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冰雪红墙 57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1-22 点击数:266次 字数:

57

 

勃列日涅夫执政期间,苏联在与我国边境接壤地区增派重兵,在蒙古驻军和设立导弹基地,造成中苏紧张关系在赫鲁晓夫时期的基础上进一步恶化。

他逝世前几次讲话中,表示“真诚地希望同中国关系正常化”,愿与中国“继续就边界问题举行谈判,就改善关系的措施达成协议。”

勃列日涅夫当政的18年也是中苏关系起起落落的时期之一。

1964年赫鲁晓夫被政变推翻后,中国政府派出了以周恩来为首的党政军高级代表团到莫斯科参加十月革命节的庆祝活动,顺便试探苏联的对华政策。

在酒会上,苏联国防部长走到贺龙元帅面前说:

“我们把赫鲁晓夫搞掉了,你们还不把毛泽东也搞掉?这样就天下太平了。”

当周恩来要求苏方道歉时,勃列日涅夫承认国防部长说的是酒话,但他强硬的表示,在对华关系上,他和赫鲁晓夫态度完全一致。

结果这句话将中苏关系再次推向冰点。

19693月,中、苏两国军队先后在珍宝岛发生了三次武装冲突。

珍宝岛事件爆发后,苏联领导层反应十分强烈。

在苏联国防部长格列奇科元帅等人的强烈主张下,勃列日涅夫竟打算“一劳永逸地消除中国威胁”,准备用中程导弹对中国的军事政治目标实施“外科手术式核打击”。

为取得美国人的支持,苏联驻美大使多勃雷宁奉命将消息告知美国方面。

然而尼克松政府认为:

一个强大中国符合西方的战略利益。最可怕的是,一旦让苏联人打开潘多拉盒子,整个世界就会跪倒在北极熊的面前。

“我们能够毁灭世界,可是他们却敢于毁灭世界。”

几天后,《华盛顿明星报》在醒目位置刊登了一则消息,题目是“苏联欲对中国做外科手术式核打击”。

这则消息立即在全世界引起强烈反响,勃列日涅夫气愤异常,愤怒地喊道“美国诬蔑了我们”。

此后,苏联陈兵百万于中苏边境,对中国的安全构成极大威胁。

但毛泽东逝世后,勃列日涅夫在执政晚期意识到了中苏关系正常化的重要性,在其生命的最后一年中接连发出积极的信号,为中苏关系“结束过去、开辟未来”拉开了序幕。

从这个意义上讲,中苏关系在勃列日涅夫手上达到了对立的顶峰,也开启了正常化的大门,勃列日涅夫执政时期是中苏关系的一个分水岭,1971年中国重返联合国问题表决上,苏联等欧洲国家投赞成票,但由于中国批判苏联“修正主义”、“社会帝国主义”只是报道“联合国128个成员国中,赞成我们的票一共76个,17票弃权,反对票只有35个。投赞成票的,亚洲国家19个,非洲国家26个,拉丁美洲是美国的后院,这次居然有7个国家投我们的票。现在非洲兄弟把我们抬进了联合国”。

1969年,勃列日涅夫为了摆脱“布拉格之春”事件给苏联外交带来的困境,初步提出了关于“欧洲缓和”的设想和主张。

1971年苏共二十四大召开时,勃列日涅夫正式提出了6点“和平纲领”,并宣布要“把缓和摆在巩固和加强苏联‘和平共处’外交的首位”。

在“缓和”政策正式确立之后,苏联利用当时美国深陷越战泥淖、国内“新孤立主义”思潮兴起及西方发生经济危机等一系列有利于苏联机会,大搞“缓和”外交,不但顺利解决了多年悬而未决的欧洲边界问题和柏林问题,还成功组织召开了“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

“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形成的“赫尔辛基精神”更是勃列日涅夫“缓和”外交取得的巅峰之作。

“缓和”政策实施的原因有:

第一,苏联经济通过60年代的高速增长之后,由于粗放式的经济的影响,在70年代开始减速,苏联领导层认识到“效益和质量”重要性,希望改善同西方的关系,达到引进西方技术与资金的目的。

第二,苏联在东欧的权利并不被西方国家所承认,而东欧问题一日不解决,苏联西方的威胁就一日不会消失,而通过“缓和”的外交政策达成法律上的欧洲战后现状不可改变无疑将是苏联所乐见的。

第三,美国已经准备从越南脱身了,不过骄傲的牛仔希望能体面的从越南撤出,而这需要苏联这个对越南有着巨大影响的国家帮助。

第四,苏联自古巴导弹危机中失败之后,就认识到美国在军事力量上对苏联的绝对优势,信仰“拳头大的当头”原则的苏联领导层,在常规与核武两方面的扩军备战,使得美国在军事力量上的优势开始缩小,而美国希望通过与苏改善关系来遏制苏联扩充军备的势头,从而达到巩固美国在军事力量上的优势。

1972522-30日,尼克松、基辛格访问莫斯科,同勃列日涅夫进行最高首脑会唔之后,东西方关系得到很大改善,友好对话开始代替了剧烈对抗。

苏联与西方国家的经济交往明显增多:

苏联同西方的贸易额由1970年的46亿卢布增至1980316亿卢布,前后增长6倍;1964-1970年,苏从西方得到的长期贷款仅38亿美元左右,而1971-1980年间,贷款额增至300多亿美元。

可见苏联凭借推行“缓和”政策获得了在与西方直接对抗中前所未有的好处。

在勃列日涅夫当政的18年间,庞大的军费开支和同样巨大的重工业投资,使得苏联的军事力量迅速膨胀,逐步改变了苏美之间的力量对比。

60年代,苏联处于美国军事力量的压制之下,而到70年代时,苏联的军事力量已经能与美国平起平坐,有些方面甚至超越了美国。

如:苏联海军在之前就是一支近海防御舰队,但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不仅使苏联领导人大力发展战略核武器,在海军司令戈尔什科夫大力支持下,海军得到了扩建,苏联舰队由近海防御舰队转变成为一支具有远洋作战能力的武装力量;

战略核武器方面,1962年古巴危机时,苏联的战略武器(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只有美国的1/4,当时美国拥有1038件,而苏联仅有265件,到1970年时,苏联已拥有洲际弹道导弹1300枚,首次超过了美国1054枚洲际弹道导弹的数量。

战后独立的亚、非、拉等前殖民地国家也已经成长起来了,而这些已经成长起来的第三世界国家在很大一定程度上是反对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的。

这一时期,由于苏联打着支持“民族解放运动”旗号,援助第三世界进行的反帝、反殖斗争,客观上造成了有利于苏联的局面,

使得苏联认为其在决定世界命运发展方面具有越来越重要的决定性作用。

随着国家经济实力的提升、军事实力的膨胀以及国际形势有利于苏联的发展,到70年代中期,苏联的国家战略开始转向了,进攻性战略开始出现在苏联领导人的讲话中了。

苏共中央书记波诺马廖夫于19756月发表的讲话时就曾说道:

“我们的时代是社会主义发起稳固的不可逆转的历史性进攻的时代”。

勃列日涅夫在同年10月的一次讲话中也提道:

“经济力量和防御力量的加强使苏联胜利地在国际舞台上展开积极的‘攻势’”。

19715月苏联与埃及签订《苏埃友好合作条约》,向其提供50亿美元的经济、军事援助,派遣军事专家顾问达18000多人。

当然苏埃友好合作条约也拥有所有友好合作条约中必有这么一句话:

缔约双方的任何一方遭到威胁,双方立即协商,以消除威胁并采取一定措施保障两国的和平与安全。

同年8月,苏联与印度缔结《苏印友好合作条约》之后不到两个月,印度即入侵巴基斯坦,并占领了东巴基斯坦,在这一过程中苏联向印度提供了大量的武器装备;

197811月,苏联与越南签订《苏越友好合作条约》,越南比之印度还要心急,缔约后不到一个月,越南便入侵柬埔寨,而越南的10万大军的指挥者就是苏联的军事顾问。

而在整个70年代,像这样带结盟性质的友好合作条约,共有10多个第三世界国家与苏联签订。

除了建立条约网,控制渗透签订国和地区之外,利用代理人进行战争是苏联另一个主要干涉与扩张手段,而古巴军队在这阶段成了苏联的金牌打手。

1975年,苏联通过古巴军队对安哥拉内战进行了大规模的武装干涉,把近2万人的古巴军队和大批武器装备运入安哥拉。

苏联自己的军事人员包括飞机和坦克驾驶员、军事顾问等也直接参与了军事行动。

19771978年,苏联又利用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在欧加登地区的武装冲突,在非洲之角实行大规模的军事卷入,向埃塞俄比亚运送了1.7万多名古巴军人和大批军火,苏联军官还指挥了古巴和埃塞俄比亚军队的联合军事行动。

与此同时,苏联还利用古巴军队插手扎伊尔和民主也门的内政。

此外,在70年代后半期,苏联还普遍加强了对第三世界兄弟国家的经济和军事援助,尤其是军事援助。

19701974年苏联对第三世界的军事援助为140亿美元,19751979年猛增到300亿美元。

通过上述手段,许多第三世界国家与苏联在经济及军事方面都保持着较为紧密的关系,这些国家的领导人无一不是亲苏派。

在扶植起一批亲苏政权之余,苏联还在大西洋和印度洋沿岸、地中海、红海、南亚和东南亚等许多具有战略意义的地区获得了一批机场和港口的使用权,在越南、古巴、阿富汗更是建立了海外军事基地。

苏联进攻战略的目标之一就是打击、削弱、排挤并力图压倒它的主要对手美国,而它在70年代的海外扩张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美国在全球的势力和影响,扩大了自己的势力范围。

勃列日涅夫上台后,延续了官僚们以往的要求,废除了苏共中央委员会和党委会每次改选必须更换1/3成员的做法,并保证要使干部得到尊重(叶利钦:《叶利钦自传》)。

勃列日涅夫上台后的第一年,地方党委书记只更换了9%14个加盟共和国书记只更换了2个。

从苏共23大到26大,苏共中央委员会实际连任率达到90%

苏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拉希多夫在乌兹别克斯坦担任了20年党的第一书记,库纳耶夫在哈萨克斯坦也当了20多年第一书记;

格里申于1967年担任莫斯科市委书记,戈尔巴乔夫时代才被换下来;

乌克兰党中央第一书记谢尔比茨基则在这个岗位上干了17年,直到退休。

这种干部队伍超常规的“稳定”,造成了高层机关长期无法输入新鲜血液,造成这些机关陷入“严重的停滞”,成为一潭死水,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老人政治”局面。

例如前面提到的拉希多夫在乌孜别克斯坦执政20多年,该共和国的党、政、经和政法部门全部都是他的亲信,仅在乌孜别克斯坦共产党中央机关,他的亲属就达14人之多。

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基层干部,及工业企业、工地、集体农庄、国营农场的领导干部更换过于频繁,朝令夕改,造成严重局面。

勃列日涅夫上台后表示要“保证对干部的尊重”,并且享受特权的干部范围有所扩大,特权种类日益增多。

不仅如此,勃列日涅夫时代的官僚们还纷纷兴建专供自己享用的“狩猎小屋”和上层圈子聚会的私人会所。

这些被称做“小屋”的私人别墅往往象宫殿一样富丽堂皇,带有花园、室内游泳池和其他设施。

在勃列日涅夫执政时期,苏联社会的贪污、腐败和特权等历史问题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地步。

作为一个父亲,勃烈日涅夫有强烈的“护犊之情”,对自己的子女非常“宽厚”。

虽然他也常常斥责他女儿和一心敛聚钱财的儿子,说他们给他丢脸,但这并不妨碍勃烈日涅夫的女儿加林娜·勃列日涅娃与儿子尤里·勃列日涅夫动用公款为自己修建别墅。

甚至连其不学无术、贪婪无比的的女婿邱尔巴诺夫也因为得到了勃烈日涅夫的庇佑而扶摇直上,当上了苏联内务部第一副部长和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

邱尔巴诺夫贪污了多达20亿卢布的公款,在勃烈日涅夫死后才被押上被告席。

由于勃烈日涅夫的权力是建立在他欣赏、提拔的亲信们的“团结”和“稳定”基础上的。

因此,对于他的亲信,勃烈日涅夫都奉行着“保护干部”的方针予以庇护。

“理论家”苏斯洛夫给勃烈日涅夫找到了一条“理论基础”:

“干部的稳定,这是胜利的保障。”

勃烈日涅夫时刻奉守这一准则,时刻注意“保护干部”。

19821110,勃列日勃夫因心脏病卒于莫斯科,终年76,安葬在克里姆林宫墙下列宁墓后。

他留下的著作有:

《遵循列宁主义方针》(8)、《论苏共和苏维埃国家的对外政策》、《论现阶段苏共经济政策的主要问题》、《发达社会主义的经济管理问题》、《苏共的农业政策问题和哈萨克的开荒》、《论对劳动人民的共产主义教育》、《保卫和平与社会主义》。回忆录《小地》、《复兴》、《荒地》、《按工厂的汽笛生活》、《祖国之情》以及在国外出版的著作《社会主义、民主和人权》等。

在勃列日涅夫的时代,苏联的国家实力历史性地达到了顶峰,但由于勃列日涅夫对苏联社会积累的无数历史尖锐矛盾缺乏足够的认识,使这些矛盾越积越深,社会动乱的能量越积越大。

在勃列日涅夫去世的20多年后,俄罗斯人民依旧十分怀念这位“忠厚长者”。

俄各界对于勃列日涅夫的评价呈现出肯定大大多于批评的总体态势,勃列日涅夫至少有一点令其他人望尘莫及:

他的国际声誉是最好的。俄罗斯权威民意调查机构——列瓦达中心的民调显示,39%的民众对这位曾经执掌苏联大权18年的苏共总书记表示欣赏、有好感或尊重,与此相比,对斯大林有同感的大约占36%,戈尔巴乔夫则有20%;对勃列日涅夫感到愤恨的只有12%,而斯大林和戈尔巴乔夫两位领导人则高达38%43%

全俄舆情研究中心的调查则表明,勃列日涅夫是仅次于普京的声望最高的领导人。

61%的受访者认为勃列日涅夫时期是国家发展最好的时期,一半的人认为勃列日涅夫在俄发展史上扮演了非常正面角色。

这主要是出于以下两个原因:

一是勃列日涅夫时代的苏联与现在相比具有公正的优势,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都得到不同程度的提高。

统计数据表明,在勃列日涅夫执政初期的1965年,苏联人的平均工资只有96.5卢布,到了其执政晚期就上涨到170卢布。

很多苏联人在这段时间内搬进了属于自己的房子,购买了像样的家具、服装甚至汽车。但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社会分化为界限分明的贫富两大社会集团。

对于大多数俄罗斯民众,勃列日涅夫时代是如今“不公正、不平等”的俄罗斯的对立面。

根据列瓦达中心的材料,20051月,48%的受访者认为,如果俄罗斯所有的一切都保留在戈尔巴乔夫改革之前的状况会比较好。

二是勃列日涅夫时期苏联处于发展的巅峰期,国际格局一度呈现出苏攻美守的局面,俄罗斯的大国主义传统和实力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

然而在苏联解体之后,在经历了十几年的经济和社会资本主义化之后,俄罗斯始终没有能够找回曾经的大国荣光。

而大国意识和强国意识恰恰在俄民众的意识形态认同中占有重要地位。

当然,俄罗斯人民在赞扬和缅怀这位国家领导人的同时,也在反省勃列日涅夫时代。

在勃列日涅夫时代,苏联因为诸多历史遗留问题而开始停滞不前,这段时间内,苏联GDP增速从1966年至1970年的年均21%,下降到后期的9%

苏联经济正是在这一时期开始依赖于石油和天然气出口。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冰雪红墙 5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