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冰雪红墙 37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1-12 点击数:279次 字数:

37

 

五、声名远播的王国藩

王国藩,生于1919年,19岁参加共产党领导的冀东革命运动,20岁加入中国共产党。

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

在中国近现代革命史上,冀东一带的人民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这里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在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李大钊的直接领导和影响下,这一带从1922年就开始建立党组织,领导工农群众前仆后继,同国内外敌人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

在日本帝国主义大举入侵、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共产党首先举起团结抗日的旗帜,伸张民族大义,促成了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进行全民抗战。

19379月,中共中央北方局派遣时任敌后河北省委书记的李运昌到冀东创建敌后抗日根据地。

19387月,中共河北省委、冀热辽特委在冀东发动了震惊中外的抗日大暴动,以共产党领导的工人、农民以及各阶层抗日人士为主体的抗日联军,与八路军四纵一起,横扫遍布农村的日伪政权,威震敌胆。

为扼杀不断壮大的冀东游击根据地,驻华北日军从1941年起连续进行了五次“治安强化运动”和多次大“扫荡”,在长城以北地区制造了千里“无人区”。

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中共冀热边特委领导的八路军、武工队和当地人民始终坚持武装斗争。

1944年,根据地区域已包括冀东全部、热河大部和辽宁西部,为大反攻和进军东北打下了坚实基础。

解放前,王国藩积极参加冀东革命活动。

解放后,王国藩身为中共党员,成为带领群众跟共产党走的先进模范。

西铺村当时很穷,穷中之穷的是村里的二十三户贫农。

1952年,王国藩发动本村二十三户贫农组织了村里的第一个农业生产合作社。

这二十三户贫农的全部家当就是二百三十亩山坡地,一张破木犁和一头驴的四分之三,人们戏称为“三条驴腿”。

驴是四条腿,但当时的农民太穷了,有的根本没有耕畜,贫困农民往往是几家共有一头耕畜。

王国藩组织的这23家贫农就只拥有一头驴的四分之三,农民王广拥有剩下四分之一,但王广当时没加入农业生产合作社。

19573月初,《人民日报》发表遵化县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主任王国藩的文章《“穷棒子社”的生产超过了富裕中农》。文章说:

在社会主义革命高潮中,我们这个曾经被人讥笑过的“穷棒子社”扩大、升级了。

全社五百四十九户。

二万四千八百多亩土地中,荒山占了一万七千多亩,河套占了一千多亩,其余的六千多亩耕地,绝大多数还是梯田、坡地,山沟里有点儿平地,也是沙多土少,过去每亩打粮不过几十斤。

解放以前,人们生活极苦,还有二十多户农民常年靠要饭生活。

土地改革以后,人们虽分到了土地,生活有所改善,但由于小农经济经不起天灾人祸,还是像人们常说的“三月桃花一时红,风吹雨打一场空”,在自然灾害面前,跌倒了就爬不起来。

1952年办社以前,虽然政府每年救济十八万斤粮食和四百件衣服,但是不少人还是过着少吃没穿的生活。

1952年秋季建社以后,生产逐年提高,生活日益改善。

1955年冬末转为高级合作社以后,贫穷的状况才有了彻底改变的希望。

经过一年的辛勤劳动,各种庄稼都获得丰收,粮食每亩平均产量四百四十斤,比1955年增加了66%;棉花一百八十斤,比1955年增加了125%;花生二百七十斤,比1955年增加了50%。

这些产量,超过了入社以前富裕中农的产量水平,提前完成了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所规定的在十二年内达到的产量水平。

林业、牧业、副业也有发展,仅果树一项就收入了一万三千多元。

秋收分配结果,每个劳动日分了粮食十六斤,现金八角;每人分了棉花一斤,花生二十二斤。

每户平均收入五百三十六元九角,每人平均收入一百一十元四角。

全社除两户人口多劳力少的社员比1955年少收了六七元以外,其余五百四十七户社员都增加了收入。

收入最多的刘存旺,分了粮食一万四千八百多斤,现金七百四十多元,比1955年增加了好几倍。

分配结束以后,人们欢欣鼓舞,喜笑颜开,一致反映“合作社好得很”,“合作社救了命”,“要不是合作社,我连炕也没有了”。

1958年,全国农村在短短数月之内建立了人民公社。

党的八届二中全会通过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

随着“大跃进”运动的迅猛发展,原来的农业社的体制似乎不能满足“大跃进”的需要。

毛泽东于是设想成立一种既有农业合作又有工业合作的基层组织单位,实际上是工业和农业相结合的人民公社。

这个设想没有经过试验,也没有经过中央讨论,毛泽东只是在小范围内讲过。

当时湖北省鄂城县旭光一社用土办法办小工厂,鄂城县委为此写了两篇工作报告,一篇是《旭光一社用土办法办小小工厂》,另一篇是《旭光一社是怎样领导和管理小工厂的》。

这两篇文章同时发表在当年71日出版的《红旗》杂志第3期上。

《红旗》杂志总编辑陈伯达为这两篇报告写的评论中说:

“把一个合作社变成为一个既有农业合作又有工业合作的基层组织单位,实际上是工业和农业相结合的人民公社。”

这种做法,“是在现实生活中,具体地、逐步地实现科学共产主义创始人的这样的理想”。

也是在71这一天,陈伯达应邀到北京大学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37周年大会上发表讲演,他讲演的题目是《在毛泽东同志的旗帜下》。

在这篇讲演中,他引述了毛泽东在小范围内提出的设想:

毛泽东同志说,我们的方向,应该逐步地有次序地把“工(工业)、农(农业)、商(交换)、学(文化教育)、兵(民兵,即全民武装)”组成为一个大公社,从而构成为我国社会的基本单位。

他并且评价说:

“毛泽东同志关于这种公社的思想,是从现实生活的经验所得的结论。”

陈伯达在北大的讲演刊发在当年716日出版的第4期《红旗》杂志上。

作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办”的《红旗》杂志,其影响力是不言而喻的。

此后,在“大跃进”的狂热氛围里,“人民公社”作为“新生事物”应运而生。

1958868日,毛泽东视察河南农村。

6日下午,到达新乡县七里营人民公社。

毛泽东走进了齐肩高的棉花地,棉花的果枝上棉桃成串,他连声称赞棉花长得好。

他问社干部:

“像这样的棉花有多少?”

社长王文生说:

“七里营生产队一万零五百亩,有五千多亩是这样的。每亩保证皮棉一千斤,争取两千斤。”

毛泽东笑着向当时的河南省委书记吴芝圃说:

“吴书记,有希望啊!你们河南都像这样就好了。”

吴芝圃说:

“有这么一个社就不愁有更多这样的社。”

毛泽东说:

“对!有这样一个社,就会有好多社。”

毛泽东在河南农村视察及在七里营的谈话发表在811的《人民日报》上。

从那时起,各地创办人民公社的消息在报刊上做了大量的正面报道。

有资料显示,在1955年农业社会主义改造的过程中,毛泽东就萌生了农业社规模要搞大的思想。

他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之《大社的优越性》一文按语中写道:

“现在办的半社会主义的合作化,为了易于办成,为了使干部和群众迅速取得经验,二三十户的小社为多。但是小社人少地少资金少,不能进行大规模的经营,不能使用机器。这种小社仍然束缚生产力的发展,不能停留太久,应当逐步合并。有些地方可以一乡为一个社,少数地方可以几乡为一个社,当然会有很多地方一乡有几个社的。不但平原地区可以办大社,山区也可以办大社。”

此时,毛泽东虽然还是强调小社并大社“要有步骤,要有适当的干部,要得到群众的同意”,但急于由小社进入到大社的思想已是呼之欲出。

在这种思想指导下,1956年至1957年初全国普遍大办高级农业社后,就出现了许多社的规模偏大,管理困难,平均主义严重,矛盾也很突出,以至部分社员对生产、分配意见很大,纷纷闹退社。

中共中央为此发出关于整顿农业生产合作社的指示,要求控制社的规模,根据各地具体情况进行合理的调整,提出“村和生产队组织确定了之后,应该宣布在今后十年内不予变动”,等等。但这个方针并没有在实际工作中得到认真执行。

1957年冬到1958年春,全国农村开展大规模的农田水利基本建设运动,需要土地连片和人员集中以便于管理,为此,毛泽东在19583月召开的成都会议上,提出了把小型的农业生产合作社有计划地适当地合并为大型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建议。

此后,成都会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把小型的农业合作社适当地合并为大社的意见》,于48被中央政治局批准。

《意见》认为:

“我国农业正在迅速地实现农田水利化,并将在几年内逐步实现耕作机械化,在这种情况下,农业生产合作社如果规模过小,在生产的组织和发展方面势将发生许多不便。为了适应农业生产和文化革命的需要,在有条件的地方,把小型的农业合作社有计划地适当地合并为大型的合作社是必要的。”

19585月,党的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

广大农民开始更大规模地兴修水利,大搞农田基本建设和农业机械化事业,并先后根据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要求开始了小社并大社的工作。

全国搞得最早的,是河南省遂平县和平舆县,4月份各办了一个有60007000农户的大社。

5月至6月,两县的农业社又都并成了大社。

但合并扩大后的农业生产合作社,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名称,群众自发地采用了“共产主义公社”“大社”“集体农庄”等不同名称。

陈伯达的报告和文章把毛泽东的构想披露出来。

于是,一些地方就出现了由小社并大社再转为大搞人民公社的热潮。

8月上旬,毛泽东带着极大的兴趣到河北、河南、山东等地视察,多次与当地负责人谈到小社并大社的问题,认为大社可以包括工、农、兵、学、商。当地负责同志在汇报情况时,也大都强调了办大社的优越性和迫切性。

在河北视察时,毛泽东来到徐水县南梨园乡大寺各庄农业社,对徐水的工作特别是对其军事化大加赞赏。

当听到县委第一书记张国忠汇报说,全县秋季收粮可达11亿斤时,毛泽东很高兴地问道:

你们全县三十一万多人口,怎么吃得完那么多粮食?应该考虑到生产了这么多粮食怎么办的问题。

他同时提出搞人民公社的问题。

85,当张国忠在全县“共产主义思想文化跃进大会”上作《向共产主义进军》的讲话时,即根据毛泽东的指示要求全县成立人民公社,向共产主义过渡。

几天之内,全县248个农业社宣布转为人民公社。

868日,毛泽东到河南视察了新乡县七里营人民公社等地。

当地领导同志向他汇报了他们的大社没有用“共产主义公社”而用“人民公社”作为名称的缘由。

毛泽东听后说:

“看来‘人民公社’是一个好名字,包括工农兵学商,管理生产,管理生活,管理政权。‘人民公社’前面可以加上地名,或者加上群众喜欢的名字。”

同时指出,公社的特点是“一曰大,二曰公”。

89,毛泽东到山东省济南市郊区历城县北园乡视察。

当山东省委书记谭启龙汇报说该乡准备办大农场时,毛泽东说:

“还是办人民公社好,它的好处是,可以把工、农、商、学、兵合在一起,便于领导。”

813,记者将毛泽东在北园乡的谈话在报纸上公开发表。

于是,“人民公社好”的口号传遍全国,各地纷纷仿效,相继大办人民公社。

在人民公社已经开始大批兴办的情况下,中共中央政治局于195881730日在北戴河举行扩大会议,出席会议的有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各省、市、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以及中央和国家机关有关部委的主要负责人。

会议于829正式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

《决议》认为人民公社是形势发展的必然趋势,建立人民公社是逐步过渡到共产主义所必须采取的基本步骤。

北戴河会议公报于91公开发表,关于建立人民公社的决议也于当月10日下达公布。

中央级报刊也连发社论,号召高举人民公社的红旗前进,要求先把人民公社的架子搭起来,全国随即迅速掀起了大规模的人民公社化运动。

1958930,中央农村工作部《人民公社化运动简报》第4期介绍了运动的情况。

据这份《简报》介绍:

运动从7月份开始发展,8月份普遍规划、试办,9月份进入全面高潮,截至9月底,全国已基本实现人民公社化,高潮时期前后仅一个多月。

全国27个省、市、自治区中有12100%的农户加入了人民公社。

10个已有85%以上的农户加入了人民公社。

浙江、贵州、宁夏、新疆4个省区在国庆节前也可基本实现公社化,只云南一个省计划在10月底完成。

截止929的统计,全国共建起人民公社23384个,加入农户1.1亿多户,占总农户的90.4%,每社平均4797(11个省、市、区7589个公社的统计,5000户以下的5287个;50001万户的1718个;1万到2万户的533个;2万户以上的51)

河南、吉林等13个省,还有94个县以县为单位,建立了县人民公社或县联社。

《简报》还说:在人民公社化运动的同时,出现了“一天等于二十年”的工、农、商、学、兵全面大跃进的新形势,各条战线上陆续出现的奇迹如雨后春笋。

许多地方成立公社以后,立时办起大工厂,遍地小高炉林立,铁水奔流;普遍地建立了亦兵亦农的民兵组织,实行了组织军事化,行动战斗化,生活集体化。

人们的政治热情高涨,劳动效率倍增。

许多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一昼夜或几天以内就实现了。

随着人民公社的实现,农村食堂、托儿所等组织迅速普及。

至此,人民公社化运动的重点,已开始进入全面加强和巩固阶段。

与此同时,《简报》也提出了一些值得注意的问题和未来设想,指出:

继续解决体制问题,健全经营管理工作,是巩固人民公社运动中的一个迫切问题。

有的地方在建立公社以后,旧的秩序打乱了,新的秩序没有及时建立起来,在生产管理上受到一定的影响。

在公社体制问题上,首先需要解决的是公社、大队(作业区)、生产队的分工范围和职权问题;其次是国营的贸易和金融机构与公社合并问题。

在生产经营管理上,由于社、队规模的扩大,生产项目的增多,分配制度的改变,军事化、战斗化、大协作的实行,原有的包工包产、评工记分等办法,已经不能完全适应当前新形势。

在分配制度上,工资制和供给制将逐渐成为人民公社分配的主要形式。

这里需要申明,“人民公社”运动的发动与被称为“穷棒子”的西铺村没有联系。

本书收录的五个典型村中,西铺是“勤俭办社”的模范,是勤于生产、俭于生活和经营的模范。

对于一人一家一地方,“勤”和“俭”的精神风尚是应该长期提倡的。

但因为西铺村成名于农业合作化时期,闻名于人民公社化初期,为便于理解其背景,所以有必要提及人民公社化运动。

“大跃进”期间,遵化县和全国其他地方一样,曾经开会报产量。各公社领导竞相“放卫星”,产量越报越高。

有个公社书记居然把白薯的产量报到亩产百万斤。

王国藩参加了那次会议。

会后,王国藩问那位书记:

“你体重有多少斤哪?”

那人一愣,说:“一百多斤。”

王国藩说:

“就你这么大个儿的白薯,一亩地能堆下一万个吗?”

王国藩说罢扬长而去。

1959830,《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倡导继承“穷棒子社”的勤俭传统,发挥人民公社的优越性。

文章说,河北省遵化县建明人民公社,这个由勤俭办社闻名全国的“穷棒子社”——王国藩农林牧合作社和其他三十二个农业社合并建成的新型社会组织,显示了无限灿烂的光辉和无穷无尽的力量。

文章说,建明人民公社共有4873户人家、2.6万人,拥有5万亩耕地。

在这个经常遭受水旱灾害的穷山沟,从建立农业生产合作社开始,生产就像脱缰的骏马,一直向前飞奔。

1952年,粮食作物平均亩产148斤;到1956年达到了340斤;1957年又跃升到402斤。1958年,人民公社成立后,生产得到了更大的跃进,粮食作物亩产增长到488斤。

原来的“穷棒子社”(现在是公社的一个生产队),亩产达到606斤。

对于遵化县西铺村的发展,毛泽东一直予以关注。

195986,他在看了河北省委上报的《王国藩社的生产情况一直很好》的材料后批示说:

“请各省、市、区党委负责同志将王国藩人民公社一篇印发所属一切人民公社党委,并加介绍。

请公社党委予以研究,有哪些经验是可以采取的?据我看,都是可以采纳的……”

同年819,毛泽东写信给胡乔木、吴冷西,要他们负责组织一次深入的、大规模的调查研究。

信中提到了“河北省遵化县王国藩社”。

调查组遵照毛泽东“不要夸大,也不要缩小,总之,实事求是,反复核对”的指示。

在遵化搞了八天调查。毛泽东看了《调查报告》后批示:

“此件发给各人民公社参考。”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冰雪红墙 3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