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15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2-15 点击数:1932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出征那天,“十八勇士”一色的绿军装、解放鞋、黄军用书包、腰扎武装带、臂戴红袖章,黄被带捆打着黄雨布包裹着的被褥,整齐划一。军用书包和雨布是红卫兵组织统一配发的。书包上印有为人民服务五个鲜红的大字,黄雨布上印有五万里长征队字样,全是毛体字,恢宏大气,让人看着感到无比亲切、自豪、提劲。大街上好多群众来送行,敲锣打鼓,浩浩荡荡的从凤凰中学出发,穿过凤凰镇的东西大街,一直送出镇子,送到五里桥。吴小军看到母亲和缝纫社的几位阿姨就站在缝纫社的门口目送他们远去。

    最感人的一幕是,供销社的王叔,外号王矮子,早早的在食品商店里自掏腰包,包了十八包果子,送给每一位出征的勇士。队伍到了西河桥头,常年在桥头摆摊卖茶的老李奶奶又拦下了队伍,给“十八勇士”每人递上两个茶叶蛋。就是在那个时候,吴小军才知道老李奶奶是烈属之家,丈夫就是在支前路上牺牲的。

吴大军高举着五万里长征队的大旗,神情庄严、步伐坚定、一幅赴汤蹈火、义无反顾的神情走在队伍的前面,力图重现当年红军凄凄北上的壮烈风采。秋风阵阵,战旗烈烈,这使吴小军油然想起了毛委员的长征诗:“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一股英勇豪迈之情涌上心头并被这股激情鼓动着。吴小军真的希望前面就是炮火连天硝烟弥漫枪林弹雨的血腥战场,他正告别亲人奔赴前线,用自己生命之躯,创造他英勇悲壮可歌可泣的英雄篇章。

吴小军一直伴在哥哥吴大军的左右,王玥又一直跟在吴小军的左右,从镇东到镇西,从街里到街外,经过十字街口,跨过西河石桥,来到五里桥。“十八勇士”在五里桥与送行的人们最后告别,唱着“我们走在大路上”踏上了远征之路。

    吴小军和王玥站在桥头,目送着长征勇士们转过前面的山梁,直到看不见飘飘的战旗才回来。

    回来的路上,吴小军的心情一直难以平静,就像电影里那种战争年代送亲人上战场的感觉一样,像是他哥哥这一去就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似得,一步三回头的回望他们远去的方向。

    王玥知道吴小军心里不好受,所以一直牵着他的手不放,吴小军走她走,吴小军回头她也回头,吴小军看她,她就向吴小军笑笑。她说,“你累了吧?”吴小军摇摇头,又走。走走,她又说,“我看你累了。”于是她背对着吴小军站到他面前,弯下身作出要背他的样子。

    吴小军无意要王玥背他。心想,你柔弱的像只小羊羔,浑身没有四两劲,还充能,“你背不动我。”

    “能背动。不信你上来试试。

    “我上去就把你压趴下了”吴小军有些不屑的推开她。

    “保证压不趴下!来呀,你上来试试。”王玥拦在他身前执意要背他,他想试试就试试吧。以前都是吴小军背她,还从来没有享受让王玥背的滋味,能不能背得动还未知呐。

    之前,他背王玥时,王玥总喜欢跳着往他背上一扑,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好在王玥身轻如棉,对他没有造成有害冲击。在他的背上王玥也没闲着过,不是扭扭他的耳朵,就是捏捏他的鼻子,要不就是蒙上他的眼睛或是在他的头上“逮虱子”,不停的闹腾,简直就是一位不知疲倦任劳任怨的村妇在自家那一亩三分地里耕耘劳作。虽无收成却乐的快活。对于王玥在他头上的强行耕作,吴小军嘴上说着讨厌,可心里并不反感,甚至喜欢她那样。她柔软的小手在他额前脑后、五官发际之间游来游去,或快或慢或轻或重,都能令他心旷神怡感觉极好,挺舒爽。

望着单薄如苗的王玥吴小军再次的试问道:“那我上了?”

“上呗。”王玥两手撑在腿上弓着身子等待着他。吴小军踮起脚尖,把身子轻轻地从下往上一点一点的贴紧她柔弱的躯体,不敢有过大的幅度和多余的动作,生怕把她压倒。他把胳膊搭在她的肩上,两手在她的下巴下扣紧,小心翼翼的随她缓缓地把他背起。她稳了一下身子,然后脚步沉重,步履艰难的往前挪动。没走几步就娇喘吁吁,失去了稳定,吴小军还没来得及下来就和她一起倒下。他假装被摔着了,伏在王玥的身上“痛苦”的呻吟着。王玥当然知道他是故意在装,趁他不备,王玥翻身骑在了他的身上,两手一下子伸到吴小军的衣服里抓挠他的咯吱窝,说:“我叫你‘哎吆’,我叫你‘哎吆’,还给我装吧?”

    天不怕地不怕的吴小军最怕人家挠他的咯吱窝,一挠他的咯吱窝,他就丧失了战斗力。于是,赶紧向她求饶。王玥不依,依旧骑在他身上继续挠他,“你咋不‘哎吆’了?说呀,还给我装不装?”“不装了,不装了。”可王玥还是不停手。

    “吔,我都投降了,你咋还挠?你真的啊!你再挠我可要反击了。”吴小军以威胁的口吻警告她。

    “嗯,就是真的,怎么样。你反击,你反击呀。”王玥说着就已经停下了手,俯身趴在吴小军的胸前,像只温顺的小猫依偎在他的胸前,双眼一闭,慵懒的说,“我累了,睡一会

    “干嘛呀,你累了就爬在我身上睡?我又不是你的床。”

    “你就是我的床, 我就在你身上睡,谁叫你是我媳妇的。”说完,自己嘎嘎的笑了起来。

    “谁是你的媳妇!”吴小军嘲笑她说,“你是我的媳妇还差不多。快起!你这样躺着还怪恣呐,把我压的喘不过气来”吴小军想把她翻下去,这时,一股淡淡的奶香味悄然而至,直扑吴小军心房。他发现这股奇妙的奶香味是从王玥身上散发出来的,好香好甜,可又不是平时意义上的那种香甜,到底是怎样的一种香甜他说不上来,但让他有些迷恋,也让他浑身适然。他还不能读懂从王玥身上传递来的这种独具魅力的奶香味的密码和意义,但他的心灵已被它俘获,并且深深的喜爱上了它,接受了它,愿意享受它,愿意被这种迷人的气味所包裹并在他的心中慢慢熔化开来。吴小军想,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女人味吧!这种无法用语言描述带有奶味的女人香,可以化解他心中的忧伤,驱散他心中的烦恼,让他有些莫名的向往。

    王玥身上淡淡的奶香味包围着,渗透着,吴小军心中的失落和不快被这莫名的味道融化了,他抚摸着王玥的小辫告诉她,“王玥,你身上的味可好闻了,我可喜欢闻了。”

    “什么味呀?我怎么没闻到?”

    “好闻的味道。”

    “好闻的味道是什么味道?是香的还是甜的?”王玥抬起胳膊,在自己衣袖上寻觅吴小军说的那个味道。

    “也香,也甜,也不全是,反正比香甜还好闻的味道。”

    “切,净骗人。我又没搽雪花膏,哪来的香味,我怎么就闻不到?”王玥直起身来,抬起胳膊,再次仔细地去闻自己的胳膊手背。

    “真的,我就闻到了。哎,对了,王玥,这是不是人家说的那个女人味呀?”

    “切!”王玥在他的脸上轻轻地打了一下,“净胡说八道。”

    “人家说的,女人身上就有女人味。女人自己闻不到,只有男人能闻到。”

    “还胡说八道。那你是男的,你身上就有男人味喽?”

    “对,你闻闻我身上有没有男人的味。”吴小军把一只胳膊伸给她。

    王玥真的趴在吴小军的胳膊上嗅起来,顺着吴小军的胳膊一路嗅过去,一直嗅到吴小军的鼻子尖。

    “怎么样,闻出来了吗?”

    王玥站起身来,两手伸给他,借助王玥的手吴小军站起身,继续追问道:“闻到了吗?”

    “你背我,背上我再告诉你。”说着,她就别转过吴小军的身子爬到他的背上,然后告诉他说:“我闻到你身上的味了。

    “什么味?是不是男人味”吴小军问。

    “是,是男人味,就是有点臭,是臭男人的味,哈哈哈。”王玥在吴小军背上开心的大笑,笑声朗朗,似银铃悦耳,驱散了纠缠在他心头的阴霾,让他再没了一点的烦心。一路上,吴小军任由王玥的两只小手在的头上脸上摸虾捞鱼游来荡去,他连“讨厌”二字也不说了。

    “累了吧?让我下来吧。”

    “不累!再背一会。”那会子他好想就这样背着她走下去。王玥呼出的气息就吹在他的脸旁,闻着王玥的气息,他在细细地体味和琢磨:她身上为什么会有这样好闻的味道呢?让人想与之亲近的味道,让人感觉好舒服的味道,让人不在垂头丧气的味道,甚至是让吴小军背着她也不觉着累的味道。也许就是王玥身上这淡淡的好闻的奶香味或者说是女人香,让他打心里一阵比一阵的喜欢她。

   “王玥,我......”吴小军想说王玥我喜欢你,可话到嘴边没说不出口。他觉得这样的话王玥可以说,只要她高兴想什么时候说就什么时候说,想跟谁说就跟谁说。就像夏天的时候,王玥和他一块在院子里的槐树下乘凉时和吴小军睡在一张席子上,岚岚姐看到后就很生气的说她:玥玥,你怎么能和男孩子躺在一起睡觉!她张口回到:我喜欢。

   “累了吧,我下来,我下来。”王玥以为吴小军累了,硬从他身上突喽下来。

    吴小军转过身看着王玥,由于过于专注,让王玥觉得他的眼神有些异样。“怎么了,累晕了?”王玥环手抱着他的腰,说:“要不让我再背你。”

   吴小军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蔑笑,然后扭过头去,他再一次向着长征队伍远去的地方望了一眼,然后拉起王玥的手向凤凰镇跑去。

    五万里长征的壮举最终是一次不成功的长征。他们九月三十号中午出发,也就是在家过完八月十五中秋节的第二天动的身。先是南京、上海,经杭州到南昌,由南昌去长沙,到毛主席的家乡韶山。参观了韶山故居,由韶山去遵义,一路向西。十八勇士到了泸定桥后,就剩下十二勇士了。有三分之一的勇士因身体原因掉队而返回凤凰镇。起先他们还坚持步行,可是步行一天走不了多少路,累得要死,看看别的红卫兵,一路不是拦汽车,就是爬火车,也就改变了初衷,不再靠双脚步行来完成长征,路上遇到什么车就拦坐什么车。可是等到了遵义再往西行,路上想拦个车都没有得拦了。越往西走人烟越少,气候越冷,生活条件也就越差,道路也更加艰难。有红军十八勇士飞夺泸定桥的故事激励着他们,让这些红卫兵勇士硬撑着来到大渡河上的泸定桥,就再也没有向西前进一步的信心和力气了。

    在冰天雪地的大渡河畔,在泸桥公社机关会议室里的地铺上,十二勇士蹲在被窝里经过反复的讨论了两天,最后一致决定,改道进京,从泸定桥调头北上,取道成都、西安,经郑州走石家庄,一路火车直奔北京。等他们风尘仆仆的赶到北京,已是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底了,他们没能赶上毛主席他老人家在十一月二十五日的大检阅。本想在北京多呆几天,等和下批进京的红卫兵一起接受毛主席的检阅,结果接到的通知是毛主席不在接见红卫兵了,要他们都回家闹革命去。

    长征的半途而废,又没能赶上接受毛主席的检阅,给他们的红卫兵组织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似乎一直被其他的红卫兵组织作为一个把柄攥着。

从北京回来后的一个多月,外地的账单就纷纷寄到了凤凰中学。一算账,吴大军出去串联两个月的时间里,就花掉四十二块八毛钱,相当于他爸一个月的工资。还不算走时他妈给他的十五块钱。把钱交给学校来收账的老师后,他妈说,“这个月咱们就喝西北风吧。”

 

  
上一章:凤凰镇14
下一章:凤凰镇16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1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