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3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2-07 点击数:2635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爬墙回家并不是为了少走几步路,更不是有急事赶时间走捷径,就是图个稀奇、好玩。不过,也有不好玩的时候,那就是爬墙头被同住一院的王奶奶逮住的时候,除了呵斥骂人,也打屁股。王奶奶的手特别的重,一巴掌下去能让你疼半天。

王奶奶是公社秘书王叔叔的老母亲。在这个小家属院里王奶奶年龄最长,大人们都很尊敬她,满院子的孩子受大人的影响自然也都尊敬她,就像是自家奶奶。只要是这个院子的孩子,在这院子的一亩三分地里调皮捣蛋做了坏事被她逮着,就归他老人家管,比经红头文件任命的都管用,她能做到一视同仁铁面无私,就像教训自家孙子一样,无需给你家大人通报,不骂就打。满院子的家长没有一个对她因管教他人孩子而提出异议的。因此,吴小军也挺恨她的。因为在本院中与其他孩子相比他挨骂挨揍的比率最高。

那年冬天,他故技重演,翻墙回家。寒冷的气温及臃肿的棉袄棉裤制约了他伶俐潇洒的翻越动作,没有跳好,有点拖泥带水,就是失手!落地时双脚没稳,身子一歪,屁股撞到了个物件,“喀吧!”清脆的碎裂声从屁股后面传来。抬起屁股一看,王奶奶放在墙根的尿罐被他并不坚挺的屁股坐成三瓣。

那时盛水的容器基本都是泥巴做的,尿罐子也不例外。泥巴捏的尿罐在火窑里经过三天三夜的烧结,使其像红砖一样经过高温的煅烧具有了一定的强度,完好的尿罐子拿起来一敲嗡嗡的响。尿罐子也分等级:大尿罐,二尿罐,小尿罐三个级别。大的两毛钱一个,二尿罐一毛五分钱一个,小尿罐一毛钱一个。陶泥烧制的尿罐唯一的缺陷,就是一碰即碎。

王奶奶的尿罐也和她的年龄一样,是本院里最大的。

尿罐的破裂之声让吴小军心里一惊,知道坏了,惹上麻烦事了。慌忙跳起来满院瞅瞅,还好!院里无人,值得庆幸。这时的王奶奶也许正坐在大门口的马扎上看光景呐。没有人看见就好办了。惶恐不安的心稍稍平静,鬼点子应急就来了。趁着无人发现,赶紧把碎成三瓣的尿罐拼在一起,小心翼翼的放回原处,麻麻利利的溜回家,心中盘算:等到天一黑,王奶奶拿尿罐时,再坏就赖不着我了,就是个无头案了。

吴小军觉得自己很聪明,事情做的很精巧,可谓天衣无缝, 进了家门他就像个没事人似的,做完作业就跑出去疯了。直到天黑,饥肠辘辘的他疯的一头汗回到家时,被王奶奶堵在了门口。

“给我站住,你个小龟孙!”王奶奶的公鸭嗓子叫起来刺耳,把吴小军逼到门跟,她从门后勾起半拉尿罐的罐鼻子,举到吴小军的鼻子前厉声喝道:“这尿罐是你给我打烂的吧!”盯着半拉尿罐吴小军一声没坑。“满院子的孩子都没有你猴精,把尿罐打烂还给我对上,对上我就不知是你干的坏事了!咱们这院的孩子除了你能干这事还能有谁?老实的给我交代,说了咱没事,不说我把你的腚帮子给你打烂。

心中有鬼自然就没了底气。其实,干没干坏事都写在自己的脸上呐。一声没坑就等于已经承认,没干当然不会是这熊样。王奶奶要是不问他,即便王奶奶在吴小军面前把这件坏事赖到别人身上,冤枉了别人,吴小军也是不会主动承认的。但是,王奶奶问到他了,他就会承认,不是怕她,是吴小军不会说瞎话。王奶奶也表态了,只要他承认了就没事,所以他就利利索索的承认了。谁知承认了也有事,结果,当着他爸妈的面,王奶奶毫不不留情的在他屁股上揍了两巴掌。

吴小军气急败坏暴跳如雷的嚷道:“你个老嫲嫲说话不算数,你说承认了就没事,我承认了你怎么还打我?”他护着火辣辣的屁股极不服气的抗辩道。

“不打你你能长记性吗?打是让你长记性,看你下次还敢干坏事不!”王奶奶气喘吁吁地说。

“早知我就不承认了。”吴小军对王奶奶说话不算数极为气恼,“我又不是故意把你的尿罐子弄坏的。”不是故意犯的错误是应该原谅的,是不应该再打的。吴小军觉得挨这两巴掌有点太亏了,而且王奶奶下手太重,半个腚都木了。

“不是故意的也得打!谁让你爬墙来着?要是故意弄坏的,我今天把你的小狗腿都得打断,看你还敢爬墙不。”

“哼!”吴小军心中不服,有一种不该上当受骗却上当受骗的窝囊。一甩头,把愤愤不平的小脸别过一边。

“你个小龟孙还不忿,我还没叫你赔我的尿罐呐。”王奶奶喘劲又上来了,喘的前仰后合。

吴小军的父母也一旁帮腔说:“有错就改才是好孩子,你犯了错还强词夺理,该打,不亏。看把你王奶奶气的。明天一天不许你吃饭,把省下的饭钱去给你王奶奶买尿罐去。”

躺在床上,抚摸着火辣辣的屁股,吴小军在琢磨:王奶奶怎么知道是我把她的尿罐弄烂的呢?是不是有人告密?不然王奶奶怎么能直接找到我?想来想去,他感觉是虎子告的密。当他把王奶奶的尿罐拼对好放回原处,路经虎子家门口时,他看见虎子在家。虎子也看见他背着书包打从厕所那边过来,而且似乎还多看了他一眼。虎子一定知道他是爬墙头过来的,下午的小院人少很静,尿罐破裂的声音很脆很响,他应该是能听见了的。吴小军断定问题肯定出在虎子身上。

知道是虎子告的密,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对付他。这家伙长吴小军一岁,高吴小军一年级,生的虎头虎脑的,浑身的劲,皮锤也硬,眉心那颗黑红色的枣胡记也长得有点杀气腾腾的,和他玩好了怪好,玩不好这家伙可凶了。以前和他也冲突过,事实证明和他干仗有些吃力,多数都是吴小军吃亏,很少讨到便宜。这次虎子给他玩个阴招,成本很低,成果很丰,不动声色就让他重重的挨了两巴掌,太划算了。吴小军心有不甘,要对付虎子硬拼不行,必须换个招数。他先忍下这份屈辱,寻找机会再出这口恶气。

一夜无话。

早上起来,睡眼朦胧的吴小军来到厠所前的墙根尿尿,又看见了王奶奶的那只破尿罐,同时,他也看到墙根还并排放着虎子家的两个尿罐。瞪圆的罐口冲着他像是在嘲笑,他有上去踢翻它们的冲动。冬日早晨清冷的空气没有使他犯浑,他收起已抬起的复仇之脚,他知道那一脚下去很爽,但是后果很严重。于是,把憋了一夜的尿狠劲的泚向虎子家的两个尿罐,哗哗的尿声使他想到火力极猛的机关枪,希望自己的鸡鸡也能像机关枪一样射出的是复仇的子弹,把两个尿罐击个土崩瓦解粉身碎骨。一阵猛射,尿罐依然完好,丝毫无损。他明白这只能泄愤,无实质意义。想法和行动总有很大的距离,要想实现必须付诸行动。有行动才有可能出气,这又可能给他带来不良后果。要避免产生不良后果就得动脑筋好好琢磨琢磨。当最后一滴尿结束时,他想出一个报复虎子的好办法。  






 


  
上一章:凤凰镇2
下一章:凤凰镇4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