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红楼新梦 18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2-04 点击数:279次 字数:

18

 

李纳是毛泽东最小的女儿,在她很小的时候江青就教她如何读《红楼梦》。

当然,不是给她讲书中男女青年的爱情故事。而是用阶级斗争的观念教她如何来解读这本中国最著名的古典小说。

李讷是毛泽东和江青的女儿,1940年出生于延安,是毛泽东在47岁时有的,格外疼爱,不忍心送保育院,成了家中唯一在父亲母亲身边度过童年、少年和青年的孩子。

据说“鼻子和眼睛酷似她的母亲”,清秀;但“脸型、额头和嘴却极像她的父亲,她的肤色微黄,像她的父亲”,身材较胖“也像她的父亲”。

196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

从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后,直接参加了中央组织部的“四清”工作团,到农村搞了一年“四清”。

19667月初,她结束了农村“四清”工作来到钓鱼台,住进钓鱼台十一楼,同当时中央文革办公室的同志吃住一起。

 在十一楼住了几天,后来办公室就搬到了钓鱼台十六楼,肖力被分配到办公室文电组工作,那个时候穆欣安排她处理陈伯达的来信。

 在1966年10月中旬李讷改名为肖力,到平安里3号,踏进了解放军报的大门,穿上了绿军装。

以“肖力”姓名,供职于《解放军报》社。

1967113组织“革命造反突击队”,贴出“解放军报向何处去”的大字报揭批胡痴(其时任新华社代社长、全军文革小组成员)、宋琼以及杨子才等领导,左右了报社的运动方向。

117,林彪签署的《给解放军报社革命同志的一封信》(毛泽东批示“同意,这样答复好”),肯定这一行动“在报社内部点起了革命火焰”。

先后担任军报版面组(一说“中央文革记者站”《快报》)组长、解放军报总编领导小组组长(相当于总编辑)。

 1970年初,毛泽东让“肖力”到井冈山那里(江西省进贤县)的中共中央办公厅“五·七”干校锻练。

在那里,发生了一桩意想不到的事:

年已三十的李讷,跟“五·七”干校中的小徐相爱了。

小徐是北戴河管理处的服务员,父亲是山海关车站的扳道工。

李讷会爱上这样一位普普通通的小伙子,却不是“门当户对”的高干子弟,消息传出,人们颇为震惊。

 那时候李讷的堂姐毛远志、堂姐夫曹全夫都在这所五七干校,曹全夫是干校的党委书记,立即向毛泽东汇报了此事。

 对于生活问题,毛泽东向李讷说过:

“要在下面选择,找个一般人。”

李讷和这位一般工作人员谈得来,产生了感情。

这件事,毛泽东同意。

李讷按照自己的意愿,在干校与那位同志结婚了。

回到北京后,李讷一家住在中南海南部丰泽园内的菊香书屋。

李讷的孩子是在北京协和医院生产的,为她接生的,是我国著名的妇产科大夫林巧稚。

在孩子生出来后,李讷又回到中南海的家里,对孩子的护理工作,起先还是由马晓先护士来做。

后来,为了更好地照顾李讷母子,中办又找了一位南方的老太太,住进了菊香书屋。   

1973年参加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

1974年至1975年先后任中国共产党北京平谷县委书记和北京市委副书记。

毛泽东去世后,李讷有过一段异常孤独、困难的时刻。

那些年由于母亲江青在京北远郊秦城监狱服刑。她常常要花整天的时间,乘公共汽车去那里探监。

1984年江青保外就医时一度与其同住。

1984年在毛泽东卫士长李银桥夫妇的帮助下,李讷与王景清(他是1927年农历513出生;1936年参加儿童团;1938年参加革命工作;1940年参军;1944年入党(当时才17岁)并提干。

后来担任中央组织部安之文副部长的警卫员;

1947年给刘少奇同志当过任卫士;

1951年到朝鲜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荣立过三等功;

1953年回国,到首都警卫师司令部任警卫参谋,又到警卫师三团任参谋长;所以他认识主席的卫士李银桥。

1961年组织上为了培养他,送他到南京军事学院学习四年;

1965年毕业后,到昆明军区怒江军分区任参谋长。)结婚。

王景清是一个标标准准的抗战老干部。

 李讷和王景清婚后去监狱看望母亲。

江青见到这位女婿,很满意。

她说:

“老王啊,你年轻时一定很漂亮。你50多了还这么精神。你们是谁帮忙介绍的?

 王景清说:

“李银桥和韩桂馨。”

江青停了片刻,只说了一句:

“银桥和小韩阿姨是好人。”

婚后,他们过着老百姓平静自由的生活。

他们都是自己去市场买菜,几年前才搬进较大一点的房子。

他们家中没有值钱的家具陈设,就是书多,专门有一间库房,李讷爱人王景清介绍说大多都是江青留下的书,很珍贵的,有两万多本呢。

客厅一排书橱上面放有父亲毛泽东母亲江青的照片,还有一张在延安爸妈抱着李讷的老照片。

此照片是李讷最喜欢的照片。

李讷书斋旁的客厅正中,曾挂有一幅毛泽东亲笔写给李讷的题词,“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亦文章”。

这幅题词老人家没有写具体时间,却永远留下了一位世纪伟人,一位睿智父亲对爱女的深情,对中国昨天和今天的感悟。

李讷1999年被特别增补为委员。

2003年春天,李敏李讷姐俩一起被选为新一届全国政协委员。

李敏和李讷整个50年代都和父亲毛泽东住在中南海,姐妹关系一直融洽。

父亲逝世以后对姐俩打击太大,身体都不好,各自度过了多事的中年时期,如今步入老年。

同时经历着人生悲欢离合的两姐妹,这几年身体反而慢慢好起来了,常有机会见面,联合出席一些社会活动,共同回忆和父亲生活在一起的快乐日子,从天真烂漫的少女变成祥和睿智的老妇,有说不完的话题。

李纳知道父亲的老家在韶山,但一直没有回去过。她一直在寻找着来韶山的机会。因为她不敢一个人去,也不敢亮出了自己的身份和姓名。

19848月,李讷结婚了,那年她已经是44岁了,在丈夫王景清陪同下,终于踏上了去韶山的列车。

 但是在韶山管理局的接待名单里,就只填有王景清参谋长的名字。

 王景清出现在毛主席韶山故居的土路上,大家将他簇拥在中间,陪着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参观。

李讷远远地拉在后面。

在参观毛泽东少年时代劳动的一些家具时,李讷手摸着父亲儿时用过的家什,内心里涌动着一种难言以状的情绪。

为了不让其他的人注意到她情感的变化,她再一次将自己拉远了与参观人群的距离。

 李讷抚摸着旧时父亲的劳动用品,似乎能感受到依稀残留的余温,内心百感交集。

她的行为,让韶山管理局的几位陪同参观的负责人感到有些奇怪,不知道王参谋长为何还带来了一个穿着很土的中年妇女?

 在从堂屋里穿过,进入牛栏房时,李讷靠在门框上,情感难以自持,王景清将其看在眼里,他想去扶扶她,但是,昨晚她的嘱咐是那么的坚决。(不许在韶山那里露出她的真名)

 王景清放弃了,只得埋头跟着陪同的人群往后山晒谷坪方向走。

 一行人上了晒谷坪。晒谷坪下,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这是毛泽东同志小时候劳动的地方”。

 李讷也看到了这块牌子,这块曾经多次出现在她梦中的田地与标牌。

 李讷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她的内心翻江倒海般,涌动着对父亲的怀念,泪水像山涧溪流的水,奔涌而出。

一声压抑的哭声,重重地从胸腔里喷了出来。

她一下跪在那块父亲曾经劳动过的田埂上,一双手向泥里挖去,挖去,并深深地插在泥土里!

 她的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人们不知道这个沉闷地饮泣着的中年妇女是谁。

王景清立即冲出了人群,跪下来,扶着李讷。

他那军人的大手,殷殷地为她擦去泪水。

王景清觉得再也不能隐瞒什么了。

他扶着李讷,向韶山管理局的领导人解释说:

“这是李讷,是毛主席的小女儿李讷!”

 李讷?

毛主席的幺女儿李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当惊呆了的人们仔细打量时,这才看清楚了这位酷似毛泽东的女人是谁。

 李讷已经擦干了泪水,她怔怔地望着父亲劳动过的土地,父亲小时候爬过的远山,心里不知什么滋味,酸甜苦辣痛,什么都有。

 韶山管理局的负责人责怪李讷:

“你怎么不告诉我们一声啊?你这是为什么啊?”

 王景清言语不多,想说些什么,没有说出来。

 还是李讷说出了自己的忧虑:

“我是江青的女儿,我怕……”

 一位领导含着泪说:

“不错,你是江青的女儿,但是你更是毛泽东——毛主席的女儿啊?你回到了韶山,这里不就是你的家吗?”

 人群里一阵唏嘘,所有的人都心事重重地哭了。

 

李讷的独子王孝芝,35岁。

毛泽东曾用名“润芝”。李讷的儿子就叫孝芝了。

自尊自强的个性,不喜欢抛头露面。在做文化传媒。

李讷的儿子孝芝结婚时,是刘少奇的儿子刘源和薄一波的儿子薄熙成,作为男女方媒妁的。

那时,薄熙成是北京市旅游局局长、党组书记。

最令人称赞的是刘源在婚礼上的一番话,至今让人赞美不已!

婚礼上,刘源面对几百位毛家的亲朋好友,从容讲了一段坦荡激昂的话,颇耐人寻味:

“……

祖先的遗留,良心陋习,好赖香臭,像一锅乱炖;泽被与贻害,后辈都要承担,优秀的思想和惨痛的教训,同样可贵。我们继承什么?全在生者自身所为。当然,必须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青史凿凿:毛刘合力,国之幸、民之福,成就了历史上最辉煌的革命事业;毛刘分离,国之殇、民之难,也铸成两位伟人和两个家庭的最大悲剧。我们今人,必须力保先辈的成功,避免他们的失败,光大真理,扬弃错误。这才是真正的好后代。

这个世界上,不是没道理。往往是人们超脱不出感情,意气用事,不讲道理;或不想搞清道理,心里明知不愿信、不愿行,不按道理去做。对我们两家,最简单的事实证明,和则盛、斗则衰,合是正确、离是谬误。多浅显的道理!我们两家后人,最起码应该做到,和而不斗,合而勿离。多明白的事情!不该按理办事、敏于行止吗?

今天,毛泽东、刘少奇两位老人家,若在天有灵,看到我们举行如此盛大的婚礼聚会,济济一堂,同贺大喜,一定会为我们高兴,一定会为有这样的后代而自豪,一定会为“换了人间今又是”,而“泪飞顿作倾盆雨”!

语音未落,已是满堂掌声、喝彩,有欢呼称快的,有啧啧称奇的,有喜极而泣的……

最后刘源与大家共祝:

  祝新人百年合美!

  祝所有家庭合好!

  祝国家和人民和谐!

  祝中国和世界和平!

红火热闹中,李敏的女儿孔东梅跑过来,小声说:

“刘源叔叔,你——真——棒!

 

孔继宁、孔东梅是毛泽东与贺子珍的外孙外孙女,李敏的孩子。

儿子继宁的名字是继承列宁思想而来。

他从南京军事外语学院毕业后即驻外工作,先是在我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任武官助理,两年后因工作出色被调往驻英国大使馆。

李敏的女儿东梅,出生上海,童年与外婆贺子珍生活在一起。

曾留学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硕士毕业。

如今北京大学博士在读。

2003年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时,孔东梅出了《翻开我家的老影集》、《听外婆讲那过去的事情》。

200699毛泽东逝世30周年纪念日里出版了《改变世界的日子里》。

李敏曾将女儿出生后的照片带给父亲毛泽东看,毛泽东为外孙女起名“东梅”。

这两个字既包括他自己的名字“东”又有他一生都喜欢的“梅”。

孔东梅长得像外公一样,在下巴上也有一颗痣,这么巧。

孔东梅说:

“妈妈没有遗传我却遗传了。”

毛泽东去世后,李敏李讷没有继承毛泽东的一分钱的遗产,无论在毛泽东在世时还是在毛泽东去世后,两个女儿都没有享受到一点特权。

在随后的改革开放时代,李敏和李讷自然也属于那种落后于时代的人,没有什么时尚的生活方式。

她们只是谨小慎微地依靠着那份工资生活着。

李讷对生活是知足的,她似乎什么也不缺。

她缺钱吗?

不,实际上只要她一松口,就会有无数的人愿意为之 付出。

据媒体曾经报道,一位沂蒙山老区的农民得知毛主席的女儿生活极端困苦,捐给了李讷两千元钱,但李讷 把这钱转捐给了希望学校。

也曾有一位港商得知李讷的困境寄来了一万港币,但李讷决定兑换成人民币之后捐献给 延安老区,结果在银行被骗子将此款骗走。

李讷不愿意接受别人的馈赠和帮助,她说:

“这世界上还有很多比我 更困难、更需要帮助的人”。

李讷的丈夫王景清,是陕西榆林人,1940年十一岁就参加八路军,曾经做过毛泽东的卫士。

一不小心就露出他穿的袜子,那似乎是一种解放前才有的袜子,袜筒是那种几十年前的纱袜,袜底是用布缝的,已经补了很多 的补丁,这种艰苦朴素的作风显然是受毛泽东的影响。

李瑞环同志对李讷的境况十分关心,曾经说过有什么问题去找他,但李讷从不愿意麻烦领导同志。

能够温饱 ,足矣。

尽管从外表来看,李讷似乎是一个落魄的老太太,但这种外表掩饰不住她内在精神的光辉,李讷是一个文化 人,北大毕业,文史哲的功底相当好,她有着丰富的内在精神世界,她的沉默与无言,默默地向世界宣示着她那种内在的坚强与冷傲,那是一种不可言说的精神。

在李讷身上,也体现了那种士大夫的傲骨,那种冷傲的骨气令 人不得不为之油然而生出敬意。

望着李讷那羸弱的身躯,我仿佛觉得她非常富有,她的形象在变得高大,那是一种塞乎天地之间的高大, 一种不可战胜的气质和性格。

毕竟是毛泽东的女儿啊!

毛泽东后代的3个家庭,儿子毛岸青家,女儿李敏家和小女儿李讷家也常常聚聚。

常在毛泽东侄女毛小青在华龙街开的“毛小青美食城”为毛泽东过生日。

平时也相互走动,谁家有什么事都很关心相互照应。

也常常一同参加一些社会活动。

200699毛泽东逝世30周年纪念日里,许多毛泽东生前身边工作人员、友好人员簇拥着毛泽东后代的3个家庭一同参加了纪念活动。

毛泽东快3岁的曾孙毛东东,献给爷爷一个小花篮。

毛家人每人站立在毛泽东遗体前都说了话:

“希望爸爸保佑全国人民国泰民安、繁荣富强,保佑我们3个家庭成员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李讷在最后离开毛泽东纪念堂时,紧紧握住纪念堂工作人员的手,眼含热泪深情地说:

“谢谢你们30年来照顾我爸爸。”

然后双手合十后退一步深深鞠躬,连连说:

“谢谢,谢谢。”

然后不断擦着眼泪走出纪念堂。

每年的99,还有1226毛泽东的诞辰纪念日,是3家聚会的日子。

30年了,作为永远的家长在天安门召唤着全家,后辈们去纪念毛泽东,瞻仰毛泽东,缅怀毛泽东。

 

此乃后话,有点儿离题了。

当年我采访江青时,相信她做梦也不会料到自己的亲生女儿有一天会拖着大平板车在北京的大街上排队买大白菜。

还真是应了《红楼梦》中宝玉出家的情景。

值得庆幸的是,毛家和刘家并没有像《红楼梦》中的宁国府和荣国府那样家道败落。

他们后代的行为,无言地向人们证明着当年毛泽东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只是一场意识形态里的阶级斗争。

随着时间的流逝,历史将再次证明这场斗争的正确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红楼新梦 1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