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基础奠定 28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2-18 点击数:285次 字数:

28

 

7月,苏联单方面撤回了在华的所有专家并撕毁了两国间签署的合同。

江青说:

“这件事对主席的打击很大。用主席的湖南话说,‘气蒙了。’但是,主席仍能泰然处之。”

当苏联方面得寸进尺进一步迫使中国方面改变‘以农业为主’的国家政策时,毛泽东不答应了。

毛泽东也会骂娘,而且是跳起脚来骂娘:

“不须放屁!”

骂完娘后,毛泽东开始冷静下来思考如何领着中国人民勒紧裤腰带过“苦日子”的问题。

在我国国民经济出现了严重困难情况下,1960年冬,党中央和毛泽东领导全党重新纠正农村工作中的“左”倾错误,初步提出了“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

在毛泽东和刘少奇、周恩来、陈云、邓小平的主持下,制定和执行了一系列正确的政策和措施。

早在19608月间,在讨论研究冶金工业、交通运输、农业和经济问题的时候,李富春集中大家的意见,多次提出对经济实行调整、巩固、提高的问题。

周恩来表示赞成,并且加了“充实”二字,从而形成了“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

这个方针很快得到了党中央的肯定和同意。

930,在中央批转的经周恩来审定的国家计委《关于一九六一年国民经济计划控制数字的报告》中提出,1961年,我们要“把农业放在首要地位,使各项生产、建设事业在发展中得到调整、巩固、充实和提高”,第一次正式提出了“八字方针”。

196011月,中共中央先后发出了由周恩来主持起草的《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简称《十二条》)、《关于贯彻执行“紧急指示信”的指示》、《关于彻底纠正五风的指示》。

1128,毛泽东在代表中央起草批转《甘肃省委关于贯彻中央紧急指示信的第四次报告》的批示中说:

“毛泽东同志对这个报告看了两遍,他说还想看一遍,以便从中汲取经验教训。他自己说,他是同一切愿意改正错误的同志同命运、共呼吸的。他说,他自己也曾犯了错误,一定要改正。”

此后,全国农村迅速掀起了以贯彻《紧急指示信》、纠正“五风”为中心内容的整风整社运动。

这是重新纠正农村工作中“左”倾错误的开端,对扭转农村经济形势,克服困难,起了重要作用。

为了进一步研究和分析我国的情况,提出1961年国民经济计划的主要指标,196111418日,在北京召开了党的八届九中全会。

出席会议的有中央委员83人,候补中央委员87人,另有中央有关部门和省、市、自治区党委的负责同志23人列席了会议。

会议着重讨论了1961年国民经济计划、贯彻1960113中共中央发出的《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即《十二条》)和农村整风整社等问题。

全会听取了李富春作的《关于1960年国民经济计划执行情况和1961年国民经济计划主要指标的报告》。全会讨论并通过了李富春的报告。全会的主要内容是:

一、国民经济问题。

全会根据我国当时经济工作中出现的比例关系严重失调和严重不平衡问题,决定从1961年起,对整个国民经济实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

这个方针以调整为重点,适当调整国民经济各部门的比例关系和发展速度。

全会要求在编制国民经济计划工作中,要按农、轻、重的次序安排经济,即先安排农业,再安排工业;先安排轻工业,再安排重工业;在安排重工业时,又必须先安排好与农业生产有直接关系的重工业。

全会还要求,要尽可能提高农业的发展速度,提高轻工业的发展速度,适当控制重工业的发展速度,特别是钢铁工业的发展速度,同时适当缩小基本建设的规模。

全会鉴于农业生产连续两年遭到重大的自然灾害,严重减产的情况,确定1961年全国必须集中力量加强农业战线。彻执行国民经济以农业为基础,全党全民大办农业,大办粮食的方针。

在农村中,切实安排好社员的生活,帮助社员渡过困难时期。

全会指出,轻工业部门,应当努力克服由于自然灾害所造成的原料不足的困难,开辟新的原料来源,增加生产,尽可能地保证人民生活必需品的供应。

二、市场商品供应问题。

全会指出,由于农业歉收和轻工业原料不足而形成的市场商品供应的暂时困难,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重要问题。

全会要求各有关部门迅速采取措施,帮助轻工业、城乡手工业、家庭副业和郊区农业的发展,增加各种日用品和副食品的生产;同时改进商业工作,活跃农村市场,以便逐步改善商品供应状况。

三、农村问题。

全会在听取了各省、市、自治区党委负责人关于各地开展整风整社和纠正“五风”情况的的汇报之后,通过了在196012241961113中共中央北京工作会议上产生的《关于农村整风整社和若干政策问题的讨论纪要》。

纪要肯定了贯彻《十二条》紧急指示信后,农村的形势开始好转,并决定在农村深入贯彻《十二条》,继续进行整风整社。

纪要指出,在整风整社运动中,要彻底检查和纠正“五风”,特别是“共产风”;必须彻底清理对农民的平调账目,并坚决退赔。

毛泽东在全会上讲了话:

这次工作会议,据我看比过去几次都要好,大家头脑比过去清醒了些,冷热结合得好了一些。

过去总是冷得不够,热得多了一些。

这次比过去有了进步,对问题有了分析,对情况比较摸底了。

当然,有许多情况还是不摸底,中央和省市都有这样的情况。

譬如对一、二、三类的县、社、队比较摸底:

一类是好的,执行政策,不刮共产风;

二类也比较好;

三类是落后的,不好的,有的领导权被地、富、反、坏分子篡夺了,实际上是打着共产党的招牌,干国民党、地主阶级的事情,是国民党、地主阶级的复辟。

全国县、社、队有百分之三十是好的,百分之五十是一般的,百分之二十是坏的。

在一个具体地方,坏的有超过百分之二十的,有不到百分之二十的。

但是,究竟情况怎样,也不是完全清楚,也不完全很准确,只能说大体上是这样。

不要以为一、二类社、队都是好的,其中同样也有坏人,三类队中也有好人。

××同志批了河南灵宝县的一个报告,指出了一、二类社里也有问题。

真正把群众发动以后,谁是好人,谁是坏人,群众是摸底的,公社是摸底的,就是我们不大摸底。

总的看,好的和较好的占百分之八十,还是好的多。

群众知道好坏,就是领导不摸底。

我们要有决心。

这些地方没有强有力的领导,要派大批干部去,深入发动群众,扎根串连,找出贫农和下中农的积极分子,采取两头压的方法,否则,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灵宝县一、二类社尚且有很多问题,也还有坏人,何况三类社?

现在我们虽然还不完全摸底,但已向这个方向进了一步。

今后好好地进行调查研究,就可以更摸底。譬如粮食产量究竟有多少?

现在比较摸底了。口粮搞低标准,瓜菜代,粮食过秤入库,比较摸底了。

但也有地方不摸底,河北省还有百分之二十的县、社、队不摸底。

口粮标准有的不按省里规定吃,吃多了。

至于城市工业问题,比较接近实际。

今年钢只定××××万吨,煤、木材、矿石、运输还得搞那么多。

煤的指标要增加,不但冬季烧煤不够,而且发电用煤也不够。

今年着重搞质量、规格、品种。钢的产量已居世界第六位,数量不算少。

目前是质量不够,所以今年不着重发展吨数。

省委书记、常委,包括地委第一书记,他们究竟摸不摸底?

他们不摸底就成问题了。

应该说现在比过去进一步,也在动了。

要用试点方法去了解情况,调查问题。

调查不需要很多,全国有通海口一个就行了,但现在也只有这么一个报告。

三类社队的问题,有信阳地区的整顿经验的报告,那么整顿三类社、队的问题就够了。

还有河北保定的一个材料很有说服力,这个报告说什么时候刮共产风,如何纠正,如何整顿组织,如何改进领导,以及怎样实现大生产。

现在河南出了好事,出了信阳文件、纪登奎的报告。

希望大家回去后,把别的事放开,带一两个助手,调查一两个社、队。

在城市也要彻底调查一两个工厂、城市人民公社。

省委第一书记只有那么一个人,怎么能又搞农村又搞城市呢?

因此要有个助手,分头去调查,使自己心里有底。

心中没底是不能行动的。

过去打仗,心中有底,靠什么?

解放战争时期,中央直接指挥的经验少,但有两个办法:

一靠陕北打胡宗南的经验,到四七年四、五月间,就靠各地区前方的报告,这是阳的;还靠阴的,即各方面的情报,所以情况很清楚。

现在这些情报没有了,死官僚又封锁了消息,中央就得不到更多的消息。

我们下去搞调查研究,检查工作,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不是用别人的眼睛),用耳朵去听,用手去摸,用嘴去讲,要开座谈会。

看粮食是否增了产?

够不够吃?

要察言观色,看看是否面有菜色?

骨瘦如柴?

这是眼睛可以看得出来的。保定的办法是请老农、干部开座谈会,与总支书、支书谈,群众也发言议论,这些意见是有钱买不到的东西。

这些年来,这种调查研究工作不大作了。

我们的同志不作调查研究工作,没有基础,没有底,凭感想和估计办事。

劝同志们要大兴调查研究之风,一切从实际出发,没有把握就不要乱发言,不要下决心。

作调查研究也并不那么困难,人不要那样多,时间也不要那么长。

在农村有一两个社、队,在城市有一两个工厂,一两个学校,一两个商店,合起有七、八个,十来个,也就行了。

也不必都自己亲自去搞。

自己搞一两个,其它就组织班子去搞,亲自加以领导。

保定的报告是农村工作部搞的,是个大功劳。

通海口是省委派人下去搞的。

灵宝县的报告是纪登奎同志下去搞的。

信阳的报告是改造后的地委下去搞的。

调查研究这种事极为重要。

要教会许多人,所有省委书记,常委,各部门负责人,地委、县委、公社党委、党委书记、委员都要进行调查研究。

不作,情况就不清楚。

公社有多少部门,第一书记不一定都知道。

一个公社有三十多个队,公社党委只要摸透好、中、坏三个队就行。

做工作要有三条,一要情况明,二是决心大,三是方法对。

这里情况明是第一条,这是一切工作的基础。

情况不明,一切都无从谈起,这就要搞调查研究。

资产阶级是讲调查研究的。

美国发言人总是说胡志明的军队进入老挝。

但究竟进去什么兵、什么官、什么兵种,他们不说。

资产阶级比我们老实,不知道就不讲。

我们有时没有底。

呱哩呱啦一套。

但是资产阶级也有冒失鬼,资本主义国家有个杂志说,从五一年到六○年,就把苏联和一切社会主义国家都消灭掉。

这次会议,情况逐渐明朗,决心逐步大。

但是,决心还是参差不齐的。

有的同志讲刮共产风要破产还债,听起来这句话不好听,但实际上就是要破产还债。

县、区、社各级通通破掉就好了。

破掉以后再来真正的白手起家,过去是黑手起家。

我们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不能剥夺劳动者,只能剥夺剥削者,这条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则。

现在这种黑手起家是掠夺来的,是违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

资产阶级、地主阶级剥夺劳动人民,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不能剥夺劳动人民。

资产阶级、地主阶级的方法比我们还高明,他们是逐步使劳动者破产欠债。

我们是一下子平调,用这种办法建立社有经济、国营经济。

我们的国营经济赚钱太多,到农村中去收购,常常压级压价,剥夺农民,交换非常不等价。

这就使工人阶级脱离它的同盟者──农民。

这个道理,同志们也懂得,说也好讲,但实行起来决心不大,不那么容易。

是不是所有的省委书记都有那么大的决心破产还债,还得看看。

这也是不平衡,各省也会是参差不齐的。

可能有的省决心大,彻底一些,把群众团结在自己的周围。

有些省决心不大,作得差些。

一省之内,几十个县也会是不平衡的,因为领导人的情况不同。

一类县、社、队有百分之三十,共产风刮了一下,停得早,五九年三月郑州会议后就停下来了。

他们懂得不能剥夺农民,不能黑手起家,决心大,退赔得彻底,以后就不再刮了。

有些改变得不彻底,一次再一次刮共产风。

去年春季,中央情况不明,以为共产风不很严重,所以搞得不彻底。

其实去年春季就应该开这样的会,纠正共产风,可是没有开。

我们对情况不够明,问题不集中,决心不大,方法也不大那样对头。

不是象现在信阳、通海口、保定、灵宝的方法。

所以这件事是个大事情,这是一场大斗争。

要在实践与斗争中认识问题,解决问题。农忙过后还要再搞。

一、二类社、队的问题也还不少,还要抓紧搞,下决心搞彻底。

总而言之,过去抗战时期,解放战争时期,调查研究比较认真,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

情况明了,决心就大,方法就对头,解决问题的措施也较有利。

只有正确的方针政策,但情况不明,决心不大,方法不对,还是等于零。

郑州会议讲不能一平二调,方针是对的。

说不算账,不退赔,这点不对,后来改过来了。

上海会议十八条讲了要退赔。紧接着我批了浙江、麻城的经验报告。

五九年三、四月,我批了两万多字的东西。

现在看来,光打笔墨官司不那么顶用。

他封锁你,你情况不明,有什么办法?

那时省委、地委的同志也不那么认识共产风的危害性。

有的同志讲郑州会议是压服,不是说服。

思想还有距离,所以决心不大,搞得不够彻底。

现在省委、地委同志认识比较深刻了。

工业开始摸了一些底,还要继续摸底。

要缩短工业战线──重工业战线,特别是基本建设战线。

要延长农业战线,轻工业要发展。

重工业除煤炭、矿山、木材、运输之外,不搞新的基本建设。

过去搞了的有些还要搞,但有些也不搞,癞了头就让它癞头去吧。

长远计划现在搞不出来,我们要再搞十年,从六○年到六九年。

这是个革命。

中国的封建主义搞了那么多年,民主革命也搞了那么多年,没有民主革命的胜利,就没有社会主义。

搞社会主义建设不能那么急,十分急搞不成,要波浪式前进。

陈伯达同志提出,社会主义建设是否也有个周期率,若干年发展较快,有几年较低。

如同行军一样,有大休息,中休息,小休息,要劳逸结合,两个战役间要休整。

这次工作会议也有劳有逸,决议文件也不多,开会也不是一直开。

过去决议文件多了不灵,少了也可能不灵,譬如郑州会议就只搞了那么一个决议嘛。

还是看情况明不明,决心大不大,方法对不对头。

现在看一个材料说:

西德钢产量去年是三千四百万吨,英国二千四百万吨,西德六○年比五九年增加百分之十五,法国是一千七百万吨,日本是二千二百万吨。

但他们的生产率是长期积累的,搞了那么多年,才那么多。

我们才几年,就一千八百多万吨。

今、明、后年,我们要做巩固工作。

搞几年慢腾腾,搞扎实一些,然后再上去。

指标不要那么高,把质量搞上去。

让帝国主义说我们大跃进垮台了,这样对我们比较有利,不要务虚名而受实祸。

要提高质量,增加规格、品种,加强管理,提高管理水平,提高劳动生产率。

现在我们劳动生产率很低。

五七年我们职工有二千四百多万人,现在有五千多万人,还要下放。

不然,五六个人围着一台机器,一个人作,几个人看,这不行。

解决这个问题也是要情况明,决心大,方法对。

陈伯达同志有个材料:

美国一个农业劳动力养活三十个人,英国二十六个人,苏联六个半人,我们只有三个半人。

有人说我们也可以养四个人,那就看你怎样养了,如果一天只吃几两米,那不行。

国际形势我看也是好的。

原来我们讲要硬着头皮顶住,准备顶它十年。

从前年西藏闹事到现在,不过二十多个月,现在反华的空气大为稀薄了,但空气还是有,有时还有寒流。莫斯科会议以后,空气还好一些。

今年搞一个实事求是年。

实事求是是汉朝的班固在汉书上说的,一直流传到现在。

我党有实事求是的传统,但最近几年来不大了解情况。

大概是官做大了,就不注意去摸情况了,摸不了底了。

今年要摸它一个工厂,一个学校,一个商店,一个连队,一个城市人民公社,不搞典型就不好工作。

这次会议以后,我就下去搞调查研究工作。

总而言之,现在摸到这个方向,大家都要进行。

不要只讲人家坏话,有的地方工作有错误,人家改了,就要欢迎人家。

毛泽东在全会上的讲话中还特别强调指出:

不能剥夺农民,我们是马克思主义者,不能剥夺劳动者,只能剥夺剥削者,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则。

纪要还根据农村的生产形势,决定提高粮食、食油、生猪和禽蛋等项农副产品的收购价格,增加农民的收益。

决定社员自留地的比例调整以后,20年不变。

确定养猪政策,以私养为主,并鼓励社员发展小规模的家庭副业。

会议还听取和讨论了邓小平《关于196011月在莫斯科举行的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的报告》,并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关于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的决议》。

全会对以刘少奇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在莫斯科会议期间的工作表示满意。

会议批准了19609月中央政治局关于成立东北、华北、华东、中南、西南、西北6个中央局的决定。

各中央局分别代表中共中央加强对各省、市、自治区党委的领导,以便保证党中央的方针政策的贯彻执行。

随后并相继决定:

陶铸为中南局第一书记;宋任穷为东北局第一书记;李井泉为西南局第一书记;刘澜涛为西北局第一书记;李雪峰为华北局第一书记;柯庆施为华东局第一书记。

八届九中全会正式通过了“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

此后,我国国民经济进入了调整阶段。

这是1958年“大跃进”以来经济指导工作的一次重要转变,是战胜1959年到1961年国民经济严重困难而采取的重大决策。

它对于后来大规模的经济调整工作起了巨大指导作用。

“八字方针”贯彻执行的结果,使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克服了严重困难,取得了新的进展。 

它对于后来大规模的经济调整工作起了巨大的指导作用。

此后,中国国民经济进入了调整阶段。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基础奠定 2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