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基础奠定 1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2-05 点击数:285次 字数:

第四章  史无前例

十二、基础奠定

 

 

如果人们带来如此大的勇气,

这个世界已经杀了他们。

当然,它杀死了他们。

后来,许多人变得更加坚强。

 

——欧内斯特·米勒尔·海明威(永别了,武器)

 

 

1

 

欧内斯特·米勒尔·海明威(Ernest Miller Hemingway1899721196172),美国记者和作家,被认为是20世纪最著名的小说家之一。

海明威出生于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郊区的奥克帕克,晚年在爱达荷州凯彻姆的家中自杀身亡。

海明威一生中的感情错综复杂,先后结过四次婚,[3]是美国“迷失的一代”(Lost Generation)作家中的代表人物,作品中对人生、世界、社会都表现出了迷茫和彷徨。

在海明威一生之中曾荣获不少奖项。

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被授予银制勇敢勋章;1953年,他以《老人与海》一书获得普立策奖;1954年,《老人与海》又为海明威夺得诺贝尔文学奖。

2001年,海明威的《太阳照样升起》(The Sun Also Rises)与《永别了,武器》两部作品被美国现代图书馆列入“20世纪中的100部最佳英文小说”中。

海明威被誉为美利坚民族的精神丰碑,并且是“新闻体”小说的创始人,他的笔锋一向以“文坛硬汉”著称。

海明威的写作风格以简洁著称,对美国文学及20世纪文学的发展有极深远的影响。

海明威一生曾经历过数次车祸,烫伤,摔伤,甚至被狮子抓伤,腿,脚,胳膊,肋骨,肩膀,背,肌肉,扁桃体,内脏均有不同程度的损伤,眼睛被戳伤两次,脑震荡十余次,还曾在战争后从身上取下237个弹片……但最致命也是最后的一次,是他自己开枪打爆了自己的头。

欧内斯特·米勒尔·海明威,1899721日出生于芝加哥市郊。

父母受过良好教育,较有威望,社区居民说, So many churches for so many good people to go to”。

在海明威的父母结婚过后不久,海明威的外祖父与他们生活在一起,海明威出生后,家人们决定让海明威与外祖父同名。

一家人搬进了一所七间卧室的房子。

海明威的母亲经常在村庄附近走动。

传记作家Michael S. Reynolds指出,海明威反映了她的精力和热情。

在她的坚持下,他学习演奏大提琴,这为《丧钟为谁而鸣》的创作积淀。

海明威7个月大时,一家到了密歇根瓦隆湖,在那里建了一所农舍,并把其命名为温德米尔,往后常常在夏天时到那里度假。

四岁时的他承袭了父亲的兴趣,打猎、钓鱼、在森林和湖泊中露营等。

1913年至1917年,高中时期的海明威参加了多项运动,包括拳击,田径,水球,足球。

在班中,他在英语方面的过人天赋尤其突出。

在初中时,他曾为两个文学报社撰写文章有了首次的写作经验。

升上高中后,他更成为了学报的编辑。

有时他会使用“Ring Lardner Jr.”这笔名写作,以纪念他心目中的文学英雄拉德纳(Ring Lardner)。

高中毕业之后,拒绝入读大学的海明威,以18岁之龄到了在美国举足轻重的《堪城星报》(Kansas City Star)当记者,正式开始了他的写作生涯。

海明威在半年中深深受到了星报的写作风格影响,即“用简洁的句子。用短的段落作文章开首。用强有力的的英语。思想正面。”

 

1918年,海明威回应在堪萨斯市红十字会的招聘工作,并成为了一名救护车司机。

他在五月离开纽约,他是从德国火炮轰击下抵达巴黎的。

六月,他到了意大利。

在米兰的第一天,弹药工厂发生爆炸,亲眼目睹救援人员检查切丝女工遗体。

下午,在他的非小说类书籍死亡事件描述:

“我记得,我们不但彻底搜查相当完整的死尸,我们还收集尸体碎片”。

191878,他被迫击炮火打成重伤。

他的伤口,让他得到了一枚意大利银英勇勋章。

海明威说:

“当你去打仗,作为一个男孩,你有一个伟大的不朽的错觉,其他人被打死,而不是你......然后,当你身受重伤的第一时间,你失去了这种错觉,你知道它可以发生在你身上。”

 海明威在5天后调往米兰一个美国红十字会的医院工作,他常常以读报和喝酒消磨时间。

在这里,他结识了来自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修女安格妮·库洛斯基(Agnes von Kurowsky),海明威爱上了她,但海明威后来返回美国,他们的关系就这样终止了;安格妮并没有跟海明威返美,而是与一名意大利军官缠绵。

这件事的记忆在海明威的心中一直挥之不去,并成为了他早期小说《永别了,武器》的创作灵感。

 

1919年,海明威回到家里休养。

Reynolds解释说,“海明威真的不能告诉他的父母他想什么,当他看到他的血腥的膝盖。他不能说谁不能英语告诉他,如果他的腿不脱落或与外科医生在另一个国家是多么害怕他。”

19199月,他与高中同学在密歇根州进行了一个钓鱼和野营之旅,从而回到国内。

他在《多伦多星报》找到了一份工作,在那里海明威是一名自由作家、记者和海外特派员。

海明威在那里结识了星报记者莫利·卡拉汉(Morley Callaghan),两人成为好朋友。

卡拉汉在那里刚开始写短篇故事;他把这些短篇故事给海明威看,而海明威对这些作品赞不绝口。

后来他们在巴黎得以再度重聚。

小说家舍伍德·安德森在多伦多星报担任副主编。

海明威见到哈德莉·理察逊后,产生感情,比海明威大八岁的哈德莉·理察逊,较不稳重。

Bernice Kert称哈德利“令人回味”有艾格尼丝缺乏的稚气,几个月后新婚的他们前往欧洲。

他们想访问罗马,但舍伍德·安德森说服他们访问巴黎。

192193结婚,两个月后,海明威被聘为多伦多星驻外记者,夫妇离开巴黎。

 

在巴黎,海明威和哈德利在一个租用的房间附近的建筑工作。

斯坦因,是在巴黎的现代主义的堡垒,在海明威回到巴黎之后,安德森为他写了一封介绍信给格楚特斯坦。

她成了海明威的良师益友,引导了海明威参与“巴黎现代主义运动”(Parisian Modern Movement),然后到蒙巴拿斯区(Montparnasse Quarter);这成为了美国移民“迷失的一代”之始,他最终退出文学争论,跨越几十年。

两人在1923年和1924年住在同一条街上。

和海明威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的庞德的认可和培养年轻人才。

庞德介绍海明威于爱尔兰作家詹姆斯·乔伊斯,海明威经常走上“酒精热潮”

1931年,海明威迁往基韦斯特(他在那里住的房子现为博物馆),并为《午后之死》和《胜者一无所获》积累素材。

1932年,《午后之死》出版。

尊奉美国建筑师罗德维希的名言“越少,就越多”,使作品趋于精炼,缩短了作品与读者之间的距离,提出了“冰山原则”,只表现事物的八分之一,使作品充实、含蓄、耐人寻味。

1933年秋天,海明威随一队狩猎的旅行队到了非洲,他根据在非洲的见闻和印象,于1935年出版了《非洲的青山》、《乞力马扎罗山的雪》、《法兰西斯·玛贝康短暂的幸福》。

1937年至1938年,他以战地记者的身份奔波于西班牙内战前线。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作为记者随军行动,并参加了解放巴黎的战斗。

在此期间,海明威写的散文《告发》于1969年附《第五纵队与西班牙内战的四个故事》出版。

1940年,海明威与费孚的结束婚姻,在这段期间,身体健康问题接踵而至,对海明威造成很大困扰。

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海明威立即将自己的游艇改装成巡艇,侦察德国潜艇的行动,为消灭敌人提供情报。

1944年,海明威随同美军去欧洲采访,在一次飞机失事中受重伤,但痊愈后仍深入敌后采访。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他获得一枚铜质奖章。

1948年,海明威与玛莎离婚,并与战时通讯记者玛丽·维尔许·海明威(Mary Welsh Hemingway)结婚,不久重返古巴。

1940年,海明威发表了以西班牙内战为背景的反法西斯主义的长篇小说《丧钟为谁而鸣》,1950年,以二战后的威尼斯为背景的《过河入林》出版,马奎兹就曾表示:“没有《渡河入林》,就没有《老人与海》。”

海明威的写作风格以惜墨如金且轻描淡写而著称,对美国文学及20世纪文学的发展有极为深远的影响。

海明威的写作风格是受在《堪城星报》作记者时的影响,后来整辈子的写作都是沿用在星报工作时用的写作风格:

“句子要写得简洁,文章开首之段落要短,用强有力的的字眼,思想要正面。”

1925年,海明威的短篇故事系列《在我们的时代里》出版,大大震动美国文坛,一再向他说明他这种惜墨如金的写作风格是为美国文坛所接受的。

对于海明威的写作风格,旅美学者夏志清亦有评论过海明威的写作风格,他认为海明威的文章具记者风格,“一清如水,多读没有余味”。

海明威简洁、直接的写作风格亦是影响后世作者最大的地方。

他很少用装饰性的字眼,而是以简明的句子讲诉一些人在生活上所表现出的勇气、力量和尊严的故事。

但是夏志清指出晚年的海明威写来写去还是这个笔调,甚至是自我嘲讽。

海明威早期的作品销路很好,受到各界的好评。

这成功令他开始变得很自负。

海明威的转变是由于太多评论的关系。

一些刊物抨击他为下流作家。

格楚特斯坦在她的作品《爱丽丝·B·托克勒斯的自传》中有谈到他,指出他的写作风格是学自格楚特斯坦自己及舍伍德·安德森。

海明威一直与批评家是水火不相容的,他说批评家是饶舌专家,就像相命术士说些空洞的话骗取一点稿费而已,他在1924年写过一篇文章说,平均每一位美国名作家就有十一位批评家靠批评这位名作家来出点风头。

他说,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会批评的人不自己写点像样的东西给别人看,而老是以寄生虫的心态写些杂文或废话。

《百年孤寂》作者马奎斯曾写过一篇短文,叙述1957年春天与海明威夫妻在巴黎圣米歇尔大道相遇,并将他的失败之作《渡河入林》列为海明威最好的一本小说,“没有《渡河入林》,就没有《老人与海》”。

虽然马奎斯也同意此书在爱情对白显得平板与矫饰。

旅美学人夏志清则表示海明威的小说世界“只有男人、没有女人”,记者风格的文章“一清如水,多读没有余味”。

曾为《了不起的盖茨比》写序的林以亮也认为,在费兹杰罗生前,海明威的地位远高于费氏,但是海明威死后,一窝蜂的模仿,让海明威文笔的缺点曝露无遗,相反的费兹杰罗的地位在二战后却如日中天。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基础奠定 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