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基础奠定 14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2-11 点击数:302次 字数:

14

 

第三次路线斗争:

瞿秋白左倾盲动主义 

 大革命失败后,大量党员和群众被杀。

党内对国民党的仇恨情绪空前高涨。各地纷纷组织武装暴动。

192711月,瞿秋白主持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

会议决定组织工农革命军、开展游击战争、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推翻旧政权和国民党反对派。

但在共产国际的影响下,坚持认为中国革命是“不断革命”,实行全国总暴动。

1928年,他当选为共产国际执行委员,赴苏联莫斯科,担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

19307月,瞿秋白回国,主持召集中共六届三中全会,停止了“立三路线”的执行。

19311月,举办的中国64中全会,不仅开除了李立三的中央委员,瞿秋白也被王明错误打击,被排挤出了中央领导职务。

此后,王明来到上海养病、忍辱负重,到白色恐怖笼罩的上海,同鲁迅合作,领导左翼文化运动。

1935年,瞿秋白被国民党抓捕,并被杀害。

 

瞿秋白其人其事前文已有交待,恕不赘述。

 

第四次路线斗争:

罗章龙右倾分裂主义路线 

 

 罗章龙,原名罗璈阶,湖南浏阳人。

与张国焘同为北京大学的学生。

1928年以后,历任中共中央工委书记,中华全国总工会委员长、党团书记。

1931年,他策划了中共党史上第一次“大分裂”。

事件的起因是中国共产党扩大的六届四中全会。

这次会议由共产国际东方部部长米夫一手策划和操纵,目的是将自己的得意门生王明送进中共领导核心。

他利用手中的权力对参会人进行了严格的筛选,不同意王明上台的不予通知,由于代表达不到法定人数,他又允许列席代表行使表决权,这样就把打着反对“立三路线”、反对“调和主义”的王明增补为中央政治局委员。

这次参会的主要人物有中央总书记向忠发、中央军事部部长周恩来、中央宣传部部长瞿秋白、中华全国海员总工会党团书记陈郁等,罗章龙也参加了这次会议。

米夫和王明破坏党内民主的做法,引起了罗章龙、何孟雄、陈郁等人的不满。

散会后,陈郁率先发表了反对四中全会的声明。

王明为了维持自己的个人威信,竟然以米夫为靠山,对何孟雄等人进行“残酷斗争、无情打击”。

米夫更是跳出来助纣为虐。

接着,罗章龙等在上海秘密召开“反对四中全会代表团会议”,出席的有中华全国总工会、上海工会联合会、京奉铁路总工会等部门的骨干。

会上,通过了罗章龙起草的《反对四中全会的报告大纲》,发表了《反四中全会代表团告同志书》、致共产国际信等。

当何孟雄准备召开上海各级党组织会议,揭露王明破坏党组织行径时,被叛徒出卖,被捕入狱。

愤怒的罗章龙等人,认为此次恶性事件是王明一手造成的,出于对中央的不信任,图谋策划另立中央,这就是“第二中央”事件。

117,罗章龙掌控下的中华全国总工会在上海召开党团会议,会议认为四中全会是“继续三中全会调和主义精神”,要求共产国际撤换负有责任的代表,并宣布罗章龙、徐锡根、王克全、何孟雄、王凤飞五人为“临时中央干事会”,罗章龙任书记。

接着,第二中央在华北、上海、东北等地区展开了地方组织的筹备活动。

“第二中央”失败了。

先是由周恩来出面,找罗章龙和王克全谈话,说“分裂和反对党的行为是绝对不能允许的!”罗、王对此不屑一顾。

于是,121,中共中央把罗、王打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

接着,中央又通过了《关于开除罗章龙中央委员及党籍的决议案》,罗章龙被指责进行“反革命活动”,被开除出中央。

从此,罗章龙的政治生涯结束了。

 此次事件整个过程,其对错是非,老百姓心中都自有一杆秤。

罗章龙脱离中共后,更名罗仲言,在西北联大、华西协合大学、湖南大学任教,直至全国解放。

他潜心学问,教书育人,著有《中国国民经济史》、《欧美经济政策研究》、《经济史学原理》、《国民经济计划原理》等著作。

 

罗章龙18961130生于湖南省浏阳县,1912年入长沙第一联合中学就读,1915年入长沙长郡中学,与同在长沙就读的毛泽东结为好友,被称誉为“管鲍之交,后无来者”。

1915年毛泽东以“二十八画生”名义发出征友启事。

他是最早的响应者。

从此与毛泽东、蔡和森过从甚密,积极参加爱国青年活动。

1917年毕业于长沙一中。

19184,与毛泽东等发起成立新民学会,后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德语预科。

时值蔡元培任北京大学校长,蔡倾向革新,治学用人,均主张“陶冶中西,兼容并包”,一时北大学术思想空前活跃。

苏联十月革命为中国人民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在这一新的思潮影响下,爆发了“五四”运动。

罗章龙积极投身于五四运动,并如饥似渴地研读马列主义的经典著作,当时,共产国际文献和马列主义原著多以德文为主,更觉其博大精深,有“皓首穷经”之感。

于是,他和一些志同道合的青年在1920年初发起组织了“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

不久,又在李大钊的指导下,参加创建了北京共产主义组织,成为中共最早的党员之一。

在此之前,他曾翻译并出版了《康德传》(作者为新康德主义者,德国社会民主党成员)。

同时开始从事工人运动的实践。

他参加举办长辛店工人补习学校并到南口、唐山等地作路矿工人状况的调查,还主编了宣传工人运动的刊物— 《工人周报》。

1921年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后,罗章龙任北京大学支部书记,中共北京区委委员。

9月,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成立后,他兼北方分部主任。

其后几年,他频繁奔走于长辛店、天津、唐山、石家庄、沈阳、哈尔滨以及陇海沿线与津浦沿线等地。

结识了大批路矿工人领袖,比较著名的有:

史文彬、王俊、邓培、王荷波、孙方鹏、姚佐唐、康景星、游天洋、苏兆征、伦克忠、唐宏经和王维俭等。

其中不少人经他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罗章龙是中国早期劳工运动的领导,参与组织北方地区的工会,先后参加领导了1921年底的陇海铁路大罢工、1922年长辛店八月大罢工和十月开滦五矿大罢工等。

1923年在领导京汉铁路大罢工时,他和铁路工人一道在长辛店与反动军警捕斗中光荣负伤。

这次罢工结束后,他一面组织善后救济工作,一面编写并于当年三月出版了《京汉工人流血记》一书。

该书为中共第一份详尽报道“二七”斗争史实的重要文献。

他是中国工运的实力派人物。

至中共“六大”一直是中央领导人,曾与陈独秀、毛泽东等共同主持中共中央的工作。

在党的“三大”、“四大”、“五大”、“六大”历次代表大会上,他均被选为中央委员。

但他的主要工作仍是在基层从事工人运动。

劳动组合书记部成立后,他就致力于筹建全国铁路总工会,出席了1924年在北京秘密召开的全国铁路总工会代表大会,并主持召开了第二次和第三次全国铁路总工会代表大会。

这两次会后,罗章龙编写了《1925年的中国铁路工会》、《铁总年鉴》及《革命战士集》几本小册子,真实反映了当年中共领导下的铁路工人英勇斗争的史实。

其中《革命战士集》是最早的一部革命英烈传。

他曾任铁总宣传部长,在铁总“三大”会后,他当选为委员长兼党、团书记。

1926年秋,北伐军节节胜利,攻克武汉后,他奉调至武汉中央分局工作,兼任湖北省委委员、宣传部长和中共汉口市委书记。

在此期间,他还担任了中共湖北省委机关刊物《群众》的主编工作。

马日事变后,革命形势岌岌可危。

他曾力主就地反击,但未被主张退让政策的中央所采纳。

不久,他被调往长沙,参加湖南省委新领导班子,任工人部长、中央工委部长、全国总工会委员长、全总党团书记等职。

主编过全总机关报《中国工人》《劳动报》《上海时报》《斗争导报》等,并著有《19281930年中国职工运动状况》和《工人宝鉴》等书,记述了这一时期的工运状况。

1930年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上,共产国际代表米夫确立了王明的中共中央领导地位。

为反对危害中国革命的米夫、王明篡权,三十余名中共中央委员发起成立了“中共中央非常委员会”,罗章龙被选为书记。

“非委”发表了拒绝承认六届四中全会合法性的声明、“告全党同志书”和“致共产国际信”。

罗章龙等因此被开除出中共。

“非委”大部分成员被出卖给国民党而遭到捕杀(著名的“上海龙华案”即为一例,其中包括著名的“左联五烈士”柔石、胡也频、李伟森、冯铿、殷夫),或被锄奸队杀害。

罗章龙辗转逃生后,从1934起,他在河南大学开始了教学生涯,任河南大学经济系教授,1935年兼任经济系主任。

1938年日寇侵袭开封,河南大学被迫南迁,罗章龙随校至鸡公山。

不久辗转至西北大学任教,后又至华西协合大学和湖南大学。

直至全国解放。近十五年的大学教书生活中,他潜心学问,教书育人,先后著有《中国国民经济史》(商务印书馆出版,被列为大学丛书)、《欧美经济政策研究》、《经济史学原理》及《国民经济计划原理》(湖南大学出版)总计近百万字。

1953年全国高等学校院系调整,他调往武汉中南财经学院(后改名湖北大学),继续任教。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在党中央的关怀下,罗章龙奉调北京,被增补为全国政协委员并担任中国革命博物馆顾问。

他虽已耄耋之年,却勤奋不辍,积极撰写革命历史回忆录,先后著有《椿园载记》《椿园诗草》等,翻译了《为人类工作》等著作。

还先后发表各类文章500多篇。

19917月,国务院给罗章龙颁发了政府特殊津贴证书,表彰他为发展中国科学研究事业做出的突出贡献。

1995年因病逝世,享年99岁。

 

美国溪流出版社20059月出版罗章龙一生最重要的著述《罗章龙回忆录》,这部回忆录于1965年基本完成。

后又经过罗章龙的修订。

并于晚年将文稿的出版事宜郑重委托给外孙女罗星原。

全书共计80万字,在隐匿于世40年后,由美国溪流出版社独家出版。

这部回忆录记述了中共早期的建党活动,工人运动的发动和中共与共产国际的往来;党内、工会内部的争斗;中共早期方针政策的制定;特别是中共中央非常委员会的缘起,及其所作所为和被灭杀的过程。

还透露了被开除出中共的原非常委员会成员策动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的重要线索。

本书(上、下两部)内容翔实,史料珍贵,具有无可替代的研究价值。

 

罗章龙是早期中共领导人之一,1921年就任中共北方区执行委员会书记,1924年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长。

曾当选为中共第三届中央局委员,第五届中央委员,第四、六届中央候补委员。

他也是早期的工运活动家,曾任中华全国总工会秘书长、党团书记,曾由共产国际派往德、法、荷等国工作。

为中国早期的革命事业做出很大的贡献,也是中国共产党的最早建党人之一。

1931年六届四中全会后,因反对王明,他组织成立“非常委员会”,另立中央、分裂党,被开除党籍。

中共党史书籍上,罗章龙和陈独秀、张国焘并列为分裂党、叛党的人物。

1945年《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评价:

“企图分裂党和实行叛党的托洛茨基、陈独秀派和罗章龙、张国焘等的反革命行为。”

但他的晚年,为中国的教育事业,社会建设方面做出了杰出的贡献,罗章龙仍得到党和人民的关怀与尊重。

199523,罗章龙去世了。

他活了99岁。

去世前,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革命博物馆研究员。

罗章龙是中共最早的党员之一。

1918年参加新民学会,同年入北京大学。

1920年发起组织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是北京共产主义小组北京大学的负责人,1921年建党时即是党员。

他是李大钊的得意学生和助手。

1925年,他和李大钊一道介绍著名记者邵飘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此后,邵的组织关系一直是与罗单线联系。

直到上世纪90年代才通过罗章龙查明并确认了邵的党员身份。

1978年开始,他连任五、六、七、八届全国政协委员。

1979年,中央将他由湖北调来北京,任中国革命博物馆顾问,工资由196元长到217元。

1984517,罗写信给全国政协主席邓颖超,申述他1952年前,一直是一级教授。

1952年以后,被降为四级教授,币改后月薪为196元。

胡耀邦同志批示:

“工资太低,要调到教授的最高一级,或地方干部的五、六级。”

罗章龙到北京后与儿子罗平海同志同住前三门两套面积不大的两居室。

19859月,罗又写信给他的老同学、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许德珩,反映住房困难问题。

许接信后批请中央统战部长杨静仁同志解决,杨顺手将批示发给了下属相关单位。相关部门遵照批示精神,为其“奔波”了不少时日,虽接连开了好几个大会小会,但终因当时房源困难,未能满足老人意愿。

 

罗章龙去世后,我们到他家致哀、悼念。

罗平海同志说,他父亲没有留下多少话,但长期以来有两个愿望。

一个是希望身后陪伴李大钊同志。

1990年,罗对家属及朋友说,他是李大钊的学生,关系很好,感情很深,希望身后仍陪伴大钊先生。

罗生前曾亲往万安公墓察看,但因为当时无钱买地,没有定下来。

逝世后,亲友愿意出钱,在万安公墓买一块墓地,实现他的这个遗愿。

另一个愿望是希望改变自己分裂党的结论。

罗海平同志说,这一历史情况很复杂,澄清尚待时日,他请求对《生平》稿中的“1931年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后,因进行分裂党的活动,被开除中共党籍”一段删去,或改写为“在四中全会后离开中国共产党”。

罗海平同志交给我一封信的复印件,其内容同我数年前见到的罗章龙先生署名的信件基本一致。

1992年出版的《中国人名大词典》收有“罗章龙”,这个词条是我按照已有的历史结论写的,其中有一句:

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后,另立“中央非常委员会”进行分裂活动,1931年被开除出党。

罗老看了词条初稿后,来了一信,对此不服,进行分辩说,六届四中全会是由米夫、王明等人把持召开的,会上压制多数中委的不同意见,强行选举成立临时中央,我们不服。

会后,米夫召集对此事持异议的中委开会,仍是压而不服,他当场宣布开除我们的党籍。

在这种形势下,我们才起草了《力争紧急会议,反对四中全会报告大纲》,向共产国际报告,要求共产国际重派代表,召开紧急会议,选举新的中央,但报告未送达。

而王明等人的各种迫害接踵而至。

按罗章龙的意思,他是先被开除出党,后来才组织了“非常委员会”。

而组织非常委员会,就是反对米夫、王明的宗派活动。

罗章龙19791月去医院看望李维汉同志。

他们是湖南老乡、北大同学。在风华正茂的青少年时,同为革命先锋。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风雨磨砺,在晚年相见时,仍为历史问题进行沟通。

罗章龙向李老申诉自己的事情。

他说,当时他与何孟雄、林育南、李求实等反对共产国际代表米夫强行召开四中全会,把王明一伙非中央委员选进政治局,为了与王明中央区别起见,暂时用了“非常委员会”的名义,主观上不是要另立中央。

李维汉同志对罗说,你们当时反对王明一伙是对的。

我看到了你在武汉的一个谈话记录,说你们是反对王明路线的,这还要斟酌。

我看真正反对王明路线,是从毛泽东同志开始的。

“非常委员会”写信给共产国际,又办了刊物,应该承认这是一个组织。

我当时是江苏省委书记,XXX等人搞第二省委,要省委让出地方,我是亲眼目睹,首当其冲的。

李维汉还说,当时开除你们党籍的是王明。

在这次交谈中,罗章龙还说到他19344月被捕,是蔡元培先生出面营救,用保外就医名义出来的,没发表反党宣言。

1994年政协大会时,他坐着轮椅,在福建厅听报告。

只见他久经风霜的脸上,透着一股湖南人特有的倔强之劲。

当说到《中国人名大词典》一事时,他说:

“你们年轻,历史是很复杂的。”

 

罗章龙是中国共产党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德高望重的社会活动家。

他在革命战争年代,从事党政、统战、司法和新闻工作,为党和人民立下了不朽功勋。

建国后,对党的建设、人民民主制度的建立和健全、社会福利事业和统战工作,都作出了重大贡献。

他是中国共产党早期杰出的新闻战士,他晚年担任中国政协副委员,继续为统战工作献出自己的一份心力。

罗章龙一生,不谋私利,不图虚名,廉洁奉公,艰苦朴素,实事求是,数十年如一日,甘做人民的公仆。

他是廉洁奉公的典范,实事求是的典范。

罗章龙的一生,秉公执法,是人民的好公仆,也是人民的好法官,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改革开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1995年,罗章龙寿终正寝。

只是不知到了马克思那里,将他生前的“功过”抵消之后,是否还能分到“二室一厅”,圆上自己的住房梦?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基础奠定 1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