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5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2-10 点击数:2237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王玥并不是那种很俊俏的女孩。搭眼乍看不显山不显水的,细看了,又是你挑不出什么毛病来的那种女孩。一起呆的时间长了,你会觉得她真的是个挺耐看也挺好看的女孩。听说过情人眼里出西施,可那时他们的年龄、阅历、情感都还没到情眼看人的层次,充其量就是一个不谙世事懵懵懂懂似懂非懂的毛孩子。王玥爱干净,但并不爱刻意的打扮,唯一的喜爱就是每天都会在头上扎着两条扫肩的小辫子,小辫子上始终扎着两个鲜艳的蝴蝶结。蝴蝶结就是商店里卖的那种一寸来宽的粉粉红塑料带,塑料带的边缘轧着锯齿状花边。两分钱一尺,扯六分钱的一截二,刚好够扎两个漂亮的蝴蝶结。像两只灵动的蝴蝶在你眼前跳动,看到她就会看见那两只翻飞的粉色蝴蝶,以至于日后想到她也总会首先想到那两只在她肩头上翻飞的蝴蝶。

那个年代,男孩子和女孩子玩在一起的很少。虽然不懂得男女授受不亲,但在男女授受不亲的社会大环境的熏陶和潜移默化中,小孩子也有自觉回避的意识时时存在。

吴小军和王玥俩却玩得非常好,原因是他们俩家住的相距较近。从她家到吴小军家也就分把钟的路程,端着饭碗随便一溜达就到一块了。再具体说,如果晚上王玥在吴小军家玩的晚了,她要回家又不要吴小军送,那时镇上还没有电,路很黑,吴小军就站在自家院门口,朝着她去的方向叫着她的名字给她路上壮胆,她在吴小军看不见的黑处边走边答应着,直到从那黑处传来“我到家了”吴小军再进家。

公社的机关家属们分住在镇上的几个老宅院里。这些院落个个精美别致,房屋多是三间一幢,四幢一组构成个院落,颇有点向北京的四合院。堂屋为上为尊,厢房为下为卑,低矮三分。砖石结构,方石台度,厚砖封山,方砖铺地,黑瓦卧顶,门窗厚重,有千年不倒万年不朽之筋骨。这些宅院都是解放后人民政府从地主、商贾哪儿收缴来的,是剥削阶级剥削劳苦百姓的血汗建造的,现已回到了人民的手中,归国家所有。镇上的干部和他们的家属们就代表人民住进了这些院落,去享受着一个阶级用鲜血和生命推翻另一个阶级而得来的胜利果实。

这样的院落在镇上至少有十几处,除了机关家属居住以外,还许多院落改成了医院、学校、商店、饭店、招待所、加工厂、拖拉机站......最大的一处院落是武举府。这个二百多年的武举府前后左右有七进院落,一个晒谷场和一个后花园,占地百十余亩。武举府在很早以前家道就已衰败,虽然气势恢宏的府邸保存完好,有后裔们居住,除了那片空荡的宅院已没有了多少实质上的内容。解放后,武举府被政府理所当然的没收充公,晒谷场和后花园划归了公社粮管所,改作公社粮库,一侧临十字街口的院子拨给了供销社改作商店。还剩六进院子成了镇政府机关办公场所。有一段时间叫乡公所,现在叫公社大院。高高的大门楼的门廊上挂着凤凰公社党委和政府一红一黑的两块牌子。

山西有个乔家大院,现在是挺出名的旅游景点,国人慕名而去,因此,也为当地创造了很多财富。其实你要看过凤凰镇的武举府,乔家大院就没有什么看头了。不说那个大门楼子盖的有多高大威武,也不说大门楼里那两扇大门及门板上五纵五横茶碗大的门钉有多么威猛强势,就说大门下的那个木门槛,有小腿弯那么高,有磨盘那么厚,木门槛上一头一个碗口大的铁环,每天要四个人插上杠子,才能把它从大门下的石墩里抬出来。大门口的两边一边一个上马石,像铺的两张小床,上面能从从容容躺下一个半大孩子,由此可见当年武举府的富甲和辉煌。

吴小军和王玥两家住的两个院子都紧临武举府——现在的公社大院,两个院子原来都是凤凰镇有钱人家的宅院和临街商铺。其他几个住着机关家属的院落多集中在镇子的东头,要走完一整条街才能到。虽然走完一整条街也不过四五百米,可和那几个院子的孩子们还是有一定交往上的不便,自然不像吴小军和王玥这样方便,甚至感觉对方就像在自家门口一样。

吴小军能厚着脸皮和一个女孩子玩的这么亲切友好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王玥的功课比他好。老师布置的作业她回回都做得比他快,比他工整,比他的错误少。他不会做的题就得求她帮忙。特别放学后吴小军往往都是撂下书包先玩后做作业,几个孩子伙到一块一玩就玩大发了,早把老师布置的作业给忘到来九霄云外。疯足玩够了,浑身的臭汗凉下来时,才想到还有一个艰难的任务摆在面前需要你完成。眼看着交不上作业时,就得求到她。每次求她,王玥即便是对吴小军有一百个不愿意,一百个批评,终了还是得帮他完成作业。这也是吴小军英雄气短和她做好玩伴最最化解不开的结。

当然还有一点,那就是王玥毫无理由的喜欢和他在一起。王玥好说:“咱两个有缘。”“什么圆?”吴小军问。“就是两个好呗。”其实什么是缘他俩都搞不清楚。

四年级的时候,吴小军意识上已知道自己这样的是个男孩子,和扎小辫的女孩子是有区别的。男孩子就是男子汉,腿裆里有个壶把把,能不用脱下裤子站着尿尿。壶把把尿尿能挺起来往上泚,能泚到自己额头盖。女孩子没有壶把把,所以女孩子都婆婆妈妈的。吴小军还知道男孩子要和男孩子一起玩,男孩子不好和女孩子搅在一起的。在现实社会中,你能处处看到男女有别的范例。在学校的各种活动中,老师也是常常这样把他们分类的。这个年龄期的他和王玥拌在一起,也常常有种底气不足之感,当和其他伙伴在一起耍时他总想躲开她,不想跟她走的太近乎。走的太近乎,其他伙伴会笑他羞他看低他,会说他不是男人,没有出息头。不过,他始终没有那么好的记性,玩起来就忘了,就想不到那么多了,不自觉的就又和王玥玩到一起。有次,他们一群孩子玩的正欢时,一个哥哥忽然停下游戏指着他的鼻子说:“吴小军,咱们是一头的,你干嘛老是向着她,再向着她就开除你的玩籍,不给你玩了!

吴小军被说的一时不知所措,王玥却一点不怯,大声回道:“向着我又怎么样,不给玩就不玩。小军,不玩了,咱们走。”这时的吴小军就会想到自己是男子汉, 男子汉的本性浑然附身,他就会不给王玥面子,丢下王玥,回到他们之间。每每这样,王玥都表现得极为愤慨,就发誓不理他了。其实,王玥的记性很好,不知为什么就是对吴小军的仇恨记不住。只要吃过饭或睡醒一觉就忘了,就像吴小军从来没有哪样对待过她一样,没有任何的铺垫和过度就又凑到了一起,和过去一样好的就像穿一条裤子。

由于生活的艰辛,孩子自然不像现在的孩子有东西玩,也不像现在的孩子喜欢独处。家里没有玩具,晚间没有电灯,更没有电视看。只要一放下饭碗,就想法溜出家门,跑到街上,一群一群的孩子聚在一起玩群体游戏——弹琉蛋、捉迷藏、打阎王、张莽亮砍大刀。冬天了,就打那种用木棍刻的两头尖尖向枣核似得木拉子。反正就那么几个好玩的游戏,不受场地的限制,更不受参玩人员多少的约束,而且是百玩不厌,经久不衰。


  
上一章:凤凰镇4
下一章:凤凰镇6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