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凤凰镇4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2-08 点击数:1995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一个切实可行的阴谋在吴小军的心中逐渐成熟并迅速完善。

事不迟疑,说干就干!

上学的路上,吴小军怀揣着阴谋拐了个弯跑到赵叔叔的修车铺,找了一根平车轱辘上的车辐条,让赵叔叔帮他弯成弓形,一头砸出尖来。砸出的尖尖不够锋利,还需打磨。放了学,吴小军独自跑到西河,不顾冬日的寒冷,在西河岸边的石头上,沾着冰凉的河水,打磨复仇的利器。打磨利器的过程,也让他深深体会铁杵磨成针的艰辛。终于那尖尖的一头被打磨出来,在冬日的阳光下闪着铮亮的光芒。他似乎已经看到了由它创造的奇迹,成功的喜悦鼓动着他,全然不觉手上磨出的两个血泡的疼痛。

吴小军为此付出血泡精心制作的复仇利器是一把手摇钻。

不要小瞧这把不起眼的手摇钻,它为吴小军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壮举——半机械化作业。在下午人走院静的时候,吴小军猫在茅坑里,抱着虎子家的尿罐子,不顾尿罐里发出的阵阵刺鼻的尿骚,用凝聚他鲜血和汗水的自制手钻,在尿罐的底角钻磨起来。摇啊摇,摇啊摇,不知摇了多少圈,眼见桔红色的钻沫围在钻头边缘越积越多,干劲和信心也随之曾大,摇钻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突然钻头一沉,透过罐底。当钻头突然穿过罐底的那一瞬间,他的心都快要跳了出来。拔出手钻,尿罐底的一角呈现出了一个豆粒大小的孔洞,他感觉那是世界上最为完美的孔洞!双手捧起尿罐,就像得胜的冠军举起金质奖杯,就差欢呼了。从那豆粒大小的孔洞里透过一丝光亮,把他的目光引入那小小的空洞。他简直就像指挥千军万马作战的大将军捧着望远镜检阅胜利的战场,透过小小的钻孔,他看到天是那样的高,那样的蓝,那样的远。此时的心情如同天空中翻飞的雀儿,无以言表,无法自己,完全忘记那不是硝烟弥漫的作战阵地,而是臭气烘烘的茅坑,像宝贝一样捧在手里的也不是望远镜,那是名副其实臊气哄哄的尿罐子。臭气臊气丝毫没有影响他成功地喜悦心情,压住满心的喜悦把尿罐放回原处,耐下难以掩饰的激动心情,期盼夜幕早早的降临,静待好戏的到来。

第二天一早,果真事态的发展与他设想的完全一样,正想导演排练的节目一丝不差,剧情也正和他意。虎子的妈一边把漏湿的褥子晒到了院子里一边骂。吴小军强憋着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猫着步走出院子。一到街上,他就已经笑得直不起腰,鼻涕眼泪都下来了,口水呛得他喘不过气来。几个伙伴见他弯腰哈背神经病似的狂笑,反复的追问他是什么好事让他高兴的这个熊模样,他都憋住没说。他为终于出了这口恶气而扬眉吐气,欣喜若狂。嘭嘭嘭在地上连耍三个车轱辘。

这样的开心事吴小军是憋不住的,终究会说出来与人分享的,否则会像自行车的内胎憋爆的。当然他不会给所有的人分享,他只偷偷地给他最好的朋友王玥说了。王玥一副狠相的踢了他一脚,接着又踢了他一脚。他乐意王玥对他的任何惩罚,他说:“王玥,我可是最相信你才跟你说的,你可不要再给别人说啊!”王玥对他的恶行表示极为的不满,她提出:“那你得先答应我以后不许在干这样的坏事了。”吴小军无条件的答应了,最终王玥也向他信誓旦旦的作了保证,为他保密,绝不再跟其他任何人说。两人还拉了勾,拉勾是最最重的承诺,算是上了保险。

年龄上虽然吴小军比王玥大一岁,而实际上她只比吴小军小两月。吴小军的生日小,她的生日大,吴小军在年前的十二月底生,她在年后的二月初生,一个春节前出世,一个春节后降生,相差不足两个月,吴小军却比她长一岁。学校招收新生时规定,必须满七周岁才可入学。吴小军眼睁睁地吃了大亏,当年新生入学时他七周岁还差四个月,等满七周岁了,学校都上半学期课快要放寒假了。他只能推后一年和王玥同一天入学,分在同一个班。

王玥和吴小军的父母都在公社机关任职,两家关系甚好。两家的孩子也整天的混在一块,玩的不分你我。记得刚上一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吴小军在她家里玩,王玥一本正经的跟她妈妈说:“妈妈,我长大了要给吴小军当媳妇。”

她妈妈笑的前仰后合的说:“哎呀,玥玥,羞不羞呀?才多大呀你就给自己找婆家了?”

“我没找婆家,我说等我长大了给吴小军当媳妇。”王玥十分认真的说。

“玥玥,你知道什么是媳妇吗?”妈妈问。

“知道知道。”王玥抢着说,“就是我穿上花衣裳,用红布盖住头,吴小军用花轿把我抬到他家,拜堂入洞房,我就是吴小军的媳妇了嘛。”

“你干嘛要给吴小军当媳妇呀?”妈妈问。

“我喜欢吴小军呀。”

“人家吴小军喜欢你吗?”妈妈又问。

“喜欢呀。不信你问吴小军,吴小军,你也喜欢我对吧。”吴小军点点头,像是课堂上答对了一道题。

“哈哈哈,好,好,俺家的玥玥长大了给吴小军当媳妇。”王玥的妈妈回身抚摸着吴小军的头说,“小军啊,你要俺家玥玥给你当媳妇吗?”

吴小军知道王玥在班上是他们的学习委员,管着他,可他还不清楚媳妇是管什么的,不知道是答应了好还是不答应好,站在那里傻傻的笑。王玥过来抓住吴小军的手摇晃着对他说:“小军,你说要。” 他就点点头说,“要。”王玥高兴的跟她妈说,“妈妈,小军说要。”王玥的妈妈继续抚摸着吴小军的头,笑着说:“小军啊,那你以后可要好好地护着玥玥,不要让人欺负她了啊。”吴小军又点点头。他理解的王玥跟他当媳妇,就是王玥要跟他噶伙计,噶伙计就是好朋友,好朋友当然就得互相护着喽。

尿罐打洞的事本来没有人怀疑是他干的,用现在时髦话讲,那是个技术含量很高的活,钻眼打洞要使用机械工具,考虑吴小军可能还不具备这方面的能力和智慧,也就没怀疑他。虎子妈只是早上晒被子和下午收被子的时候吵吵骂骂,就没有再认真的追究下去,新买的尿罐代替了打洞的破尿罐,早上倒完尿就收到自家窗台下的鸡窝上,此事也就算翻了过去。

古语说的好:贼不打三年自招。还没过三天,吴小军自己就在得意忘形的时候把这事给显摆出去了。这事自然就传到虎子的耳朵眼里,最终吴小军有幸挨了两顿揍,虎子逮着他揍了一顿,吴小军的老爸逮着他又揍了一顿。

看着土制的手摇钻,吴小军的老爸感叹万千:“你这个孩子,按说不笨,心灵手巧的,怎么净干歪门邪道呢?你说你要是把这点聪明劲都用在学习上多好,将来一定是个出息孩子。为什么就不能把这点聪明劲用在学习上呢?”

事后,王玥嗔怪的对吴小军说:“揍你不亏吧,挨揍是你自找的,让我不要往外说,自己倒显摆出去了,活该,活该!揍死你才好那。”

对王玥的嗔怪,吴小军干笑无语。


  
上一章:凤凰镇3
下一章:凤凰镇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