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冰雪红墙 49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1-18 点击数:294次 字数:

49

 

毛泽东的政治地位日益巩固,所有人(包括持不同政见者)的注意力也随之转移到了江青身上。

然而,此时江青的身体却糟糕透了。

她不仅经常发高烧,而且体重也在迅速下降。

经专家小组诊断,妇科医生的意见是“宫颈癌”。

1955……

江青回忆说:

1955年,我被再次送去苏联体检。结论是‘虚惊一场’。那个年代,苏联医生不相信‘细胞理论’,完全推翻了我之前在中国所做的体检结果。”

直到1956年,她的中国医生才注意到异型细胞即将突破子宫颈膜。

专家小组提出了两种治疗方案:

一是外科手术;

二是放射治疗。

江青之前手术治疗肝脏疾病时曾导致腹部粘连,那种痛苦至今难忘。因此,她拒绝手术治疗。

那么,只剩下放射治疗这一条路。

使用的是两种镭和钴60

令江青始料不及的是,镭治疗太痛苦,而钴60则更难以忍受。她实在是无法再继续忍受这种痛苦。

医生们不得不停止治疗,并建议她重回莫斯科。

这时,江青才知道她得的是绝症。

既然活不了多久了,那就活一天算一天吧。早在她参加革命的那一天,就已经看破生死了。

她之所以不想离开中国,一是耽心在她离开的这段日子里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二是在自己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她想留在主席身边。

毛泽东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利用手中的权力,为江青开了一次“后门”。

毛主席“指示”中央委员会安排一名女医生陪同江青出国治疗。

“抵挡”不住集体决议,她投降了。

江青第四次踏上了俄罗斯之旅。

抵达莫斯科时,她又开始发烧了。

而且烧得很厉害。

经检查,苏联医生拒绝接受她住院治疗。

因为她的白细胞已下降到不足三千,放疗的副作用使她受到了严重的感染。

她的妇科医生和助手告诉医生,他们必须接受这个“特殊”的病人!

医院“被迫”接受了她。

同时,医院也破例地同意了让她的中国医生留在她的身边,用中药来中和放射治疗宫颈癌时使用“过量”的钴60

放射治疗使得她的骨髓也遭受到了损坏。

接下来,首先必须给她输血。

可她正在发烧,整个治疗“被迫”停止了下来。

在这段日子里,苏联医生决定将她送到空气更为新鲜的莫斯科郊外的疗养院去休养。

那年的冬天格外寒冷,疗养院的医生对待她的态度更加“寒冷”。

医生对她的治疗方法同样是寒冷。

疗养院的医疗人员试图“治愈”她的疾病,让她进入一间特别病房,室内的空气骤然降至零下二十度。

她身上所有的毛孔突然被打开,竟然会“汗”如雨下。

她的视力也开始出现了错觉,她看到的所有图像开始变得模糊和扭曲起来。

她的腿开始发抖,越来越无力。

江青咬咬牙试图坚持下去。

可是她失败了。

她的意志力最终没能抵挡得了极端的物理变性。

她记不得她是怎样在疗养院里从冬天呆到春天,再到夏天的。她的病情依然不见好转。

一天,她的医生郑重其事地向她“宣布”说:

“您得的是‘佝偻病’,我们这儿治不好这种病。”

“哈、哈哈……

江青突然大笑了起来。

江青回忆说,1930年至1940年间在陕北我们有许多的同志都得了这种病。那是因为当时条件不好,缺乏碘和钙。

这下好了,她总算是找到借口可以离开这“该死的”疗养院了。

莫斯科的医生决定采取最有力的方法来对付癌症。

第一,   采用钴进行放射治疗;

第二,   继续用钴进行化疗;

第三,   还是用钴化疗。

超剂量的化疗严重损伤了江青的机体健康。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以至于需要供氧才能呼吸。

第四个疗程时,她戴着氧气罩昏迷在了病床上。

在江青断断续续的回忆中,我能体会得到一个即将死亡的病人的心情是何等的哀伤与无奈。

江青怕死吗?

“怕!”

我的回答是肯定的。

但是,为了真理,为了理想,为了捍卫毛泽东思想,她又可以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多少年之后,在打倒“四人帮”的法庭上,江青的表现是所有的中国人有目共睹的。

就算是“四人帮”,也只有二人是为了理想而“结党营私”的;王洪文与姚文元的软弱表现,连我这个美国人看着都觉得恶心。

问题是,现在的8026.9万名中共党员中,还能有50%的党员可以为真理,为理想,为捍卫毛泽东思想而将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吗?

可是,作为“个体”时,江青依然是“怕死”的。

而且“怕”得要命。

在个人意志还很清醒的情况下,她向院方提出了二点要求:

第一,   停止钴放射治疗;

第二,   送她“回家”。

要求是一回事,结果又是另一回事。

苏联的医学院,是当时世界最优秀的。如果连江青的病都治不好,这话传出去,只怕是“好说不好听”。

好在江青的“要求”惊动了上面的人,给她换了一名主治医师。

新来的医生除了对江青表示出了多一点儿“同情心”之外,依然无力也无权满足江青的要求。

江青在苏联治病的这几个月时间里,主席一直十分关心她的病情。

当毛泽东得知江青想要“回家”的消息后,马上调阅了苏联医生提交的医疗报告。

不久,周恩来总理就到了莫斯科。

总理来到了医院,当面向江青转达了主席的“指示”。

让她安心留在莫斯科,直到身体好转。

另一方面,周总理与苏联政府交涉后亲自到医院查阅江青的医疗档案。并找了前后两名主治医师谈话,了解情况。

江青回忆说,了解了这些情况后,一向温文尔雅的周恩来变得愤怒了起来。

总理直接找了赫鲁晓夫。

不久以后,事情开始有了新的转机。

江青回忆说,能在莫斯科医院见到周恩来总理,最让她喜出望外的不是总理看她来了,而是她可以“借机”向总理打听一下国内外的政治形势。

周总理原本准备了好多的话要对江青说的,可是当总理了解到江青的病情及她目前的真实“状况”之后,就只剩下一句话了:

“转移!”

总理要尽快带她“回家!”

一天,周总理将两个人领到了江青的病床边。

他们是鲍罗丁和程砚秋。

他二人都是文艺界赫赫有名的人物。

亚历山大·鲍罗丁,俄国作曲家,化学家。

18331112生于圣彼得堡,1887227卒于同地。

少时受良好教育,精通数国语言,擅长钢琴与长笛,14岁开始作曲。

1850年入圣彼得堡医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1858年获医学博士学位。

18721887年创办女子医科大学并任教。

他的音乐创作活动始于19世纪50年代,写了一些声乐浪漫曲、钢琴小品和室内乐等。

1862年结识M.A.巴拉基列夫,成为新俄罗斯乐派(强力集团)的重要成员。

他的代表作有体现古代俄罗斯宏伟历史画卷、抒发爱国主义精神的歌剧《伊戈尔王子》,奠定俄国史诗性交响乐体裁的第二交响曲《勇士》,富于俄罗斯风格和东方色彩的交响音画《在中亚细亚草原上》,两部弦乐四重奏,声乐浪漫曲《为了遥远祖国的海岸》、《睡公主》、《幽暗森林之歌》、《海王的公主》、《海》、《我的歌声中充满了恶意》等。

在化学研究上,最早制成苯甲酰氯,曾探索醛类缩合反应。

他原本是高加索的乔治亚亲王盖地诺夫和一位军医夫人的私生子,为此,他只能作为亲王的农奴包里斯·鲍罗廷的儿子。

他从小由母亲带大,自幼受到了良好的教育。

他天资聪颖,能精通几国语言,并很快在科学与音乐方面显露出超人的天才。

他九岁时开始音乐的启蒙,学习演奏长笛和大提琴。

十四岁时开始作曲,并发表了一首长笛协奏曲和一首弦乐三重奏。

1850年进入彼得堡医药学院学习化学。

1855年毕业留校任教。

三年后,二十五岁的鲍罗廷获得化学博士学位。

1862年,鲍罗廷结识了作曲家巴拉基列夫,对这位作曲家所倡导的发展俄罗斯民族音乐的主张十分赞赏,从此他便利用业余时间积极从事音乐创作,并加入了发展俄罗斯民族音乐的五人“强力集团”。

鲍罗廷的创作中英雄性和史诗性是他作品中的主要内容。

他的音乐民族性很强,有的作品还带有迷人的东方异国情调。

在自己的音乐中,努力表现和歌颂俄罗斯人民的生活与精神,歌颂俄罗斯古代英雄人物的勇敢气概。

通过他的音乐,可以加深对俄罗斯民族及其音乐的了解。

由于鲍罗廷的专业是化学,因此作曲只能在业余时间里进行,他自称是“星期日作曲家”。

亚历山大·鲍罗丁出生在圣彼得堡,也去世于圣彼得堡。

十九世纪末俄国主要的民族音乐作曲家之一。

格鲁吉亚(前苏联共和国之一)王子LukaGedevanishvili的私生子,当时将他登记成某个奴隶的孩子从小他接受良好的教育,包括钢琴演奏,但是他专精的领域还是在化学,直到1863年才开始正式的作曲训练,当时他的老师是米利·巴拉基列夫(MilyBalakirev)。

1869年巴拉基列夫指挥了鲍罗丁第一首交响曲,同年开始编写第二首交响曲。

这首新的作品虽然在首演失败,匈牙利的李斯特却为他安排另一场1880年在德国的演出,也因此他的名声传出了俄国。

由于他周日都在实验室工作,只能于星期天作曲,因此又名星期天作曲家。

18870227去世,葬在俄国圣彼得堡。

鲍罗丁从小就对科学和音乐同时发生浓厚的兴趣。

他的专业是化学,1856年从彼得堡医学院毕业后一直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并在科学上有重要发明,二十五岁获医学博士学位,后任医学院教授。

直至1869年(三十六岁)《第一交响曲》公演前,一直是业余音乐爱好者。

之所以能在化学、音乐两大领域中获得成功,一方面由于他的努力,另一方面要归功于他的音老师和朋友巴拉基列夫、里姆斯基-柯萨科夫等人。

1833年生于彼得堡,鲍罗丁自幼显示出对音乐和科学的才能,作有钢琴曲和长笛协奏曲。

1855年毕业于彼得堡医药及外科学园,行医为业。

18591862年在海德堡及其他地方学习科学,1862年被任命为医学园化学副教授。

同年与巴拉基列夫相遇,后者说服他在继续科学工作的同时,业余时间认真学习音乐。

1872年创建了妇女医学校,在该校讲课直至去世。

1867年他的喜歌剧《勇士》上演遭到失败,1869年他的《第一交响曲》上演,同年他的《第二交响曲》上演也不成功,但在魏玛拜访了李斯特。

1880年李斯特促成其《第一交响曲》在巴登-符腾堡的演出大获成功,鲍罗丁开始在国外出名。

1869年他的朋友斯塔索夫建议以《伊戈尔王子》为题材创作歌剧。

这一题材很投合鲍罗丁的民族主义精神,但脚本的困难再加上他的科学工作的干扰,创作进行缓慢,以致鲍罗丁的这一杰作未能完成,而是由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和格拉祖诺夫续完。

1887年鲍罗丁在彼得堡去世,年仅54岁。

他是“强力五人集团”成员之一,主要作品有:被称为“勇士”的《第二交响曲》、交响音画《在中亚细亚草原上》和两部弦乐四重奏,为俄国民族交响乐和室内乐的创作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此外还有歌剧《伊戈尔王》(自编脚本)。

在他去世以后,这部歌剧由里姆斯基-柯萨科夫和格拉祖诺夫续成。

在他的墓碑上刻着他的作品主题和他研究的化学公式。

一位评论家说:

“没有一个音乐家只写了那么一点作品而能永垂不朽”。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冰雪红墙 4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