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凤凰镇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2-05 点击数:4802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徐州往东曲里拐弯走上百余里,你会碰到一座绕不开的小镇。小镇不大,古朴、庄重,静谧、安详,默无声息的依偎在古老大运河的一个河湾旁。青石板铺就的十字大街,把小镇整齐的切分四瓣。青砖黑瓦毛石墙、鳞次栉比的陈旧商铺封存着厚厚的岁月痕迹,拥挤在街道两旁,用那沧桑厚重的容颜向经过她的人们倾诉她昔日的繁华与辉煌。虽经百年风霜雨雪的无情洗礼和时空光阴的残酷磨砺,当年繁盛遗迹依然未能被岁月洗尽铅华,残存的昌盛豪气依然咄咄逼人。时下,临近十字街口几幢位置较好、铺面较大的老铺子被公社供销社作商店继续沿用,虽经改头换面,也难以脱胎换骨,商铺的格调、门面的状态还基本保留原有的模样,甚至一些石刻招牌,木刻字号都还在原来高高的门头上,冷眼俯视过往的路人。新的红漆招牌透着一种俭朴、充满着一种朝气,体现着建国初期的一种精神,一新一旧的招牌,显示着一个新旧时代的更迭。每天的早晨,新鲜的太阳从凤凰塔身后爬上塔尖开始拥抱凤凰镇时,每个店面的漆花门板便从老旧的门槽上卸下,洞开的店门开怀迎客,生活的节律变搅动了小镇的神经,小镇也就醒来了!

融融的阳光从没有遗忘这个偏僻的小镇,一如既往毫不吝啬地施散在大街小巷的各个角落,镌刻着小镇的故去和未来。当夕阳懒懒的拖着晚霞染红小镇身边的大运河时,长长的青石板街道也涂抹上一层暖暖的色彩,那是一种召唤的色彩,归家的色彩,歇息的色彩。店铺的一块块门板又各就各位,锁住了喧闹,小镇又归于宁静安详。宁静安详的在当街不小心打碎一个酱油瓶子,满镇子的人心都会为之悸动一下,都能感受到瓶子破碎的惊天脆响。如此的宁静安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岁月在不觉中逝去,门板上的漆花日见老旧,而街面的青石板却日渐光滑照人。每当深夜马车驶过街道,马铃伴着马蹄敲打着青石板的街面,犹如天籁之音传进小镇的每家每户,犹如一段流淌的故事沁入沉睡人们的梦中,小镇的人们便知供销社的马车队又出发进城拉货去啦。

这是一个从久远而来的美丽小镇,也是一个即将美丽逝去的小镇!

小镇古朴、静谧、清雅、秀美,同样,小镇也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 ——凤凰镇。

凤凰镇名字的由来,在当地流传着一个凄美的传说。这个凄美的传说,是在吴小军刚上一年级的第一个暑假期间,跟他的同学施二妮到他家里玩时听他爷爷讲的。他爷爷白花花的胡子里藏着数不清的故事。

在柴院的桃树下,吴小军殷勤而又稀奇的使用火镰击打着火石,连续不断的敲击,溅出的火星持续的落入箐杆子做的火引子上,再轻轻地吹上几口,终于点燃了火引子,红红的火头为爷爷点上一袋烟。一段动人的故事伴着袅袅烟雾便从那豁豁啦啦的牙缝中缓缓道出。

在东山坡上曾经有座和尚庙,庙宇堂皇,红墙黄瓦气势恢宏,远近乡民,消灾拜官,求财索子,络绎不绝,终日烟火缭绕,诵经朗朗,钟声悠扬。那年二月二龙抬头那天,突然天昏地暗,惊雷滚滚,一个震天炸雷伴着一个火球从天而降砸到大雄宝殿的屋顶上,瞬时大火雄起铺天盖地,火凶焰猛无法靠近,未及施救,浩浩荡荡的一座百年大殿毁于一旦,落得残垣断壁,瓦砾一片,不胜凄凉。就在殿傍伴着墙跟而生的一棵老桐树未能幸免,沾着庙宇的熊熊烈焰,老桐树被大火烧得满身焦糊,伤痕累累,枝叶全无,成了一根焦黑的烧火棍,孤独的杵在坍塌的碎石瓦砾之中,像只残臂无望的祈向苍天,惨不忍睹。没有人觉得这棵老桐树还有再生的可能。谁想,次年,一场连绵的春雨之后,人们忽然发现在这根没有一丝生还希望的烧火棍的根部又吐出绿芽。火后重生的老桐树,脱胎换骨般的更加枝繁叶茂。有人说那不是一棵普通的树,肯定是受了庙里的佛气,成了一棵神树。于是,人们就信奉那是一棵神树,断了的香火又在老梧桐树下延续。善良的乡民因树奉香,历经百年,香火不断。就是这棵成了仙的老桐树,招来了远方的凤凰。

凤凰落脚的地方无疑就是风水宝地。村民们欢天喜地,像是有个大元宝落在自家院子里。殊不知那棵劫后余生的老桐树并不是神树,而是一个千年树精,它就等待这场大火烧去它的凡胎,炼出它的灵魂,化出人形来。白天它是一棵受人香火的仙树,晚上就灵魂出树,化出人形去人间享乐。千年树精的现形惊吓了这对卧巢凤凰,撇下一对凤凰蛋飞走东南。凤凰走后,凤凰蛋随即化成了两块巨石,滚落山下。至今,这两块滚圆的巨石还撂在山脚下的树丛中。那日,吴小军去同学七斤家玩,在山后有幸见到那两个被撇下的“凤凰蛋”。

凤凰飞走后,就再也无人敢进那个山凹,再也无人去那棵梧桐树下进香。那时起,村里就不断有人害一种手脚抽搐卷曲,身上溃烂流脓的怪病,患病者痛苦不堪,死亡率很高。这种可怕的怪病难以治愈且传染蔓延。一旦染上这种病,就等于判了死刑,病人必须离开自己的村落家园,移居荒山野岭,与世隔绝,自生自灭。赖在村里不走是不行的,人们像驱赶恶魔一样拆掉你的家园,烧掉你的房屋把你驱离赶走,背井离乡,至死不归。人们恐惧这种无药可治的病魔,人人自危,村村不振,唯恐灾祸灭门绝户殃及全村。

一日,一位云游的僧人路经此处,见山凹里的妖气太重,作法降妖,几番争斗,难以降服,就指点当地村民说,村中怪病系山中树妖作祟,树妖的道诣很深,经千年修炼,已是半仙半妖,很难降服,需集民力民意修塔镇妖。

为镇住山凹中的千年树妖,消灾免祸,举全镇之力,历时三载,耗银数千,在东山脚下建起了一座七层镇妖宝塔,锁镇树妖。至此,方圆村民怪病骤减,民心大振。直指苍天的宝塔成为小镇的定镇神针,乡民们心中的精神磐石,信念和力量的源泉、靠山。人们念及那对凤凰曾在此落过脚,就把镇妖宝塔命名凤凰塔。因有了凤凰塔,东山不再叫东山,改叫凤凰山,小镇也因此得名凤凰镇。

凤凰塔是一座纯砖结构的砖塔,两条塔腿立在高高的巨石砌筑的塔基上,两腿之间是一个东西走向的拱门,冲着太阳升起和太阳落下的地方。每天早晨升起的红日和晚上下山的夕阳,都能照进拱门内的青石板上,如同一面镜子把嫣红的阳光折射上去,一直照亮塔内最顶层的穹顶,依稀可见穹顶上倒悬的巨口獠牙、怒目圆睁、凶煞无比却又叫不上名子的兽头石雕。就是靠它震住千年树妖不再祸害乡民,侵扰百姓,安抚一方。

凤凰塔前有座石坊碑亭,碑亭内有块石碑,石碑上记载的就是凤凰山和凤凰塔的故事,记载了凤凰塔曾经历了一场大地震,凤凰镇几乎在地震中损毁殆尽,而凤凰塔却安然无恙,毫发未损。现在的碑亭和石碑就是震后修建的,震后修建的碑亭石碑距今也有三百多年的时光岁月了,可见凤凰塔更为久远的历史。

凤凰塔有着一身的故事,吴小军打小就被它的故事耳濡目染,每个故事听来都是有型有色,有名有姓,有鼻子有眼,又都是那么神乎其神,引人入胜,他被凤凰塔的故事感动了,在小小的心灵深处,充满着对它的崇拜、敬畏和好奇。就说这七层宝塔为什么没有蹬塔的台阶,是古人建造时的遗漏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因为塔梯那是凡夫俗子用的,无梯则止于凡人,镇妖宝塔岂容凡人攀爬,只有高人才可升腾而上。相传常有仙人路经此处,飘然塔内,在此小息。

好奇心的促使,使吴小军常独自一人跑到塔下,躲在塔旁的槐树林里猫下身子,瞪圆双眼,凝神静气偷窥塔上的神秘窗洞,盼望有仙人驾临,幻想着能有幸与这些仙人结识,讨点功夫,沾点仙气,那可就拽了。忽有一日,吴小军反过神来:仙人来无影去无踪不被发现,一定都是夜晚行动,白天的窥视累死也不会有所收获。想到这里,他决定冒险夜晚来碰碰运气,于是急盼着天黑。

当太阳西下,夜幕降临,黑暗充满小镇之时,吴小军夜闯凤凰塔的勇气也随黑暗的加剧而每况愈下,逐渐递减,最终归零。但他的行动归零但愿望没有归零,而且有所放大,只是暂时放下。他设想着有一天他能爬上塔顶,躲在塔楼里恭候仙人的光临,直接与仙人面对面。

  
上一章:无
下一章:凤凰镇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