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红楼新梦 16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2-03 点击数:204次 字数:

16

 

言归正传。

江青吟诵完《好了歌》后,意犹未尽地又朗诵起了《好了歌注》: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

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

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

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

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

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

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

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

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

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

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

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好了歌注》中所说的种种荣枯悲欢,是有小说的具体情节为依据的。

如歌的开头就对以贾府为代表的四大家族的败亡结局作了预示,还有一边送丧一边寻欢之类的丑事,书中也屡有不鲜。

但要句句落实某人某事是困难的,因为有些话似乎带有普遍性。

脂浓粉香一变而为两鬓如霜便是自然规律,它可能是对大观园中一些女儿的概括描写。

倘说白首孀居,则有指宝钗、湘云的可能。

此外,小说八十回以后的原稿已佚,所以也难对其所指下确切的断语。

当然线索还是有的,比如甲戌本的批语(它的价值是不容忽视的)指出沦为乞丐的是“甄玉、贾玉一干人”,这与原燕京大学藏七十八回《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十九回脂批说贾宝玉后来“寒冬酸齑,雪夜围破毡”是一致的。

但由此我们又知道甄宝玉的命运也与之相似,可见贾(假)甄(真)密切相关。

“蓬窗”换作“绿纱”的,脂批说是“雨村一干新荣暴发之家”,又说戴枷锁的也是“贾赦、雨村一干人”,那么他们后来因贪财作恶而获罪的线索就更加清楚了。

穿紫袍的,说是“贾兰、贾菌一干人”,贾兰的官运可从后面李纨册子中的判词和曲子得到印证,贾菌的腾达则是他人后续四十回所根本未曾提到的。

有两条脂批,乍看起来有点莫名其妙,即批“两鬓又成霜”为“黛玉、晴雯一干人”,说“日后作强梁”是“柳湘莲一干人”。

这些都是已知结局的,岂黛玉能够长寿,睛雯死而复生,湘莲又重新还俗?

当然不会。

其实,前者是批语抄错了位置,应属下一句,指她们都成了“黄土陇头”的“白骨”;后者则是将第六十六回中作者描写在外浪迹萍踪的柳湘莲所用的隐笔加以揭明。

有这样一段文字:

“薛蟠笑道:‘天下竟有这样奇事:我同伙计贩了货物,自春于起身往回里走,一路平安。谁知前日到了平安州界,遇一伙强盗,已将东西劫去,不想柳二弟从那边来了,方把贼人赶散,夺回货物,还救了我们性命。我谢他又受,所以我们结拜了生死弟兄。……’”

这段话颇有含混之处。

比如说“柳二弟从那边来了”,我们终究不知柳是从何而来的,而且他一来,居然毋需挥拳动武就能“把贼人赶散”,他的身份不是也有点可疑吗?

就算他这几年“惧祸走他乡”是在江湖行侠吧(书中对他在干什么行当讳莫如深),侠又何尝不是“强梁”呢?

(《庄子·山木》:“从其强梁。”吕注:“多力也。”)可见,脂批在提示人物情节上都不是随便说的。

有一条脂批很容易忽略它提供情节线索的价值,即批“蛛丝儿结满雕梁”为“潇湘馆、紫(绛)芸轩等处”。

草草读过,仿佛与“陋室空堂”两句同义,都说贾府败落,细加推究,所指又不尽相同,否则何不说“宁、荣二府”、“大观园”或者“蘅芜院、藕香榭等处”呢?

原来,我们根据多方面线索得出的结论:

贾府获罪,宝玉离家(或为避祸)在外淹留不归,时在秋天。

此后,他的居室绛芸轩当然是人去室空。

林黛玉因经不起这个突如其来的沉重打击,忧忿不已,病势加重,挨到次年春残花落时节就泪尽“证前缘”了,潇湘馆于是也就成了空馆。

“一别秋风又一年”,宝玉回到大观园时,黛玉已死了半年光景了,原先“凤尾森森,龙吟细细”的潇湘馆,如今只见“落叶萧萧,寒烟漠漠”(庚辰本第二十六回脂批指出佚稿中文字),怡红院也是满目“红稀绿瘦”(庚辰本第二十六回脂批)的凄惨景象,而两处室内则是“蛛丝儿结满雕梁”。

这就难怪宝玉要“对境悼颦儿”(庚辰本第七十九回批)了。

此外,也有歌中虽无脂批,但我们仍能从别处提示中得知的情节,如择佳婿而流落烟花巷的当是贾巧姐。

至于既无脂批又难寻线索的话,如“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之类,那就不必勉强去坐实了。

因为,即使不作如此推求,也并不妨碍我们对这两首歌的精神实质的理解。

 

说到这儿,江青依然意犹未尽。

接着,她将话题转到了刘姥姥和《大观园》上。

刘姥姥是一位具有非凡公关才能的老太太。

见证了贾府兴衰荣辱的全过程。

一进荣国府,刘姥姥小心谨慎,打通关节,与赫赫有名的金陵大户建立关系,二进荣国府,刘姥姥左右逢源,装疯卖傻,演绎着一位公关人士的成功之道。三进荣国府,刘姥姥挺身而出,侠肝义胆,成为《红楼梦》里重要的收场人物。

一个目不识丁的农村老太太,何以在贾府里畅游大观园、醉卧怡红院?

恰好忽从千里之外,芥豆之微,小小一个人家,因与荣府略有些瓜葛,这日正往荣府中来,因此便就此一家说来,倒还是头绪。

你道这一家姓甚名谁,又与荣府有甚瓜葛?

且听细讲。

方才所说的这小小之家,乃本地人氏,姓王,祖上曾作过小小的一个京官,昔年与凤姐之祖王夫人之父认识。

因贪王家的势利,便连了宗认作侄儿。

那时只有夫人之大兄凤姐之父与夫人随在京中的,知有此一门连宗之族,余者皆不认识。

目今其祖已故,只有一个儿子,名唤王成,因家业萧条,仍搬出城外原乡中住去了。

王成新近亦因病故,只有其子,小名狗儿。

狗儿亦生一子,小名板儿,嫡妻刘氏,又生一女,名唤青儿。

一家四口,仍以务农为业。

因狗儿白日间又作些生计,刘氏又操井臼等事,青板姊妹两个无人看管,狗儿遂将岳母刘姥姥接来一处过活。

这刘姥姥乃是个积年的老寡妇,膝下又无儿女,只靠两亩薄田度日。

今者女婿接来养活,岂不愿意,遂一心一计,帮趁着女儿女婿过活起来。

到了年冬岁末,王狗儿家无以为计,顾头顾不得尾,岳母刘姥姥只好借着这个关系到贾府攀亲,寻求救济,于是就有了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的旗开得胜,使一个小小的庄户人家和赫赫有名的金陵大户逐渐建立关系。

她不但使贾府认下了这门亲戚,还拿回来二十两银子外加一吊钱的援助,使这个庄户人家度过了难关。

此刻刘姥姥在《红楼梦》里的使命仅仅完成了三分之一,更重要的戏份还在后头,这一回,刘姥姥可是大展身手,穿红戴绿,备受瞩目,让读者永远记住了这个老太太。

刘姥姥二进大观园,她第四个作用,就是为日后贾府败落巧姐被救埋下伏笔。

这里边就写到当时王熙凤的女儿,大姐抱着一个大柚子玩(那时候还没取名叫巧姐呢),见板儿手里拿着一个佛手,然后她就要。

丫鬟就哄着板儿把这个佛手给大姐换了柚子,板儿呢已经对佛手玩腻了,玩很久了,他看见那个柚子又圆又香,就换了,好,这里头什么讲究呢?

这个好像是冥冥之中缘分是佛手指引的结果,曹雪芹在这儿他是进行了这么一番暗示。

所以,让刘姥姥起名,刘姥姥不就说了嘛,取个“巧”字,将来必定是遇难成祥,逢凶化吉,全从这“巧”字上来。

《红楼梦》里面有两条主线,就是宝黛钗爱情线,和以贾府为代表的四大家族和整个社会的没落线,除了这两条主线以外,还有好几条副线,其中有一条副线的主要人物就是刘姥姥的活动。

《红楼梦》结构宏大,人物众多,情节复杂,寓意深远,所以在开头,曹雪芹用了整整五回来做铺垫,就像我们现在要进行一个巨大的工程,首先要做到几通一平。

把上水、下水、电缆、煤气等等,那些管道全都安装好,那么安装好了以后,第六回开始情节就正式铺开了。

所以第六回一开头,曹雪芹就讲,这荣国府上下三四百口人,每天发生的事情就好几十件,那么怎么来开头呢?

怎么引出来呢?

他就找了一个小人物。

他说千里之远,芥豆之微,说是千里之远,这是虚说的,就表示关系很远,它不是空间的距离,实际上刘姥姥住在什么地方呢?

按照咱们现在的说法,顶多住在西直门外,那时候都是荒郊野地。

那么进城来,她就算是比较远的了,这个人物很小,小到像芥豆,芥菜籽,一个豆那么小,地位很低微。

由她的活动来引出贾府的一系列事件,特别是要引出王熙凤。

那么为什么他选择刘姥姥呢?

他有三个原因,第一,刘姥姥家跟贾府的夫人这边有点瓜葛,因为有瓜葛,所以刘姥姥才进得府去,说得上话,才能把那些事给引出来。

第二,刘姥姥是个局外人,你想如果是局内人,那荣府谁跟谁是什么关系,谁什么脾气等等,她不都什么知道了,那就没有什么可介绍的。

因为她是局外人,所以她看什么都很新奇,那么通过刘姥姥的眼光就把荣国府的情况很自然地介绍出来了。

第三,刘姥姥是个芥豆之微的小人物,正因为她小,小到芥豆那么小,所以她就可以起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陪衬作用,她不仅可以陪衬王熙凤,而且她可以陪衬贾府最起码的仆人,因为她的地位比仆人还低。

为日后巧姐的舅舅王仁和哥哥,为了图几个钱,要把巧姐卖到妓院的时候,刘姥姥勇敢机智地救了巧姐埋下伏笔。

不计较会给自己带来多少麻烦和危险。

刘姥姥的出场就给人们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曹雪芹在《红楼梦》里面是非常注意重要人物的出场的,我们可以注意一下,那些人物都是怎么出场。

刘姥姥出场就表现出她见识不凡,你看她一个农村老太太,她就比她的女婿狗儿强得多。

这狗儿是务农为业,只会唉声叹气,刘姥姥比他强多了。

你看刘姥姥就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是务虚。

底下还务实,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

你们王家二十年前,从前跟贾府有什么瓜葛,王家的二小姐现在就是夫人了,当时我还见过,二十年前我还见过,那么可以从这个地方打开缺口,去争取点赞助。

她是又务虚又务实,这比狗儿明显强多了。

刘姥姥是怎么称呼这些仆人呢?

她不是叫大爷,也不是叫老爷,而是称他们为太爷。

我们知道在封建社会要称县官县令才是县太爷,所以刘姥姥在称呼上就显示出她那种胆战心惊,那种自卑心理,小心谨慎,她要找周瑞家的说,烦哪位太爷替我请他老出来,这种谦卑的语气都反映出什么呢?

就是封建社会那种严格的等级观念,深深地渗透到每个人的心里。

像刘姥姥这样一个普通的农村老太太,在荣府的仆人面前,都是根本不起眼的,所以都要尽小心。

那些仆人当然都不把她放在眼里了,幸亏有一个忠厚老仆,就对她说,说你呀,到后门的后街上去打听去。

那么刘姥姥呢,就绕到后门上,这个“绕”字用得也非常好,那么到后街后门上,那么我们就知道了。

宁府荣府占了宁荣街的大半条街,从前门到后门,它还没进院子呢,还没见到一个主子,甚至没见到一个仆人,我们已经可以看出,荣府之大,宾客之贵,仆人之多,真可以说是谈笑皆好仆,往来尽显贵。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她第二个作用,就是通过她的活动来介绍王熙凤,我们可以注意到这么一个现象,就是刘姥姥进荣国府,她见的第一个人是周瑞家的,第二个人是平儿,王熙凤且不出场呢。

可是读者会感到处处有王熙凤的影子,刘姥姥陪衬的第一个人物是周瑞家的,曹雪芹采取的就是步步陪衬的手法,他是通过周瑞家的来陪衬王熙凤,通过周瑞家的那些言谈,显出荣国府的显赫和王熙凤的权势。

周瑞家的怎么肯帮忙呢,因为当年周瑞买地的时候,曾经请狗儿帮过忙,从年龄来讲应该是狗儿他爹在的时候,我们要注意一下,这可不是贾府买地,这是贾府的仆人买地,要是贾府买地,那肯定不会让狗儿帮忙,它有官府帮忙,都察院就帮忙了。

而且还有一条,周瑞家的有自己的丫头,你想连仆人都有丫头,你就可想而知,这荣国府是多么奢华,仆人家都买地,贾府有多少地,咱就可想而知了。

第二个就是通过平儿来陪衬王熙凤,因为平儿长得又漂亮,穿得又非常阔气,刘姥姥一开始以为她是王熙凤,后来才知道她不过是个有身份的丫头。

那么到这儿为止呢,刘姥姥见到了平儿跟周瑞家的,还没见到王熙凤,王熙凤终于出场了,王熙凤出场还不是直截了当地马上就露面,这个地方写得实在是太高明了,是通过刘姥姥的听觉和视觉来写出王熙凤的出场。

先是自鸣钟,这个自鸣钟就是挂钟,这个甭说在乾隆中期,就是在解放前,谁家里面有一个自鸣钟,那也是一个相当重要的财产,听了自鸣钟响了几下以后,只见小丫头们齐乱跑,说奶奶下来了。

周瑞家的和平儿忙起身,急忙走了,一个“乱”,两个“忙”,就写出王熙凤的权势和威风,谁都不敢有一点差错。

所以这时候王熙凤还没有露面,她手下人马之多,权力之大,威严之重已经充分显示出来了。

然后,总算引见了刘姥姥,王熙凤吃完饭了,王熙凤问她有没有吃饭,然后下令传饭,最后又给她二十两银子。

你看二十两银子王熙凤找了个什么说法,多高明,你看看这个地方二十两零一吊,这一吊是我给的,那二十两银子是太太给丫头们做衣服的,我还没来得及给她们做衣服呢!

你先拿去吧,你看她多会做人,多会说话。

所以前面冷子兴说万个男人也不及的,周瑞家的说她少说有一万个心眼子,都具体化、形象化、艺术化了,这王熙凤实在太会说话。

到这儿为止,我们可以总结出一个带有规律性的现象来,形成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比较,就是刘姥姥进荣国府,她不是从前门进去的。

她从前门到角门到后门,从后门进去以后先到周瑞家的。

然后在那儿说了会儿话,周瑞家的让她在道厅等着,这时候开始接近了,最后从道厅进入了贾琏的那个院子,大院子里面有好几个小院子,进了贾琏的院子,她是从前门到后门,经过仆人家的这么进去的。

她见到的人物,首先见到的是各种各样的仆人,然后是见到的周瑞家的,再见到王熙凤的贴身丫头平儿,最后见到了王熙凤。

也就是说,她越来越接近贾府的荣国府的权力中心,实际掌权者,但是她一进荣国府,最重要的见到的人物还是就是到王熙凤为止了。

那么二进荣国府写得就完全不一样了,因为有了一进这个经验以后,有了这一层关系以后,二进荣国府曹雪芹就直接写刘姥姥见到了王熙凤,而且很快就见到了贾母。

因为贾母正好想找个上岁数的老太太说说话,这样的话整个前面已经写过的就不写了,不重复了,这很高明。

而且还有一点一进荣国府只写了一回,只占了一回的篇幅,二进荣国府,占了三回半,所以二进荣国府是刘姥姥跟贾府关系的最重要的部分,那么我们这个题目叫《穿针引线刘姥姥》,这个穿针引线的基本任务,在刘姥姥二进荣国府里面,表现得就更加充分了。

二进荣国府,有四个作用:

第一个作用是通过刘姥姥的眼光和活动写出大观园之大、之豪华、之美丽。

那么这个大观园的规模这么大,你怎么才能把它的各个景点它的美丽豪华介绍出来,主要是通过两个活动,一个就是1718回贾政带着贾宝玉和一帮卿客去验收。

验收的时候呢,到了好几个景点,那么十七十八回一方面是介绍大观园;另一方面,为了表现贾宝玉的才华。

可是如果十七、十八回,把大观园都介绍了,大家就会觉得比较单调,而且那时候大观园没有住人,所以刘姥姥二进大观园它和贾政验收的时候,参观大观园有几个很大的不同。

一个就是什么呢?

刘姥姥二进大观园的时候,大观园的所有院子都已经住了人了,因此它就不是一般的观景,这当中还有很多跟大观园内少爷小姐们,那些少奶奶们的活动和交流。

第二呢,刘姥姥这次二进大观园,她还到了好几个贾政当时没有去过的地方,这样就把大观园呢,更加全面地介绍出来了。

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关键的是由于贾母想找个上岁数的老太太说说话,一起玩玩。

所以,就留她在这儿住,留她在这儿玩,几次宴请在参观的过程当中,又是坐船又是行酒令,所以这个活动内容就非常丰富。

从而把大观园的豪华美丽表现得非常充分。

而且,她看景物的角度和贾政验收,从贾政眼里看,从宝玉眼里看不一样了。

因为很多东西都是从刘姥姥的眼光里看出来的,比如就拿潇湘馆来讲,进入潇湘馆以后因为地上有青苔,琥珀特别提醒刘姥姥,地滑,您老人家走的时候小心别摔着,结果刘姥姥还是摔着了,摔一跤,刘姥姥可75岁了,比贾母还大5岁呢。

结果别人要去扶她,刘姥姥自个就爬起来了,当然刘姥姥这么一摔觉得挺可笑的,读者有时候看到这儿也会乐,看起来好像是个闲笔,其实不是。

曹雪芹为什么要写刘姥姥摔跤?

你想刘姥姥这会儿已经75岁了,若干年后贾府败落巧姐被卖,刘姥姥已经八十多了,她如果身子骨不硬朗,她能吃尽千辛万苦,千方百计把巧姐找回来吗?

甭说三百年前的刘姥姥,二百五十年最少,是不是,搁到现在八十多岁老太太,身子骨那么硬朗也不好找。

所以曹雪芹笔下写刘姥姥摔跤,摔得有道理,摔得有伏笔,后头有作用,这是第一个作用。

第二个作用是写活了许多人物。

写活的人物当中最重要的是妙玉,我们知道妙玉在金陵十二钗正册里头她的身份比较特殊。

而且,这个栊翠庵它虽然属于贾府的家庙性质,所以一般的人他平常不大有机会,也不大愿意进这个栊翠庵,因为妙玉这人比较怪,所以讨红梅的时候不是派宝玉去吗。

连李纨她们都讨厌妙玉有点怪僻嘛,而这回怎么写到妙玉呢?

非常自然,因为是贾母要进院子看看带刘姥姥玩,贾母还亲自当导游解说,走得累了,想喝茶,这样很自然地大队人马进了栊翠庵,那么妙玉就成了这一场戏当中的中心人物了。

我们看妙玉献茶当中表现出来她的个性,一个,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杯子,给贾母我们看看用的是什么杯子,给其他人用的什么杯子,当然都是珍品,搁到现在拍卖,甭说贾母那个了,贾母那个我估计得几千万。

你再看给黛玉和宝钗的,上边还有晋朝人的题字,还有苏东坡用过的笔迹,都是稀世珍宝。

但是从这个杯子上能够显示出妙玉喜欢谁不喜欢谁,还显示出等级,在贾母她们很多人在场的情况下,贾母用的这个杯子是最高级的,其他人的是官窑脱胎填白盖碗,那也是珍品,但是跟贾母比要差得多。

第二点,通过贾母喝过的那一杯茶,她喝了一口,然后就给刘姥姥喝,完了你看这么贵重的杯子还有托盘和盖,小盖盅,妙玉就不要了,让道婆放到外头了,准备将来扔掉了。

宝玉就让她,说将来赏给刘姥姥吧,可以卖个钱,过日子,妙玉说如果我自己用过的,幸亏我自己没用过这杯子,如果我自己用过,我就是砸碎了也不给她,这个地方就写出妙玉这个洁癖,这种毛病。

第三点通过妙玉献茶反映出妙玉非常微妙的这种潜意识,就是宝玉后进来,妙玉呢把她平常自己喝茶的那个绿玉斗给宝玉喝了,给他用了。

妙玉当时十八九岁,她进园子的时候十八岁,一个年轻姑娘,她是被迫出家,带发修行的,在当时严酷的封建礼教和严格的佛门戒律双重束缚下,妙玉渴望爱情,对一个美好的男性的那种爱慕之情,在她的内心深处依然存在,尽管经过这么些年修行,她表面上已经完全能够控制住自己了,但是在不经意间依然能够流露出来。

这些地方反映了曹雪芹对于所谓纯天理灭人欲的那种宋明理教、封建礼教的批判。

写人物,自然也写出了刘姥姥自己,这位老太太的形象,在二进荣国府当中,可以说是更加发展,更加丰满,大放异彩,我们看刘姥姥讲故事,当时不是说贾母想找个老太太说说话,说你们那有什么新鲜的事都说说,我们看刘姥姥怎么讲。

刘姥姥可以说是个编故事的天才,张嘴就来,而且特别适合听众的需要,用时髦的话说,她就是能够适应听众的审美需求,她编的第一个故事,她说下雪天,听见外边柴火响。

一看是个漂亮的十七八岁小姑娘,她为什么说是个十七八岁的漂亮小姑娘,当时贾母让她讲有什么新鲜事的时候,刘姥姥一看贾母身边,金陵十二钗都在,除了妙玉巧姐还小听不懂,好多人,可卿死了,好些个小姐少奶奶还有那些漂亮的丫头,不都是十七八岁上下吗!

有的二十岁左右,像王熙凤,有的十三四岁,十二三岁,说个十七八岁正好,肯定是讨人喜欢,值得注意的是什么呢?

刘姥姥只讲了外边听见那个柴火响,有人好像抽柴火,所以贾母就说是不是因为天冷了,下雪天,外边有人路过,怕冷,那么抽柴火呢,生个火,取暖,正好这时候外边着火了,说走水了着火了,刘姥姥可没说个“火”字,刘姥姥要说柴火,完了,生火,沾了火字,那底下就没她的活了。

就不会讲第二个了,说生火用那个火字是贾母说的,所以等火救灭了以后,贾母让她接着讲,刘姥姥接受教训了,明白了,不能沾这个火字要特别小心。

这回她编了一个万无一失的故事,说有个九十多岁老太太,本来要绝后了。

观音菩萨念她心诚,赐给她一孙子,那孙子现在十三四岁。

你说她编得多好,你想90多岁老太太减掉十三四岁是多少?

七十多八十,对不对,贾母不是七十吗。

贾宝玉她看得出来就这一个男孩是贾母最钟爱的,90多岁老太太比七十岁要年长二十多岁呢,老人都愿意听长寿的故事,而且肯定讨人喜欢。

所以咱们用现在的话来说,民间艺术家刘姥姥善于根据听众的审美需要,进行即兴创作。

《红楼梦》是一部思想性与艺术性高度结合的现实主义作品,在人物形象塑造上,成就也是惊人的,不仅书中的主要人物形象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王熙凤等给人深刻的印象,次要人物也不例外。

刘姥姥是书中出场次数不多几回的一个人物,同样给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她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无不显示出她的天真、活泼、幽默和机智的性格,整个人物形象充满了寓言色彩。

《红楼梦》中的刘姥姥,本来是一个“久经世故的老寡妇”,她“膝下又无子息,只靠两亩薄田度日。”

她对待生活的态度,自己这样说:

“咱们村庄人家儿,哪一个不是老老实实守着多大的碗吃多大的饭?”

她和贾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只因为女儿嫁给了务农为业的王狗儿,而王狗儿的祖上曾作过小小的京官,所以与王熙凤的祖父联过宗,因而在二十年前曾和女儿见过王熙凤一次,二十年后,由于女婿女儿忙于劳动,被接到女儿家照管小孩。

一年冬天,由于手头紧张,家中“冬事未办”,女婿“心中烦躁,在家里闲寻气恼。”

刘姥姥想起了王家和王熙凤的关系。

在女婿的催促下,刘姥姥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带着外孙板儿踏进了贾家的大门,以寻求能够得到帮助。

于是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并且得到王熙凤送给的二十两银子。

第二年夏秋季节,这个善良热心的老婆婆,没有忘记贾家的周济,“多打了两石粮食”,就把头一茬摘下的瓜菜送来,二进荣国府,以感谢贾家的关照。

没想到,这一来,却意外受到贾老太太的爱宠和厚待,并且给大观园的小姐太太们带来了无穷的乐趣。

《红楼梦》的后十回中,刘姥姥三进荣国府使她的形象更加鲜明突出。

这时的宁国府已被查封,引荐她出入荣国府的王熙凤已经落到“力诎生人怨”的地步,先前被她伤害的人们,现在都来乘机报复。

她在众叛亲离、极端狼狈的垂死之前,却把自己的独生女巧姐托付给刘姥姥。

在封建社会里,所谓托妻寄子是了不得的仁义或信任。

精明过人的凤姐,凭借她锐利目光看出,在当时的荣宁二府中,只有刘姥姥这个人才是善良的,才不会对她落井下石。

也正如王熙凤所料想的那样,在她死后,巧姐的舅舅王仁和哥哥,为了图几个钱,要把巧姐卖到妓院的时候,刘姥姥勇敢机智地救了巧姐。

刘姥姥在这里的具体行为,表现了这个人物高贵、机智的品质,她敢做敢为,有计有谋有办法,也毫不顾虑拯救这个无助孤女,会给自己带来多少麻烦和危险。

王熙凤当初用自己对刘姥姥的一点同情心态,换取了女儿免遭厄运,这件事本身就极具寓言色彩。

刘姥姥没有因自己和贾府的关系招摇撞骗,炫耀乡里,也没有因王熙凤的背时而忘义,过河拆桥,表现出高尚的人格魅力。

刘姥姥一进入荣国府,就很快受到贾母、宝玉、以及鸳鸯、平儿等人的羡慕和喜欢,表现出了她的机智过人之处,这和她守寡多年经历了各种磨难,仍对生活充满乐观的情趣,有着极大的关系。

她的幽默风趣,她的精明强干,无不充满寓言色彩,也可以这样说,她办的每一件事,说的每一句话,无不是一篇精彩的寓言故事,带有哲理性。

 

我不知道江青为什么会对刘姥姥这样的“小人物”感兴趣?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江青她一定是在这个小人物身上感悟到了些儿什么。

多少年后,我是在看了电视连续剧《红楼梦》之后,才记住“刘姥姥”的。

听说为了拍摄《红楼梦》,中国人在上海修建了一所“真正”的大观园。

真想将来如有机会,一定亲临其境一览真容。

真想和中国人一起做梦。

梦想将来历史能还江青一个清白,至少能还她一个公正。

也但愿我这小小的梦想,真能有实现的一天。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红楼新梦 1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