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冰雪红墙 50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1-18 点击数:353次 字数:

50

 

程砚秋”在中国虽不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但在老一辈的中国人,尤其是京剧爱好者中却是个响当当的人物。

程砚秋(1904.1.1 - 1958.3.9),男,著名京剧旦角,表演艺术家,四大名旦之一,程派艺术的创始人。程砚秋原名承麟,满族索绰罗氏,内务府正白旗人。

北京人,后改为汉姓程,初名程菊侬,后改艳秋,字玉霜。

1932年起更名砚秋,改字御霜。

程砚秋出生在19041220,光绪三十年十一月十四日酉时;幼年家道中落,六岁投荣蝶仙门下,练武功,向荣春亮习武生。

一年后向名武生教师丁永利学戏,后因扮相秀丽,改从陈桐云习花旦,后发现嗓音极佳,改学青衣,师从陈啸云。

程砚秋童年基本功训练异常艰苦,他以惊人的毅力接受了这些训练,熬过了他惨痛的童年。

十一岁登台演出,以其超凡的文武之功,唱、念、做、打崭露头角,行内外耳目一新。

在北京丹桂茶园(原东安市场内),与赵桐珊、刘鸿声、孙菊仙等合作演出《桑园寄子》、《辕门斩子》、《朱砂痣》等戏。

程砚秋为满族瓜尔佳氏,与荣禄同族。

先祖姓李,祖籍吉林通化、临江一带,壮年入伍,身入八旗汉军旗,隶属正黄旗,随多尔衮入关,多有战功,战死疆场。

据陈叔通考证,程家祖传牒文显示,程的五世祖当过清朝中期的相国。

父亲荣寿,世袭将军之爵,是地道的八旗子弟。

母亲托氏。 经梅兰芳与其原配夫人王明华介绍,程砚秋娶果素瑛为妻。

生有三子一女,长子程永光,次子程永源,幼子程永江,女儿程慧贞。

均未入梨园行。

1917年他因嗓子倒仓,暂不演出,继续深造。变声后,得到诗人罗瘿公的帮助,先从阎岚秋(九阵风)、乔蕙兰、谢昆泉、张云卿等名家学把子、身段和演唱。

他又拜梅兰芳为师,更受王瑶卿的教导和点拨,并在罗瘿公的指导下,广泛涉猎文学作品和绘画、书法、舞拳练剑、电影等多种艺术,大大提高了自己的艺术修养和美学情趣,为日后的艺术创作做了充分的准备,逐渐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人称“程派”。

后与高庆奎、余叔岩等人合作,声誉日隆。

不久自己组班,在京、沪等地演出,在观众中产生深刻的印象。

1922年,程砚秋首度赴上海演出即引起轰动,1030《申报》17版刊登了《观艳杂谈(附图片)》一文: 程玉霜以簪缨世泽献技舞台,秀外慧中其禀赋已不同于凡俗,况经畹华为之指点,颦笑举止各如分际做工重在神色,神色之流露者眉痕。玉霜眉如远山,极幽妩之长,颦时偶浅展,轻施无不奇艳。

1923年再次到上海,使上海观众欣喜若狂,艺术也逐步趋于成熟。

1925年到1938年,程砚秋步入他风华正茂的黄金时期和“程派”艺术的成熟期,此时程砚秋已经集创作、演出、导演三者于一身,成为较具实力的艺术家。

他同时受进步思想的影响,面对广大劳动人民水深火热的社会现实,满腔义愤,编创了许多爱国主义和民主主义思想的剧目,如《文姬归汉》、《荒山泪》、《春闺梦》、《亡蜀鉴》等剧目。

在反封建、反军阀内战、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战争等不同时期引起观众强烈共鸣,表达了广大群众反对战争、反对压迫、希望和平的强烈愿望。

这一时期后他着力于悲剧的表演,继《青霜剑》、《窦娥冤》之后又有《碧玉簪》、《梅妃》及前面提到的一系列悲剧作品的上演,成功的塑造了一批悲剧人物形象,他从此也以擅演悲剧著称。

当然,程砚秋也不是光全演悲剧,《锁麟囊》就是他另一类型的代表作。

1927年和1931年曾两度被评选为“四大名旦”之一。

他在大胆革新的前提下,于建国初期编演了他最后一出新戏《英台抗婚》,这出戏无论从唱腔、唱词、舞台表演及美术设计方面都对传统京剧艺术程式做了较大的突破及创新,得到了专家和广大观众的一致肯定。

1930年,程砚秋再赴上海开演,此时他风华正茂,开创程派艺术,1004《申报》17版《海上秋声》一文评价说:

青衣花衫泰斗程艳秋,艺术高超,蔚成宗派,尚侠知义,国人皆称曰贤。

此次应荣记大舞台之聘,九度来申,尽演拿手好戏,以慰沪上云霓之望。

艳秋于《碧玉簪》中自饰张玉贞,艳丽之中,具备幽、闲、贞、静四字。

洞房一场种种设想,如抽丝剥茧,波澜迭出。

其惊疑羞怯怨嗔怜爱之神态,俄顷变异。至其在姑 前之茹苦,在母前之遮掩,在夫前之含嗔,在婢前之矜重,无美不具,允称表情圣手。

1938年,程砚秋第七次赴上海表演,此时他集编导演于一身,走向个人艺术最高峰。

1101《申报》14版《程砚秋登台第一声》说:

程砚秋之玉堂春,新腔百出,自成一家,西皮慢板固佳,而原板二六流水,尤多好腔。

砚秋之长处,在嗓音虽走细弱,而守眼十分清晰。

同日15版的《程之艺术》一文则点出:

砚秋之成名,或谓得力於罗瘿公之力捧,实则不然,砚秋之成名,其思想居首,艺术次之。

当其远征域外之时,于国外之戏组织,及剧本意识,深致研究,于是得悲剧之秘。

归国以后复致力于其剧本只整理,于是蒸蒸,获程派盟主之地位。

至其艺术,嗓音唱腔,皆就其天赋之本能,以发挥之,虽学之者众,而能得其秘者,百不一见。玉霜之艺术 ,果真难学乎?

非也,学者削足就履,未知砚秋之所长耳。

1956年北京电影制片厂为他拍摄了电影艺术片《荒山泪》,为保留更多的程腔和水袖,影片增加了很多新唱段(吴祖光改编),并摄下了他结合剧情创作的二百多种水袖表演形式。

1957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请他和杨宝森合录了《武家坡》一剧。  

晚年的程砚秋致力于教学和总结舞台艺术经验的工作。

1949年作为特邀代表,参加全国政协第一届会议,1950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戏协理事会主席团委员,1953年任中国戏曲研究院副院长,1957年由周恩来总理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程砚秋将他的一生全部献给了京剧艺术事业,他所取得的卓越成就,是京剧艺术近百年来所达到的高峰之一,他不仅对京剧旦角同时也对整个京剧、戏曲的发展都产生着深远、重大的影响。

学习程派并较有成就的演员有:

陈丽芳、章遏云、新艳秋、赵荣琛、侯玉兰、王吟秋、李世济、李蔷华等。

1956年北京电影制片厂又为他拍摄了电影艺术片《荒山泪》,为保留更多的程腔和水袖,影片增加了很多新唱段(吴祖光改编),并摄下了他结合剧情创作的二百多种水袖表演形式。

1957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请他和杨宝森合录了《武家坡》一剧。

程砚秋的演出剧目非常丰富,传统戏有《武家坡》、《贺后骂殿》、《三击掌》、《玉堂春》、《汾河湾》等侧重唱功的青衣戏,也有《游龙戏凤》、《虹霓关》、《弓砚缘》等侧重于表演念白和武功的花旦、刀马旦戏。

他的昆曲戏《闹学》、《游园惊梦》、《思凡》等也极具功力。由于罗瘿公、金仲荪、翁偶虹等人辅佐,他编演了《红拂传》、《花舫缘》、《鸳鸯冢》、《青霜剑》、《春闺梦》、《荒山泪》、《文姬归汉》、《锁麟囊》、《女儿心》、《亡蜀鉴》、《碧玉簪》、《马昭仪》、《玉镜台》、《赚文娟》、《聂隐娘》、《梅妃》、《沈云英》、《孔雀屏》、《玉狮坠》、《龙马姻缘》、《梨花记》、《风流棒》、《勘情记》、《陈丽卿》等一批新戏。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他还改编了《窦娥冤》,编演了《英台抗婚》。

程派的唱腔别具一格。他严守音韵规律,随着戏剧情节和人物情绪的发展变化,唱腔起伏跌宕,节奏多变,要求达到“声、情、美、永”的高度结合。

他的表演非常细致深刻,讲究舞台表现形式的完整与美感,同时注重贴近生活的真实。

程砚秋在艺术创作上,勇于革新创造,舞台表演唱腔讲究音韵,注重四声,并根据自己独有的嗓音特点,创造出了一种幽咽婉转、若断若续的唱腔风格,形成独有的特点。

他创作的角色,典雅娴静,恰如霜天白菊,有一种清峻之美,后成为“四大名旦”之一。

程砚秋在表演上无论眼神、身段、步法、指法、水袖、剑术等方面也都有一系列的创造和与众不同的特点,作为一个完整的艺术流派,全面展现在京剧艺术舞台上。

程砚秋注重借鉴兄弟姊妹艺术,融合于自己的艺术创作之中,是众多艺术大师中较为突出的一位。

程砚秋也是一位具有爱国热情的热血青年。

一九四二年,程砚秋从上海黄金大戏院演毕回平,路经天津,又应天津中国大戏院之邀,演出三天。

演毕,程砚秋让班社全体人马先回北平,自己留津数日看望老友才回到北平。

那天程砚秋身着青布灰袍,头戴一顶深棕色土耳其式毡帽,下火车后走至出站口,有两个特务对程砚秋进行搜身,他们又将程砚秋带到一小房内,不问青红皂白,先就一拳打在程砚秋左耳,程砚秋厉声斥之曰“士可杀不可辱,你们要干什么?”他找到一跟柱子,立在柱前,以防后面受敌,便挥拳还击,将这两个特务打得狼狈不堪。

特务一看非程砚秋的对手,恶狠狠地对程说“以后碰见再说”,程说“好,后会有期”,便整整衣冠出站。

回家后发现手上金表遗失。

次日左耳疼痛,后请耳鼻喉科专家徐荫详大夫治疗方愈。

此事梨园界立刻传开,侯喜瑞听了,高兴地说“还是我们四弟有种,好样的,替我们出了口鸟气!”。

一九四四年二月二十五日,北平敌伪宪特突然搜查程宅,并将程砚秋带走。

当晚夫人即电话告知李锡之(李锡之协助程砚秋管理一切事物,他是程砚秋三、四十年代最亲密之友人,当时李锡之任伪实业总署总务局长),李锡之托部下庶务科长朱泽良(朱启今之子),朱又转托日本宪兵队嘱托吴泰勋(东北军将领吴俊升之子),再托日寇充信的杨跃东向日本宪兵队长三浦保释,才得以免受牢狱之灾。

此后不久,程砚秋便谢绝舞台,衔恨归隐西山,弃伶为农,置身于青龙桥畔。

程砚秋步入舞台艺术巅峰之时,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踏上了中国的领土,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沦陷。

接着日本侵略者逐步向华北侵蚀,此时国民党政府却采取不抵抗政策。

面对国土沦陷,程砚秋满腔义愤,即借《三国演义》中的故事,创作出京剧新戏《亡蜀鉴》,以表达绝不卖国求荣,宁死不做亡国奴的思想。

此剧一经公演即获得巨大成功,引起观众强烈共鸣。

北平沦陷期间,日本人为了笼络人心,常常拉拢胁迫一些有影响的社会名流、学者、艺术家出来参加各种社会活动。

日本人多次邀请程砚秋参加亲日活动,每一次面对这样的邀请,程砚秋都坚决拒绝。

一次,日本人指使梨园公会邀请程砚秋为日本捐献飞机进行“义演”,程砚秋义愤填膺,他说:“叫我们中国人演戏,得来的钱他们拿去买飞机炸弹,再来杀害我们中国同胞,决不能做这种助敌为虐、屠杀自己同胞、没有人性的罪恶勾当。”

程砚秋坚决辞演。

恼羞成怒的日本人撕去伪善的面纱,开始对程砚秋处处刁难,不准电台播放程砚秋的唱片,日伪特务寻机对程砚秋进行报复。

程砚秋宁死不从,最终他下定决心以“停演”的方式表达自己的爱国之情。

“停演”就意味着程砚秋要舍弃眷恋的舞台,舍弃优裕的生活,舍弃丰厚的票房收入,但是这些都没有动摇程砚秋坚决不为侵略者服务的决心。

“停演”后的程砚秋离开了喧嚣的市区,来到了北京西山的青龙桥,开始了务农生活。

他住的是土屋茅舍,吃的是粗茶淡饭。

每天和农民一道下地种田。

在北京市档案馆珍藏着程砚秋“停演”后在青龙桥务农的照片,在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程砚秋一手牵毛驴,一手拿农具。

此时的程砚秋虽然身处艰苦的环境中,但是避开了日伪特务的威逼,他的脸上流露出平和温暖的笑容。

程砚秋归隐两年,1945年抗日战争终于胜利,他满怀胜利的喜悦在北平广播电台做广播演说,愤怒控诉日寇在华的种种罪行,因此,我宁死不从,他们只好在电台上不准播放我的唱片......”程砚秋讲的慷慨激昂,听者痛快。

程砚秋又重登舞台,首先应辽、吉、黑复员协进会北平分会资助东北义民还乡义演,又为赈济广西水灾义演,后做营业演出。

一九四六年秋末,应上海天蟾舞台之邀,赴沪公演,与谭富英、叶盛兰合作,盛极一时,大饱沪上程迷耳福。

宋庆龄先生那时曾派中福会基金干事江兆菊拜访程砚秋,请他为该会募集基金,程砚秋说“这是我应该做的”,爽快地答应了。

因此,宋庆龄先生在上海住宅中接见了程砚秋。

他又在上海,与田汉、黄佐临成为朋友。

不久,程砚秋又目睹国民党之黑暗腐败,感到非常失望,乃再度归隐北平青龙桥,力田自谴。

晚年的程砚秋致力于教学和总结舞台艺术经验的工作。

195839,他的心脏病又因突发性梗塞加剧,仅几分钟便夺去了这位艺术大师的生命,年仅54岁。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冰雪红墙 5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