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2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2-06 点击数:2825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吴小军喜欢凤凰镇临街带木柱外廊的古老店面,可以走在廊下躲避日晒或看雨中街景;喜欢店里卖的东西,那里有他非常喜欢吃的零食果子,三两分钱也能买点糖块、饼干之类的东西过过瘾;喜欢东街大礼堂屋顶上高高的铜十字架上落满的鸽子,那是他经常战斗的地方,落满大礼堂屋顶的鸽子是他们射击的好目标,只是自他有弹弓以来他的战功簿上还没有一只鸽子被打下来的记录,虽身经百战却屡战屡败,这是他在伙伴面前最英雄气短无法提及的事情;喜欢清澈透明水流潺潺穿街而过的西河,那是他和伙伴们夏日的快乐天堂,也是最有故事的地方。

凤凰镇有吴小军诸多的喜爱,但凤凰镇并不是他的祖籍故乡。他家原来不在凤凰镇,母亲常说他们是外来户。土改时,吴小军的父亲从城里来到凤凰镇搞土改,土改结束后就留在了镇公所。有一年的秋天发大水,大水围困沛县城,城外汪洋一片。为减小城内生活供应压力,县政府动员城内居民有亲的投亲有友的奔友,暂时外出避难,吴小军和哥哥吴大军(那是妹妹和弟弟还未出生)跟随着母亲离开沛城投奔在凤凰镇工作的父亲,也就落到了凤凰镇再没回去。

吴小军父母都是吃公粮的,吃公粮的被镇上的人称为机关干部,他们的孩子也就被镇上的人称为机关子弟。

机关子弟和镇上农民的孩子是有很多区别的。区别在于:机关子弟有到粮管所就可以购买到粮油的计划本,而农民的孩子没有,所以,机关的这些孩子每天回到家里好孬总有口热饭吃,而农民的孩子总是有上顿无下顿的;机关子弟放了学丢下书包满街跑着玩,农民的孩子放了学丢下书包还要跟着大人下地劳作,机关的孩子还以为跟着大人下地劳作是一件很好玩的活动,却没有体会到那是多么艰辛的劳作。那时吴小军不懂事也察觉不到,如果说还有那么点察觉的话,那就是他感觉机关子弟好像穿的比农村的孩子们整洁一点,脸色比农村的孩子们鲜亮一些,所以机关的这些孩子不管你跑到附近那个庄上,走进了谁的家门,人家一眼就能辨认出你不是地道的农村小孩 ,是镇上吃公粮人家的孩子。有个农家婶婶就说:“你们这些孩子咋就和俺们这些孩子不一样呢?再掺呼到一起也能一眼就分得出来。”

镇上有座六年制的中心小学校,坐落在镇子的东街上。和吴小军家仅一墙之隔。镇上的孩子都在这座小学上学。虽然学校和他家只有一墙之隔,毛石砌筑的院墙怎能挡得住吴小军身轻如燕、飞檐走壁的好身手。如果允许的话,在上课铃声响起之时,他也能轻而易举地翻越墙头,赶在老师进教室之前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可他不能也不敢轻易爬过墙头去上学,每天还是要老老实实背着书包出家门走大街去学校。顺着青石板铺砌的大街往南一百步,经十字街口左转,进入东大街。东大街的右边是公社百货商店、公社副食品商店,公社文化用品和新华书店;左边是公社银行、公社信用社、公社茶水房、公社理发店、武老四的狗肉铺,过了狗肉铺就到学校了。烟熏火燎的茶水房其实就是一个乌黑乌黑两头通透的茅草棚,草棚下,长长的老虎灶上一溜放着十几把铁水壶,一个挨着一个像群排队抱窝的乌鸦。一只特大的风箱呼——啦,呼——啦的给炉灶送风,吹起的火苗浓烟滚滚,熏黑了水壶,熏黑了茶房,把一对烧水的夫妇熏得跟黑种人似的,只有两个翻动的眼白是另样色。煤焦油熏透了的皮肤,纵使三天三夜的泡在水里也洗不过来。因此,街上流传民谣四大黑:鏊子根,锅底灰,烧茶炉子,大老德。大老德就是茶炉房老当家的。

中心小学校原是解放前的一个颇具规模的大车店,是凤凰镇最热闹的地方,不仅是商人旅客歇脚住宿的地方,也是南来北往的商品货物集散地。北有从陆路运来的葱姜大蒜,大豆高粱,南有经运河水路运来的织锦布匹,毛竹白糖。凤凰镇通往外边的道路和了解外面世界的信息,都是从大车店这里起步和获取的。

大车店的院子很敞,院里有许多高大茂盛的百年家槐。院中央的那棵家槐堪称巨无霸,巨大的树冠密不透光,遮盖两亩地的面积,树荫下能停下十辆马车。解放后大车店收归公有,改成了学校。客房改做教室,修建了操场,原有的树木基本都保留下来了,操场就建在大槐树下。夏日里学校开全体学生大会,500多名学生宽宽松松的坐在大槐树的树荫下,享受着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果实。如同一个敞开式的大会堂,阳光射不进,雨水淋不透,光线亮堂,通风优良。只要一踏进学校的大门,就会拥入她的怀抱,就会得到她的庇护。

吴小军无法忘却的是大槐树西旁的那眼水井,井口不大,井筒很深,无遮无拦的井口望着天日。每逢大扫除时,班级都在这里取水,大呼小叫,窜来跑去,桶碰井壁,几里咣当。夏日里,好多孩子用长长的细麻绳栓个小瓶子,提取井里的水解渴。冰凉的井水,清亮剔透,鲜甜可口,堪比现在的农夫山泉。空空的井口,像一张无底的大嘴,虎视着校园,每天都有许许多多的孩子在它的大嘴旁边游来转去。石板铺砌的井台溅上水后溜滑溜滑的,争着提水的孩子们在井口上嬉戏打闹,推来桑去,丝毫没觉得危险的存在。现在想来,是真真的让人感到后怕。没有一点防范措施的井口,在没有一点防范意识的孩子身旁,井的嘴巴竟是干干净净的,自建校以来到迁校封井,没有一个孩子跌落井下受到伤害。

吴小军从未有走捷径爬墙头上学去的行动,但有放学后爬墙头回家的经历。放学啦,他给他的同学伙伴们说:“你们先走,在校门口等我,我去趟厠所尿泡尿就来,”还故意强调一句 “等我啊”,然后佯装去厕所。一转身,躲到了学校会计兼仓库的房后,房后与他家的院墙相邻,登上房子的后窗台,两手一撑上了墙头,然后一跳,就落入自家院子。接着放下书包,喝口水,吃口馍,一抹嘴走出家门,转过街口,再来到学校门口。见他们几个傻蛋还在那傻傻的等他,他就有种一帮蠢孩子唯独我聪明的快乐感。

 “咦,你怎么从哪边过来的?你的书包那?”一帮孩子一脸的茫然,瞪着诧异的眼睛问他:“我们一直在校门口等你,眼都没眨,怎么没看见你过去呀?”

“我就是从校门口出去的。”吴小军一脸无辜的样子一口咬定说。

“那我们怎么没看见你?难道你会飞?”

“对,我就是飞过去的。”

“就会吹牛皮,你在飞一个我们看看。”

“飞一个就飞一个 。”吴小军拉开架势做出要飞得样子,接着马上又收起架势,说:“一天只能飞一次,今天飞过一次了,不能再飞了。”

“不行,不能飞也的飞。”他们一哄而上,将他按倒在地,武力干预。原来一帮蠢孩子唯独我聪明的快乐感转瞬灰飞烟灭,化成一帮蠢孩子唯独我挨揍。

   后来他们知道了吴小军的路子,有时偶尔也跟着他不走大门冒险翻墙回家。





  
上一章:凤凰镇1
下一章:凤凰镇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