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冰雪红墙 39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1-13 点击数:3932次 字数:

39

 

江青接着说道:

整风运动其实还有着深刻的国际背景……”

情绪也开始有些激动起来。

年前发生的波兰及匈牙利事件并不是孤立的事件,它直接撼动了整个世界的社会主义国家的阵脚。

19566月上旬,波兹南斯大林机车车辆制造厂的工人,提出了增加工资和减低赋税的要求。

由于波兹南省无法解决工人的要求,工人组成一个30人的代表团,去首都华沙找机械工业部长解决问题,以求满足工人的要求,否则工将于628举行罢工。

部长听说工人要罢工,就大为恼火地说:

“如果你们上街的话,你们将遇到坦克。”

厂里的工人得知代表团请愿失败的消息后,决定到市区的自由广场向市政领导再次请愿。

于是16000名工人放下工作,走向市中心举行示威游行,其中有党员4000人。

游行队伍到达广场后,就派一个代表团要求市政领导接见,但市政领导拒绝接见。

正当工人不满情绪激昂时,广场上突然传来谣言,说去华沙请愿的工人代表团被公安部门逮捕了(实际上代表团的工人代表正乘火车在返回波兹南的途中)

于是游行队伍乱了起来。混杂在群众中的少数坏人乘机高呼“到监狱去!”“我们将会找到他们并将他们释放!”的口号。

一部分人冲击专政机关和政府部门,打开了监狱,烧毁了秘密档案,放出了犯人。

一部分人又从民兵站里取来武器,向公安人员开枪。

此时,政府命令警卫部队驱赶群众,但部分士兵拒绝开枪射击。

于是华沙政府又派遣保安部队并出动坦克,把骚乱的群众驱散了。

当天晚上,波兹南骚动平息了。在这次流血事件中,有54人死亡,200多人受伤,300多人被捕。

波兹南事件后,波兰政府及时采取了一些缓和矛盾的措施。

630,在波兹南各墓地举行了受难者安葬仪式,部长会议主席西伦凯维兹等党、政领导人参加了安葬仪式,妥善地解决了事件的善后工作。

《人民论坛报》在76发表文章指出,628的波兹南事件是两种情况交织在一起的,一种是工人的不满和波动,另一种是反对政府的敌对行动。

718,波党召开七中全会,主要讨论波兹南事件后的国内政治、经济局势和党的主要任务。

奥哈布作了关于波兹南事件的报告,尖锐地批评了党和政府的工作,指出:

“寻找事件的原因时把我们的注意力集中在煽动者和帝国主义走狗的阴谋上去,那是错误的”,“我认为极大部分的责任要归中央和地方领导者的官僚主义和愚昧无知”。

还指出。

“波兹南事件是一个警告,它证明在党同人民各阶层之间的关系方面存在着重大的错误。”

为此,奥哈布要求立即采取措施,克服过去工作中的错误,实行政治民主化,经济合理化,改善人民生活。

全会通过了相应的决议。要求扩大工人的民主权利,加强社会主义法制,提高工人的工资,改善人民的生活,鼓励私人手工业的积极性,注意同波兰统一农民党和民主党的团结等。

 

匈牙利事件 

  1956年匈牙利人民共和国发生的反革命事件。

1947年以后,匈牙利劳动人民党 (即共产党与社会民主党合并后的名称,事件后改称社会主义工人党)的主要领导人拉科西不顾本国的历史传统与现实,一味照搬苏联模式。

匈党和国家领导人听命于苏联的做法,损害了国家利益,伤害了人民的民族情感。

  19533月斯大林逝世后,在苏联新领导人的推动下,苏联和东欧国家对以往内政外交做出了一系列调整。

在匈牙利,时任部长会议主席的纳吉·伊姆雷实施了“新方针”,比其他东欧国家更早地开启了“非苏联模式化”进程。

  但由于苏联的干预,“新方针”实施了22个月就被迫中断。此后,纳吉以著述方式进一步提出以匈牙利社会主义道路取代苏联模式、以主权独立与民族平等反对苏联控制,这些思想在党内知识分子中产生了共鸣。

“新方针”中断后,匈牙利向旧政策复归,国内的政治、经济形势随之恶化,人民的生活水平不断下降。

但拉科西等人不仅对过去的种种错误一味加以掩饰,甚至打算用暴力手段镇压党内外要求改革的声音。

  19562月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之后,在匈牙利劳动人民党内、社会各界人士和人民群众中,要求批判拉科西·马加什的情绪日益强烈。

19567 ,匈牙利劳动人民党中央全会宣布解除拉科西中央第一书记职务,由格罗·艾尔诺接替。匈牙利政治形势日趋恶化。

19561022,裴多菲俱乐部向匈党中央提出实行工人自治、修改第二个五年计划、恢复纳吉的职务、开除拉科西党籍、按平等自主原则调整匈苏关系等“十点要求。

布达佩斯从1023清晨起,先是由几千名大学生,随后增加到大约10余万市民举行和平示威游行。

大多数参加者要求纠正以前的错误,实行新的经济政策,要求伊姆雷·纳吉出任总理。格罗·艾尔诺发表广播演说指责示威游行,进一步激化了矛盾。

当天夜晚,一批暴乱分子武装袭击国家广播大楼,随即攻占电台以及一些武器仓库和警察哨所,进而袭击公安部队人员和共产党人。

深夜,匈牙利政府宣布改组,由伊姆雷·纳吉出任总理。

伊姆雷·纳吉向全国发表广播讲话,声称这次事件为反革命事件,政府已请求驻扎在匈牙利的苏联部队协助平息叛乱,要求闹事者放下武器。

此后,暴乱波及全国。

1028,伊姆雷·纳吉在广播讲话中宣布苏军将撤离布达佩斯,解散国家保安局,成立新政府。

  1030伊姆雷·纳吉宣布取消一党执政。

3天后 ,组成所谓四党联合政府。111,伊姆雷·纳吉宣布匈牙利退出华沙条约组织,实行中立,呼吁联合国进行干涉。

  以卡达尔·亚诺什为主席的匈牙利劳动党中央六人主席团在1031宣布解散匈牙利劳动人民党,重建新的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

111,卡达尔·亚诺什等人离开布达佩斯。

114,以卡达尔·亚诺什为总理的匈牙利工农革命政府宣告成立。

政府宣布,已向苏联提出,请求红军部队帮助恢复国内秩序。

苏军进入布达佩斯,暴乱逐步被平息,纳吉被捕并被处死。

117,卡达尔·亚诺什和工农革命政府其他成员回到布达佩斯。

武装暴乱的破坏使匈牙利遭到约30亿福林损失,因生产停顿而造成的损失大约200亿福林,约相当于当时匈牙利全年国民收入的1/4。死亡和逃离的匈牙利人超过20万。

1956 10 月爆发的波兰危机和匈牙利危机, 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以及社会主义阵营内部关系的变化均产生了深刻影响, 19561957 年中国社会发展道路的突然转轨, 也起了某种决定性的作用。

另一方面, 波匈事件标志着中国正在走出亚洲, 参与欧洲事务的处理, 从而大大加强了对整个社会主义阵营的政治影响, 同时也开始了挑战莫斯科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领袖地位的历程。

因此, 对于波匈事件及其与中国关系的研究, 不仅是国际冷战史、同样也是当代中国史领域的重大课题。

1990 年代初以来, 有关波匈事件的各国档案文献相继解密和开放, 并不断被整理后公布于世。

正是在大量利用档案文献的基础上, 国际史学界、特别是在冷战史领域, 展开了对1956 年波兰和匈牙利危机的深入研究。

可以说, 过去被认为是一桩历史谜案的波匈事件, 就其本身的发展进程, 以及波兰、匈牙利、苏联乃至西方大国的政策变化而言, 除个别细节外, 现在已经基本真相大白。

遗憾的是, 在目前所有的重要研究中, 对当时中国的反应、对策及其与事件的关系, 很少见到专门讨论;中国学者也几乎还没有参加到对这两个重大历史事件的国际学术讨论中。

究其原因,

一是波匈事件、特别是匈牙利事件, 对于中国学者来说似乎还有些观念上的禁区,

二是, 或者说主要是中国有关的档案文献至今没有开放。

但是, 无论如何, 对这样一些影响社会主义阵营和中国发展进程的重大历史事件进行深入研究以探明事实真相, 作为历史学家、尤其中国历史学家, 是责无旁贷的。

综观事件的进程及其结果, 涉及中国问题的研究, 大体可以分为两个方面:

第一, 从国际角度看, 在波兰和匈牙利危机的发展过程中, 作为社会主义阵营重要成员的中国担当了什么角色, 即中国对波匈事件的影响;

第二, 从国内角度看, 这两次危机的爆发及其局如何使中国共产党改变了原定的建设社会主义的方针和路线, 即波匈事件对中国的影响。

这两者之间自然有着历史的和逻辑的联系, 限于篇幅, 本文先讨论前者, 重点分析在波匈事件的进程中, 特别是在苏联处理危机决策时, 中国的态度和立场究竟产生了什么作用。

本文所依据的材料, 主要是俄国、波兰和匈牙利的档案文献, 至于中国方面的参考资料, 大量的只能是包括回忆录和采访录在内的口述史料, 以及当时公开的和内部的新闻报道。

前提:

苏联、东欧、中国三角关系

从性质上讲, 这两次事件是同时爆发在东欧地区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危机, 也是苏联与东欧国家关系的危机, 又同样是苏联以社会主义阵营领袖身份予以处理的问题。

显然, 这是在欧洲地区发生的社会主义阵营内部的问题。那么, 中国因素在这里是如何体现的呢?

作为理解这个问题的前提, 首先需要对事件发生前苏联、东欧国家及中国三者之间相互关系的状况做出基本判断。

从战后到危机前十余年的时间里, 苏联与东欧的关系有一个复杂而曲折的变化过程。

1952 10 月苏共十九大召开时, 东欧各执政党已经完全听命于莫斯科, 苏联与东欧关系进入了冷冻状态。

斯大林去世以后, 情况逐渐发生了变化。

东欧各国对苏联在本国代理人的不满日益强烈地表现出来, 特别是苏共二十大公开批判斯大林后, 党内反对派的力量不断积聚, 民众的反抗情绪也直接指向莫斯科。

随着舆论开放和政治解冻, 要求本国“斯大林分子”下台的呼声越来越高。

这种状况在波兰和匈牙利尤为突出, 尽管二者之间有着明显的区别。

苏共二十大后, 波兰舆论提出了追查枪杀波兰军官的卡廷案件、重新评价 1944 年华沙起义和苏联在波兰大量驻军与波兰主权的关系等问题, 苏联外交官报告说, 波兰的报刊有一种“错误地煽动修正主义和反苏情绪的企图”。

另一方面, 改革派在波兰党内逐渐得势, 一致呼吁过去受到批判的哥穆尔卡出山。

6 月底爆发的波兹南工人罢工事件进一步给改革注入了新的活力, 有力地推动波兰走向独立的发展道路。

由于波兰党内改革派力量强大, 又得到全国民众的一致拥护, 莫斯科虽心急如焚, 却感到无从下手。

匈牙利的社会情绪与波兰大体相同, 但由于保守派在领导层占有绝对优势, 其结局就完全异样了。

尽管保守派领导人拉科西在 1953 6 月受到严厉谴责, 但继续担任党的第一书记, 而改革派代表纳吉·伊姆雷出任部长会议主席后所推行的改革进展缓慢。

由于苏联党内斗争的结果, 1955 4 月纳吉又被指控犯有右倾错误而失去了权力。

苏共二十大再次激发了匈牙利的改革浪潮, 人们不仅呼吁变革, 而且强烈要求为受迫害者平反, 批评的矛头直指拉科西本人。

特别是在波兹南事件后, 匈牙利党内外抗议现行政策的活动有增无减。

7, 莫斯科迫不得已决定拉科西退休, 到苏联休养, 而让他的亲信格罗接替其党内职务。

匈牙利党内改革派和知识分子对此非常不满, 更大的冲突和风暴在酝酿之中。

显然, 苏东关系的紧张状态在客观上需要外界的调节, 那么中国是否具有参与处理危机的条件呢?

对东欧诸国, 毛泽东很早就发生了兴趣。

不过斯大林在世时, 对中苏两党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责任有明确分工: 苏联负责欧洲, 中国负责亚洲。

苏共二十大以后, 中国越来越引起东欧的注意。

在波兰各界讨论苏共二十大提出的诸问题时, 不少人表示: 当今世界上最有权威的共产主义理论家毛泽东尚未对此发表意见, 需要听一听毛泽东的见解才能令人信服。

人们在争论不休时往往说:

等着听毛泽东的见解吧 !

此时, 不仅东欧各国寄希望于北京, 莫斯科也开始指望得到中共的帮助。

赫鲁晓夫执政以后, 中苏关系进入了蜜月期,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 1958 年上半年。

尽管赫鲁晓夫的有些做法令毛泽东担忧, 但丝毫没有影响中苏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

恰恰相反, 赫鲁晓夫勇敢地批判斯大林, 搬掉了长期以来压在中共头上的“盖子”, 正是毛泽东求之不得的。

总体说来, 苏共二十大的方针与中共八大路线是一致的。

莫斯科越来越重视中国党的意见。

《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在《真理报》转载后, 受到苏联广大读者的拥护, 苏共中央还把全文重新翻译后印发了 20 万册单行本, 供全党学习。

而《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发表时, 苏联广播电台由著名播音员广播, 并数次播放录音, 以示重视。

不仅如此, 苏联驻华使馆还在1956 年度总结报告中建议苏共中央派党务工作人员到中国, 了解中国党和国家机关的工作情况, 因为“中共积累了丰富的党政建设和群众工作经验”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 赫鲁晓夫回忆说, 在波匈事件的危机关头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同兄弟的中国共产党协商”。

关于中国是否参与处理波兰 10 月危机的问题, 过去流传着一种说法, 似乎是中国阻止了苏联对波兰的武装干涉。

按照新华社事后报告的情况, 当时波兰人众口一词的说法是:

“如无中国党的劝阻, 波兰事件的演变将比匈牙利惨得多”

美国《纽约先驱论坛报》报道的标题就是:

“苏联在波兰的克制是由于中国的关系 —— 毛泽东第一个向哥穆尔卡发出贺电”。

后来也有波兰研究者认为, 中国对苏联干涉波兰持反对态度, 是“苏联代表团在会谈最后阶段转变立场和意外妥协的原因”。

按照事件的发展过程, 这里涉及三个问题。

第一, 苏波两党在华沙会谈期间 (1920 ), 赫鲁晓夫关于停止苏联部队向华沙进军的命令是如何做出的;

第二, 苏联代表团回到莫斯科以后 (2023 ), 关于放弃对波兰进行干涉的决定是如何做出的;

第三, 中共代表团到达莫斯科后 (2331), 为调解苏波关系、保证社会主义阵营团结做了哪些工作。

波兹南的罢工和游行先是遭到镇压, 随后又被苏联定性为帝国主义代理人挑起的反人民事件, 这在波兰党内外引起强烈的抵制和不满。

在紧张而惊慌的气氛下, 波兰统一工人党召开了二届七中全会。人们把希望寄托在改革派身上, 几乎所有的发言者都提出应为哥穆尔卡恢复政治名誉, 恢复党籍, 甚至提出邀请他参加全会。

这一切很快就实现了, 10 12 日哥穆尔卡在政治局会议上发表了讲话。

他除了批评过去的经济政策、提出重新评价波兹南事件的原因和性质外, 还特别强调必须使波苏关系正常化, 因为他充分意识到同苏联关系恶化的危险性。

尽管如此, 由于改革派在政治局里已占有明显优势, 党内外推进改革和排斥苏联影响的情绪仍不断高涨。

1517 日的政治局会议做出决定, 将于 19 日召开八中全会, 改组党的最高领导层, 推举哥穆尔卡任中央第一书记, 而在新政治局委员名单中排除所有保守派以及与苏联有密切联系的人, 特别是包括仍保留苏联国籍的国防部长罗科索夫斯基元帅。

波党内部的保守派和亲苏势力一方面秘密通知苏联使馆, 说波兰当局正在走上反苏道路, 一方面准备发动政变, 并草拟了约700 人的拘捕名单。

但是, 政变计划被科马尔将军指挥的内卫部队和组织起来的华沙市民挫败, 而苏联大使波诺马连科转达的赫鲁晓夫的坚决请求 —— 要波兰党政治局全体成员与哥穆尔卡一起去莫斯科讨论局势, 也遭到了波兰方面的拒绝, 其理由是八中全会即将开幕。

10 18 , 波诺马连科又通知波兰人, 以赫鲁晓夫为首的苏共代表团计划于 19 日晨抵达华沙, 并要求推迟八中全会的开幕日期, 均遭到拒绝。

哥穆尔卡后来向周恩来讲述的情况与此相同, 只是补充了一个情况: 在苏联的压力下, 为避免局势恶化和复杂化, 波兰党中央政治局最后同意苏联代表团来波。

同一天, 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决定:

(1) 派遣苏共代表团去波兰;

(2) 将此事通告各兄弟党。通告的全部内容是: “最近在波兰统一工人党领导层就评价波兰统一工人党和国内的形势, 以及在进一步采取与此有关的措施方面出现了尖锐分歧。这些分歧涉及党和国家的内外政策和党的领导班子组成的根本问题。

由于波兰局势对社会主义阵营、特别是对苏联具有特殊的重要性, 波兰统一工人党领导层出现的局势引起我们的严重不安。

考虑到这一局势的严重性, 苏共中央认为派遣由赫鲁晓夫同志、卡冈诺维奇同志、米高扬同志和莫洛托夫同志组成的代表团去波兰是必要的。”

显然, 与中国的一些回忆史料完全不同, 苏共在通报中只提到代表团去波兰的必要性, 而根本未提准备武装干涉的想法, 尽管莫斯科已经决定如此行事。

就在主席团会议后, 国防部长朱可夫命令苏联在波兰及其边境附近的驻军做好军事准备。

俄国国防部的档案材料证明, 10 19 , 波罗的海军区和第七空降师一○八伞兵近卫团已经完成战斗准备, 54架里—245架伊尔—12飞机待命出发。

10 19 日早 7 , 苏联代表团飞抵华沙, 随行的还有华沙条约部队总司令科涅夫、参谋长安东诺夫和一大批高级军官。

哥穆尔卡与波兰领导人赶到机场迎接时, 遭到了赫鲁晓夫的指责。

在短暂的争吵后, 波兰人拒绝了赫鲁晓夫关于延期召开中央全会的要求。双方随后来到代表团下榻的贝凡德尔宫继续会谈。

赫鲁晓夫明确说要对波兰进行“强制性干预”, 哥穆尔卡则冷静地表示, 如果苏方继续进行威胁就中止会谈。

因当时波党所有中央委员正在另一幢大楼的会议厅等待全会开始, 苏联代表团被迫同意波兰领导人先去主持全会开幕式。

10 时大会正式开幕, 首先通过了政治局关于增选哥穆尔卡等四人为中央委员的决定, 政治局还建议由哥穆尔卡担任第一书记。

然后, 奥哈布简单通报了苏共代表团来波的消息, 并建议为继续同苏联代表团进行会谈而休会。大会仅进行了半个小时。

波苏两党继续举行会谈。

米高扬阐述了苏联代表团的看法, 强调指出苏联在民主德国领土拥有武装力量, 因而对八中全会后可能在波兰发生的变化并造成苏联同这些部队联系困难甚至中断的局面表示担忧。

米高扬表示苏联方面绝不能容忍出现这种情况, 莫洛托夫则表现出更为强硬的立场。

波兰方面解释说, 八中全会后所推行的政策和变革只会密切波兰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合作, 加强波兰与苏联的关系。

尽管如此, 苏共代表团还是强烈要求除增补哥穆尔卡外, 波党政治局不得做其他人事变动。

这一要求得到罗科索夫斯基等保守派的支持, 但遭到哥穆尔卡等人的拒绝。

此时, 波兰内务部不断得到苏军从西面和北面向华沙前进的消息, 并做好了迎击的准备。

不过, 波兰人一时无法判断苏联的举动是已经决心进行武装干涉, 还是想以此施加压力, 迫使波兰让步。

在这种微妙时刻, 任何莽撞的决定都只会引起更加复杂和危险的结果。

哥穆尔卡除了向苏方提出抗议, 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赫鲁晓夫谎称苏军的行动是以前布置的军事演习, 并答应立即停止。

会谈继续进行, 除了波兰领导层的人事问题, 双方又在波苏关系中一些具体问题上发生激烈争论。而苏联部队仍在缓慢向华沙迫近, 同时, 为数不多的波兰部队根据罗科索夫斯基的指示也在向华沙移动。

此前, 罗科索夫斯基曾向赫鲁晓夫表示, 如有必要使用武力逮捕那些反革命分子, 他将随时听候莫斯科的吩咐。

与此同时, 得到苏军行动消息的华沙工人、学生纷纷涌向街头, 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 强烈谴责苏联干涉波兰内政, 表示坚决拥护党中央的改革派, 要求实行民主化。

苏联使馆及时向赫鲁晓夫报告了这个情况, 并断言在华沙即将爆发一场真正的叛乱, 示威游行具有危险性和反苏性质, 局势骤然紧张起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冰雪红墙 3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