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红楼新梦 5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1-28 点击数:263次 字数:

5

 

狄更斯是江青嘴里常念叨的外国知名作家之一。

查尔斯·约翰·赫芬姆·狄更斯,英国作家。

181227生于朴次茅斯市郊,187069卒于罗切斯特附近的盖茨山庄。

19世纪英国批判现实主义小说家。

狄更斯特别注意描写生活在英国社会底层的“小人物”的生活遭遇,深刻地反映了当时英国复杂的社会现实,为英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开拓和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他的作品至今依然盛行,对英国文学发展起到了深远的影响。

主要作品《匹克威克外传》、《雾都孤儿》 、《老古玩店》、《艰难时世》、《我们共同的朋友》。

查尔斯·狄更斯出生于海军小职员家庭,10岁时全家被迫迁入负债者监狱,11岁就承担起繁重的家务劳动。

曾在黑皮鞋油作坊当童工,15岁时在律师事务所当学徒,后来当上了民事诉讼法庭的审案记录员,接着又担任报社派驻议会的记者。

他只上过几年学,全靠刻苦自学和艰辛劳动成为知名作家。

狄更斯是高产作家,他凭借勤奋和天赋创作出一大批经典著作。

他又是一位幽默大师,常常用妙趣横生的语言在浪漫和现实中讲述人间真相,狄更斯是19世纪英国现实主义文学的主要代表。

艺术上以妙趣横生的幽默、细致入微的心理分析,以及现实主义描写与浪漫主义气氛的有机结合著称。

马克思把他和萨克雷等称誉为英国的“一批杰出的小说家”。

父亲约翰·狄更斯是英国海军会记处的小职员,为人慷慨,生性活泼,工作勤恳,但有点华而不实,缺乏经济头脑,经常入不敷出。

母亲伊丽莎白出身贵族家庭,慈祥、善良,但也不擅长持家。

狄更斯少年时因家庭生活窘迫,只能断断续续入校求学。

后被迫到工厂作童工。

15岁以后,当过律师事务所学徒、录事和法庭记录员。

20岁开始当报馆采访员,报道下议院。

1836年开始发表《鲍兹随笔》,同年,陆续发表连载小说《匹克威克外传》、《双城记》,《匹克威克外传》初获成功后,狄更斯与凯瑟琳结婚,并专门从事长篇连载小说的创作。

一生共创作长篇小说13部半,其中多数是近百万言的大部头作品,中篇小说20余部,短篇小说数百篇,特写集一部,长篇游记两部,《儿童英国史》一部,以及大量演说词 、书信 、散文、杂诗。

他多次去欧洲大陆游历、旅居,两次访问美国,中年以后先后创办《家常话》和《一年四季》期刊两种,发现和培养了一批文学新人。

狄更斯生活和创作的时间,正是19世纪中叶维多利亚女王时代前期。

狄更斯毕生的活动和创作,始终与时代潮流同步。

他主要以写实笔法揭露社会上层和资产阶级的虚伪、贪婪、卑琐、凶残,满怀激愤和深切的同情展示下层社会,特别是妇女、儿童和老人的悲惨处境,并以严肃、慎重的态度描写开始觉醒的劳苦大众的抗争。

与此同时,他还以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的豪情讴歌人性中的真、善、美,憧憬更合理的社会和更美好的人生。

狄更斯早期的小说,气势宏伟、通俗流畅、幽默泼辣而又充满感伤情调,其中对社会的揭露批判,一般只限于局部的制度和领域。

如《雾都孤儿》、《尼古拉斯·尼克尔贝》、《老古玩店》、《马丁·朱述尔维特》、《圣诞欢歌》等。

从《当贝父子》以后,狄更斯的创作更为成熟。《大卫·科波菲尔》进一步深入探索人生的奋斗历程,具有自传性,是反映19世纪中叶英国中下层社会的长幅画卷。

《荒凉山庄》、《艰难时世》、《小杜丽》是3部政治意识很强的重头作品。

狄更斯的后期作品明显地反映出创作主题的不断深化、技艺方面的成熟和多方面的探索。

《远大前程》可以视为《大卫·科波菲尔》的负面,但探讨人生道路方面更有现实性和警世性,而作者早年的乐观态度明显减少。

主人公匹普也是孤儿,但经不起环境的诱惑丧失了原有的淳朴天性,经历严酷的磨难后才翻然悔悟,重新生活,整个小说在结构上也更精练。

《我们共同的朋友》是又一部广泛深入社会的批判小说,其中所包含的人性探索和生活哲理也更见深刻,作品运用的象征主义和侦探小说手法更增添其艺术魅力。

狄更斯最后一部小说《埃德温·德鲁德之谜》虽仅完成23章,从中也可见其精雅文笔、严谨构思以及诱人的悬念和神秘色彩。

狄更斯的小说作品中,早期的《巴纳贝·拉吉》和后期的《双城记》是历史小说。

《巴纳贝·拉吉》以18世纪末英国清教徒反对天主教统治的高登暴动为背景;《双城记》以法国大革命为背景。

两部小说同样具有明显的讽喻性和警戒性,旨在说明不合理的制度和统治必定导致人民奋起反抗,而奋起的群众(狄更斯称之为“暴民”)犹如洪水猛兽,会一发而不可收拾,形成巨大的非理性破坏力量。

两部小说无疑都代表了狄更斯的改良主义立场和悲观主义历史观,而《双城记》中以牺牲自己生命换取自己所爱女子的幸福的西德尼卡尔登,是狄更斯最高道德理想的化身,也是他的小说中反复颂扬的高尚情操的终曲。

从这两部小说栩栩如生的描述、扣人心弦的情节,可以发现历史小说家司各特的明显影响。

尤其是《双城记》,笔墨精雅深奥、结构简练完美、悬念重重设置以及对人生哲理和人物潜意识活动方面富有创造性的探索,历来被认为是狄更斯的最佳小说之一。

狄更斯以其小说创作篇幅宏大,气势磅礴,内容包罗万象,风格雅俗共赏、丰富多彩,生前即已饮誉国内外,是英国19世纪小说繁荣时期最杰出的代表作家,影响遍及欧美以及世界各国。

他的作品以及根据这些作品演化而成的各种通俗、儿童读物和娱乐节目在世界范围内流传更广。

在中国,早在20世纪初林纾等人就翻译过狄更斯的小说,许多优秀名作都有了中文译本。

他生活在英国由半封建社会向工业资本主义社会的过渡时期。

其作品广泛而深刻地描写这时期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鲜明而生动地刻画了各阶层的代表人物形象,并从人道主义出发对各种丑恶的社会现象及其代表人物进行揭露批判,对劳动人民的苦难及其反抗斗争给以同情和支持。

但同时他也宣扬以“仁爱”为中心的忍让宽恕和阶级调和思想。

对劳动人民的反抗斗争抱行动上支持而道德上否定的矛盾态度。表现了他的现实主义的强大力量和软弱空想。

狄更斯是海军职员约翰·狄更斯和伊丽莎白·巴洛所生的第二个孩子。

狄更斯5岁时全家就迁居占松(Chatham),10岁时又搬到康登镇(Camden Town,今属伦敦)。

狄更斯早年家境小康,小时候曾经在一所私立学校接受过一段时间的教育,但是父母经常大宴宾客,金钱上没有节制,12岁时,狄更斯的父亲就因债务问题而入狱,一家人随著父亲迁至牢房居住,狄更斯也因此被送到伦敦一家鞋油场当学徒,每天工作10个小时。

或许是由于这段经历,备尝艰辛、屈辱,看尽人情冷暖,使得狄更斯的作品更关注底层社会劳动人民的生活状态。

小说〈大卫·科波菲尔〉中,就是描写了自己这一段遭遇。

不过后来由于父亲继承了一笔遗产而令家庭经济状况有所好转,狄更斯也才有机会重新回到学校。

15岁时他从威灵顿学院毕业,随后进入一家律师行工作,后来又转入报馆,成为一名报导国会辩论的记者。

狄更斯并没有接受很多的正规教育,基本上是靠自学成材。

狄更斯后来成为一名《晨报》的国会记者,专门采访英国下议院的政策辩论,也时常环游英伦采访各种选举活动。

他开始在各刊物上发表文章,并最终收集成《博兹札记》(Sketches by Boz)出版,这是他的第一部散文集。

但真正使他成名的是1836年出版的《匹克威克外传》(The Pickwick Papers),全书透过匹克威克与三位朋友外出旅行途中的一连串遭遇,描写了当时英国城乡的社会问题,一开始这本书并没有引起太多的焦点,第一年只销售500册,到了1837年春天,《匹克威克外传》成为英国社会争相讨论的话题,社会上出现了“匹克威克热”,英国城市的街头出现各种各样与匹克威克有关的商品,最后此书成为世界文学的经典名作。

之后狄更斯连续出版了多部广受欢迎的小说,包括了《雾都孤儿》(Oliver Twist)、《孤雏泪》(An orphan's sad tale)、《尼古拉斯·尼克贝》(Nicholas Nickleby)和《老古玩店》(The Old Curiocity Shop)。1841年完成了《巴纳比·拉奇》(Barnaby Rudge)后,狄更斯前往他所向往的美国。

虽然他在那里受到了热烈的欢迎,狄更斯最终依然对那片新大陆感到失望。

他在美国的见闻被收入进其在1842年出版的《美国纪行》(American Notes)。

1843年他出版了引起极大反响的小说《小气财神》(A Christmas Carol),这部小说是他的圣诞故事系列的第一部。

随后他又以自己的美国之行为背景,发表了另一部小说《马丁·翟述伟》(Martin Chuzzlewit)。

18441846年间狄更斯游历了欧陆各国,在旅行期间继续进行写作。

1849年他出版了自传题材的小说《大卫·科波菲尔》(David Copperfield),这部小说的内容与狄更斯的个人经历有很大关系。

狄更斯以后的小说显得更为尖锐并具批判性,其中比较著名的包括了《荒凉山庄》(Bleak House)、《艰难时世》(Hard Times)、《小杜丽》(Little Dorrit)、《双城记》(A Tale of Two Cities)和《远大前程》(Great Expectations)等。

1850年,狄更斯创办了自己的周刊《家常话》(Household Words),收录了自己和其他一些作家的小说。

1859年另一份刊物《一年四季》(All the Year Round)也开始发行。

狄更斯本人的多部作品都是最先以连载的形式在这两份刊物上发表的。

狄更斯不仅是一位多产的写作者,也是一位积极的表演者。

他把公众朗读会(public readings)化作两小时独角戏剧表演,而“速书”(prompt books/prompt copies)则是他为此所作的准备记录:在原作上划框,择要而出,省去枝蔓,偶尔添点新笑话——对这位天才的表演者,人物表情记号是不需要的。

狄氏朗读/演剧会始于185312月,至其生命终了,十余年间行脚遍及大西洋两岸。

“速书”是狄更斯为自己写的舞台说明(stage directions),为狄更斯研究和后来的衍生戏剧/影视创作提供了鲜活的参照。(source:DickensMuseum,London)

狄更斯一生刻苦勤勉,繁重的劳动和对改革现实的失望,严重损害了他的健康。

187069狄更斯因脑溢血与世长辞,临终时他的第一部侦探小说《艾德温·德鲁德之谜》(The Mystery of Edwin Drood)也未能完成。

他去世后被安葬在西敏寺的诗人角,他的墓碑上如此写道:

“他是贫穷、受苦与被压迫人民的同情者;他的去世令世界失去了一位伟大的英国作家。”(He was a sympathiser to the poor,the suffering,and the oppressed; and by his death,one of England's greatest writers is lost to the world.)。

狄更斯经常被说成是伟大的幽默家,但更重要的是文学上伟大的革新家。

他描写为数众多的中、下层社会的小人物,这在文学作品中是空前的。

他以高度的艺术概括、生动的细节描写、妙趣横生的幽默和细致入微的分析,塑造了许多令人难忘的形象,真实地反映了英国19世纪初叶的社会面貌,具有巨大的感染力和认识价值,并形成了他的独特风格。

他反映生活广泛、多样,开掘深而有力。他不采用说教或概念化的方式表现他的倾向性,而往往以生动的艺术形象激发读者的愤慨、憎恨、同情和热爱。

他笔下的人物大多有鲜明的个性。

他善于运用艺术夸张的手法突出人物形象的某些特征,用他们习惯的动作、姿势和用语等揭示他们的内心生活和思想面貌。

他还善于从生活中汲取生动的人民的语言,以人物特有的语言表现人物的特点和性格。

狄更斯的创作具有浓重的浪漫主义气息,他所描写的事物似乎也都是有某种能与人物的感情、气质相契合的“灵性”,增强了作品的感染力。

狄更斯的文学成就对世界文学的影响是巨大的。

他的作品很早就被介绍到中国。

1908年林纾与魏易同译了《块肉余生述》(即《大卫·科波菲尔》)、《贼史》(即《奥列佛‘特维斯特》)和《孝女耐儿传》(即《老古玩店》)。

此后,又陆续翻译出版了狄更斯的多种重要作品,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

狄更斯在创作中表现的人道主义与社会批判精神以及艺术技巧,对中国现代小说创作有很大的影响。

狄更斯开始文学创作时,先为伦敦的《晨报》等撰写特写,主要表现伦敦城乡的风俗人情和景物、对生活的爱和憎。

1836年出版了《特写集》。

1837年第一部长篇小说《匹克威克外传》开始在报上连载。

作者通过匹克威克和他的“匹派”挚友的游历,暴露当时英国现实生活的黑暗,描绘了作者心目中的“古老的、美好的英格兰”,反映了作者向往不受封建压迫和资产阶级剥削的思想与乐观主义情绪。

作者还批判了英国的议会制度、法律、司法、监狱等,以轻松幽默的笔调描述绅士、车夫等各种人物,宣扬实施道德教育的理想。

这部小说在结构上颇为松散、拖沓,但它把平民作为主人公是前所未有的。它是狄更斯现实主义小说创作的第一个成果。

《奥列佛·特维斯特》(一译《奥列佛尔》,1838)是狄更斯第一部动人的社会小说。

通过孤儿奥列佛的遭遇,揭开r处于社会底层的人们哀苦无告的生活画面。

奥列佛在贫民习艺所不堪忍受屈辱与饥饿,逃往伦敦,陷入贼窟,最后被“有德行的”资本家挽救出来。但作者在这里也揭露了资产阶级伪装慈善的面目,显示出他当时创作思想的深度。

长篇小说《尼古拉斯·尼克尔贝》(1839)塑造了资产阶级掠夺者的形象,揭露了小生产者在庞大的工业资本的排挤与压迫下的贫困与破产。

作者通过教员尼古拉斯·尼克尔贝的经历,揭露了英国教育制度的黑暗。

当时所谓为穷人兴办的学校,成了牟利的场所,学生只能吃半饱,鞭笞成了主要的教育手段。

小说中随处可以看到作者用愤懑的笔触痛斥资产阶级的虚伪与贪婪。

《老古玩店》(1841)描写资本主义社会中小资产者的悲惨命运。

作者寄予深切同情的屈兰特老汉在伦敦的小胡同内开了一家古玩店,无人光顾。

老汉把一切不幸归咎于“命运不济”。他要跟命运作斗争,企图在赌博中致富,结果反而把古玩店输给了高利贷者。

他和小孙女耐儿都被逐出店门。

二人后来流落到了偏僻的乡村,先后在苦难中死去。

这一时期,作者在揭露社会矛盾方面不断深化,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批判越来越深刻。

但作品的基调仍是乐观主义的,反面人物大多被漫画化,而矛盾总是在资本主义制度和社会内部得到解决。

虽然狄更斯在早期的作品中已对资本主义采取了批判态度,但他认为英国的资本主义民主制度可以按照美国的模式进行改良。

1841年他去美国旅行,对美国也感到失望。

他在《美国札记》(1842)中揭露了美国社会的阴暗面:

国家机关贪污腐化,人民贫困,崎狱中的囚犯受到惨无人道的对待等;而对黑人的奴役,更加引起了他的愤慨。

长篇小说《马丁·朱述尔维特》(1844)揭露了英美资产阶级的互相欺诈、贪婪、伪善以及“一切为了金元”的基本原则。

书中的主要人物约纳斯·朱述尔维特是资产阶级的典型代表。

18441847年,狄更斯旅居意大利、瑞士和法国。

这一段时间的作品有《圣诞故事集》,其中包括《圣诞欢歌》(1843)、《钟声》(1844)、《炉边蟋蟀》(1845)等。

这几部作品更为明显地表现了作者调和社会矛盾的幻想和感伤失望的情绪。

《圣诞欢歌》写一个吝啬的老商人史克罗奇在圣诞前夜让他的雇工们一直工作到最后一分钟。

夜里有五个幽灵带他周游全市,让他看到穷苦人家的善意和硬心肠的人的下场。

于是他皈依了圣诞精神,变为慷慨仁爱的人。

此后5年中,狄更斯几乎每年都以同样的精神写圣诞故事,劝人为善,普天同庆。

作者在《钟声》中抨击了当时为资本主义辩护的马尔萨斯的学说、曼彻斯特学派的自由竞争原则和边沁的功利主义。

这是狄更斯创作的繁荣时期。

由于英、法革命运动的失败,资产阶级的反动势力更加嚣张,狄更斯对社会的认识不断深化,作品反映的社会生活也更加广阔。

他着力描写小人物的善良、温情和道德感化的力量。

乐观主义精神已被沉重、苦闷的心情和强烈的愤懑所代替。

这时主要的作品有《董贝父子》、《大卫·科波菲尔》、《荒凉山庄》、《艰难时世》、《小杜丽》、《双城记》和《远大前程》等。

这些作品的主题思想不断深化,艺术风格也与以前有所不同。

《董贝父子》(1848)是这一时期的重要作品,也是狄更斯创作道路上的转折点。

作品揭露了资本主义制度本身不可克服的矛盾和它遵循的利润高于一切的原则。

过去作品中经常出现的“善良的”资产者已不复存在。

作者塑造了英国资产阶级的典型形象。

主人公董贝认为自己是统治全世界的社会力量的代表,地球是专为董贝父子公司在它上面进行贸易而制造的,太阳与月亮是为了给公司照明才存在的,他的妻子的全部效能是给公司养个继承人,她的死等于他丢失了一件小日用品。

他教育儿子金钱可以买到一切。

他的冷酷、骄傲、睥睨一叨的态度体现了资产阶级金钱万能的法则。

《大卫·科波菲尔》(1850)是半自传体小说,其成就超过了狄更斯所有其他作品。

它通过一个孤儿的不幸遭遇,描绘了一幅广阔而五光十色的社会画面,揭露了资产阶级对劳动人民的剥削,司法界的黑暗腐败和议会对人民的欺压。

小说最后仍以一切圆满作为结局,表现作者的一贯思想。

《荒凉山庄》(1853)是一部色调阴沉、寓意深刻的作品。

作者一开头就以散文诗的笔法描写了11月间伦敦的大雾和泥泞的道路,象征贪污、腐败和坑害人民的英国司法机构。

小说描写了一件争夺遗产的诉讼案,由于司法人员从中营私,竟拖延20年,仅诉讼费就把一对青年男女所应继承的遗产全部花光。

这场官司的结果是有关的人死的死、疯的疯。

在《艰难时世》(1854)中,作者以漫画式的手法描绘资本主义社会的丑恶现象,提出r劳资对立的社会问题。

作者描写了工人凄惨的生活,表现了他们的觉悟不断提高的过程,也反映了宪章运动中拥护暴力和拥护道德力量的两派之间的斗争。

作者不赞成以革命手段解决劳资矛盾,而主张用爱来调和矛盾。

但在阶级之间的冲突上,作者还是站在工人方面反对资产阶级。《艰难时世》是19世纪重要的社会小说。

J.罗斯金认为它是狄更斯小说中最好的一部。

《小杜丽》(1857)是作者后期作品中重要的一部,它以象征性的手法描写了马歇尔西监狱,概括了整个英国社会的本质。

小杜丽全家老小因无力偿还债务而先后被处终身监禁的情节,揭露了政府机关的官僚制度。

作者塑造了朴实、善良、富于自我牺牲精神的小杜丽的形象,作为崇高的道德理想的化身,同时也对残酷无情的利己主义的化身克伦南姆夫人、贪财成性的主教加斯贝、用漂亮的外衣掩盖肮脏的灵魂的银行家麦多尔,以及盘剥有方的房东等人,作了淋漓尽致的描绘。

《双城记》(1859)在狄更斯的作品中占有特殊地位,它更能反映作者思想的发展,更深、更广地概括了时代的精神。

小说以法国大革命为背景,通过一个因揭发贵族罪行被监禁18年的医生曼奈特的经历和一个农民的小孩死在贵族的马车之下的情节,反映了封建贵族对人民的迫害,预示革命必然到来。

《远大前程》(1861)是一部具有深刻社会意义和强烈艺术感染力的小说。

主人公匹普是个孤儿,由姐姐抚养,受雇于地主郝薇香家,与地主的养女艾丝黛拉相爱,一心想成为上等人。

他无意中搭救的一个逃犯,在国外发财致富,为报答救命之恩,送他去伦敦接受上等教育,并让他继承一笔遗产。

正当匹普满怀希望之际,艾丝黛拉却另嫁他人。

同时由于逃犯就擒,遗产被充公,匹普只好赴海外谋生。后回国与艾丝黛拉相逢时,得悉她的丈夫已死,饱经忧患的一对情人终于结为伴侣,离开了象征着吞噬一切的地主郝薇香的颓败的旧宅。

这一时期狄更斯的艺术风格也有所丰富与发展,他的作品中幽默和讽刺逐渐减少,感伤、压抑的情绪和紧张的戏剧情节占了上风。

狄更斯晚年的处境非常不幸。

由于辛勤的写作而损伤了健康,与妻子的不和使他的心情十分沮丧;同时他又感到了资本主义危机的深重,因此,以近乎绝望的心情写完小说《我们共同的朋友》(1865)。

长篇小说《艾德温·德鲁德之谜》是狄更斯得了轻度中风之后着手写的,未及完稿即去世。

这是一部戏剧性很强的侦探小说,结构严谨,充满悬念。

狄更斯最后一部完整的长篇小说是《我们共同的朋友》(1865),小说围绕已故的垃圾承包商老哈蒙的遗产继承问题展开情节,又把人性与金钱关系作为主题。

书中出现了一个塑造得很出色的次要人物,自私狭隘、贪财爱势的资产者波德史奈普,以后人们便把这种精神气质称为“波德史奈普主义”。

狄更斯是英国近代文学史上与莎士比亚媲美的经典作家,他的作品在英语世界里可谓家喻户晓。

他富有深厚的同情心,为普通民众鸣不平,同一切不公正、不人道的现象抗议。

他讽刺和谴责的笔触涉及社会各个方面,从济贫院、债务监狱、私立学校、工厂到法庭,对政治、经济、法律、教育、道德诸方面进行审视和批判,提倡博爱精神与社会罪恶抗衡。

在维多利亚时代早期,他被读者视为社会的良心和先知人物。

英国小说发展到狄更斯,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他小说艺术最突出的成就是出色的人物描写本领。

他集中描写了中、下层社会小人物的命运,他们的个性、品质的形成过程,塑造了一系列理想青年男女主人公形象。

他们靠自己的艰苦奋斗努力向上,摒弃损人利己的卑鄙手段,这些形象体现了狄更斯的人生观和道德观,寄寓了反抗污浊现实的理想。

大卫·科波菲尔从不堕落或消沉,匹普在一段歧路后又回复正途,而小耐儿、艾妮斯、小杜丽、路茜等善良纯朴,富有自我牺牲精神的“理想女性”形象,更是得到热情的赞美。

他劝善惩恶,描写了一批处在道德光谱另一极的坏蛋形象,进行嘲讽和鞭挞。

法琴、塞克斯、奎尔普、庞得贝等等都是丧失人性,极端自私的“恶”的化身,往往不得善终。

而董贝,葛擂梗,斯克路奇舅舅等在人生教育和道德情感化下,恢复了人生。

到后期创作中,狄更斯对于善恶有极的信念受到现实的冲击,坏人的性格更加复杂,他们的结局也并非遇到报应,社会罪恶的表现往往是由大雾、监狱,破烂店、垃圾堆,而并非个人作为象征了。

狄更斯塑造最为出色的是各种“怪人”的形象。

他充分发扬了英国文学创造的“癖性人物”的传统,抓住人物肖像服饰,言谈举止上的癖性特征,以漫画式的夸张手法加以强调,使人物形象鲜明,令人如见其人。

天真可爱的胖绅士匹克威克先生;穷困潦倒却快活乐天的密考伯先生;怪癖又善良的姨婆,都是文学画廊中的著名人物。

这些被称为“扁形人物”或“只有二度空间”的人物,以其自身的鲜活性弥补了缺少心理深度的欠缺。

狄更斯作品的幽默与诙谐,很大部分来自于这些“怪人”形象的塑造。

狄更斯的小说具有浪漫主义色彩。

他喜欢采用戏剧化的传奇情节,奥立弗的身世之谜,德洛克夫人的隐私底细、匹普的庇护人真相、梅尼特医生被囚的实情等,都构成作品很强的悬念性,很多小说有犯罪谋杀和探案成份。

小说的浪漫主义色彩,突出地表现在作品强烈的感情倾注上。

狄更斯是位情感性的小说家,他在情节设置,人物塑造上,驰骋情感力量,使小说具有催人泪下的悲怆、感伤情调,天使般的小耐儿的死,让无数读者痛苦流涕。

他生活在维多利亚时代早期,社会的文化价值观念尚未受到根本的摇撼,他既毫不粉饰地揭露现实,又相信人和社会的进步,相信个人奋斗、取得成功和幸福的可能性。

在道德上受到时代的虚伪观念的限制。但是狄更斯的作品以人道主义和社会批判精神、丰富多彩的小说技法,不仅代表着英国维多利亚盛世小说的最高成就,也在英国乃至世界文学史上占据一流地位,成为英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为了纪念19世纪的文学巨匠查尔斯·狄更斯,英国计划斥巨资兴建一座类似“迪斯尼世界”的相关主题公园。

建成之后,这将成为世界上第一座以文学为主题的大型主题公园。

该主题公园暂命名为“狄更斯世界”(Dickens World)。“狄更斯世界”建在英国东南部查塔姆镇的一块郊地上,该处原是一所海军造船厂。

“狄更斯世界”全部以狄更斯的小说为中心进行游乐项目的建设,这些小说包括最著名的《双城记》、《匹克威克外传》、《大卫·科波菲尔》和《远大前程》等。

项目策划人还计划兴建一座仿古的19世纪伦敦大街,作为贯穿整个主题公园的通道。

伦敦商人凯文·克里斯蒂(Kevin Christie)策划了这个项目。

他说,在查塔姆盖建“狄更斯世界”是个非常理想的选择,因为“狄更斯在这里住过,而且很多他的作品构思也来自查塔姆。”童年时代的狄更斯在查塔姆住过五年,他笔下的多个角色都来自查塔姆。

凯文同时表示,建设这个主题公园是希望更多的年轻人牢记狄更斯。

“他完成过十多部长篇和二十多部短篇,可是很多年轻人甚至说不出五部狄更斯作品的名字。”

整个项目的预算高达6200万英镑。

建筑队正在进行土地勘探工作,两个月后开始全面施工。

项目承包商说,整个主题公园可以在20074月迎接到第一批客人。

据预测,建成后的狄更斯世界一年可以接待30万人次的游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红楼新梦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