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冰雪红墙 63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1-25 点击数:287次 字数:

63

 

江青说,为了反对苏联修正主义毛泽东下令让新闻媒体公开报道。这便是有名的《九评》。而苏联方面却从未在报纸上发布过任何对中国的“批评”。

 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反对我们的共同敌人 》等文章的发表,使赫鲁晓夫领导集团的处境十分尴尬。

1963221,苏共中央给中共中央一封信。

信中提出:

要停止公开论战,召开国际会议。

为了筹备国际会议,先举行中苏两党会谈。

收到这封信后,毛泽东于1963223在中南海菊香书屋他的卧室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

毛、刘、周一致认为,苏共这封信中提出的意见,本来就是我们早在19624月用正式建议的方式提出过的。

苏共这次终于以自己的建议的形式接受了。我们可以抓住这个机会,使我们过去的主张得以实现。

经过商量,会议结束后,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一起接见了苏联驻华大使契尔沃年科。

由于毛泽东正患感冒,是在他的卧室,穿着睡衣,半坐在床上接见的。

毛泽东说,我们认为你们这封信的态度是好的,欢迎你们这样做。

你们提出停止公开论战。但你们言行不符,自相矛盾。

兄弟党互相之间有不同意见可以互相谈,在内部谈,该批评的批评,批评得不对的也不要紧,但是不要采取公开论战的形式。

现在的公开论战,不是我们首先发动的,我们是被攻击的。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来而不往非礼也”。

你们可以攻击我们,那我们也就有权利答辩。

我们赞成你们建议停止公开论战。

但是要说清楚,首先提出不要公开论战的不是别人,而是我们,就是在坐的周恩来同志在你们苏共二十二大上,当你们公开指责阿尔巴尼亚党的时候,我们就建议你们不要这样做。

我们不主张公开论战,但是,既然你们已经公开论战,既然你们那样攻击我们,我们就在我们的报纸上发表你们攻击我们的文章,然后给予回答。

是不是你们也可以照我们的办法,把我们回答你们的文章也发表在你们的报纸上,然后你们又加以评论呢?

索性展开公开论战不好吗?

我看,进行这样的公开论战,天不会塌下来,草还是照样长,女人还是照样生孩子,河里的鱼还是照样游。

过去你们说公开论战很有必要,现在你们来信说公开论战有很多害处,根本不提你们过去所讲的很有必要。

在这封信里,你们说意见分歧不要人为地把它夸大,不要发展成为深刻的冲突。

你们这个意见我也赞成。但是是谁人为地夸大呢?

是你们嘛!

是你们造了很多谣言嘛!

比如对我这个人,你们就造了很多谣言嘛,说毛泽东不行了,不能工作了,没有用了,老了,要死了。

你看我今天在床上接见你,大概是快要死了。

你们说中国有个人崇拜,崇拜我这个老而不死的人。

你看,是谁人为地夸大呢?

是谁引起深刻的冲突呢?

这是我发点牢骚。

我总的是欢迎你们这封信,但是你们也应该允许我稍微发一点牢骚吧。

中苏两党、两国有什么仇,为什么这样大吵特吵。

既然有吵架的勇气和力量,就应该有解决分歧、达成团结的勇气和力量。

你们提出中苏两党会谈,为的是筹备兄弟党会议。这个我们也赞成。

39,邓小平、彭真召见苏大使契尔沃年科,将中共中央的复信交给他。

正当中方积极准备中苏两党会谈的文稿和资料时,又收到苏共中央330给中共中央的信。

该信提出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总路线问题,阐述了苏共对这个总线路的一系列观点,并提议以他们来信中提出的总路线问题作为中苏两党会谈的基础。

42下午,毛泽东在中南海菊香书屋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讨论苏共中央330来信。

会议决定,马上动手,集中力量起草一个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稿子。

由邓小平主持,北京钓鱼台的写作班子吴冷西、乔冠华、姚溱、范若愚、熊复、王力起草一个稿子;

由陈伯达在杭州起草一个稿子。

经过修改,将两个稿子合而为一,又经多次修改,在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后,由毛泽东最后定稿。

615,中国驻苏大使潘自力将中共中央复信交给苏共苏斯洛夫。

这封复信,毛泽东将标题改为《 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 》,副题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对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1963330日来信的复信 》,日期为1963614

这封复信不但提出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总路线,而且提出了一系列理论、战略和策略,以及党的建设等问题,批判了苏共在这一系列问题上的错误观点。

复信指出,1957年《 宣言 》和1960年《 声明 》的革命原则,概括起来就是: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全世界无产者同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反对帝国主义和各国反动派,争取世界和平、民族解放、人民民主和社会主义,巩固和壮大社会主义阵营,逐步实现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完全胜利,建立一个没有帝国主义、没有资本主义、没有剥削制度的新世界。

这就是现阶段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总路线。

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归结为“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是违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学说的。

复信分析了当代世界的基本矛盾,指出美帝国主义是世界反动势力的主要堡垒,是全世界人民的敌人,国际无产阶级必须而且可能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利用敌人内部的矛盾,建立反对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最广泛的统一战线。

复信指出,共产党人从来愿意经过和平方式过渡到社会主义,但是绝对不能把和平过渡作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新的世界战略原则。

无产阶级政党应当准备两手,在准备革命和平发展的同时,必须对革命的非和平发展做充分的准备。

无产阶级政党应当把自己的主要注意力放在艰苦的积蓄革命力量方面,准备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夺取革命的胜利,或者在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突然袭击和武装进攻的时候给予有力的回击。

复信指出,认为在帝国主义制度和人剥削人的制度还存在的条件下,能够通过“全面彻底裁军”,实现“没有武器、没有军队、没有战争的世界”,这完全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防止新的世界战争是可能的。

世界和平只能是各国人民争得来的,而不能是向帝国主义乞求得来的。

复信指出,核武器的出现并没有也不可能解决当代世界的各种基本矛盾,并没有也不可能改变阶级斗争的规律,并没有也不可能改变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的本性。

复信指出,社会主义国家的对外政策中有一项重大的原则,这就是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之间和平共处。

在任何时候,都不应当把和平共处引申到被压迫民族和压迫民族、被压迫国家和压迫国家、被压迫阶级和压迫阶级的关系方面,不应当把和平共处说成是由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主要内容,更不应当说什么和平共处是全人类走向社会主义的道路。

把和平共处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对外政策的总路线是错误的。

复信指出,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以后,在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中,阶级和阶级斗争仍然存在,只是形式不同于取得政权以前。

从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很长的历史时期中,无产阶级专政不可避免的继续存在。

复信批判了“全民国家”的观点。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无产阶级政党必须同无产阶级专政一起存在,因为只有无产阶级能够代表全体人民的利益。

复信批判了“全民党”的观点。复信指出,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相互关系,必须建立在完全平等、尊重领土完整、尊重国家主权和独立、互不干涉内政的原则的基础上,必须建立在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互相支持和相互援助的原则的基础上。

任何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建设事业,主要地应当依靠自力更生。

任何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如果只从本国的局部的利益出发,片面地要求别的兄弟国家服从自己的需要,并且借口反对所谓“单干”、所谓“民族主义”,来反对别的兄弟国家执行自力更生为主的建设方针,反对别的兄弟国家在独立自主的基础上发展经济,甚至对别的兄弟国家施加经济压力,那就是真正的民族利己主义的表现。

复信指出,兄弟党关系的准则是,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基础上,实行联合的原则,相互支持和相互援助的原则,独立自主和平等的原则,通过协商达到一致的原则。

不能允许一个党把自己置于其他兄弟党之上,干涉兄弟党的内部事务,在兄弟党关系中实行家长制,把自己一党的纲领、决议、路线当做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共同纲领强加给别的兄弟党,破坏协商一致的原则,依恃所谓多数来强行推行自己的错误路线。

618,苏共中央发表声明,完全拒绝中共中央614的建议,说它是对苏共中央的毫无根据的攻击。

621,苏共召开中央全会做出决议,断然拒绝中共中央614的复信,表示坚定地执行二十大、二十一大、二十二大的路线,同时责成苏共代表团在中苏两党会谈中根据这个路线来阐述和捍卫苏共的立场。

76-20日,中苏两党会谈在莫斯科举行。

中方代表团团长是邓小平,副团长是彭真,团员是康生、杨尚昆、刘宁一、伍修权、潘自力。苏方代表团团长是苏斯洛夫,团员有格里申、波诺马廖夫、安德罗波夫、伊利切夫等。

中苏两党一共举行了九次会谈,邓小平、彭真等与苏斯洛夫、波诺马廖夫等进行了激烈争论。

邓小平发出一系列质问,你们一会儿说美国是海盗,一会儿又说肯尼迪爱好和平,究竟你们的哪个说法算数?

你那个指挥棒要人家怎么跟?

苏斯洛夫很紧张,他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

中苏两党这一轮会谈仍然没有达成一致。

在中苏两党会谈期间,714,苏共中央发表了《 给苏联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共产党员的公开信 》。

该信逐条批驳中共中央614的《 建议 》。苏共中央采取这一严重步骤,表示赫鲁晓夫撕破假面具,露出反华真面目,进行公开论战。

715,即将举行苏、美、英三国关于部分禁止核试验谈判,这是赫鲁晓夫重演戴维营会谈前夕的故技,实行联美反华的方针。

为评论苏共中央《 公开信 》,中共中央相继写了九篇文章。

这九篇文章,都是由吴冷西、乔冠华、姚溱、范若愚、熊复、王力等领头负责起草,邓小平主持讨论修改形成初稿,然后根据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的意见反复修改,由毛泽东召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和政治局全体会议讨论定稿。

最后由毛泽东审定。毛泽东对这九篇文章,提了许多重要意见,并做了许多重要的修改。

这些文章都是用《 人民日报 》编辑部和《 红旗 》杂志编辑部的名义发表的。

196396-1964714,“九评”陆续发表。

它们是:

 苏共领导同我们分歧的由来和发展 (一评)

 关于斯大林问题 (二评)

《南斯拉夫是社会主义国家吗?》(三评)

 新殖民主义的辩护士 (四评)

 在战争与和平问题上的两条路线 (五评)

 两种根本对立的和平共处政策 (六评)

 苏共领导是最大的分裂主义者 (七评)

 无产阶级革命和赫鲁晓夫修正主义 (八评)

 关于赫鲁晓夫的假共产主义及其在世界历史上的教训 (九评)

文章指出,中苏两党的分歧,早在1956年苏共二十大时就开始了。

那次代表大会是苏共领导走上修正主义道路的第一步。

从那次会议到现在,苏共领导的修正主义路线经历了一个形成、发展和系统化的过程。

中苏国家关系的恶化是从1958年开始的,就是苏共领导企图在军事上控制中国。

1962年苏共二十二大通过的新纲领,把苏共领导的观点系统化,形成了完整的修正主义体系。

中苏两党之间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分歧,完全是由于苏共领导背离马克思列宁主义。

文章指出,无论从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上说,或者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上说,斯大林一生的活动,都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

斯大林的一生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一生,是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一生。

斯大林作为一个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和无产阶级革命家,在他为苏联人民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建立功勋的同时,也的确犯了一些错误。

斯大林的错误,有些是原则性的错误,有些是具体工作中间的错误;有些是可以避免的错误,有些是在无产阶级专政没有先例的情况下难以避免的错误。

斯大林一生的功绩和错误,是历史的客观存在。

斯大林的功绩同他的错误比较起来,是功大过小的。

他的主要方面是正确的,错误是第二位的。

苏共领导那样反对斯大林,是为了否定马克思列宁主义,令他仍全面推行修正主义路线开辟道路。

文章指出,社会主义国家的资本主义复辟,并不一定要通过反革命政变,也不一定要通过帝国主义的武装入侵,它还可以通过社会主义国家领导集团的蜕化变质来实现。

修正主义是帝国主义政策的产物。

只要世界上还存在着帝国主义,就不能说,社会主义国家已经消除了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

以赫鲁晓夫为首的苏共领导已经成为现代修正主义的主要代表,也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最大的分裂主义者。

文章认为,苏联存在着敌对阶级和阶级斗争。

随着赫鲁晓夫逐步地篡夺了党和国家的领导权,新资产阶级分子在苏联党、政、经济、文化等部门占据了统治的地位,形成了社会上的特权阶层。

这个特权阶层,是苏联资产阶级的主要部分,是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的主要社会基础。

而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就是苏联资产阶级特别是这个阶级中的特权阶层的政治代表。

由于赫鲁晓夫的修正主义,伟大的苏联人民用血汗创立的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正面临着空前严重的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

苏联共产党面临着从无产阶级政党蜕化成为资产阶级政党,从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蜕化成为修正主义政党的严重危险。

文章总结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教训,着重讲毛泽东关于防止资本主义和平演变的论述。

毛泽东亲自改写了一大段文字:

“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社会主义社会还存在着阶级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这两条道路的斗争。单有经济战线上(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是不够的,并且是不巩固的。必须还有一个政治战线和一个思想战线上的彻底的社会主义革命。在政治思想领域内,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斗争,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才能解决。几十年内是不行的,需要一百年到几百年的时间才能成功。在时间问题上,与其准备短些,宁可准备长些;在工作问题上,与其看得容易些,宁可看得困难些。这样想,这样做,较为有益,而较少受害。如果对于这种形势认识不足,或者根本不认识,那就要犯绝大的错误。”

1964520,中共中央收到苏共中央515的复信。

这封复信是对中共中央57信件的答复。

苏共中央复信不同意中共中央推迟召开国际会议的建议,迫不及待地要召开国际会议,对中国共产党采取“集体措施”。

728,中共中央对苏共中央515来信给予答复。

中共中央这封复信指出,苏共中央515的来信,对兄弟党各方面的意见根本不理会,硬要开分裂的会议,而且为兄弟党的国际会议规定了修正主义的纲领和分裂主义的组织路线。

这就暴露了苏共领导已经下定决心,要蛮横地、片面的、非法地筹备和召开一个公开分裂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会议。

中共中央的复信说,中国共产党主张召开经过充分准备的、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基础上的、团结的兄弟党国际会议,坚决反对你们开分裂会议。

中国共产党庄严声明:

我们决不参加你们分裂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国际会议和它的筹备会议。

如果你们不顾我们的严正警告,一定要非法地、片面地召开国际会议,那只能有一个结果,就是公开分裂。

在这封复信的末尾,毛泽东加了两段话:

“你们既然下定了决心,大概就得开会吧,如果不开,说了话不算数,岂不贻笑千古吗?这叫做骑虎难下,实逼处此,欲罢不能,自己设了陷阱,自己滚下去,落得个一命呜呼。不开吧,人们会说你们听了中国人和各个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的劝告,显得你们面上无光。要是开吧,从此走入绝境,再无回旋余地。这就是你们修正主义者在现在这个历史关节上,自己造成的绝大危机。你们还不感觉到吗?”

“亲爱的同志们,我们愿意再一次诚恳地劝告你们,还是悬崖勒马的好,不要爱惜那种虚伪的、无用的所谓‘面子’。如果你们不听,一定要走绝路,那就请便吧!那时我们只好说:‘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730,苏共中央复信。苏共领导断然拒绝了中共的劝告,而且下了死命令召开筹备会。

据时任新华社社长兼《 人民日报 》总编辑的吴冷西回忆,毛泽东在1964326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说,在赫鲁晓夫内外交困、大家对他很不满的情况下,他有可能被宫廷政变推翻。

几个月后,毛泽东的预见应验了。

19641014深夜,苏联驻华大使契尔沃年科打电话到中共中央办公厅,要求紧急会见中共中央领导人。

杨尚昆得到消息后,马上请示刘少奇。

刘少奇确定,由中共中央委员、中联部副部长伍修权会见他。伍修权在自己家里的会客室会见了契尔沃年科。

契尔沃年科见到伍修权,劈头就说,他接到苏共中央的指示要向中共中央通知:

今天苏共中央决定撤销赫鲁晓夫的领导职务,由勃列日涅夫接任苏共中央第一书记,由柯西金接任苏联部长会议主席,米高扬仍然是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

伍修权会见契尔沃年科以后,马上把这个消息报告杨尚昆。

杨尚昆直接报告了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

事后得知,这次宫廷政变的核心人物是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勃列日涅夫、波德戈尔内、波利扬斯基和谢列平。

他们联合了克格勃头子谢米恰斯内伊,控制了党政军的要害部门,并串通了中央委员会的多数成员,于1113日下午14日上午召开中央主席团和中央书记处会议,批评赫鲁晓夫,并撤销了他的职务。

在主席团会议上进行了激烈的辩论。

主席团成员发言指出,赫鲁晓夫执政期间,越来越独断专行,滥用权力,作风粗暴,任人唯亲,为所欲为;指责他在内政外交方面犯了一系列严重错误,包括无休止的徒劳的改组和改革,工业、农业政策的失败,苏伊士运河事件,加勒比海危机,同中国关系的恶化,等等。

赫鲁晓夫不仅为自己辩解,而且指责其他主席团成员,但已经无济于事。

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赫鲁晓夫只好同意解除他的职务。

1016下午3时,中国第一次核试验成功。

17日,《 人民日报 》第一版同时登载了赫鲁晓夫下台和中国核试验成功的消息。

中国人民欢欣鼓舞,世界为之震动。

19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用这样两句话来描述这两件事:

“无可奈何花落去。无可奈何花已开。”

前一句指赫鲁晓夫下台,后一句指中国成功爆炸原子弹。

114,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说,苏联领导搞大国沙文主义,这是中苏关系的核心问题,是要害所在。

这个问题不解决,我们跟苏联之间的纠纷是一天也不会停止的。

而其他的一些问题,比如意识形态问题、理论问题、马列主义的基本原则问题等等,本来是可以从长计议、从容讨论,一时解决不了,可以搁置起来,求同存异,可以内部商讨,不一定非要指着鼻子公开论战不可的。

就是因为有苏共领导的大国沙文主义这个实质问题不能解决,所以连带许多问题都不得不在公开论战中展开了。

这并不是我们所愿意看到的。

115,周恩来率中国党政代表团赴莫斯科,祝贺苏联十月革命节,力图推动中苏关系和好,但中国的好意却遭到了苏方的拒绝和挑衅。

中国代表团在同苏共代表团会谈中,米高杨脱口而出:

在同中共分歧的问题上,我们同赫鲁晓夫完全一致,甚至可以说没有丝毫差别。

1114,周恩来率团回到北京,毛泽东、刘少奇、朱德、邓小平、董必武去机场迎接,并随即一同去人大会堂开会。

在会上,毛泽东说,我们在北京议论,认为苏共新领导实行的很可能更没有赫鲁晓夫的赫鲁晓夫主义。

他还幽默地说,赫鲁晓夫的垮台和苏共新领导的趋向,很可能像我国古代词人所形容的那样: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1121,《 红旗 》杂志发表社论:

 赫鲁晓夫是怎么下台的 》。

社论说,赫鲁晓夫下台了。

这个窃据苏联党和国家领导地位的大阴谋家、现代修正主义的头号代表,终于被赶出了历史舞台。

这是一件大好事,一件对世界人民革命事业有利的大好事。

赫鲁晓夫的垮台,是全世界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坚持反对修正主义斗争的伟大胜利,表明了现代修正主义的大破产,大失败。

社论最后说,各式各样的代表人物,各式各样的思潮,总是想登台表演一番。

各人要走什么样的道路,完全可以由他们自己去选择。

但是,有一点是我们深信不疑的:

历史必将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所揭示的规律前进,必将按照十月革命的道路前进。

进入80年代,历史掀开了新的一页,中苏握手言和,重归于好,结束过去,开辟未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冰雪红墙 6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