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基础奠定 18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2-13 点击数:210次 字数:

18

 

第九次路线斗争:

刘少奇反党集团

 

19594月,刘少奇被选为国家主席,主持中央一线工作。

7月,召开了庐山会议,对彭德怀进行了批斗,刘少奇本意是不愿斗垮彭德怀。

面对经济困难,1961年,刘少奇主持和制定了“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并加以实施。

1962年,在七千人大会上,刘少奇认为,工作中的缺点错误是造成经济困难的主要原因,主要责任在中央。

他还说:

“彭德怀的信中说到的一些具体事情,不少是符合事实的,人民公社当时不办,也许可以好一些,迟几年办也是可以的”。

在没有民主保障的制度下面,这些言论往往是异常危险的,无论对于批评者,还是被批评者。

 19665月,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大会由刘少奇主持,通过了毛泽东起草的“五一六”通知。

这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全面开始。

不过,刘少奇也并不清楚毛泽东的真实意图。

 

1966516,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北京通过了毛泽东主持起草的指导“文化大革命”的纲领性文件《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即五一六通知)。

一是前言,宣布撤销《二月提纲》和“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及其办事机构,提出重新设立“文化革命小组”,隶属于政治局常委会。

这是为了开展文化大革命采取组织措施;

二是列举《二月提纲》10条罪状,逐条批判,提出一套“左”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

三是结语,要求各级党委立即停止执行《二月提纲》,夺取文化领域中的领导权,号召向党、政、军、文各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猛烈开火。

19647月,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中共中央专门成立了一个领导思想文化工作的机构——中央文化革命五人小组,组长彭真,成员有陆定一、康生、周扬、吴冷西。

但是,随着“左”倾思想在党内逐步占据统治地位,一大批学术、文艺方面的著作和观点被强加了修正主义等大帽子,遭到公开批判。 

19651110,上海《文汇报》突然发表《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点名批判北京市副市长、历史学家吴晗,说《海瑞罢官》是为右倾机会主义翻案,“是一株毒草”。

在这种情况下,文革五人小组于19662月制定了《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汇报提纲》,后来被称为《二月提纲》。

《二月提纲》提出:

“要坚持实事求是,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要以理服人,不要像学阀一样武断和以势压人”,本意是约束文化领域的大批判,不让它进一步发展为政治斗争。

19663月底,毛泽东尖锐批评《二月提纲》混淆阶级界限,不分是非,是错误的;中宣 部是阎王殿,“要打倒阎王,解放小鬼”,“如果中央出修正主义,地方要造反”,“要支持小将,保护孙悟空。再不支持,就解散五人小组、中央宣传部、北京市委,不管哪个省市委!” 

1966410,《部队文艺座谈会纪要》经毛泽东审阅修改后作为中央文件发给全党。

《纪要》宣称建国以来文艺界“被一条与毛泽东思想相对立的黑线专了我们的政”,要“坚决进行一场文化战线上的社会主义大革命,彻底搞掉这条黑线”。

19664910日,中央书记处会议批判彭真的“一系列罪行”,成立“文化革命文件起草小组”,以陈伯达、康生、江青、张春桥等为成员,起草《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即《五一六通知》,批判《二月提纲》。

毛泽东在修改《五一六通知》时,加写了几段火药味异常浓厚的话:

中央和中央各机关,各省、市、自治区,都有这样一批资产阶级代表人物。

必须同时批判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的各界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清洗这些人,有些则要动他们的职务。

尤其不能信用这些人去做领导文化革命的工作,而过去和现在确有很多人是在做这种工作,这是异常危险的。

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会要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

这些人物,有些已被我们识破了,有些则还没有被识破,有些正在受到我们信用,被培养为我们的接班人,例如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他们现正睡在我们的身旁,各级党委必须充分注意这一点。

 “被培养为我们的接班人”的“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是指谁?

196661,《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后连续发表社论,把《五·一六通知》内容捅向全国,从此,一场全国性的、历时10年的“文化大革命”就发动起来了。

 

五一六通知全文

各中央局,各省、市、自治区党委,中央各部委,国家机关各部门和各人民团体党组、党委,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

中央决定撤销1966212批转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汇报提纲》,撤销原来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及其办事机构,重新设立文化革命小组,隶属于政治局常委之下。

所谓“五人小组”的汇报提纲是根本错误的,是违反中央和毛泽东同志提出的社会主义文化革命的路线的,是违反1962年党的八届十中全会关于社会主义社会阶级和阶级斗争问题的指导方针的。

这个提纲,对毛泽东同志亲自领导和发动的这场文化大革命,对毛泽东同志在19659月至10月间中央工作会议上(即在一次有各中央局负责同志参加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关于批判吴晗的指示,阳奉阴违,竭力抗拒。

所谓“五人小组”的汇报提纲,实际上只是彭真一个人的汇报提纲,是彭真背着“五人小组”成员康生同志和其他同志,按照他自己的意见制造出来的。

对待这样一个关系到社会主义革命全局的重大问题的文件,彭真根本没有在“五 人小组”内讨论过、商量过,没有向任何地方党委征求过意见,没有说明要作为中央正式文件提请中央审查,更没有得到中央主席毛泽东同志的同意,采取了极不正当的手段,武断专横,滥用职权,盗窃中央的名义,匆匆忙忙发到全党。

这个提纲的主要错误如下:

第一

这个提纲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上,用资产阶级世界观来看待当前学术批判的形势和性质,根本颠倒了敌我关系。

我国正面临着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高潮。

这个高潮有力地冲击着资产阶级和封建残余还保存的一切腐朽的思想阵地和文化阵地。

这个提纲,不是鼓舞全党放手发动广大的工农兵群众和无产阶级的文化战士继续冲锋前进,而是力图把这个运动拉向右转。

这个提纲用混乱的、自相矛盾的、虚伪的词句,模糊了当前文化思想战线上的尖锐的阶级斗争,特别是模糊了这场大斗争的目的是对吴晗及其他一大批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中央和中央各机关,各省、市、自治区,都有这样一批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的批判。

这个提纲不提毛主席一再指出的吴晗《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问题,掩盖这场斗争的严重的政治性质。

第二

这个提纲违背了一切阶级斗争都是政治斗争这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论点。

当报刊上刚刚涉及吴晗《海瑞罢官》的政治问题的时候,提纲的作者们竟然提出“在报刊上的讨论不要局限于政治问题,要把涉及到各种学术理论的问题,充分地展开讨论”。

他们又在各种场合宣称,对吴晗的批判,不准谈要害问题,不准涉及1959年庐山会议对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罢官问题,不准谈吴晗等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问题。

毛泽东同志经常告诉我们,同资产阶级在意识形态上的斗争,是长期的阶级斗争,不是匆忙做一个政治结论就可以解决。

彭真有意造谣,对许多人说,主席认为对吴晗的批判可以在两个月后做政治结论。

又说,两个月后再谈政治问题。他的目的,就是要把文化领域的政治斗争,纳入资产阶级经常宣扬的所谓“纯学术”讨论。

很明显,这是反对突出无产阶级的政治,而要突出资产阶级的政治。

第三

提纲特别强调所谓“放”,但是却用偷天换日的手法,根本歪曲了毛泽东同志19573月在党的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所讲的放的方针,抹煞放的阶级内容。

毛泽东同志正是在讲这个问题的时候指出,“我们同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

不了解这种情况,放弃思想斗争,那就是错误的。

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应该进行批判,决不能让它们自由泛滥。”

又说,“放,就是放手让大家讲意见,使人们敢于说话,敢于批评,敢于争论”。

这个提纲却把“放”同无产阶级对于资产阶级反动立场的揭露对立起来。

它的所谓“放”,是资产阶级的自由化,只许资产阶级放,不许无产阶级放,不许无产阶级反击资产阶级,是包庇吴晗这一类的反动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这个提纲的所谓“放”,是反毛泽东思想的,是适应资产阶级需要的。

第四

在我们开始反击资产阶级猖狂进攻的时候,提纲的作者们却提出,“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

这个口号是资产阶级的口号。

他们用这个口号保护资产阶级,反对无产阶级,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反对毛泽东思想,根本否认真理的阶级性。

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斗争,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同资产阶级以及一切剥削阶级的谬论的斗争,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根本谈不上什么平等。

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在上层建筑其中包括在各个文化领域的专政,无产阶级继续清除资产阶级钻在共产党内打着红旗反红旗的代表人物等等,在这些基本问题上,难道能够允许有什么平等吗?

几十年以来的老的社会民主党和十几年以来的现代修正主义,从来就不允许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有什么平等。

他们根本否认几千年的人类历史是阶级斗争史,根本否认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根本否认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革命和对资产阶级的专政。

相反,他们是资产阶级、帝国主义的忠实走狗,同资产阶级、帝国主义一道,坚持资产阶级压迫、剥削无产阶级的思想体系和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体系和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

他们是一群反共、反人民的反革命分子,他们同我们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丝毫谈不到什么平等。

因此,我们对他们的斗争也只能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我们对他们的关系绝对不是什么平等的关系,而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关系,即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实行独裁或专政的关系,而不能是什么别的关系,例如所谓平等关系、被剥削阶级同剥削阶级的和平共处关系、仁义道德关系等等。

第五

提纲说,“不仅要在政治上压倒对方,而且要在学术和业务的水准上真正大大地超过和压倒对方”。

这种对学术不分阶级界限的思想,也是很错误的。

无产阶级在学术上所掌握的真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真理,毛泽东思想的真理,早已大大地超过了和压倒了资产阶级。

提纲的提法,表现了作者吹捧和抬高资产阶级的所谓“学术权威”,仇视和压制我们在学术界的一批代表无产阶级的、战斗的新生力量。

第六

毛主席经常说,不破不立。

破,就是批判,就是革命。

破,就要讲道理,讲道理就是立,破字当头,立也就在其中了。

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就是在破资产阶级思想体系的斗争中建立和不断发展起来的。

但这个提纲却强调“没有立,就不可能达到真正、彻底的破”。这实际上是对资产阶级的思想不准破,对无产阶级的思想不准立,是同毛主席的思想针锋相对的,是同我们在文化战线上进行大破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革命斗争背道而驰的,是不准无产阶级革命。

第七

提纲提出“不要象学阀一样武断和以势压人”,又说“警惕左派学术工作者走上资产阶级专家、学阀的道路”。

究竟什么是“学阀”?

谁是“学阀”?

难道无产阶级不要专政,不要压倒资产阶级?

难道无产阶级的学术不要压倒和消灭资产阶级的学术?

难道无产阶级学术压倒和消灭资产阶级学术,就是“学阀”?

提纲反对的锋芒是指向无产阶级左派,显然是要给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戴上“学阀”这顶帽子,倒过来支持真正的资产阶级的学阀,维持他们在学术界的摇摇欲坠的垄断地位。

其实,那些支持资产阶级学阀的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那些钻进党内保护资产阶级学阀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才是不读书、不看报、不接触群众、什么学问也没有、专靠“武断和以势压人”、窃取党的名义的大党阀。

第八

提纲的作者们别有用心,故意把水搅浑,混淆阶级阵线,转移斗争目标,提出要对“坚定的左派”进行“整风”。

他们这样急急忙忙抛出这个提纲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整无产阶级左派。

他们专门收集左派的材料,寻找各种借口打击左派,还想借“整风”的名义进一步打击左派,妄图瓦解左派的队伍。

他们公然抗拒毛主席明确提出要保护左派,支持左派,强调建立和扩大左派队伍的方针。

另一方面,他们却把混进党内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修正主义者、叛徒封成“坚定的左派”,加以包庇。

他们用这种手法,企图长资产阶级右派的志气,灭无产阶级左派的威风。

他们对无产阶级充满了恨,对资产阶级充满了爱。

这就是提纲作者们的资产阶级的博爱观。

第九

正当无产阶级在思想战线上对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发动一场新的激烈斗争刚刚开始,而且许多方面、许多地方还没有开始参加斗争,或者虽然已经开始了斗争,但是绝大多数党委对于这场伟大斗争的领导还很不理解,很不认真,很不得力的时候,提纲却反复强调斗争中要所谓“有领导”、要“谨慎”、要“慎重”、要“经过有关领导机构批准”,这些都是要给无产阶级左派划许多框框,提出许多清规戒律,束缚无产阶级左派的手脚,要给无产阶级的文化革命设置重重障碍。

一句话,迫不及待地要刹车,来一个反攻倒算。

提纲的作者们对于无产阶级左派反击资产阶级反动“权威”的文章,已经发表的,他们极端怀恨,还没有发表的,他们加以扣压。

他们对于一切牛鬼蛇神却放手让其出笼,多年来塞满了我们的报纸、广播、刊物、书籍、教科书、讲演、文艺作品、电影、戏剧、曲艺、美术、音乐、舞蹈等等,从不提倡要受无产阶级的领导,从来也不要批准。

这一对比,就可以看出,提纲的作者们究竟处在一种什么地位了。

第十

当前的斗争,是执行还是抗拒毛泽东同志的文化革命的路线的问题。

但提纲却说,“我们要通过这场斗争,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开辟解决这个问题(指“彻底清理学术领域内的资产阶级思想”)的道路”。

毛泽东同志的《新民主主义论》、《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看了〈逼上梁山〉以后写给延安平剧院的信》、《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等著作,早已在文化思想战线上给我们无产阶级开辟了道路。

提纲却认为毛泽东思想还没有给我们开辟道路,而要重新开辟道路。

提纲是企图打着“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这个旗帜作为幌子,开辟一条同毛泽东思想相反的道路,即现代修正主义的道路,也就是资产阶级复辟的道路。

总之,这个提纲是反对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反对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党中央的文化革命路线,打击无产阶级左派,包庇资产阶级右派,为资产阶级复辟作舆论准备。

这个提纲是资产阶级思想在党内的反映,是彻头彻尾的修正主义。

同这条修正主义路线作斗争,绝对不是一件小事,而是关系我们党和国家的命运,关系我们党和国家的前途,关系我们党和国家将来的面貌,也是关系世界革命的一件头等大事。

各级党委要立即停止执行《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汇报提纲》。

全党必须遵照毛泽东同志的指示,高举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大旗,彻底揭露那批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所谓“学术权威”的资产阶级反动立场,彻底批判学术界、教育界、新闻界、文艺界、出版界的资产阶级反动思想,夺取在这些文化领域中的领导权。

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同时批判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的各界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清洗这些人,有些则要调动他们的职务。

尤其不能信用这些人去做领导文化革命的工作,而过去和现在确有很多人是在做这种工作,这是异常危险的。

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使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会要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

这些人物,有些已被我们识破了,有些则还没有被识破,有些正在受到我们信用,被培养为我们的接班人,例如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他们现正睡在我们的身旁,各级党委必须充分注意这一点。

这个通知,可以连同中央今年二月十二日发出的错误文件,发到县委、文化机关党委和军队团级党委,请他们展开讨论,究竟那一个文件是错误的,那一个文件是正确的,他们自己的认识如何,有那些成绩,有那些错误。

 

5月,康生写了攻击北大党委的大字报,毛泽东阅后,要求转发全国。

全国运动热情高涨。

这时,刘少奇和邓小平却只派工作组到各学校指导运动、维持秩序。

毛泽东对此加以严厉指责。

196681,在毛泽东提议下,召开了八届十一中全会。

毛泽东不仅批评了派工作组的事情,还突然发表了《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

文中,毛泽东称工作组工作的时期是“50多天的白色恐怖”,这是一个资产阶级司令部和一个无产阶级司令部的斗争。

这时,刘少奇才发觉自己犯了严重的路线错误。

 八届十一中全会之后,全国红卫兵运动风起云涌。

10月,中央召开工作会议,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大会上,林彪、陈伯达发表长篇讲话,点名批判刘少奇、邓小平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总代表。

刘少奇做了检查。

不过,直到19673月,刘少奇问题是作为党的内部问题处理的。

 196741,戚本禹发表《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标志着迫害的升级。

文章给刘少奇的八大罪状,称他为“中国的赫鲁晓夫”、“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

 196810月,中共扩大的八届十二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和《罪证》,并决定把刘少奇永远开除党籍,撤销其党内外一切职务。

196941,中共召开“九大”。

林彪代表中央作了《政治报告》,对刘少奇进行了系统的清算、批判:

“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许多重大的历史关头,刘少奇一伙都猖狂地反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进行反革命阴谋破坏活动”。

196810月,当刘少奇得知八届十一中全会给他戴了“叛徒、内奸、工贼”三顶帽子,永远开除出党的消息后,身体完全垮了。

19691112,刘少奇在开封含冤逝世。

 

如果戈尔巴乔夫当年认真学习了《五一六通知》,脑袋里时刻绷紧着“阶级斗争”这根弦,能让叶利钦一夜之间摧毁百年苏维埃么?

如果刘少奇泉下有知,看到前苏联“红旗落地”,他还能觉得自己“冤”么?

是啊,历史不是,也不能用“如果”书写。

但有一点确实是冤之又冤,冤枉死他了。

党内的第九次路线斗争明明反对的是“刘、邓路线”,可现在的史书却被“别有用心”的人拿掉了“邓小平”的名字。

千秋功罪全都压在他一个人的头上,你说刘少奇他冤是不冤?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基础奠定 1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