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冰雪红墙 55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1-21 点击数:343次 字数:

55

 

江青继续说:

“在中国革命的过程中,苏联人并没有给我们太多的帮助。抗美援朝期间,斯大林借了三亿美元给我们。赫鲁晓夫上台后,尤其是经历了‘波、匈事件’之后,中国就再也别想得到老大哥的援助了。”

接着,江青喋喋不休地罗列出了一大堆的“证据”。

天啊,真不知道她脑袋里是如何装下如此海量的信息的!

1959年秋天,赫鲁晓夫访华。

参加新中国国庆十周年的庆典。

然而,他带来的不是贺礼而是宣布他将从中国撤出所有的俄国专家,并“敦促”中国偿还所有的债务。

他之所以是“敦促”而不是“勒令”中国还钱,并不是因为他发善心,而是他知道得很清楚——中国人口袋里到底有多少钱?

农民出身的毛泽东从来讲究的是“树争一张皮,人争一口气。”。

他和六亿中国人民一起勒紧裤带——还钱。

这是赫鲁晓夫没有想到的。

他原本只是想拿一把,并期待着毛泽东在他面前磕头。

他不能理解的是当苏联真的撤回了他们的(至19607月总共撤回1,300名)专家,中国人还能饿着肚子站起来?

赫鲁晓夫一不做二不休,撤走人员之后紧跟着又要搬走机器设备。

并以此要挟中国,只要中方同意让俄国人在中国建立一个远程广播电台,“胡汉三”还会回来的。

如果他们赢了,可以以此控制中国整个的通信系统。

赫鲁晓夫接着又抛出了另一枝“橄榄枝”——建立一支联合舰队。

这样他就能够主宰中国所有的水域、沿海和内陆。

作为一个不为人知的事实,毛泽东最后同意了他的“建议”,但有一个前提,必须由中方来指挥这支联合舰队!

毛泽东告诉赫鲁晓夫:

“这是一个原则问题。否则,你把你的东西统统带走吧!”

说到这儿,江青气不打一处来地骂了一句:

“赫鲁晓夫就是头蠢猪!”

这是我第一次听江青说粗话骂人。

我知道这不仅仅只是她个人在莫斯科曾经受过的委屈,全中国恐怕找不出几个肯为赫鲁晓夫说好话的人。

江青向我解释说:

“主席对他说过,‘大不了我们再上山……’,可愚蠢的赫鲁晓夫却未能理解这话的意思。”

赫鲁晓夫如果敢用原子弹对中国进行“外科手术”,毛泽东就会率领中国人再次上山打游击。

赫鲁晓夫的“核大棒”高高举起,却轻轻地放下了。

中苏之间依然保持着“有好”(友好)关系。

苏联老大哥的逻辑是:你有东西给我,我才能对你好。反之亦然:你没东西孝敬我,我就揍你!

于是,他们堂而皇之地从中国掠夺走了许多的珍稀矿物质。尤其是“钛”。他们认为中国人不懂这个东西。就算懂,也没钱更无力开发利用这个东西。

江青接着对我说了她第一次去海南岛的经历。

那年她去南部沿海地区开展有关文化的调查工作。

她采访两位抗战时期的老战士时,他们给她看了几张1939年日本统治时期的老照片。

日本鬼子的手虽然伸得很长,却没来得及将宝岛的宝物搜刮走。

海南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富饶美丽的海岛。

宋代诗人苏东坡曾在海岛小住三年,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

牛蹄依旧踏踩着千年的岁月,牛车依旧摇晃着千年的时光。

在海南儋耳中和古镇,最令人惊骇的景象:

东坡书院路牌下的乡村牛车,与21世纪的汽车、摩托车映入同一镜头。

中和镇外的东坡书院,至今为黄泥路,尘土高扬。

由此可以想象,绍圣四年至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0974月一11007月),九百年前已愈花甲的苏轼,当时被谪居海南儋耳中和的三年情景。

中和镇是古儋州的州治所在。

儋州古称“儋耳”。

《汉书》:

“儋耳者,大耳种也。”

说的是那方的人种耳长及肩,有点山海经。

不过,当年花甲的东坡肯定是耳朵扯长了听当地人话语的,一是年老耳背,二是那里话语多杂多难懂。

现在海南的旅游书介绍,儋州聚居汉、黎、苗、回等20多个民族,讲普通话、海南活、儋州话、广州话、军话、黎苗话等多种方言,是海南省方言种类最多的地区,可能也是全国语种最复杂的县市。

难为了他老人家,不晓得东坡当年是怎么样过语言关的?

濡热,那里的天气也叫人很不适应。

“岭南天气卑湿,地气蒸溽,而海南为甚。”

年老了,对气候敏感,这是苏东坡对海南天气最初的感受。

最为糟糕是,这位一生喜欢大鱼大肉美食家,在这里经常是饥肠漉漉的。

东坡作诗如日记。

他有《闻子由瘦》诗,自注:儋州至难得肉食。

五日一见花猪肉,十日一见黄鸡粥。

士人顿顿食薯芋,荐以薰鼠烧蝙蝠。

旧闻蜜唧尝呕吐,稍近虾蟆缘习俗。

……

又有《客俎经旬无肉,又子由劝不读书,萧然清坐,乃无一事》诗句:

病怯腥咸不买鱼,尔来心腹一时虚。

……

东坡平时读书费脑子,消耗能量大。此时可能生病畏腥咸,故感觉身体虚脱。

然而,在这样的情景下,苏东坡依旧乐天知命,随遇而安,自我安慰,自找乐子。

一天他的公子苏过,新发明一种蒸食山芋的方法,也叫他拍手称快,写诗一首《过子忽出新意,以山芋作玉糁羹,色香味皆奇绝。

天上酥酏则不可知,人间决无此味也》:

香似龙涎仍酽白,味如牛乳更全清。

莫将南海金蒸脍,轻比东坡玉糁羹。

我们曾在中和镇午餐,饮食一般。

海南今为旅游立省,不晓得目前儋州市将土豆泥这道历史文化菜肴恢复起来没有。

东坡当年在海南多数日子是难捱的。

他的《和陶连雨独饮》诗序:

吾谪海南,尽卖酒器,以供衣食。独有一荷叶杯,工制美妙,留以自娱。乃和渊明《连雨独饮》二首。

然而,东坡在捉禁见肘的生活佶据中的依旧唯美自娱。

不过,海南人习俗与内陆究竟不同,见多识广的东坡也吃闭门羹。

他有首诗题记为《海南人不作寒食,而以上巳上冢。予携一瓢酒寻诸生,皆出矣,独老符秀才在,因与饮至醉。符,盖儋人之安贫守静者也》。

一位大文豪,晚年生活在文明尚未开的海南,倒也可以倚老卖老过着无拘无束的日子。

有《被酒独行,遍至子云威先觉四黎之舍三首》:

半醒半醉问诸黎,竹刺藤梢步步迷。

但寻牛矢觅归路,家在牛栏西复西。

东坡,这位有趣的老头子,喝醉了酒,居然小小的儋州城找不到北了,还追寻着牛粪便,企图以此线索回家,结果还是蒙蒙懵懵的。

幸而有:

总角黎家三四童,口吹蔥叶迎送翁。

莫作天涯万里意,溪边自有舞雩风。

此番景象,在晚年东坡心中堪比春秋舞雩快事。

这可不,老来自有老年的快活:

符老风情奈老何,朱颜减尽鬓丝多。

投梭每困东邻女,换扇惟逢春梦婆。

东坡还在海南喂了一条叫乌觜的海獒狗,以伴晚景。

他在诗题作记《余来儋耳,得吠狗,曰乌觜,甚猛而驯。随予迁合浦,过澄迈,泅而济,路人皆惊,戏为作此诗》。

并且,那狗还相当通人性:

“知我当北还,掉尾喜欲舞。”

东坡虽谪居海南短短三年,但他作为古今第一通才,在海南劝农兴学促进文化,使儋州地区“书声琅琅,弦歌四起”,从游者众,学风得到扢扬。

在他走后第三年,琼山人姜唐佐成为海南第一个举人;他走后第九年,儋州人符确率先成为海南第一个进士。

苏东坡对海南感情深厚,他有《别海南黎民表》可谓一别三揖拜,情深意长:

我本海南民,寄生西蜀州。

忽然跨海去,譬如事远游。

平生生死梦,三者无劣优。

知君不再见,欲去且少留。

 

苏东坡对海南岛情有独钟,他用的是笔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

江青热爱海南岛,她用的是照相机将美丽的海岛风景拍摄下来留作永存。

一日,江青在一个无人居住的小岛上拍摄风景时不小心跌倒在了一堆灰色、粉状的东西上。

“不好意思。”

江青有点儿尴尬地站了起来,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粉尘,一边问警卫员:

“这是什么东西?”

他们回答说:

“钛。”

江青不懂矿物学,凭直觉她觉得这一定是一个很有价值的矿产: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是岛民说的。”

岛民如何识得矿?

江青将这事记在了心上。

经调查,原来是不久前一群俄罗斯人到了岛上,声称这种东西是“钛”,是没用的东西。他们想将这些钛运回苏联去“处理”。

岛民们不懂科学,可就是不答应,坚持要自己动手“就地处理”。

岛民们其实是害怕动了这些东西会坏了“龙脉”,老天爷会降祸给他们的。

江青可不是这么想的,她将此事报告给了中央。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结果,江青就这么成了“第一个”发现海南岛有着丰富的钛资源的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冰雪红墙 5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