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冰雪红墙 48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1-17 点击数:223次 字数:

48

 

"文化大革命"发动时,各地正按既定计划开展四清运动。

为了能使"文化大革命"顺利进行,各地都对四清运动进行重新部署,并把"文化大革命"纳入四清计划之内。

19668月,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在北京举行,会议通过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简称《十六条》),文件指出,"文化大革命"使城乡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更加丰富、更加提高了,必须把两者结合起来进行。

各地区、各部门可以根据具体情况进行部署。

在农村和城市企业进行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地方,如果原来的部署是合适的,又做得好,就不要打乱他,继续按照原来的部署进行。

但是当前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提出的问题,应当在适当的时机,交群众讨论,以便进一步大兴无产阶级思想,大灭资产阶级思想。

有的地方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为中心,带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清政治、清思想、清组织、清经济。

但随着"文化大革命"的不断深入,四清运动中的许多做法和部署已不适应"文化大革命"的需要了。

19661127,谭震林就今冬明春开展农村"文化大革命"和四清运动的几个原则性问题向周恩来、陶铸、陈伯达、康生、李富春以及中央文革小组写出请示报告。

报告指出,"文化大革命"与四清的结合,《十六条》上是两种提法。

看来,四清运动中下台的干部,只要贫下中农大多数没有意见,也不准翻案,四清工作队也应肯定。

但是,各地原来的四清部署和做法,还有不少框框,繁琐哲学,人海战术,包办代替等等,有了"文化大革命"的形势和大民主的经验,就不能再按原来的一套部署去做了。

应该加以改变,不改变也行不通。

因之,似以明确肯定以"文化大革命"为中心带动四清的提法为好。

1215,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农村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指示(草案)》,规定把四清运动纳入"文化大革命"中去。

"文化大革命"中,解决四清问题和四清复查问题。

19651月的中央工作会议上,毛泽东已透露出这种想法,说道:

你只要不触及全面问题,枝枝节节、修修补补不行。

这年5月,陪同毛泽东上井冈山的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张平化要向他汇报一下湖南社教的情况,毛泽东说:

“不用汇报了,情况我都知道。看来光搞社教运动不能完全解决问题。”

196728,毛泽东会见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书记处书记卡博以及国防部长巴卢库谈话时又说:

“过去我们搞了农村的斗争,工厂的斗争,文化界的斗争,进行了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但不能解决问题,因为没有找到一种形式,一种方式,公开地、全面地、由上而下地发动广大群众来揭发我们的黑暗面。”

这样,四清运动就无法开展下去,而让位于正在蓬勃开展的"文化大革命"

1963年至1966年上半年,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四清运动,即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在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

全面深入地研究这个运动,以及准确全面地研究中共中央指导这个运动的相关指导思想,特别是研究中共中央具体负责领导这个运动的领导人的相关指导思想,对于深化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研究,对于科学地总结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经验,对于深化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进程的研究,对于深化挂帅领导四清运动第一线人物刘少奇的研究,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毛泽东发动“四清”运动,主要是要运用阶级斗争的方法,广泛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以防止修正主义的出现,并从思想上挖掉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的根子。

“四清”运动初期是按照走群众路线,依靠群众的方式发展,但后来刘少奇采取派遣工作队的方式,就事实上剥夺了群众的参与权,把群众放到了运动的对立面,不可避免的出现了“扩大化”的问题。

四清运动一开始主要依靠基层组织和基层干部,斗争对象是城市和农村的腐败分子,后来随著一线工作的刘少奇向农村派工作队,工作队干部代替基层组织,开始了由工作队干部领导大兵团运动,斗争对象转向“地富反右坏”,斗争中逐渐出现乱搞斗争、打人、乱搜查、重点集训、乱扣帽子、乱立罚规等现象。

四清运动逐渐从教育性质转向阶级斗争。

四清运动对于解决共产党领导干部中存在的不良作风问题和经济管理方面的问题起了一些作用,但在实践中刘少奇错误地夸大了基层阶级敌人的力量,把基层出现的各种性质的问题简单地归结为阶级斗争,结果使不少基层群众遭到不应有的处理和打击,损害了基层群众的对党的感情。

毛泽东同志及时纠正了四清运动在基层的扩大化问题,提出了运动重点是整治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到了1957年底,毛泽东思想第一次在全国的文学领域占了上风。

但这并不包括电影。

电影制作人仍在我行我素地用传统的思想影响和教育人民。

江青提到了两部电影,一部是《林家铺子》,另一部我则记不得名字了。

《林家铺子》原名《倒闭》,短篇小说。茅盾著。作于19327月,载《申报月刊》第一卷第一期,后收入短篇小说集《春蚕》。

描述一二八事变前后上海附近的一个小市镇林家百货小商店由挣扎到倒闭的故事。

内容梗概:

日本入侵东北三省,全国掀起了抵制日货的运动。

小姐由于穿的是东洋货,在学校里受到同学们的耻笑,她怒气冲冲的回到家里。

但是,母亲也在为家里卖东洋货而发愁。

小姐为没有可穿衣服而犯难,她的衣服和她的日常用品都是东洋货,虽然她很喜欢这些东西,但是,在这种局势之下,她只得放弃这些喜爱的东西。 

父亲很沮丧的回来了,母女俩猜到肯定也是为这件事,小姐本来打算进一步要求父亲制一件不是东洋货的新衣,但瞧着父亲的脸色不对,便又不敢冒昧。

伪善的当权者借此机会搜刮民脂民膏,收受贿赂,威胁这些小资产者。

先生不得已,决定当掉金项圈去贿赂当权者。

第二天,先生的铺子焕然一新的开张了,他的“额外支出”指望着在这时候能够捞回来,就是小姐的新衣服也要靠这几天的生意。

街市上渐渐地热闹起来,快过年了,“人们总要买些年货吧,”他想。

铺子前面不时也围满了人,但是,都是些可怜的乡下人,他们连吃饭都解决不了,怎么会有钱来买这些东西呢?

到了下午,总算是做了几笔生意,全家人阴郁的心情好多了。

晚上,算总账时,形势不是很乐观,依然欠着不少的客帐。

这时,朱三太太来要利息了,先生不得已,把今天的收入都给了她。

小姐也赊账买了自己喜爱的布,先生无可奈何只有苦笑。 

又过了两天,“大放盘”的先生的铺子,生意果然很好,小姐和母亲喜笑颜开。

只是先生心理矛盾着,他是在亏本卖呢!

最使他心神不宁的,是店里的寿生出去收账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先生正等着寿生收的钱来开销“客账”,上海的客人已经到了。

这时,传来日军轰炸上海的消息,顿时,人心惶惶,上海讨债的客人毫无通融地拒绝了先生的情商,不得已,先生只好到恒源钱庄去商借,谁知钱庄老板竟要他还清以前欠的六百元钱。 

由于开战,商会让大家分摊军饷,先生为了面子答应了。

这时,出去收账的寿生回来了,先生只得把大部分给了堵门要债的上海客人。

党老爷敲诈他,钱庄压逼他,同业又中伤他,而又要吃倒账,凭谁也受不了这样重重的磨难罢?

先生感到这一次他算是毁了! 

凄凉的年关终于过去了。

由于许多铺子倒闭,先生的帐没有办法收回来,而欠恒源钱庄的钱必须在正月十五还清,先生家里就像一个冰窖。

市面上一片萧条,连当铺都止当了,随你值多少钱的贵重衣饰,也只能当得两块,叫做“两块钱封门”。

店里没有钱进货,只剩下一些日用品,这时,从上海逃来许多难民,这些日用品就成了紧俏货,生意一时好了起来。

这惹的要债的蜂拥而至,先生没有办法,只得向商会会长求救,没料到的是商会会长却提出来要小姐做卜局长的小老婆,先生感到了祸不单行。

不久,先生被党部的人带走了。

先生被扣,令一家人惶惶不安,商会会长用债务和卜局长要挟,寿生想尽办法抵出全部货物,终于赎回了先生,林大娘决定要先生和女儿逃走,在走之前,让小姐和寿生成了亲,自己和寿生留下应付局面。

林家铺子终于倒闭了,大群的债权人在林家铺子里吵闹得异常厉害,恒源钱庄和其他的债权人争执怎样分配底货。

铺子里虽然淘空,但连“生财”合计,也足够偿还债权者七成,然而谁都想给自己争得九成或竟至十成。

虽然有警察在,场面仍旧很混乱,有哭有叫的,有喊有闹的,还有的警察乘机占便宜……人们决定去党部告状,结果和警察发生了冲突,人群被冲散了……  

《林家铺子》以一九三二年‘一二八’上海战争前后的江浙农村为背景,那时外受日本帝国主义的军事、经济侵略;内有国民党官吏的敲诈,地主高利贷的剥削,社会动乱,民不聊生。

小说透过林家铺子的倒闭,反映了民族商业破产的厄运。

由《春蚕》、《秋收》、《残冬》组成的农村三部曲,每篇各自独立又前后衔接,时代背景和《林家铺子》基本相同,反映了广大农民随着苦难的加深而逐渐觉醒、抗争的过程。

以老通宝为代表的老一辈,希图用诚实、勤奋的劳动来改变厄运、换取生存的梦想已经破灭;而以多多头为代表的青年一代,在严酷现实面前终于觉醒,最后走上武装反抗的道路,昭示了中国农村革命发展的必然趋势。

这几篇小说截取现实生活中的主要矛盾,在步步深化的冲突中塑造了三十年代初期农村农商界的艺术典型。

篇幅不长,思想深远,既有现实的画面,又有历史的动向,在同时代作品中是不可多得的。

既然如此,何以动辄得咎遭受批判?

江青的回答是:

“这些电影政治上试图通过赞扬阶级敌人削弱无产阶级专政,经济上试图建立资本主义企业,并试图通过恢复个体经济达到破坏农业集体经济的目的。”

这是江青的原话。

江青何以如此高瞻远瞩,未卜先知?

莫不是主席给她吹的“枕头风”?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冰雪红墙 4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