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凤凰镇17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2-18 点击数:1698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吴小军还是觉得那个资产阶级的孝子贤孙说得对,他也早就感觉自己的大作在某个地方有点别扭,就是没找到错在哪里。先写名字再写日期,作文课上老师是这样教的,怎么一激动就颠倒了位置。他气恼的是这个错误怎么偏偏让他剑指的敌人所发现,如同他的敌人告诉他你的枪拿错头了一样,多窝囊!心里想着,两眼就在老师的办公桌上撒么,他希望能找到墨汁毛笔,趁着学生还没到校,他要尽快把大字报上的错误改过来,以免遭人耻笑。

没有找到墨汁,却发现有瓶红墨水。墨水少了点,够用。接着又在窗台上找到一支毛笔头子。瞅瞅胡老师已经走了,吴小军急忙扛起椅子来到大字报前,爬上椅子,蘸着红墨水,把一九六七年的三月十三日涂掉,在名字下面重新写上日期,又凑手用红笔把错字改了过来。端着红墨水,觉得还有事情要做,做什么呢?对了,应该在胡明卿的名字上打个×。被打倒的坏人名字上不都用红笔打个×吗,法院公榜上被枪毙的人名字上也打个红叉叉,特棒,特有力量。于是,他在胡明卿的名字上狠狠地批了个鲜红的×,算是彻底把胡明卿给毙了,同时心中那股窝囊气也似乎撒拉出去。

看看瓶底剩下的一点红墨水,吴小军不忍丢下。想了想,就蘸着剩下的红墨水,先在题目下画了两道横线,又把他觉得比较重要的语句也划上横线,以示重要。然后沿着大字报的周边画起∽形花边。画着画着没墨水了,在嘴里咕嘟两口吐沫吐到瓶里,凑合着把最后的几个∽联成一圈。跳下椅子一看,嗨!黑是黑红是红,黑红相见,爱憎分明,漂亮,有特点。这样别出心裁的大字报,肯定是全校独一无二的,也只有聪明绝顶的吴小军能想得出来做得出来,一时间心里挺美挺自豪的。

不一会,大字报前就围满了同学,议论纷纷,多是对他的敬佩之意,让他无比欣慰,也激励他下一步要去写更多的大字报。正暗自琢磨下一张大字报写给谁呐,一抬头,发现王玥也在看他的大字报,吴小军想她一定会对他的大字报大加赞赏。不曾想,王玥没有一丝笑脸的走过他身旁,且给她撂下一句话,声音虽小,在吴小军听来如同炸雷:“丢不丢人,净是错别字!”

“净是错别字?”吴小军异常诧异。“不可能,我已经改过两遍了。”

王玥眉毛一挑,“你还不信?”

“当然不信。”

“那就走,看看去。先说好:查出一个错别字,弹一个疙瘩梨。”说着,王玥推着吴小军就向大字报走去。 王玥坚定的态度,让吴小军心里有点慌乱和没底,王玥要说有错别字,那肯定有是无疑了,怕丢丑他未敢往前靠,拉着王玥停在其他围观人的后面站住。

“你看清了。”王玥一手抓着吴小军的胳膊,一手指着大字报,“从上往下数第三行,曾经的曾,你写成一层的层,是对是错?”

“不是这个层?曾经的曾怎么写?”吴小军问。

“就是那个一点一撇……”她用手在吴小军眼前的空中比划着,吴小军的头摇的像个拨浪鼓。“哎呀,真笨。”她拽过吴小军的手在他的手心里一笔一划的写着“曾”字。

吴小军说:“不认识,没学过。”

“嘴硬,我都学过你怎么没学过?回答我是对是错。”王玥瞪着两眼看着他,逼着他回答。他无奈的点点头。

“你别光点头,你说是对还是错。”

“唔唔。”

“唔什么唔!你得明明白白的回答我,对,还是错?”王玥不依不饶逼他回答。

“唔,是别子。”吴小军还想耍赖。

王玥放高声音叫道:“别字也是错!你承认吧?”

“好好,你别叫了,我承认。”吴小军拗不过她,认了错。“还有吗?”吴小军问。

“有啊。你看,从上往下数第六行,破害的破字。”

“破字怎么了,不对?”

“当然不对喽。迫害的迫是之字旁加一个白字的“迫”,你写的是破坏的“破”,能对吗?还有妄想的妄,不是忘了的忘,是亡字下面加一个女字的妄;口诛笔阀的阀子,是去掉门子旁的“伐”,有门的阀那是军阀的阀。”

她这么一点,吴小军的小脸开始发热,有点无地自容的感觉。这个错误犯大了,革命的大字报上尽是些错别字,还巴巴的去批判人。要不多久全校都会知道,吴小军的臭名可就远扬了。还好,这会子到校的同学还少,还没有几个同学看到,吴小军想赶紧把大字报撕下来,可当着王玥的面又有点抹不下这个脸。吴小军急忙推着她往教室的方向走,一路上王玥反抗着不愿走,说有的错字还没说那,说至少要弹吴小军三个疙瘩梨。在拐弯处停了下来,吴小军说,“好好好,让你弹,让你弹。”王玥说:“好,那你把头伸过来吧。”吴小军赶紧老实的把头伸到她面前,王玥夸张的把衣袖往上掳掳,然后卷起手指,大吸了一口气,狠狠地向他的额头弹去。

吴小军咬紧牙,闭上眼,迎接着她猛烈地弹击。

可是,这猛烈地弹击并没有发生,而是变成了在他头上轻轻的一抚。他睁开眼,王玥在看着他笑,笑的很甜,笑的很美。也许是第一次这么规矩的让她弹疙瘩梨,使她特别的开心,所以她才笑的那样甜,笑的那样美。这也是吴小军第一次感觉到她笑起来挺好看,挺那个什么。在王玥面前他竟莫名的不好意思,不知是因为他大字报上出了那么多丑而不好意思,还是被她看的不好意思,他向她傻傻一笑,问:“不弹了?”

“看你那么乖,就饶了你,不弹了。”王玥一副得意的样子。

“好,那你回教室吧。”

“你干什么去?”王玥问。

“我去个厠所。”他早已想好的理由脱口而出。

王玥审视的看看他,他一脸尿急的模样接受她的审视。“好吧,去吧。”王玥转身向教室走去。吴小军向厠所佯走几步,断定王玥不会再回头,于是迅速转舵疾步来到办公室门口。冲开大字报前围观的同学,跳起身子,几下就把他辛辛苦苦写下的大字报给撕扯下来。

“怎么了!怎么了!还没看完那,怎么就撕了?。”吴小军的举动把围观的同学给弄懵了,不知发生了什么,追着他乱问一气。

“没怎么,就是感觉写的不好,批的不狠,想撕了重写。”

“怎么不好了?这不是写的透带劲吗?”

哼!吴小军心里想:那么多的错别字都没看出来,你的臭水平给我也差不多。

撕下大字报,吴小军心里的一块石头就算落了地,从哪起,吴小军就没有再写大字报。并不全是因为错别字阻止了他的革命行动,而是写大字报需要纸和墨。一开始写大字报纸墨都要自己解决,这些都是要花钱的。一瓶墨汁一毛三,一张白纸五分钱,写一张大字报至少要一毛八分钱的材料费,还不算贴大字报的浆糊。一毛八分钱能干多大的事你知道吗?我告诉你:可以到饭店买一大碗不要粮票的议价白米饭和一大碗香喷喷的鸡蛋汤,或是买三个撒满芝麻的白面烧饼和一个熟鸡蛋,能让你吃个狗饱狗饱的。要是到商店能买一大捧糖块。一大捧糖块能装满你的衣服口袋,你就有现在百万富翁的感觉,谁都愿意和你玩,跟着你,宠着你,前呼后拥的围着你。可是,你上哪儿弄那一毛八分钱去?就是有那一毛八分钱,你一定舍不得拿这钱去买笔墨写大字报,早买好吃好喝的了。后来,听说学校按红卫兵组织配发纸和墨,吴小军没赶上,因为学校停课闹革命,他属于停课回家的范畴,因此,就没有他的事了。通知规定七年级的学生停课留校闹革命(不知怎么小学里又出来个七年级),六年级以下的学生全部离校,吴小军正好压在离校行列的杠上。

像吴小军这么大的孩子一旦离开学校,那就是放大假,而且还是没有作业功课的大假,没有开学时间的大假。当全校师生集中在学校中央那颗百年老槐树的树荫下,宣布学校停课闹革命的通知后,无比喜悦的心情洋溢在孩子们脸上。他们将要有一段很长很长时间的好日子:没有老师、没有班长、不要上课、不要作业、不要早起、不要早睡、不要被圈在学校里,想上哪玩就上哪玩,想的都是一大串前所没有的好事。用现在的流行语讲:爽呆了!

一散会,吴小军第一个窜回教室,背起他的花书包和臭味相投的伙伴们,又蹦又跳的从哪棵百年老槐树下跑出了学校大门,像一群挣脱缰绳的野马,没有片刻的停顿,没有任何的留恋,大有壮士一去不回头之壮举。

王玥没有因为停课而开心,苦楚着脸不说话,吴小军喊她一块走她都没理他。

    这一走就算小学毕业了,真的就永远离开了小学时代。时隔两年的一天,学校突然通知吴小军他们到校一趟,到了学校才知是给他们发小学毕业证书。六年的学业,正儿八经的也就上了四年多的光景,就这样毕业了,拿到了一个巴掌大的红本本。打开毕业证,映入眼帘的是最高指示:好好学习 天天向上。

 

  
上一章:凤凰镇16
下一章:凤凰镇18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1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