克诚现在在什么地方你可知道?

黄克诚从容答道:

“我离家出来当兵多年,从没有同他联系过,不知他后来怎么样了。”

邓恶狠狠地说:

“黄克诚是杀人放火的共党暴徒头目!”

黄克诚佯装惊讶道:

“啊?他那样的文弱书生竟然会是共党?真是出人意料。”

邓接着说:

“他领头搞暴动,当局正在通缉他,我如果找到他,决不轻饶!”

黄克诚随声感叹道:

“他那样的人也会搞暴动,真是看不出来。”

接着他话题一转,询问起邓―家人的情况,并问邓:

黄璧先生什么时候回来?”

邓说,今天他不一定能回来。

黄克诚就势说道:

“既然黄璧先生公务繁忙,那我改日再来拜访,今天我就告辞了。”

说完,黄克诚站起身来就往外走,邓丰立一直送到工厂大门口,才转身回去。

 

3次:大街遇敌万分险,镇定对付巧脱身

1929年春,黄克诚被中央军委派到国民党唐生智的部队去做兵运工作。

他自上海起程,先搭轮船到塘沽,随即来到驻守唐山一带的唐部凌兆尧旅站住脚跟,开展工作。

后唐生智部附蒋讨伐冯玉祥,黄克诚随部队先后到了山东兖州和河南商丘,继而经天津、南京,到了武汉。

北伐战争时期,黄克诚曾在唐生智的部队做政治工作,结识了不少唐部的官兵。

他曾在该部的下级官兵中发展了一批共产党员。

此次重返唐生智部,对开展工作自然有许多便利条件。

但黄克诚深知身在反复无常的军阀部队中进行秘密工作,不能不时刻严加提防,否则,稍有不慎,就可能暴露身份,遭到不测。

正如黄克诚所预料,天有不测风云。

尽管黄克诚处处小心,却仍在武汉街头,同一个冤家对头狭路相逢,险遭杀身之祸。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在一个假日,一位在国民党军队中供职的同乡、也是黄克诚读师范时的同窗好友约他外出游玩。

黄克诚碍不过同乡、校友的情面,只好同他一起出去。

二人身着国民党军官制服,先是逛了―阵子公园,接着便来到闹市区的大街上,边走边聊。

事有凑巧,在一段人流如潮的街道上,正与朋友聊天的黄克诚,突然同迎面走来的一个国民党军官撞了个满怀。

黄克诚猛一抬头,不禁大吃一惊!

此人名叫刘雄,是大土豪劣绅的儿子,与黄克诚既是同乡,又是读师范时的同学。

师范毕业后,刘雄考入黄埔军校,此时已当上国民党军队的中层军官。

湘南暴动失败后,刘雄曾四处捕杀共产党员,干尽了坏事,对黄克诚的身份和经历,他一清二楚。

此次二人狭路相逢,躲避已来不及。

黄克诚趁刘雄尚未反应过来,当机立断,来了个先发制人,上前一把攥住刘雄的双手,装作很热情的样子说道:

“啊!老同学,多年不见了,一向可好?

黄克诚一边说着话,一边愈加用力地攥紧刘雄的双手。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和问话,使刘雄大出意外,被弄得瞠目结舌,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想抽开手,双手又像被钳住了似的,越用力抽,对方攥得愈紧,只好听着黄克诚不着边际地问话,连开口插话的机会也没有。

黄克诚像连珠炮般的问话停止的一瞬间,未等刘雄开口,便猛地松开双手,边走边说:

“我今天有点急事要办,咱们改日再谈。”

随即,快步钻入大街的人流之中。

约黄克诚出来游玩的那位朋友,同黄克诚、刘雄均是同乡、同学,对黄、刘二人的底细也一清二楚。

他对黄克诚方才同刘雄谈话的一幕,心照不宣,此时存心掩护黄克诚脱身。

黄克诚一离开,他便上前拉着刘雄的双手,又是同乡长、同学短地问询了一番,使刘雄无法立即走开。

待刘雄脱开身再去寻找黄克诚时,黄克诚早已无影无踪。

 

4次:战斗在虎穴狼窝,忠诚于革命事业

1929年,黄克诚几经周折,在武汉通过既是同乡又是同学的国民党左派军官刘乙光的介绍,到国民党陆军第二师政训处谋了个图书管理员的差事。

当时李卜成正在武汉,被上级派来参加地方党的秘密工作。两位战友别后重逢,分外高兴。

通过与陆二师政训处军官的初步接触,黄克诚初步掌握了陆二师的有关情况。

原来,陆二师是蒋介石的嫡系,师长是顾祝同,政训处主任是国民党的大特务康泽。

康泽心狠手辣,对部下控制极其严厉。发现官兵稍有“不轨”,即秘密处决。

黄克诚到后不久,就发生过几名中下级军官“失踪”的事。

康泽还时常找部下单独“谈话”,寻根问底,察言观色,以便从中发现“不轨”分子而加以惩治。

黄克诚也曾被康泽当面“考察”过几次。

虽然黄克诚是用化名伪造了履历打入该部的,但康泽这种没完没了的“考察”、“整肃”,不能不使黄克诚惴惴不安。

尤其是黄克诚还在政训处的工作人员中,发现了一名了解自己身份的同乡。

尽管这名同乡出于某种复杂的原因未向康泽告发他,但夜长梦多之虑一直萦绕黄克诚的心头。

黄克诚意识到,自己是出了狼窝又陷入了虎穴。

于是,他决意迅速离开,别作他图。

在此期间,中共武汉特委遭到破坏,李卜成也被捕而遭杀害。

黄克诚因未同地方党组织发生过关系,没有受此次事件牵连。

但此事的发生,促使黄克诚更加坚定了离开武汉的决心。

机会终于来了。

192912月,陆二师奉命参加讨伐唐生智、石友三之役,开赴南京。

黄克诚随陆二师一到南京,就设法请了一天假,连夜赶往上海向中央军委作了汇报。

中央军委同意黄克诚以请长假的方式脱离国民党陆二师,转赴苏区去做军事工作。

黄克诚怀着兴奋不已的心情,立即赶回南京,准备着手请长假。

这时,一个出乎意料的机会,使黄克诚轻而易举地脱离了国民党陆二师。

原来,冯玉祥、阎锡山、唐生智、石友三等各路反蒋联军巳纷纷败北。

蒋介石在解决了各路军阀部队之后,便着手对军队进行整编,陆二师政训处已接到遣散的命令。

这真是天赐良机!

黄克诚报告也用不着打了,就领了遣散费离开了陆二师。

遣散时,康泽仍不放过机会,同部下逐个谈话,询问各人的去向和打算。

黄克诚则以欲回家乡觅个小学教员的差事,从容地应付过去了。

 

5次:与敌激战冲锋在前,枪林弹雨死里逃生

19307月,担任红三军团第二支队政委的黄克诚,率部在军团长彭德怀的指挥下,参加了连克湖南重镇岳州(今岳阳市)、平江的战斗。

国民党第四路军总指挥兼湖南省政府主席何键,集结约七个团的兵力,自长沙向平江对我红三军团“进剿”。

红三军团则隐蔽于平江县城南20华里处的晋坑山设伏待敌。

战斗打响后不久,敌我双方即成混战胶着状态。

至黄昏,黄克诚因部队被冲散而与大部队失去联络。

正当他循枪声寻找部队之际,突然发现身后有一支队伍扑来。

黄克诚眼睛本来高度近视,时值盛夏,鏖战竟日,眼镜片上沾满了汗水和烟尘,使他的视力更加模糊,无法辨清向他扑来的这支部队究竟是敌人还是自己人。

双方越来越靠近,已不容他多作思考。

他果断地迎着对方走去,以便弄清情况之后,再见机行事。

当双方快靠近时,黄克诚才模模糊糊地看见对方的衣着很齐整,许多黑洞洞的枪口正瞄着他作射击姿势,立刻意识到对方是敌人。

他稍一迟疑,便向对方一摆手大声喝道:

“别打枪!”

说时迟那时快,话音未落,他就势卧倒,伏地一个转身,顺着山坡滚了下去。

几乎就在他喊话和转身的同时,几支枪一齐朝他开了火,只听子弹在耳边身旁嗖嗖作响。

此时,他虽身不由己,顺着陡峭的山坡向下坠去,但神智还清楚,料定此番决无生还之望。

待滚落到山脚下,他感到自己还有知觉,只是眼镜、帽子和身上背的皮包不见了。

用手慢慢在周身上下摸了一遍,居然没有中弹。

从山顶坠落到山底,亦无大伤,实属侥幸!

此时天已黑下来了,加之眼镜失落,周围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清,但远处的枪声和呼喊冲杀声隐约可辨。

他循着声响激烈的方向摸索着走去。

当他来到公路边上的树林中,只见黑压压的人群潮水般地在奔跑呼号。

定睛仔细辨认,发现公路上的人们臂上配戴着红袖标。

他断定是自己人,便上了公路,随人群朝前跑去。

他边跑边问清了情况。

此时敌军已溃败,部队正乘胜尾敌追击。

当黄克诚找到了自己的部队时,战友们不禁大吃一惊,以为他死而复生。

原来,在山顶上与敌人遭遇时,警卫员远远看见黄克诚被敌人一阵排枪击倒,并滚落山下,以为他已牺牲,便跑回部队报告了“政委牺牲”的消息。

指战员们正高喊着“为政委报仇”的口号奋力冲杀当中,突然发现黄克诚又安然回到部队,自然是又喜又惊。

一时间,黄克诚“死而复生”的奇闻,在部队中流传开来。

 

6次:深入前沿观敌情,眼镜险招杀身祸

黄克诚的眼睛高度近视,时时离不开眼镜。

他可以饿着肚子、赤着脚板行军打仗,但是,没有眼镜却寸步难行。

因此,只要攻克一座城镇,黄克诚总是要到眼镜店配上两副眼镜。

以备一旦眼镜被打坏,可随手掏出一副戴上。

眼镜对于黄克诚来说,可算是一件随身不可离开的宝物。

然而,眼镜有时也会给他带来麻烦,甚至酿成杀身之祸。

1931年,中央苏区开始了第二次反“围剿”作战。

当时,蒋介石调集了20万兵力,西起赣江,东至福建建宁,联营700里,采取“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战术,向我中央革命根据地中心区域推进,企图将我红一方面军压缩包围后,聚而歼之。

时任红三军团第三师政委的黄克诚,与师长彭遨率部参加了此次反“围剿”作战。

5月底,红军攻打建宁城,黄克诚所部第三师担任主攻。

为了快速突破敌人城防工事,消灭守敌,黄克诚和师长彭遨一边给各部队下达了作战命令,一边将师指挥所推进到建宁城下。

黄克诚戴着一副眼镜,脖子上又挂着一架望远镜,在同彭遨察看地形,选择攻击突破点时,由于指挥所距离守敌太近,当即被守敌发现,城上的两挺机枪调转枪口,对着黄克诚和彭遨猛扫过来。

黄克诚因视力差,对守敌的这一动作未能察觉。

亏得彭遨眼疾手快,他见机枪扫来,猛地拉住黄克诚后退了好几步卧倒。

黄克诚还未定过神来,敌人的机枪子弹已扫在了他同彭遨原来站立的位置上,子弹击起的沙土溅了他俩一身。

二人连话都顾不上讲,未等敌人第二排子弹扫过来,又―个鱼跃,翻身滚向附近一处掩体后面。

这时,彭遨才指着黄克诚的眼镜说道:

“敌人这一梭子弹,就是冲着你这副眼镜来的。人家知道戴眼镜的必定是个大官,想拣个大便宜。可惜的是,敌人的射手技差一着,否则,把我也捎带上报销了。”

说完哈哈大笑。黄克诚也笑了起来。

1933年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开始不久,黄克诚调任红三军团第四师政委。

第四师师长张锡龙,是一位英勇善战的年轻军事指挥员,是红三军团中出名的猛将。

是年12月,“围剿”中央苏区之敌占领黎川之后,又出动一个师的兵力向黎川以南的团村进犯,当即被我红三军团击溃。

黄克诚和张锡龙率第四师衔敌尾追,将该敌逼进一座土寨内,旋即发起攻击。

攻击之前,黄克诚和张锡龙相偕来到阵地前沿举着望远镜选择攻击突破点。

不料,敌人在他们侧面不远处设置了机枪阵地,他们只顾向土寨之敌了望,并未察觉侧面有敌情。

他们二人站在高处,过于暴露,侧面机枪阵地上的敌人对他们看得一清二楚。

尤其是黄克诚的那副眼镜,再次成了敌人射击的大目标。

只听敌人的机枪一阵猛扫,一颗子弹正中张锡龙的头部。

子弹穿出之后,又击中黄克诚的眼镜架,立即将眼镜打飞。

黄克诚虽然没有伤着,但眼镜已落,他就什么也看不清楚了。

他赶忙卧倒在地,伸手去摸索眼镜。

这时,只听张锡龙在一旁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

黄克诚连连叫了几声:

“锡龙!锡龙!”

却不见回答。

黄克诚情知不妙,忙从兜里掏出一副备用的眼镜戴上,定眼一看,张锡龙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头部血流如注。

黄克诚上前一把将他抱住,又连叫了几声,依然没有回应。

这位早年曾就读于重庆中法大学,后又入苏联红军大学深造的年仅27岁的红军师长,已经永远不能回应黄克诚的呼声了。

 

7次:炸弹近身不爆炸,大难不死猛杀敌

19317月,蒋介石调兵30万,对中央苏区进行第三次大规模“围剿”。

红一方面军继续采用“诱敌深入”的方针,于是年8月初起,首战莲塘,歼敌一个整师;再战良村,歼敌一个师部及两个整旅;继之又在黄陂歼敌一个多旅,取得了第三次反“围剿”的首战胜利。

当莲塘之敌向良村溃逃之时,敌人出动了飞机,向衔敌尾追的红军轮番扫射轰炸。

当时红军的装备很差,更没有对空射击的武器,敌机疯狂地在离地面几百米的低空盘旋,红军指战员甚至可以看清敌机驾驶员的面孔。

那时,红军既要追击逃敌,又要躲避敌机的扫射轰炸,只有靠快速奔跑,所付出的牺牲代价可想而知。

黄克诚率领部队向逃敌猛追。

正在奔跑当中,忽听头顶一阵隆隆轰响。

他仰起头来一看,一架敌机正从后面朝他俯冲过来,并眼见一颗重磅炸弹从机体内弹出,从他的头顶上坠落下来。

黄克诚拚命往前跑,试图躲过这颗炸弹。

谁知,当他跑出四五十米远的时候,那颗炸弹不偏不倚,恰好落在了他的身旁,连卧倒也来不及了。

黄克诚一时竟不知所措,心想,这一次可逃不脱了。

可是,停了一会儿,并没有听到炸弹的爆炸声。

定住神仔细一瞧,那颗大炸弹牢牢地立在他的脚下,半截钻入土里,留在地面上的一截差不多还有半人高。

这也是实属侥幸,炸弹居然没有爆炸,像落地生根―样,兀自立在那里。

黄克诚长长地出了一口粗气,继续挥师向溃逃之敌追去。

 

8次:赣州攻城陷敌困,镇定指挥突重围

19321月,临时中央发布《关于争取革命在一省与数省首先胜利的决议》,提出集中红军主力夺取中心城市的军事冒险主义方针,并指示中央红军(红一方面军)“首取赣州”,继而夺取吉安和南昌。

赣州城坚且固,三面环水,易守难攻。

敌人在城内设置重兵据守,又增派精锐之师驰援,使攻打赣州的红军后来陷入强敌内外夹击的险境。

本来,赣州战役发起之前,黄克诚就向上级提出取消此次战役计划的建议,但未被采纳。

战役打响之后,红军实施两次强攻均未奏效,造成很大牺牲,遂再次向上级提出撤围建议,仍未获准。

一天午夜过后,黄克诚在师指挥所里正为战局忧心忡忡而难以入睡时,突然听到枪声大作。

他料定是敌人援兵已到,并采取突击手段,对部队实施内外夹攻了。

走出师指挥所,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只听四处枪炮声响成一片,而看不见一个敌人。

他急忙下令将师指挥所转移到100多米远处的隐蔽地段,并立即让通讯排架线接通与上级的联系。

他抓起电话,向上级建议指挥各部队及早撤退突围。

他对着话筒大声疾呼:

“不能再犹豫了,若耽搁下去,想撤走也不可能了!

但由于当时“左”倾教条主义在中共中央占据统治地位,在军事上实行冒险主义,又不容前线指挥员相机机动指挥,黄克诚的建议再次被否决了。

为了尽量减轻部队的伤亡,黄克诚摸黑走出师指挥所,身边只带了一个通讯班。

他循着密集的枪声走去,路上见到一些部队已被敌人打散,失去了建制指挥。

黄克诚以高度的革命责任感,果断地指挥一些零散部队乘夜突围。

有的兄弟部队因未接到总部的突围命令,不敢贸然突围。

黄克诚连说带劝,表示一切后果由他黄克诚负责。

这样,才使得一些部队及时突出重围,保存了有生力量。

为了收拢更多被打散的部队突围,黄克诚继续四处搜寻。

不料,当他走到河边时,敌人的机枪从不同方向向他猛扫过来,并清楚地听到敌人一片吆喝声。

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已陷入重围。

他想,决不能当俘虏,必须设法突出去。

借着枪炮的火光,他见附近有一家店铺,便带领通信班的几名战士,撞开店门,从后窗跳了出去,一气猛跑,总算把敌人甩开了。

但是,由于黑夜辨不清方向,奔跑中又误入南门外的敌人飞机场。

机场守军大声喝问:

“哪一部分的?

黄克诚时任红三军团第一师政委,他未多作思索,便随口答道:

“是一师的。”

当时敌人增援赣州的部队中有罗卓英的第十一师,机场守军听到黄克诚的答话,误以为是自己十一师的人,便没有细问。

黄克诚趁敌人尚未察觉的当儿,带领通讯班迅即离开南关,跑到城南的一座山上。

并就地收拢部队,组织抗击,打退了敌人的第一次攻击。

待敌人再次组织攻击时,恰好我红五军团援兵赶到,将进攻之敌压了下去。

此役红军遭到重大伤亡。

黄克诚在未得到上级授命的紧急情况下,采取应急措施,指挥部队突围,后又收拢部队组织抗击。

这虽系抗命之举,但后来上级认为他当时那样处置亦属恰当,故未加追究。

 

9次:界首鏖战处险境,临危机断渡险关

193410月,中央红军被迫离开江西瑞金开始长征。

当时,黄克诚任红三军团第四师政治委员。

在突破敌人第四道封锁线后,全师坚守在湘江岸边之界首,与兄弟部队共同控制渡口,阻击湘、桂之敌,以掩护后续部队和中央纵队渡江。

湘、桂之敌在飞机和大炮的支援下向湘江渡口猛烈夹击,战况空前激烈,红军损失惨重,红三军团先后有两名师参谋长和两名团长牺牲。

鏖战两昼夜之后,至121,主力红军和中央纵队终于渡过湘江。

这时,湘、桂之敌越聚越多,攻势愈加猛烈,蒋介石的嫡系追剿部队也跟踪而至,而据守在界首渡口的红三军团第四师,仍未接到撤离的命令。

黄克诚意识到情况极端险恶,红四师有被敌人夹击而导致全军覆没的危险。

他对师长说,中央纵队已经渡江,我师阻击掩护任务已经完成,应当立即指挥部队撤离。

师长认为没有接到上级命令之前,不能擅自撤离。

黄克诚说,当前情况既危急又特殊,应当机断处置,不能坐以待毙。

师长仍坚持不肯撤离。

黄克诚感到在这种极端危急时刻,不能再有迟疑,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他果断地行使政治委员的最后决定权,态度严峻地对师长说:

“你立即指挥部队撤离,一切由我负全部责任。”

这样,师长才指挥部队且战且走,渡过湘江西去,最后终于赶上了主力红军,避免了被围困歼灭的严重后果。

界首之战是红军长征途中损失最为惨重的一次战役,也是红四师战斗经历中打得最为艰苦的一次恶仗。

如果不是黄克诚当机决断,红四师将招致难以想象的后果。

 

10次:舍身忘死救战友,彭总力挽刀下人 

1931年盛夏,中央苏区第三次反“围剿”战斗正酣之际,红三军团第三师政委黄克诚在火线上突然接到命令,要他立即回到军团政治部领受任务。

他以为上级又要调换他的工作,没作多想,便向师里交待了工作,从前线撤了下来。

黄克诚喘息未定,军团政治部肃反委员会负责人就将一份名单递了过来,面容严峻地对他说道:

“这份名单上的人,是被供出来的‘AB团’分子,要立即抓捕归案,押送肃反委员会接受审查。”

黄克诚一看名单,上面所列的人大多是第三师中久经战斗、英勇忠贞的基层指挥员,其中有两名连指导员,还是黄克诚来到第三师后亲手培养提拔起来的。

凭他对部下的了解,根本就不相信名单上的那些人会是什么“AB团”分子。

黄克诚十分清楚,在那种“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肃反方针之下,所谓押送审查,实际上就是置之于死地的同义语。

黄克诚向肃反委员会据理力争,并担保名单上的人没有一个会是“AB团”分子,希望肃反委员会“刀下留人”。

然而,肃反委员会只相信逼供信搞出来的所谓“证据”。

黄克诚自知再费唇舌已无济于事,便转身离开。

在赶回部队途中,黄克诚已下定履险抗命的决心,决意设法保护名单上的那些同志,不使他们被捕上送。

至于这样做的后果,他已顾不得许多。

过了几天,肃反委员会不见第三师的“AB团”分子押送来,便一再向黄克诚催问,其言辞一次比一次严厉。

黄克诚暗自思忖,这样硬顶下去,恐不是个办法。即使自己被撤职、杀头,也终难确保名单上的同志不被处置。

他思来想去,最后决定秘密通知名单上的同志暂时上山躲避,等过了这阵风头之后,或许会有转圜的余地。

在那种特殊的环境下,他似乎再想不出其他更好的万全之策了。

名单上的那几名干部非常理解政委此番用意的苦衷,他们二话不讲,老老实实地按照黄克诚的吩咐,到附近一个山洞里躲藏起来。

黄克诚则每天秘密派人给他们送饭,并一再关照他们好自为之。

又过了些日子,肃反委员会亲自派人到第三师来捕人。

但找遍第三师所有的部队,名单上的人一个也没有找见。

黄克诚则对肃反委员会派来的人虚与委蛇,敷衍应付。

当时正处于反“围剿”的紧张战斗期间,战事频繁。

到了打仗的时候,黄克诚便派人通知在山上躲藏的干部,各自回到自己的部队带兵参加战斗。

一俟战斗结束,又马上上山躲藏。

那几名干部明知自己凶多吉少。

可没有一个人打算逃跑,作战中愈加勇敢顽强。

一来是,他们与黄克诚相知甚深,知道师政委为了保护他们而冒着极大的风险,不忍做出对不住师政委的事来。

二来是,他们决心以忠勇献身精神,表明自己无愧于党和红军的心迹,宁愿牺牲在战场,也决不当逃兵。

黄克诚见到这种情景,愈加坚信这些同志是党的好干部,决心千方百计把他们保护好。

就这样,大约过了半个月时间,那几名干部见平安无事,以为风头已过,便有些放松警惕了,战斗结束后也不急于上山躲藏了。

此事终于被肃反委员会所察觉。

在一次战斗刚刚结束之后,有两名连指导员马上被肃反委员会派人捕去,不久即遇害。

黄克诚得知,不禁痛心疾首。

他径直来到军团政治部,怒斥肃反委员会干了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情。

黄克诚前次抗命拒不捕人上送,早已引起肃反委员会的不满;这次他又来为“AB团”分子鸣冤叫屈,自然更不为所容。

肃反委员会不容分说,当即下令将黄克诚抓捕起来“审查”。

正当肃反委员会欲以“同情和包庇反革命,破坏肃反”的罪名将黄克诚处决之时,军团长彭德怀得知此事,火速从前线赶来,要肃反委员会“刀下留人”。

由于彭德怀的干预,黄克诚才幸免一死。

但是,却被撤销了师政治委员的职务。

由于彭德怀的干预而使肃反委员会“刀下留人”的事,黄克诚当时并不知情,肃反委员会释放他的时候,没有讲明原委,事后也无人提起此事,包括彭德怀本人也从来没有对黄克诚谈过这件事。

因此,当1959年庐山会议上黄克诚被批判时,有人说他支持彭德怀的“意见书”,是为了报当年的“救命之恩”,竟使得黄克诚莫名其妙,不知此言何所指。

经过有关人员在会上的“揭发”证实,黄克诚才总算得知当年之所以没有被肃反委员会杀头,原来是彭德怀干预的结果。

黄克诚在晚年时,曾如是说:

“我和彭德怀言不及私,相待以诚,相争以理,性格作风比较合得来,如此而已。”

黄克诚戎马一生,在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身经岂止百战!

然而,正如他那高洁无瑕的人品一样,他的体肤完好无损,从来没有挂过花负过伤。

这似乎不可思议,但事实确系如此。如果认为黄克诚是个“福将”,能遇难呈祥、逢凶化吉,那倒不尽然。

他一生所经历的磨难不计其数,被打击迫害、蒙冤受屈更是家常便饭。

如此多舛的命运,何福之有?

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只算是一个大难不死的“幸存者”。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基础奠定 3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