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14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2-15 点击数:1853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家里靠窗口的地方放着一台上海飞人牌的缝纫机,那是吴小军他们家里唯一的一件值钱的宝贝。吴小军也时常的去摆弄它,经他摆弄一次,母亲再用时就得要调整一会子,气的他妈扭着他的耳朵教训道:“你又给我瞎摆弄,摆弄坏了怎么匝衣服挣钱?挣不了钱还怎么养活你们?知不知道它是咱家的宝贝,是妈妈最好的帮手,你要把它当妈妈一样看待知道不!”有人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吴小军觉得挨妈扭耳朵也胜读几年书,否则,他真的不知道一台缝纫机对他们家来说有多么的重要。从哪,吴小军视缝纫机为亲人,真的就不再随便摆弄它并对它爱护有加。在母亲的指导下,他也能踩着机子匝个直缝纳个鞋垫。

   其实,家里有一群皮孩子着实费衣服,不是这个褂子刮个口子,就是那个裤子差裆开线。缝纫机总是闲不住,缝纫机为家里立下了汗马功劳。一到晚上,母亲就把罩子灯用布条绑在缝纫机的机头上,随手找一根布条再把自己的头发向后一扎,然后坐在机前做起活来。给家里的孩子们缝缝补补,更多的是从铺里带点活回家做,多挣点补贴家用。几乎每个晚上家里都会响起缝纫机的卡塔卡塔声。卡塔卡塔的机械声, 在吴小军听来,那是世界上最美妙的旋律,他能听出旋律后的力量与艰辛,那是母亲所赋予的。他常常在这种声音里进入梦乡,又在这种声音里醒来,看见灯还亮着,缝纫机还在响着,灯下母亲还在忙活的身影,他就想,两个妈妈都还没睡,还在辛苦。

  母亲的手特别的巧,在公社缝纫社里是第一把剪刀,好多来做衣服的拿块布料,总是要母亲量衣裁剪,甚至要亲眼看着她裁剪好才放心。那时生活条件差,添件衣服很不容易,算是家里的一件大事,比现在家庭买个车事还要大。有钱没有布票不行,有布票没有钱也不行,私自买卖布票是不允许的,所以,缺少一样都办不成事。无论好孬,一件衣服都要穿好多年,怎能不关注呢。有句顺口溜说得好,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其实也是无奈之举,也是千真万确的写照。在学校里,吴小军就常看到身边好多的同学一年就一身衣服,冬天的棉衣,抽掉里边的棉花就是春秋天的夹衣,暑假期间就光着脊梁,没有什么过渡的衣服。雨天时,有同学把鞋脱了夹在胳肢窝里打着赤脚来上课,脚被扎的流血,问他为什么这样,他说脚扎破了自己能长好,鞋子坏了就没了。

  普天下人的日子都艰难,吴小军家也不例外。例如穿衣,历来都是小的拾大的衣服穿。爸爸穿旧的衣服,给哥哥吴大军穿,吴大军穿小的衣服就下放给吴小军穿,吴小军穿小的衣服就改给弟弟穿。弟弟还小,对穿着还不懂得有什么要求,可吴小军已经感知自己是整天在外混的人,是需要有点脸面的,老是穿不到新衣服,次数多了就委屈,就不满,就闹情绪。有时,为这事还闹罢课罢饭罢觉。

  小学四年级开学前,母亲给哥哥吴大军做了身新衣服,把吴大军小了的衣服改给了吴小军穿,吴小军说什么也不干,非要母亲也给他做一件跟哥哥一样的新衣服不拉到。妈妈无法答应,于是,受了莫大委屈的他坐在院子里的石台上,嘴咧得跟瓢似地大哭不止,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一边哭一边控诉爹妈种种偏心不公的罪状,哭的有点伤心欲绝,哭到最后,连自己也觉得他不是爹妈亲生的。

  “什么偏心妈!光疼你大儿不疼我。回回给你大儿做新衣裳,不给我做,净叫我拾你大儿的二退子。你看看我有一件像样的衣裳吗?”母亲劝慰说,“好孩子,别哭了。你哥哥不是上中学了,当中学生了,妈妈才给他做的新衣裳。等你上中学了,妈也给你做新衣裳好吧?做的比你哥的还要好。

  “不行!你净哄我,我现在就要。我哥他都穿好几回新衣裳了,我才穿几回。

  “听话,别哭啦,等下月开工资有钱了妈再给你做好吧。”母亲好言相劝,他哪听得进去,一根筋的犟到底。

  “我不管,给他做新的也得给我做。再不给我做新的我就走,我不在你们家了!”吴小军伤心、悲痛、哭喊、嚎叫,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最可怜没人疼的孩子。

  母亲一愣,没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问:“你不在这个家,那你去哪个家?那儿还有个家?”

  “你不说我是你洗衣裳时在河边捡来的吗,我不给你家当儿子了,我去找我的亲爸亲妈去!”一句话把母亲的眼泪都给呛出来了,“傻儿子,那是妈哄你玩那,你也信呀。你上哪找你的亲妈去,我就是你的亲妈。别哭了,好孩子,妈这就给你做新衣裳。

   第二天,母亲还真的给他做了一件新衣裳,一件挺别致的红色运动衫。白色的大翻领,白色的袖口,肩头配着一趟白色压条,靓丽又时髦,着实让他荣耀好一阵子。其实,母亲真的没有钱给他做新衣,这件颇有特色的运动衫是母亲给供销社做红旗时裁剩下的布头,人家不要了,母亲就废物利用精心设计拼凑了这件风格奇异的运动衫。

  其实,吴小军家生活还算过得去,毕竟父母亲每月还有几十块钱的工资。吃不好也饿不着,穿不好但新旧干干净净,板板正正的。衣服随破随补,母亲从来不让他们穿的破破烂烂、滴溜打卦的。

  这天晚上,吴小军见母亲又忙着给吴大军做衣服,这次做的是一套草绿色军装。这让吴小军的两眼又红了起来。那时,世面上最潮的服装就是绿军装。谁要能穿一身绿军装,走在街上能让人眼馋死。

  还没等吴小军闹,母亲就把原委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讲给他听,这一回吴小军不仅没有闹还欣然接受。哥哥吴大军要走出去进行革命的大串联,经过红卫兵组织的精挑细选,组建了一支十八人的串联队伍,号称十八勇士。他们要沿着当年红军的足迹重走长征路,鲜红的大旗上赫然印着五万里长征队字样,也有以召天下以示决心之意。预计途径十四省市,行程五万余里,最终到达北京,接受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检阅。去见毛主席,没有一套像样的衣服怎么能行呢。当他们五万里长征的大海报一贴到十字街口,立即引起了凤凰镇的轰动。他们的如此壮举,似乎是整个凤凰镇的光荣,其他的红卫兵组织,也贴大字报给予声援鼓励。

   吴小军为哥哥能重走红军长征路,去见伟大领袖毛主席而倍感光荣。走在大街上,他都感觉他比他的那些伙伴们高半头,道都不会走了,膀子一走一晃的故显神气。

  王玥瞧着他傲的一头屎的样子,囊着鼻子挖苦道:“你看你傲的都不会走路了。你哥哥去见毛主席,又不是你去见毛主席,你看你神气的都不会走路了

  “我高兴,我就神气,就高兴。

  “有本事自己去呀!自己去才值得骄傲呐。

  王玥这话触动了吴小军。她说的不无道理,既然我哥哥能去北京见毛主席,我干嘛不能去?听说红卫兵串联的路费、住宿费、吃饭都不要花自己的钱。既然不要花自己的钱,我干嘛不可以跟着哥哥走一回。我又不要他背着扛着,路上还能给他做个伴, 哥哥肯定会答应带上我的。这样一想,吴小军顿时兴奋起来,好像跟他哥哥去北京这事已板上订钉似的。他还煞有介事的跟王玥说,“我要是去北京了,你就自己在家玩吧,等我回来给你带一张我见到毛主席的照片。”

   王玥撇撇嘴说:“你看你给真的似的,你哥哥会带你去吗?”

  “肯定会!我哥对我最好了,肯定愿意带我去。我跟他还能路上做伴呐。”吴小军不容置疑的回答道。

  “那我也跟你一块去,和你路上做个伴好吧。”王玥说

  “你是女的不行,我哥他们长征队里没有女的。”吴小军现出为难的样子。

  “那你给我问问吗,就说咱俩是最好的朋友,不能分开。”

   回到家,吴小军信心满满的给吴大军说:“哥,我要和一起去大串联,去见毛主席。”

  吴大军立刻回道“那可不行

  吴小军急忙问道:“怎么不行呀,又不要花咱家的钱,

   吴大军说:“不是花谁家钱的事。你年龄小,没满十八岁,又不是我们红卫兵组织的,怎么能跟我们去呢。你知道不,我们长征队伍里的人都是我们红卫兵组织里精挑细选出来的,不是谁想去就能去的。再说,五万里长征路你知道有多长吗!你根本走不下来。

  “我能!”吴小军伸伸腰挺挺肩,似乎身体一下拔高壮大了许多,“我最能跑路了,你忘了,我在学校运动会上,1000米我还跑了第二名呐。我保准能跟上,不拉你的后退。哥,路上又不花咱家的钱,你就带上我呗。”吴小军一直觉得不花自己家的钱是个重要筹码,磨一会兴许就会答应他。

   “不行!你现在连红卫兵都不是,人家也不接待你。你就是跟着到了北京,也进不了天安门广场。”

   “到了我就有办法进去,”

   “你有什么办法进去?”

   “我爬墙头进去。”

   “嗨!你想的美,爬墙头也进不去。那是什么地方,是毛主席住的地方,得有多少警卫员把守着。那些警卫员可不是白吃饭的,个个武艺高强,火眼金睛,百发百中。向你这样的去了还不是找死呀。你说你好不容易到了北京,进不了天安门广场,见不到毛主席,灰溜溜的回来了多丢人。要是再让警卫员逮住了押送回来,那不就更丢人了。”

  “我又不是地富反坏右,我是去见毛主席,又不是去搞破坏,他干嘛逮我。”

  “毛主席接见的是红卫兵,你是红卫兵不?你又不是红卫兵,不是红卫兵你干嘛窜到北京来?你冒充红卫兵混进北京,还想混进天安门广场,人家就会视你是来搞破坏的,就可以把你抓起来。知道什么叫怀疑一切打倒一切嘛。

  经吴大军这么一分析,吴小军心凉到了脚跟,没了底气。

  接着,吴大军又安慰他说,“哥知道你热爱毛主席,想去北京见毛主席,这种革命的热情是好的, 哥应该帮助你支持你。可是你没组织,没证明,又没有经过严格的政审,哥怎么帮你,想帮你也帮不上。你两手拍啪什也没有,跟盲流一样,你去了确实会很麻烦,有可能还很危险。你就在家老实地等着我,等我回来给你带好东西。

  “什么好东西?”

  “什么好东西现在不能跟你说,我向毛主席保证,一定有好东西给你。”

  其实,吴小军想要他哥哥带上他一起去串联还有另一个用意,就是母亲肯定也会给他做一身绿军装。哥两穿着一样的绿军装,一块去见毛主席,那该是多么美的一件事。再说,北京到底是个什么样?北京有多大?天安门有多大?是吴小军无法想象的。吴小军一直觉得毛主席就住在天安门上。天安门是他心中最最神圣的地方,一想到北京天安门,就感觉有一轮红日在心头上冉冉升起,满眼都是金红色的光芒和《东方红》的乐声。

   哥哥说的有理有据有板有眼,没有办法,怨只能怨自己的年龄小,怨不得别人喽。谁叫他年龄小不赶趟的呢,只好打消这个念想。

   吴大军要去北京见毛主席他老人家,母亲给他做身新衣裳是再应该不过了。哥哥光荣体面,那也是吴小军的体面,是全家人的体面,这个道理吴小军是懂的。要不怎么一听说他哥哥要去北京见毛主席,他就趾高气扬的,走路都闲凤凰镇的大街窄了呢。吴小军只有全心支持哥哥,没有跟哥哥挣的理由。再说了,哥哥答应等新军帽子做好,就把他那顶还不算旧的军帽送给他戴。吴小军得寸进尺的提出:“连帽子上的红五星一块给我。”哥哥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唯一的条件是得等他从北京回来,红五星才能归他,这也让他欣喜了半天。他就喜欢哥哥军帽上那颗闪闪亮的红五星。那可不是假的,那是正儿八经解放军的红五星帽徽。是在凤凰山后挖山洞的解放军韩排长送给哥哥的。


  
上一章:凤凰镇13
下一章:凤凰镇1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1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