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16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2-18 点击数:1719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公元一九六七年的三月十三日,星期一,这是个难忘的日子,这个日子吴小军记得非常清楚,刻在了脑子里。这是他愤笔写下第一张大字报的日子。

    从六六年的下半学期开始,学校基本上就不正式的上课了。虽然校园里上课下课的铃声依旧,课堂上老师不再讲书本课文布置作业了,而是讲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运动形势,讲阶级斗争,讲破四旧立四新,讲社会上出现的新鲜事物,讲左派右派造反派.....学校号召和鼓励全校的同学行动起来,都来参加这场声势浩大席卷全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各行各业,全民参与,拿起笔做刀枪,口诛笔伐,对党政军及各行各业修正主义、资产阶级代表人物进行批判和坚决的斗争。

事关党和国家的生死存亡,事关红色江山万年不倒的大事。在老师的鼓动下,小学生们的革命斗志给挑动起来,异常高涨,个个像打了鸡血,小脸充的通红,满世界寻找反动的东西揭露批判和斗争。平时上作文课一做作文就头大,愁得小脸苛拧的给核桃皮似的,这会儿也都能写大字报上墙了。

吴小军的第一张大字报就是在这时出炉的,他的第一炮直接杀向教他算术课的胡明卿老师。

吴小军的算术功课一直不好,教他算术课的胡明卿老师教风严厉,吴小军一直很怕他,心中恨他不必说。按照当时的归类,胡明卿老师就是地地道道的资产阶级那一边的,还有个头衔叫资产阶级的孝子贤孙。他都是资产阶级的孝子贤孙了,可见他的问题有多么的不可救药。对他的仇恨顺理成章的就是对资产阶级的仇恨。因此,有了这种底气,吴小军才能满腔愤怒地写道:“.....就因为我有两道题没做对,反动分子胡明卿用手指粗的教棍敲我的脑袋,都把我敲晕了。试问,我们无产阶级革命接班人的脑袋是你个臭老九随便敲的吗!还有一次放学后留我补作业,很晚了还不让我回家,还说做不完作业就把我关到黑屋里。黑屋子是反动派关押革命战士的牢笼,他要把革命的小将关到黑屋子里,说明他就是个资产阶级的孝子贤孙个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反动派!”

“胡明卿这些行为都是迫害无产阶级革命战士的罪证,他使劲卖力的教我们算术,就是想让我们放弃革命理想,妄想把我们这些祖国的未来拉到资产阶级的白专道路上来!头可断血可流,我们无产阶级革命战士的意志不能丢,我们要看清他的反动嘴脸,彻底批判他的反革命行为,坚决打倒反动分子胡明卿!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吴小军怀着对革命的赤胆忠心和对阶级敌人的刻骨仇恨。对着修改了一上午的草稿,用大楷誊写了整整一个下午。纸张是从供销社办公室小赵阿姨那找的,是种蓖麻的宣传画,翻过来用背面抄写而成。大字报完成后,他把它宝贝似的仔细地卷成筒状,小心翼翼的藏在床底下,躺在床上激动的半夜难眠。他认为这是自上作文课以来写得最精彩的一篇文章。他深信《革命造反报》上说的一句真理:在无产阶级革命的斗争中就是激发人的革命潜能,锻炼人的革命才干,增强人的革命斗志。他自认为在无产阶级革命的斗争中经历这些磨砺,将来一定能够成为一名立场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尽管大字报上的字写的有些歪歪扭扭,那些疙疙瘩瘩词也都是满大街上抄来的。

其实,吴小军学习上是一个什么状态他自己明白,说白了他就是一个不想用功学习的操蛋孩子偏偏又遇到了一个严厉的老师。在还不懂事的那个年龄阶段,谁把你管得严喽毫无疑问你就恨谁,包括自己的父亲。有时,因为调皮捣蛋被父亲揍了,吴小军嘴上虽然不吭气,心里却恨恨的想:“你现在揍我,爱怎么揍就怎么揍,反正我现在揍不过你,揍我几下我都记着,有你老的时候,别看你现在闹得欢,小心秋后拉清单。等我长大了,你老的时候再和你算账,不揍的你满地爬着找牙我就不是你儿子。”

能赶上给胡老师写大字报,一雪前耻,一报前仇,纯粹就是关门夹耳朵挤巧了,让吴小军幢上了这么个千载难逢的撒气机会,才有幸把这满腹恶气刺啦一家伙撒了出去。

大字报写的像书信,最后还把格式搞错了,跑到日期后面落上了吴小军的大名。

    一大早,吴小军夹着自己的大作赶到学校,从老师的办公室里搬出一把椅子,踩在上面,把大字报贴到了办公室的门口。浆糊是早上吃饭时从嘴里省下的半碗面汤。

社会上誓不两立的派别已经形成,争斗已趋于明朗化激烈化。虽然校内相对平静,但大环境大潮流已侵扰了这块净土,老师们也有了派别之分。有了派别就会有自己的观点和倾向,上课时老师们谈的都是这方面的是非观,学生们的是非观很简单,喜欢哪个老师,就相信那个老师说的都是对的,就会和那个老师站到一起。无形中,这些无知的孩子们也渐渐的分成了几伙。有派别就有争斗,学校的次序开始混乱。转眼间老师们又沦为臭老九,乱上加乱。师生们不在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老师头上神圣的光环没了,接踵而至的是不尽的屈辱。

过去进办公室要在门口喊“报告”,老师说“进来”你才能进去。进了办公室,就像走进了神圣的殿堂,掂着脚尖都怕发出声响来惊扰了那份庄严和安详。有时晚上跑到校内玩耍,看到办公室的灯还亮着,悄悄地走到办公室的窗前,见老师们端坐在办公桌前备课,批改作业,心里好生敬仰,好生崇拜,甚至一度还有将来长大了当一名老师的宏伟理想。现在不同了,转眼间老师归为臭老九行列,臭老九的身份使老师的尊严荡然无存,办公室也不再神圣,成为红卫兵小将占领的阵地。              

从椅子上下来,站在大字报的正前面,扶着椅子仔细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有一种惊天之举大功告成的满足。正沾沾自喜,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吴小军,后面的格式错了,应把日期排在名字的后面就对了。”不回头吴小军也知道是谁。胡老师带他的算术课有两年了,他的声音吴小军太熟悉了。略带安徽腔的普通话浑厚响亮,利落有力。听到他的声音吴小军的心就有点颤,因为算术作业上的错误,胡老师没少尅他,见到胡老师心中就打怵已成自然。吴小军也常常的很憋气,不是不会做,会做,就是老出错。有时是从王玥哪抄的作业,老师批改下来,王玥的作业全对,他的还是错。胡老师用教鞭敲他的脑袋,教训他最常用的一句话就是你能仔细点用点心吧!

现在不是造反了嘛,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我吴小军还怕你不成,可心里还是怯怯的怕。他知道,身后胡老师那双威严犀利的目光一定在盯着他。他不敢回头,害怕看他那双眼睛。他鼓足勇气,硬着头皮不理他,扛起椅子就走,表现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实质上他是在逃。


  
上一章:凤凰镇15
下一章:凤凰镇17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1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