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红楼新梦 15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2-02 点击数:266次 字数:

15

 

江青说,尽管《红楼梦》是以小说的形式写的,但它却是一部生动历史百科全书。书中虽有三、四百个各式各样的人物,但作者的焦点却始终聚集中大约二十人的身上。剩下的全都是衬托,用一句时髦的中国话来说,他(她)们都是绿叶,是衬托红花的绿叶。

已成绝版的八十章回的原版的另一个“无价之宝”是书上留下了许多作者写下的眉批和注释。

可以肯定的是,曹雪芹十八世纪上半叶写下的观点及他的判断,在今日的读者看来依然是非常进步的。

江青接着说道:

“所有的文学作品都离不开历史背景。”

曹雪芹二十几岁开始创作《红楼梦》,前后修改了十多年。遗憾的是他仍然没有完成全书的创作。

他一生命运坎坷,盛极而衰。没有子嗣,续集也是他人借他之名臆造出来的。

作为一名作者,首先有了他的经历,其后才能有他的作品。

曹雪芹不寻求改变社会,也不懂马克思主义。可以肯定的只是他不满意官僚体系,却不会走得更远,主张推翻封建王朝的统治。

于是,《红楼梦》成了封建贵族的绝笔。

江青继续说,小说的构思、人物和语言的运用都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独具匠心”。

尤其是对具有代表意义的“宁国府”和“荣国府”的描述,更是“别出心裁”。

宁国府的宁国公与荣国府的荣国公是一母同胞兄弟.

宁国公贾演是哥哥,死后他的儿子贾代化袭了他的爵位.

贾代化死后他的儿子贾敬袭了爵位,贾敬有一儿一女, 儿子是贾珍,女儿是惜春.

贾敬死后他的儿子贾珍(妻:尤氏)袭了爵位.

贾珍的儿子是贾蓉,媳妇就是秦可卿.

荣国公贾源是弟弟,死后他的儿子贾代善袭了他的爵位,贾代善的夫人就是贾母,史太君。

贾代善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分别是:贾赦、贾政和贾敏。

贾代善死后大儿子贾赦(妻:夫人)袭了爵位。贾赦有一儿一女,即贾琏(妻:王熙凤,女:巧姐)与迎春。

贾赦的弟弟贾政(妻:夫人)有三儿两女,分别是贾珠(早夭,妻:李纨,子:贾兰)、宝玉、贾环和元春、探春。

贾赦的妹妹贾敏即林黛玉的母亲。

史太君是史湘云的姨婆。夫人是薛宝钗的姨妈,王熙凤的姑妈。

更有意思的是,宁国府位于东面而荣国府座落西方。

荣国府主张“父权”,宁国府支持“母系”制度,他们就像如今的两大政党,都在用最漂亮的口号为争夺“宝玉”而斗得你死我活。

结果只有一个——两败俱伤。

江青断言,长期以来《红楼梦》一直被人看作是“言情”小说,唯有毛泽东以阶级斗争的角度将它当作了一部“政治”小说来读。

说到这儿,江青的兴致来了。

轻声地吟诵起了第一章中的《好了歌》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子孙谁见了?

 

甄士隐家业破败后,夫妻俩到乡下田庄里生活。

又赶上“水旱不收,鼠盗蜂起”,不得安身,只好变卖了田产,投奔到岳父家。

其岳父又是个卑鄙贪财的人,把他仅剩的一点银子也半哄半赚地弄到自己手里。

甄士隐“急忿怨痛”、“贫病交攻”,直正走投无路了。

一天,他拄着拐杖走到街上,突然见一个“疯癫落拓、麻履鹑衣”的跛足道人走过来,叨念出这首歌。

《好了歌》形象地勾画了传统社会末期,统治阶级内部各政治集团、家族及其成员之间为权势利欲剧烈争夺,兴衰荣辱迅速转递的历史图景。

在这个传统的“人治”社会中,伦理道德变得虚伪、败坏,人们普遍丧失了对古典人文主义的信仰,人性恶劣的方面开始扩张,又加上政治环境的动荡、变幻,人们对现存秩序的深刻怀疑、失望都表现得十分清楚。

这种“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景象,是传统中国社会内部兴衰荣枯转递变化过程大为加速的反映,因为小农经济基础已经日渐腐朽,但终究是上层建筑首先开始腐朽、堕落,这主要来自于人内心的贪欲与傲慢,是上层核心人物因为权力的过分集中、扩张、膨胀,而变得肆无忌惮、物欲横流,并且又因为“法制”精神约束的缺失,导致这些统治者们严重败坏了社会的整体道德风气和公平正义,导致国家趋向崩溃,这些征兆都具有时代的典型性。

作为艺术家的曹雪芹是伟大的,他给我们留下了一幅极其生动的封建末世社会的讽刺画。

当他尝试着对这些世态加以解说、并试图向陷入“迷津”的人们指明出路的时候,他走向了超越之路,走向了哲学与宗教形式上真正的“大自在”解脱。

他善于借助机智的语言,去揭示那些人生无常、万境归空的超越性智慧和断绝俗缘(所谓“了”)便得解脱(所谓“好”)的透彻观照式的、古典却又精辟的宣传,借此表达自己对现实社会的失望和对究竟真理的向往。

这样,他自然地就使自己开创出了新的哲学性思维和创作思路。

这是后人对曹雪芹的评价,并非江青的原话。

江青吟唱完这首《好了歌》之后,望着我笑了。带着些许憨态和得意。

的确,我为江青的博学和记忆折服了。

 

在小说的命名以及主人公的取名上,作者也可谓是“用尽心机”了的。

中国有个很有名的故事,叫做“黄粱一梦”。

说的是大白天做梦,也能美梦成真。

唐·沈既济《枕中记》:

开元七年,道士有吕翁者,得神仙术,行邯郸道中,息邸舍,摄帽弛带隐囊而坐,俄见旅中少年,乃卢生也。

衣短褐,乘青驹,将适于田,亦止于邸中,与翁共席而坐,言笑殊畅。

久之,卢生顾其衣装敝亵,乃长叹息曰:

“大丈夫生世不谐,困如是也!”

翁曰:

“观子形体,无苦无恙,谈谐方适,而叹其困者,何也?”

生曰:

“吾此苟生耳,何适之谓?”

翁曰:

“此不谓适,而何谓适?”

答曰:

“士之生世,当建功树名,出将入相,列鼎而食,选声而听,使族益昌而家益肥,然后可以言适乎。吾尝志于学,富于游艺,自惟当年青紫可拾。今已适壮,犹勤畎亩,非困而何?”

言讫,而目昏思寐。时主人方蒸黍。

翁乃探囊中枕以授之,曰:

“子枕吾枕,当令子荣适如志。”

其枕青甆,而窍其两端,生俛首就之,见其窍渐大,明朗。

乃举身而入,遂至其家。

数月,娶清河崔氏女,女容甚丽,生资愈厚。生大悦,由是衣装服驭,日益鲜盛。明年,举进士,登第,释褐秘校,应制,转渭南尉,俄迁监察御史,转起居舍人知制诰,三载,出典同州,迁陕牧,生性好土功,自陕西凿河八十里,以济不通,邦人利之,刻石纪德,移节卞州,领河南道采访使,征为京兆尹。

是岁,神武皇帝方事戎狄,恢宏土宇,会吐蕃悉抹逻及烛龙莽布支攻陷瓜沙,而节度使君毚(读音chán)新被杀,河湟震动。

帝思将帅之才,遂除生御史中丞、河西节度使。大破戎虏,斩首七千级,开地九百里,筑三大城以遮要害,边人立石于居延山以颂之。

归朝册勋,恩礼极盛,转吏部侍郎,迁户部尚书兼御史大夫,时望清重,群情翕习。

大为时宰所忌,以飞语中之,贬为端州刺史。

三年,征为常侍,未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与肖中令嵩、裴侍中光庭同执大政十余年,嘉谟密令,一日三接,献替启沃,号为贤相。

同列害之,复诬与边将交结,所图不轨。

制下狱。府吏引从至其门而急收之。

生惶骇不测,谓妻子曰:

“吾家山东,有良田五顷,足以御寒馁,何苦求禄?而今及此,思短褐、乘青驹,行邯郸道中,不可得也!”

引刃自刎。

其妻救之,获免。

其罹者皆死,独生为中官保之,减罪死,投驩州。

数年,帝知冤,复追为中书令,封燕国公,恩旨殊异。

生子:

曰俭、曰传、曰位,曰倜、曰倚,皆有才器。

俭进士登第,为考功员,传为侍御史,位为太常丞,倜为万年尉,倚最贤,年二十八,为左襄,其姻媾皆天下望族。

有孙十余人。

两窜荒徼,再登台铉,出入中外,徊翔台阁(尚书台称台阁,泛指宰相等高官),五十余年,崇盛赫奕。性颇奢荡,甚好佚乐,后庭声色,皆第一绮丽,前后赐良田、甲第、佳人、名马,不可胜数。

后年渐衰迈,屡乞骸骨,不许。

病,中人候问,相踵于道,名医上药,无不至焉。

将殁,上疏曰:

“臣本山东诸生,以田圃为娱。偶逢圣运,得列官叙。过蒙殊奖,特秩鸿私,出拥节旌,入升台辅,周旋内外,锦历岁时。有忝天恩,无裨圣化。负乘贻寇,履薄增忧,日惧一日,不知老至。今年逾八十,位极三事,钟漏并歇,筋骸俱耄,弥留沈顿,待时益尽,顾无成效,上答休明,空负深恩,永辞圣代。无任感恋之至。谨奉表陈谢。”

诏曰:

“卿以俊德,作朕元辅,出拥藩翰,入赞雍熙。升平二纪,实卿所赖,比婴疾疹,日谓痊平。岂斯沈痼,良用悯恻。今令骠骑大将军高力士就第候省,其勉加针石,为予自爱,犹冀无妄,期于有瘳。”

是夕,薨。

卢生欠伸而悟,见其身方偃于邸舍,吕翁坐其傍,主人蒸黍未熟,触类如故。

生蹶然(读音jǔe,急迫的样子)而兴,曰:

“岂其梦寐也?”

翁谓生曰:

“人生之适,亦如是矣。”

生怃然良久,谢曰:

“夫宠辱之道,穷达之运,得丧之理,死生之情,尽知之矣。此先生所以窒吾欲也。敢不受教!”

稽首再拜而去。

 

现在的年轻人恐怕没几人能啃得动上面这段文字的了。还是换成白话的好。

唐开元七年,有个叫吕翁的道士,获得了神仙之术,行走在邯郸的路上,住在旅舍中,收起帽子解松衣带靠者袋子坐着,一会儿见一个(走在)路旅途中的少年,他名叫卢生。

身穿褐色(粗布)的短衣服,骑着青色的马,准备去田间(劳作),也在旅舍中停下,和吕翁同坐在一张席子上,言谈非常畅快。

时间长了,卢生看看自己的衣服破烂肮脏,便长声叹息道:

“大丈夫生在世上不得意,困窘成这样啊!”

吕翁说:

“看您的身体,没有痛苦没有灾病,言谈有度,却叹困,为什么啊?”

卢生说:

“我这是苟且偷生啊,哪有什么合适之说?”

卢翁说:

“这样还不叫合适,那什么叫合适呢?”

回答说:

“士人活在这世上,应当是建功立名,进出(朝廷应该)不是个将就是个相,(家中)用来盛装食物的鼎应该排成列,听的音乐应该可以选择地听,让家族更加昌盛家庭更加富裕,这样才可以说得上合适啊。我曾经致力于学习,具有娴熟的六艺(礼、乐、射、御、书、数),自己觉得高官可以容易地得到。现在已经是壮年了,还在农田里耕作,不是困还是什么?”

说完,就眼睛迷蒙想睡觉。

当时店主正蒸黍(做饭)。

吕翁从囊中取出枕头给他,说:

“您枕着我的枕头,可以让您如您的志向那样实现您的志向。”

那枕头是青色的瓷器,并在两端开有空,卢生侧过头去睡在枕头上,看见那孔渐渐变大,(并且其中)明亮有光。

便投身进入,于是回到了家。

几个月后,他娶了清河崔氏的女子做妻子,这女人容貌很美丽,卢生的资产更加丰厚。

卢生非常高兴,于是衣服装束和车马,日渐鲜亮隆重。

第二年,科举考进士,他通过了科举考试脱去平民的衣装,任秘(书)校(对)官,奉皇帝的旨意,转到渭南当县尉,不久迁升做监察御史,转而做起居舍人知制诰的衔位,三年过后,出掌同州当地方长官,升迁到陕当牧,生性喜好水利建筑,从陕西开河八十里,解决了交通,当地的人们因此获利,刻石碑记录他的功德,改任卞州的地方长官,到河南道(地名)当采访使(官名),应皇帝的命令到京城当京兆尹。

当年,神武皇帝(唐玄宗)正用武力对付戎狄(泛指边境的少数民族),拓展疆土,当时吐蕃的悉抹逻和烛龙莽布支攻陷了瓜沙(地名),节度使君毚刚刚被杀,黄河、湟水一带告急。

皇帝想要具有将帅才能的人,于是授予卢生御史中丞、河西节度使的官职。

卢生大破戎虏,斩杀了七千个首级,拓展了疆土九百平方里,建筑了三座大城来把守要害,边疆的老百姓在居延山(地名,在今天的甘肃境内)立石碑歌颂他。

回到朝廷按照功劳受到封爵授勋,封赏的礼仪非常盛大,官职升为吏部侍郎,迁升为户部尚书并兼任御史大夫,一时之间名望清高而尊重,大家都安然服帖。

这样一来非常被当时的宰相所妒忌,宰相用流言飞语中伤他,被贬做端州刺史。

三年后,应皇帝的命令到皇帝身边当常侍,没多久,当上了宰相。

和宰相肖嵩、宰相裴光庭共同执掌朝政大权十多年,高妙的谋略严谨的命令,每天接连发布,出谋划策启发皇帝,卢生被人们称为贤相。

同朝的官僚害他,又诬陷他和边疆的将领勾结,图谋不轨。

皇帝下诏把他关进监狱。

官吏带着随从到他家马上将他抓起来了。

卢生惊惶恐怕自己将要没命,对妻儿说:

“我老家在山东,有良田五顷,足以御寒防饥谨,何苦要求官受禄呢?如今落得如此地步,向往(当初)穿短的粗布衣服、骑青色的小马,行走在邯郸的路上,得不到了啊!”

(于是)拿刀自杀抹脖子。

他的妻子(赶紧)抢救,才没有死。

受他牵连的人全部死了,只有卢生被宦官求情保住了性命,免了死罪,流放到驩州。

几年以后,皇帝知道他是冤枉的,又恢复了官职当了宰相,册封为燕国公,特别受到恩宠。

他生了几个儿子:

名叫俭、传、位、倜、倚,都很有才能。

卢俭中了进士,当上了考功员外,卢传当上了侍御郎,卢位当上了太常丞,卢倜当上了万年的县尉,卢倚是最出色的,年龄二十八岁,当上了左襄,他们所结的亲都是名门望族。

有孙子十多个。

后来卢生年纪渐渐衰老,多次要求告老辞官,都没有得到允许。

病了,皇帝身边的宦官前来探病,接踵而至,名医和上等的药材,没有不是最好的。

将要死了,上奏书说:

“我本来是山东一般的儒生,以在田圃中劳作而自得其乐。偶尔遇上皇上的恩宠,得以名列官员的位置。承蒙皇帝过分特殊的嘉奖,得到特别的俸禄和太多的家私,出门拥有隆重的仪式,进朝当上了宰相的高职,与朝中内外(的皇亲国戚)结交,锦绣人生多年。有负于皇帝的恩宠,对皇帝圣明的教化没有什么帮助。我不过是个小人却居了圣贤的位置遗留不少祸害,深感如履薄冰诚惶诚恐,一天比一天担心,不知不觉我已经老了。今年已经超过八十岁了,我的官位高到了三公的极点,命岁到头了,筋骨形骸都老了,弥留之际身体沉重困顿,等待(死期)的时日马上要完了,管不成什么事情的了,非常感谢皇上的无限圣明,白白辜负了皇帝的恩宠,永远歌颂当今皇帝这年代。非常感激和留恋。(我)非常诚恳地奉上此表(书)陈述我的感谢。”

皇帝下诏书说:

“你以美好的德行,作我的首席辅佐,出可以作我的保障和护翼,入朝帮我实施和谐光明的朝政。平安繁盛二纪(两个十二年),完全是靠你啊,你得的疾病,原以为马上就可以痊愈。没想到病久难治,(令我)非常担心痛惜。现在命令骠骑大将军高力士去你家探望,好好治疗,为了我你要珍惜生命,还要心存希望,期望能够痊愈。”

当天晚上,(卢生)死。

卢生伸个懒腰醒来,看见自己的身体还睡在旅舍之中,吕翁坐在自己身旁,店主蒸的黍还没有熟,接触到的东西跟原来一样。

卢生急切起来,说:

“难道那是个梦吗?”

吕翁对卢生说:

“人生所经历的辉煌,不过如此啊。”

卢生惆怅良久,谢道:

“恩宠屈辱的人生,困窘通达的命运,获得和丧失的道理,死亡和生命的情理,全知道了。这是先生你遏止我的欲念啊,我哪能不接受教诲啊!”

一再磕头拜谢后离去。

成语流传至今,用来比喻荣华富贵如梦一场,短促而虚幻。

可中国人就是不醒梦。

曹雪芹躲进“红楼”求一梦。明知所追求的“宝玉”是假(“贾”)的,仍要自我宽慰:“假作真时真亦假”。

曹雪芹寻梦只是他的个人行为,未免有点儿孤单。说不得将来有一天,中国的领导人号召全国人民一起来寻梦,那情景一定是壮观得很。

但愿中国人都能发奋图强,美梦成真。可如果做梦做到被人家炸了大使馆、在你的家门口撞死了你的飞行员,你还得拿起电话给人家赔礼道歉,那光景可是大大的不妙。

这样的梦,不做也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红楼新梦 1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