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8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2-10 点击数:2069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打阎王的游戏是纯男孩子玩的游戏,游戏中,粗鲁、丑陋的肢体动作是女孩子无法融为其中的主要原因。王玥和其他女孩子只能在一旁看热闹。

捉迷藏却是男孩子女孩子都可参与的游戏。捉迷藏是城市孩子们的叫法,凤凰镇的孩子们管捉迷藏叫藏猫猫。藏猫猫的游戏总少不了王玥她们这些女孩子的加入。而且玩这种没有多大刺激的藏猫猫游戏,一般是女孩子多,男孩子少的时候,多由女孩子鼓动着玩的。

通过公平的石头剪子布,分出输赢,最终输的当猫,赢的便喜滋滋的作鼠状四散开去躲藏起来。不论男孩女孩,被猫逮住的老鼠,猫享有弹你五个脑瓜崩或刮你五个鼻子的权利,使劲大小随猫的意。被弹或被刮的老鼠只能倒背着双手伸直脖子,任由处罚不得反抗。同样,老鼠要是冲过层层险阻,胜利的摸到了“家”,老鼠也享有同样的权利。

藏猫猫常用的“家”,就是十字街口西南街角靠墙跟站着的一座半截石头人。

这尊半截石头人,不知是何年何月何人因何原因放置在这个十字街口的街角上的,从石头人身上的石锈判断应该是有些年头了。石头人是个有腰无腿和真人大小差不多的半尊雕像,肥头大耳,慈眉善眼,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头肩光滑如镜。光滑如镜的头肩,那是被凤凰镇一代一代的孩子们不惧大人的恐吓,不畏神灵的神威、历经岁月、持之以恒地在它身上骑上爬下而锤磨出来的。不管它有多大的神职神权、神威神灵,在孩子眼里就是个不会说话不能动的石头人。也只有无知的孩子们把它作为最好的伙伴,使它身上平添了生动的人气。平日里,除了那些牙狗们窜到它的身边,围着它嗅,嗅够了就抬起一条腿,在它的身上撒下一泡尿,留下自己的记号走了,这又给它平添了一身的尿骚气。除此之外就在没有人会注意它,侵扰它。它默默的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呆在凤凰镇最繁忙最热闹的十字街口的一角,用它那细眯的双眼,每天看着太阳的升起和落下,看着它面前来去匆匆的世人,看着时光流逝和朝代的更迭,任凭岁月的侵蚀,孩子们的践踏和狗们的欺辱而坚守沉默,坚守永恒。可是,每每早晨起来,你会发现有人在夜幕的庇护下,为向这尊半截石头人祈求什么而在它面前烧香焚纸留下的残灰。这时,你才觉得它又不是一块简简单单的石刻雕像,它已负有了生命的意义,负有了人们无可企及的神圣职能,这时你才会觉得它那双细密的眼睛里藏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嘴角那一丝淡淡的微笑又隐藏着多么深奥的玄机。望着它身前地上的灰烬,你才会感到它的神圣和对它深深地敬畏。不过这种敬畏又是短暂的,一旦灰烬不在,一旦他们这些孩子玩疯起来的时候,又全然把对它老人家的那一丝敬畏丢到了九霄云外。站到它的肩上,骑到它的头上,和那些肮脏的牙狗们一样,对它的不恭不敬令人发指。不过,石头人从未怪罪这些不懂事的孩子,依然细眯双眼面带微笑胸怀若谷坦然若定。

当你扮演老鼠时,这个时候的男孩子就怕女孩子跟在你的后面,使你的藏身术无从发挥,变得无处躲藏。每当吴小军和王玥都扮老鼠时,王玥就说,“小军,带着我。”他总是抓耳挠腮默不作声不置可否,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就是难以出口。你可知道有她紧跟在你的身后形影不离有多么的麻烦和累赘!一个女孩子的腿脚、身手、耐力怎能跟一个整天爬墙上树打架斗狠的兔小子相比,王玥跟着常常是碍手碍脚净败他的好事,吴小军恨得牙根痒痒。可谁叫他以前答应她做好朋友的,谁叫他答应等她长大了做他媳妇的,而且这些承诺都是拉过勾的,现在需要你帮忙了怎么好耍赖。不想让她跟在你的屁股后面坏你的事,唯一的办法就得不显山不显水,不动声色的选择一些使她难以逾越的障碍才有可能摆脱她,还得让她说不出什么。这点心思有点坏,也只能是自己知道。

那天午后,一群无所事事的孩子们聚到了街口,大白天玩起猫逮老鼠的游戏。划定一个活动区域后,通过剪子布分出鼠和猫,游戏就开始了。作为很有经验的老鼠,吴小军选择了一条自以为得意的老鼠路线,本想神不知鬼不觉干净利落地突破防线,胜利的摸到“家”,结果不仅没有得逞,还差点酿成一起大祸。

从“家”——也就是街口那尊半截石头人——开始,三只“猫”们围着“家”用双手把自己的双眼捂住,大声的数五十个数,“老鼠”们在“猫”们数的五十个数的时间内,四散开去躲藏起来。在“猫”们数完五十个数之后,一只“猫”守家。另两只“猫”便开始出发,四处去抓“老鼠”。

当“猫”们数数的时候,吴小军心里也和“猫”们同步默默的数数,当他默数到四十个数时,就已经窜入一个小胡同里。

胡同很浅很静,里面仅住着两户人家,在胡同的底处有一座只有门洞没有门的院落,那就是公社浴池的后院。浴池就坐落在这个院子里并和前面临街的房子以及旁边的更衣室相连。除一堆煤灰散堆在灶口旁的墙角里,院子里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如果藏在这个院子里是没有什么出路的,肯定被捉无疑。可是,吴小军发现浴池的房檐很低,踩着烟筒的台阶一步就能上房,几步就可爬上房顶。翻过房顶就是卫生院的后院。一般人谁会想到他会翻墙越脊,跳到卫生院的后院里。卫生院的后院不大,有三间西屋,三间堂屋,是病人住院的地方。只要出了后院,穿过前院,出了卫生院的大门,就来到了南街上,离“家”就几步之遥,仅隔着一个杂品商店。有杂品店的掩护,极易躲过守家”猫”的抓捕而顺利的摸到“家”。这是一条秘密的路线,只要保密工作做得好就可长期使用,这将是一条必胜的路线,令吴小军暗暗欣喜。

算计的挺好,却不知世事难料,世间事常常是算路不打算路来。

当吴小军拐进小胡同那一刻一回头,发现王玥竟一路紧跟在他的身后,心里就有十八个不痛快。他没有管她,心想,只要我翻过浴池的房顶,就可轻松甩掉她。因为他知道王玥胆小如鼠,再给她个胆她也不敢翻越那个房顶,翻不过去那就怨不得他了。令他没想到的是当他爬上浴池房顶回头一看,王玥也在不顾一切的跟在他的身后往房顶攀爬。心里一惊:不好,要出事!想制止她已晚,还未来得及喊,“危险,你别上!”就听王玥“啊“的一声惨叫,人就不见了踪影。茅草屋面上留下一个黑窟窿,从窟窿中冒出一股烟一样的灰尘,接着便从那窟窿的深处传来王玥恐怖的哭叫声。“小军,小军,我掉下来了,快来救我!”

吴小军赶紧扑到那个还冒着尘灰的窟窿口,趴下来往窟窿里看,借着透进的一丝光线,只见王玥坐在一堆随她一起掉下去的破茅草上,仰着头,看着窟窿上的他,哇哇的嚎个不停,“小军,快下来救我!快下来救我!”

他知道闯祸了。没有任何的犹豫,他就顺着窟窿跳了下去,扑过去紧紧地把王玥抱在怀里,似乎这样她就会没有事了,他不停的安慰她说:“别怕,别怕。不要紧,没事的,不要紧,我都下来了,不怕,没事的

吴小军嘴上说没事,不怕,心蹦蹦乱跳像敲鼓似的。他真的被她吓着了,不知她被摔的怎么样?紧张的冷汗直冒。她的哭声在哪空洞黑暗的浴池中回荡着,有点震耳,也有点恐怖,似乎能穿透浴池的墙壁传到街上,满世界的人都能听到。

他不知道王玥到底摔的有多重,是胳膊摔坏了,还是腿摔坏了?他一手搂着王玥,一手抓住她的手向外扯 ,已检验她的胳膊是否摔坏,问:“疼吗?”

“疼!”

他又换了个姿势扯一扯,问:“这样那?”

“这样也疼!”

完了,胳膊肯定摔坏了,看来问题非常严重了,他心慌手乱的又摸摸她的腿问:“腿疼吗?”

“疼!浑身都疼!”王玥及不耐烦的冲他吼道:“都怨你,都怨你,才害得我掉下来”她愤怒地拨开吴小军抚慰她的手,“滚蛋!离我远点,我再不跟你玩了,你个坏蛋,坏王八蛋。啊——”

吴小军被她哭的晕头晕脑、焦躁不安、束手无策,不知该怎么办,唯一能做的就是再次把她紧紧地抱着,似乎这样就可减轻她的疼痛,减轻自己的罪过。他百般温顺极其殷勤的安慰她说:“我坏我坏,都怪我。我觉着你跟在我的后面能上来,就没有拉着你。要是拉着你就好了。怪我,就是怪我。”吴小军知道说这话是在哄她,有点闷良心。王玥的不幸勾起他的良心发现,让他心中很不是滋味,扪心自问,王玥可是从来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的。事已至此后悔已晚,眼前唯一能做的就是想法让她不哭,只要她能不再哭,似乎问题就会变小,就会有解决伤痛的办法。他再次劝慰,并搬出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话鼓励她:“没事的,真的没事的,别哭了,你勇敢点, 毛主席说,‘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你背,你背毛主席的下定决心就不疼了。”

“你个坏蛋,比地富反坏右还坏的坏蛋,血坏蛋”王玥的气还没消下去,她一边哭一边骂。

“好好好,我坏蛋,我改,下回我一定好好的带着你,保准不会丢下你。”

“你就是哄我,你个坏蛋,我再也不信你了!”

“我不哄你,我说的是真的,我改了,我斗私批修真改,不当坏蛋,改成好蛋。”噗嗤,王玥在百忙的哭声中挤出一声笑来。这给吴小军到来一丝希望的阳光。他继续安抚劝慰,“我保证以后到哪都带着你,我要说瞎话我就是你儿行吧?”他向她赌咒发誓的表着忠心,和她一样的坐在地上亲亲的搂着她的肩头,抚慰着她,讨好着她。

“你就是个儿,坏儿,不听话的儿,地主羔子的儿,牛鬼蛇神的儿,反革命的儿。我才不要你这个儿呐。”吴小军不住的点头应着,一副诚恳认罪的样子。王玥由哭变成屈气,渐渐安静下来。她扶着他要站起来,吴小军赶忙搀扶着她帮她站起来,一边帮她拍打身上的灰土一边关切的询问,“没事吧,不疼了吧?”拍重了,她“啊”的叫了一声,说,“腚疼。”吴小军赶紧蹲下身,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屁股,说:“不要紧,不要紧,一会就不疼了。我以前摔个屁股墩,比你这还厉害那,走走一会就好。”吴小军极力好言劝慰,希望他的劝慰能使她不再疼,不再生气。

“你说不疼就不疼了!” 王玥回过身在他头上推了一把,吴小军趁势夸张的坐倒在了地上,悲惨的叫道,“哎呦,我的腚来,我的腚摔的好疼!”

“摔疼了你活该!”王玥很解气的说。

吴小军虚张声势“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先是弓着腰围她转了一圈,然后直起身说,“你看,我走走就好了,一点都不疼了。来, 我扶你走走,保准立马就好。”

吴小军搀扶这她试着走了几步,突然她停下来,说,“不行,还是疼,不能走路,你背我。

吴小军的心头又是一凉。  

  

  
上一章:凤凰镇7
下一章:凤凰镇9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