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产科医生2》第十四章
发表时间:2016-01-10 点击数:1276次 字数:

第十四章

 

赵新打电话问袁丽颖:“袁院长,第一产科有没有接收到伊利莎娜医院转院的患者?”

“伊利莎娜?没有呀!”袁丽颖有些疑惑。

赵新看着林娜,林娜说:“看我干嘛?”

赵新说:“患者不是要转到第一产科吗?”

“谁给你说转到第一产科了?我?还是我妈妈?”

“曲院长。”

“那你去问曲院长,问我干什嘛?”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转院?”袁丽颖不解的问。

“没什么,伊利莎娜的一个孕妇。我以为她要转院。”赵新应道。

 

下班后,赵新拉着林娜,质问道:“伊利莎娜根本没有实力,给这个患者作手术。”

“我已经说过了。就是因为没实力,才请你和魏主任去的。”

“我肯定不会去。魏主任现在在住院,也去不成。”

“那我请肖主任,或者袁院长。”

“他们去手术,必须经过附属医院的批准,附属医院会批准吗?”

“朱医生也曾经主刀过EXIT手术,可以请她去。”

“她也不会去的。何况她现在怀着孕,不方便。”

“朱医生,你还不了解吗?她只认钱,只要肯给钱,她就会去。”

“你和你妈妈有没有考虑过患者的安危?”

“我就是因为考虑过患者的安危,就是因为伊利莎娜没这个实力,才请你去作麻醉师的!”

“直接把患者转到第一产科,患者的生命会更安全!”

“你作了这个手术之后,我们就可以结婚了!”

“你是什么意思?拿我们的婚姻作交易?”

“我是想通过手术,让伊利莎娜的全体医护人员看到,我的心上人,是最优秀的医生。”

赵新应道:“你要证明什么?婚姻的事情,只要两人情投意合,门当户对,就可以。你干嘛要向不相干的人证明?!”

“两天后就要手术了。你必须来!”

“我必须去?我凭什么听你的?”

“为了患者的生命和健康,你必须来。”

“曲院长是什么态度?”

“他前几天出差,今天刚回来。”

“我去找曲院长。”

 

在伊利莎娜医院,出差的曲院长刚刚回来。苏虹告诉他,明天有一个EXIT手术。曲院长问:“我们医院没这个实力,你不是同意患者转院的吗?”

“我们医院确实没这个实力,不过可以邀请赵新来。”

“即使赵新来作主麻醉师,我来主刀。只能保证产科和麻醉科不出问题。但其他科室呢?”

“我们还可以再请新生儿外科的专家来。”

“当初,我是全省首例EXIT手术领导小组的组长。我深知道这个手术的难度,不仅需要产科和麻醉科。还需要新生儿内科,新生儿外科,新生儿检测中心,超声影像科,影像科等十几个科室的通力配合。只要有一个科室出现问题,后果就不堪设想。”

“正因为这个手术有难度,我才希望借助这台手术,提高伊利莎娜的整体实力和知名度。”

“还是转到附属医院第一产科吧。”

“已经准备好了,明天就开始手术。”

“明天?!”曲晋明有些不太相信。

“本院产科是由我负责。是手术,还是转院,也应该由我决定!”曲晋明有些愤怒。

苏虹见曲晋明有些生气,便劝解道:“你不是出差,没时间和你商量吗?都是老同学了,别计较了。”苏虹想让气氛轻松一点。

“我马上联系赵新,看看他的意见。”

 

曲晋明与赵新联系之后,才知道,赵新的态度更加坚决,表示绝对不会去伊利莎娜参加手术。

曲晋明回到家中,大发雷霆:“你这个老同学,居然作出这样的事情!”

“是苏虹?到底咋回事?”

“她一边答应我,把患者转到附属医院第一产科的。一边又瞒着我,把患者留下了。”

“什么患者?”尤盛美不解的问。

“前几天,伊利莎娜收治了一个孕妇,产前B超检查出胎儿颈部肿瘤。需要作EXIT手术。”

“那就很简单呀。让患者转到我们医院第一产科呀。”

“但是苏虹却想希望通过这台手术,提高伊利莎娜的实力和知名度。但伊利莎娜没有这个实力呀!”

“恩,可以理解。没有这个实力,可以邀请赵新去呀。”

“赵新只能保证麻醉方面有把握。但EXIT手术需要十几个科室的大力配合。伊利莎娜根本不行,伊利莎娜的新生儿科,还能干什么?”

这时,曲晋明的电话响起,是赵新打来的电话,问道:“曲院长在家吗?”

“我在!”

“我在你家门口,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

兰兰,快去开门。

曲兰迎来赵新。赵新说:“你好,我要找曲院长!”

赵新来到客厅,说道:“曲院长,明天伊利莎娜就要作EXIT手术了。你是什么态度?”

“我态度很明确,希望患者转院。但是苏院长一定要作这例手术。说明天要你来作主麻醉师。”

“我们医护人员,必须把患者的生命和健康放在第一位。在伊利莎娜作手术,风险太大。”

尤盛美接道:“就是因为风险大,没把握,才邀请你去的。你和林娜正在处对象,应该帮伊利莎娜的。”

“我也很矛盾。”

“即使是在附属医院作手术,也有风险呀。成功概率也只有50%。”尤盛美说。

赵新说:“尤院长,咱们都是医生,说什么概率。50%的概率都是说给家属听的。”

尤盛美当然知道。

“这例EXIT手术,如果在附属医院作,成功的概率,大于90%。若在伊利莎娜作,那可是真真正正的50%了。”

曲晋明应道:“我也很气愤,伊利莎娜产科,由我负责。但苏虹却横加干涉。我真后悔来伊利莎娜。”

“你这是什么话,苏虹对我们家,可是没有任何虚情假意。你说这话,太不仗义了吧!”

“曲院长,明天我们两个一起去伊利莎娜,劝苏院长让患者转院。”

“她能听你的吗?”

“转到第一产科后,让林娜担任主刀医生。这样,可能会有转机。”

 

第二天,赵新与曲晋明来到伊利莎娜,先找第八床。曲晋明在病房门口望风,赵新先对家属作自我介绍:“你们好,我是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麻醉科的副主任赵新,主要负责产科的麻醉工作。”

家属赶紧致敬:“赵主任,你好,你好。我听说我媳妇这台手术,邀请的是附属医院的麻醉科副主任,就是您吧。”

赵新说:“那只是传言,我不会来的。”“哦,不会吧?”家属不太相信。

赵新又说:“一年前,我们附属医院第一产科成功作了本省首例子宫外产时手术。我是主麻醉师。产时手术,最关键的两个环节,就是麻醉和产科。”

“恩。”

“我希望你们能够转院,转到附属医院第一产科。这样,你媳妇和孩子的安全,会更有保障。”

家属说:“伊利莎娜免除我们一半的医疗费。你们能够减免医疗费,我们肯定转院。”

“究竟是钱重要,还是生命重要?”

“钱不重要,那你掏医疗费!”

曲晋明来到病床边,对患者和家属说:“我是伊利莎娜医院的院长曲晋明。”

“曲院长,您好。”

“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比我们伊利莎娜更有实力,在他们医院做手术,把握会比伊利莎娜医院大一些。”

“把握大多少?具体一些。”

曲晋明思索了一些说:“在伊利莎娜做手术,成功的概率有50%。在附属医院,成功的概率大于50%。”

“那就是都不能保证手术100%成功。”

患者和家属都拒绝转院。

赵新没有办法,就与曲晋明一起来到苏虹办公室,赵新先给苏虹鞠了一躬,说:“阿姨,好!”

“好,赵新,你想通了,同意来作手术了。”

“阿姨,我有一个想法。”

“说吧。”

“如果您把患者转到附属医院,我会建议院领导让林娜作主刀。”

“你能保证林娜主刀吗?”

“转院时,也可以附加一个条件,让林娜主刀。魏主任和袁院长一定会同意的。”

“我知道了。”

“那您?”

“手术已经安排好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阿姨。”

“不要再说了。”

“那我告辞了,我最后再说一句——伊利莎娜自始至终,都没有把患者的安危,放在首位。”

赵新说罢,愤而离开。

“我就不信,没有你,伊利莎娜就做不了这台手术。”

苏虹这句话原本是说赵新的,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曲晋明觉得,苏虹是在指桑骂槐。

“我也拒绝参加这台手术,我请假!”曲晋明原本打算主刀这台手术,虽然不能保证胎儿的安全,但他有很大的把握,保证孕妇的无恙。但苏虹的这句话,深深的刺痛了他,老曲转身离开。

 

在第一产科的林娜,见到赵新回来后。赶紧把他拉到一边,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赵新不说话,把她拉进麻醉师休息室。

林娜说:“你不上手术台,患者真的很危险。”林娜立即给妈妈打电话:“妈妈,我也觉得,伊利莎娜没这个实力,如果赵新不参加,还是让患者转院吧!”

“赵主任和曲院长都不参加手术,已经开始准备。”

“妈,赵新和干爹都不参加,那风险太大了,让患者转过来吧!”

“手术马上开始,我挂了。”

“妈!”苏虹已挂了电话。

“怎么办?怎么办?孕妇和胎儿会不会有危险。”林娜有些惊慌。她觉得,有了赵新和曲院长,手术十之八九会成功。若他们二人不参加,十之八九会失败。

“我已经尽力了,刚才我还去了一趟伊利莎娜。”

“你去伊利莎娜,又不上台。你去干什么?”

“一是想劝患者转院;二是想劝你妈妈,若她让患者转院,就让你作主刀医生。她们都没同意。”

“不行,我要去伊利莎娜,要让患者转院!”林娜走出麻醉师休息室:“我先给魏主任请假。”

赵新一把拉着林娜:“现在手术已经开始了,来不及了。”

 

尤盛美下班后,回到家。曲晋明说:“盛美,我打算辞职。”

“什么?你说什么?”

“我打算辞职,准备去省二院或者妇幼。”

“你疯了吧?苏虹给我们的安家费,还有股份,你都不要了?”

“有两点比钱更重要:一是医护人员职业道德的底限;二是尊严。”

“无论如何,你都不能离开伊利莎娜。你知道吗?你现在是伊利莎娜的第二大股东,如果离开,等于你自己放弃股份。”

“伊利莎娜产科,是由我负责的。你的老同学居然指手画脚。我还有尊严吗?”

“我们是多少年的交情。”

“赵新说的很对,伊利莎娜自始至终,都没有把患者的安危放在首位。”

“谁没有私心呀?”

“人都有私心。但我们医护人员,个人私心必须放在患者的安危之后。否则就不配穿这身白大褂。”

“无论如何,你都不能离开伊利莎娜。除了钱和股份,还有这么多年的情谊呀!苏虹可是兰兰的干妈,我也是娜娜的干妈!”尤盛美接着说:“你知道吗?有三个人在我生命中最重要,一个是兰兰,一个是你老曲,另一个就是我的老同学苏虹。你们三个,我谁都不能失去。你如果离开伊利莎娜,叫我怎么去面对老同学,叫我怎么去面对娜娜!”

尤盛美句句在理,曲晋明被说的哑口无言。

尤盛美话锋一转:“老同学这件事确实作的不对。回头我狠狠的批评她。把她骂一顿,给你出气。我们家老曲,可不是好欺负的。”

“嗨。”曲晋明叹了一口气。

“不过你毕竟是个男子汉大丈夫,苏虹是小女人。你怎么能和她一般见识呐?!”尤盛美拉着老曲的胳膊:“咱不和她一般见识,我把她骂一顿,再让她给你道个歉。事情都过去了。”

 

林娜要打电话问手术的情况,赵新说:“还是回家,当面问吧。”

赵新和林娜下班后,一起来到苏虹家,问EXIT手术的情况。苏虹面无表情,冷冰冰的说:“你怎么来了?”

“我想问一下手术的情况。”

“伊利莎娜的庙太小,容不下你。我们家也容不下你。”

“妈,你怎么能这样呀?他是我男朋友!”

“我不赞同你他在一起,当然,你有选择男朋友的自由。如果你选择了他,那就不要认我这个妈了。”

“阿姨。”

“不要叫我阿姨,赵主任,你可以叫我苏院长。”

“阿姨。”

“赵主任,我的家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那我告辞了。”赵新转身离去。

林娜赶紧追上赵新,低声说:“别生气,别和我妈一般见识,她是长辈。”

赵新低声说:“我没事儿。她正在气头上,等她消了气。我再来。”

送走赵新,林娜又赶紧跑回来,拉着妈妈的胳膊:“妈,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娜娜,赵新和妈妈,让你二选一。你会选谁?”

“妈,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们两个我都要!”

“你只能二选一。”

“那我肯定选你!”林娜赶紧搂着妈妈,问:“手术怎么样?”

“嗨,手术失败了。没有保住胎儿。”

“产妇了?”

“子宫切除了。”

“为什么要切除子宫?”

“大出血!”

“怎么会大出血呐。我干爹呢?”

“老曲那天请假,根本就没参加手术。”

“他真没参加手术!”

“都怪我那天说错话了。我本来是说赵新的,老曲误以为我指桑骂槐。”

“现在医院怎么样?”

“患者和家属大闹医院,产妇自杀了好几次,都被拦了下来。”

林娜突然变的镇定了,用坚毅的眼神看着妈妈:“妈,别担心,没有过不去的坎。”

“你有什么办法?”

“首先,安抚家属。”林娜思索了一下,说:“另外一半的医疗费,免了吧。”

“恩。”

“家属已经签字了,手术只有50%成功的概率,家属是知道的。即使打官司,她们也是必输无疑。”

“是呀。”苏虹也镇定了许多。

“但是,打官司有损伊利莎娜的声誉。如果让卫生管理部门,知道我们没有这个能力,依然作手术,还会遭到卫生部门的处罚。”

“是呀,这是我最担心的。”

“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林娜突然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应该安抚妈妈的,反而让妈妈更担心。

“妈,没事儿,哪个医院没出过医疗事故呀。”

 

赵新终于获得了正高级职称,第一产科的同事们都让他请客。因为伊利莎娜的事情,赵新心情很差。他走到袁丽颖身边,低声说:“我不太想去,您代我请客吧。我回头给你钱。”

“你家里有事儿?”

“没事儿。”见袁院长有些疑惑,赵新认真的说:“我家里真的没事儿。”

“那就去吧,你请客,本人却不去,不给大家面子呀。”

赵新无奈,只得答应。

赵新来到林娜身边,低声说:“大家都要我请客,我不想去。”

“为什么不去呀?还是因为伊利莎娜的事儿?”

“恩。”

“你又没参加手术,没有任何责任。与你无关呀。”

“如果我请客,你去吗?”

“我男朋友请客,当然要去了。”林娜说:“我是附属医院第一产科的医生,伊利莎娜的手术,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现在伊利莎娜有麻烦,你还有心情吗?”

“如果我不去。伊利莎娜就没有麻烦了吗?”

“好吧。”

 

当天晚上,肖主任和何晶值班。第一产科的其他医生都参加宴会。

何晶问肖程:“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的婚事?”

“当然考虑过。”

“你是怎么打算的?”

“我想,买过房子之后,再结婚。”

“我们刚还了赵新和林娜的钱,买房子遥遥无期了。”

“是呀。”肖程叹了一口气。

何晶又说:“不过,也没关系。我们可以买小一点的房子。”

“我不想让你受委屈。”

“当初如果不是那起医疗事故。赔了患者家属几十万。我们就可以买大一点的房子了。我们量力而行吧。”

“恩。”

 

宴会结束后,赵新和林娜慢慢走出酒店。

“那天我妈妈说的是气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林娜低声说。

“我当然不会放在心上。”

“看你心情这么差,我很欣慰。”

“欣慰什么?”

“欣慰你把伊利莎娜的事情放在心上了。”

“我现在真的很后悔。”

“后悔什么?”

“我应该去参加这台手术,如果我和曲院长都参加。患者很可能不用切除子宫。我当时太固执了。”

“明天我想去伊利莎娜一趟,你陪我去,好吗?”

“去干什么?”

“我想辞去附属医院的工作,到伊利莎娜去。”

“啊?不会吧,你不是坚决不去伊利莎娜的吗?”

“此一时,彼一时。”

 

此时,一名无病女大学生被济南和谐妇科医院诈骗,做了手术。花费近万元。后来她又到齐鲁医院检查时,被医生告知根本没有病,无需治疗。这家民营医院医疗诈骗的行为在互联网上被吵的沸沸扬扬。

http://news.163.com/15/1223/08/BBGP2OCN00011229.htm

 

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第一产科的医生们在谈论此事。有医生说:“民营医院太黑了。真应该吊销营业执照,追究医疗诈骗的刑事责任。”

有医生说:“当初上海协和医院不就是因为医疗诈骗,被吊销了营业执照吗?”

“是呀,还是有上海长江医院。人家明明已经怀孕,硬是被诊断为原发性不孕症。”

众位医护人员看了视频之后,纷纷说:“现在的民营医院,太不靠谱了。”

“是纯粹的诈骗,是害人呀。”

林娜听闻之后,心中不快。

当天晚上的新闻中,省卫生厅李厅长接受记者。李厅长表示:我们要引以为戒,省卫生厅马上要开展对各个民营医院违规行为的查处。如果存在类似的诈骗行为,坚决吊销营业医疗机构执照。并移交司法机关,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

 

此时,互联网上再次曝光了伊利莎娜医院患者EXIT手术失败的案例:伊利莎娜在没有技术和能力的情况下,依然作该手术,导致手术失败,胎儿死亡。患者的子宫被切除。

EXIT手术失败的风波眼看要平息之时,又被再次掀起。

苏虹被卫生厅领导约谈,李厅长对苏虹说:“弟妹,伊利莎娜的情况,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你们没有这个技术和实力,就应该让患者转院。作为医护人员,必须把患者的生命放在第一位。”

苏虹没有吱声。

“为了平息事态,除了要对贵院罚款之外,希望你能辞职。”

“什么?我辞职?”

“你辞职之后,更利于平息媒体声音。也更利于今后贵院重新获得患者的信任。弟妹,好好做你的大股东,多轻松呀。”

苏虹思索了半天,才说:“好吧。”

 

林娜下班后,回到家。对妈妈说:赵新这几天心情很差。

苏虹说:他生我气了。

不是。是因为伊利莎娜的事情。说明他不置身事外,是一个负责的人。妈,你说对不对?

苏虹没有吭声。

“妈,赵新是一个难得的好医生,更是个难得的好男人,希望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放心吧,妈妈当时是一时的气话。我不反对你们在一起。”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当然希望宝贝女儿找到如意郎君。”

林娜高兴的抱着苏红的胳膊:“真是我的好妈妈。他就在门口。”

“让他进来吧。”

林娜把赵新接了进来,苏虹让他坐下。认真的说:“赵新呀。这次EXIT手术,责任在我。我当时应该听你的劝,让患者转院。”

赵新问:“阿姨,现在伊利莎娜怎么样?”

“家属闹的很厉害,挺麻烦的。”

“阿姨,我有个想法。”

“说吧。”

“我想来伊利莎娜。”

“什么?”苏虹不太相信。

“我想辞去附属医院的工作,到伊利莎娜来。”

“为什么?听说你获得正高级职称了。麻醉科的徐主任马上要退休。附属医院麻醉科主任的位置,非你莫属。你在附属医院一片光明。”

“当然,这仅仅是我的一个初步设想。除了要您的同意外,我还要与袁院长,魏主任,徐主任沟通一下。”

“以前让你来时,你不来。现在伊利莎娜遇到困难了,你却要来。不锦上添花,却雪中送炭。好,伊利莎娜欢迎你。”

 

赵新找到麻醉科的徐主任和第一产科的魏主任。说了自己打算离开附属医院,去伊利莎娜的想法。几位主任都反对。徐主任说:“赵新,不到一年,我就退休了。你马上就要成为麻醉科主任了,你干嘛这个时候离开呀。”

魏主任也说:“附属医院培养你了这么多年,无论如何,你不能离开。”

李院长给赵新打电话,让他去办公室。赵新来到李院长办公室。李院长说:“我听说,你准备辞职?是不是?”

“是的。”

“要去哪家医院?”

“去伊利莎娜?”

“我们附属医院可是全省第一呀。伊利莎娜只不过是个不入流的民营医院,并且,现在民营医院的声誉都很差。你未来的前途,可要掂量一下。”

“这一点我知道。现在伊利莎娜面临困境,我是林娜的男朋友。我不能袖手旁观。其实我也不想离开咱们附属医院。”

“哦。”

“所有的医生,都想进附属医院,我怎么会舍得离开呐?”

“我和其他领导商量一下,过两天再给你答复。总之,我绝对不同意你辞职。”

 

李院长找刘主任商量:“赵新可是全省最顶尖的麻醉师,又这么年轻。绝对不能让他辞职。”又说:“赵新的意思是,不舍得离开附属医院。但伊利莎娜面临困难,他一定要去。这样,既对得起林娜,又被苏虹认可。”

“师父,你是不是一定不让赵新辞职?”

“是呀,我在任期间,不能让一个附属医院的顶尖人才流失。我可不想成为王院长第二。”

“那就保留赵新的档案,让他去伊利莎娜。在明面上,就说是借调。”

“就这样吧。”

 

赵新告诉林娜,李院长同意他去伊利莎娜,但档案暂时留在附属医院。林娜:“他们什么意思?”赵新说:“领导的意思是,不同意我辞职。但我如果非要去伊利莎娜,可以借调过去。”

林娜思索了一下,说:“那也可以。只要你能去伊利莎娜就行。我马上给我妈妈打电话。”

“说的委婉一点。”

“我知道。”林娜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妈妈,我们医院的领导,死活不肯让赵新辞职。”

“那当然,赵新这么年轻,这么优秀。他们当然不舍得放人了。”

“我们医院的主任和院长们,都差点给赵新跪下,哭着闹着不让他辞职。”

“那么严重?!”苏虹轻松的笑了一下。

“最后的意见是,同意赵新去伊利莎娜,但档案暂时先留在附属医院。等到以后有合适的机会,再把档案转到伊利莎娜。”

“好好好。”

林娜挂了电话。赵新用手指指了指林娜:“你呀,真会胡说八道。”

林娜作了一个鬼脸。

林娜私下对魏丽丽说:“魏主任,赵新后天就要去伊利莎娜了。这两天,多给我们俩个安排一起手术。”

“好。”

 

第一产科第十九床的患者,由林娜主刀,何晶作助手,赵新担任麻醉师。手术顺利完成。

 

苏虹、林娜、曲院长和赵新在一起开会。曲院长问:“赵医生,伊利莎娜的情况你知道吧?”

“恩。”

苏虹又接着说:“现在,不但是伊利莎娜,整个民营医院,都面临信任危机。假如你是院长,你打算怎么办?”

赵新说:“眼下要作的,是妥善处理八床善后,消除负面影响。”

“长远的呢?”

“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意识,也可以说是企业文化。二是制度。就是建立一套制度,使我院实现管理科学。”

赵新说的不多,但点点刺中要害。苏虹说:“我现在已经辞职了。我和曲院长的一致意见,是让你来作院长。”

“啊?让曲院长作院长吧,我协助他。”

“不,是你作院长,我协助你。”曲晋明说:“这几天,我先把伊利莎娜每个科室,每个医生的情况,给你介绍一下。等你对医院有了了解之后,我协助你整顿医院。”

“还是曲院长作院长吧。”

“就这样定了,希望你这个年轻的新人,能让伊利莎娜焕然一新。”苏虹说。

 

第二天曲晋明带赵新到伊利莎娜医院。在伊利莎娜的会议上,苏虹正式辞职,宣布任命赵新为伊利莎娜新任院长。

 

曲院长向赵新介绍了伊利莎娜各个科室的具体情况。然后,赵新派一位医生与八床病人及家属沟通。除了免除医疗费之外,再给予10万元的慰问金。家属不同意。家属提出条件,要100万的赔偿金。否则准备起诉。医生表示,医院不会给患者赔偿金。因为患者在手术前的同意书的已经签字。手术只有50%的概率成功,患者是知道的。家属称同意书是医院推卸责任的工具。

 

赵新得知此事暂时无法解决。忽然想起当初自己和曲院长曾经到过病房,劝八床的患者和家属到附属医院做IXIT手术的事情。便与八床同一病房的七床和九床的产妇及家属联系。从七床和九床的产妇和家属获得证言:

八床产妇做手术之前,伊利莎娜的曲院长和附属医院麻醉科的赵主任确实来过病房。他们希望八床能够到附属医院第一产科做手术。赵主任表示,这个手术最关键的,是麻醉环节。他是本省首例产时手术的主麻醉师。当时曲院长也表示,附属医院第一产科做这个手术,把握会更大一些。但患者和家属称,伊利莎娜免除了一半医疗费。如果附属医院能免除一半的医疗费,她们就转院。当时赵主任反问:钱重要?还是生命重要?家属反驳称:钱不重要,那手术费你掏!

通过七床和九床产妇和家属的证言可知,八床知道IXET手术,附属医院成功的把握更大一些,伊利莎娜医院把握更小一些。

赵新约谈八床和家属,家属痛哭流涕。握着赵新的手说:“赵院长,我当时真应该听你的话,去附属医院第一产科做手术。我眼里只有钱,我对不起我春燕。”

赵新说:“都已经过去了,以后好好对你媳妇。好好过日子,就可以了。”

家属最终签了和解协议,医院也给予30万元的慰问金。事情终于圆满解决。

 

赵新对伊利莎娜医院的情况初步了解之后,在曲院长的协助下,对医院的风气进行整顿。伊利莎娜医院还以赵新,曲晋明两位麻醉科和产科专家,来做宣传。曲晋明是本省产科的领军人物;赵新则是麻醉方面的专家,并拿出当时赵新做的全省首例子宫外产时手术,以及接受媒体采访的资料。

通过以上宣传,伊利莎娜逐渐摆脱了不利局面。

为了增加收入和满足产妇的特殊需求。伊利莎娜专门升级了VIP豪华病房。豪华病房推出很多贵宾服务。

 

林守礼被正式任命为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院长。附属医院还专门搞了一个欢迎仪式。急诊科曹副主任和救护车队的田师傅手把鲜花献给了李院长。

曹主任和田师傅用崇敬的眼神正视着林守礼:“林院长,是我们连累了你。”话音落处,两人的眼泪已夺眶而出。

林院长轻轻的拍着二人的肩膀,安慰他们道:“好了好了,一切都过去了。”医护人员纷纷拍照,录像以做留念。

欢迎仪式结束后,产科进修医生小韩问小于是怎么回事。小于说:“几年前,我们医院出急诊。医生没上车。救护车就出车了。”

“啊?不会吧。”

“后来记者把此事曝光了。报纸上,电视上铺天盖地。最后传到网络上。”

“病人没事儿吧?”

“没事儿。”

“那我们医院的名誉……”

“是呀,为了医院的荣誉,为了保护司机和出诊医生,也为了给媒体一个交代。林院长就辞职了。”

“林院长太伟大了,为了保护医生和司机。自己把责任都承担了。”

“正因如此,林院长才能成为伟大的院长。在我们医护人员心中,他就是圣人。”

“真的好伟大呀!”

“林院长上任时,只有三十多岁。是我院历史上最年轻的院长。短短十年,林院长就把我们附属医院从三甲带到了三特。”

“哇,太厉害了。对了,林院长辞职后,去哪儿了?”

“出国深造了。林院长还有很多故事。以后我慢慢给你讲。”

 

林院长重回附属医院,全体医护人员都拍手称快。

刘主任心里,还是有些许怨气:“师父,林院长回来了,你现在要把院长的职务交给他了。”

“林院长回来,是众望所归。林院长离开附属医院五六年了。医院变化很多,有很多东西,他需要重新熟悉。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做好配合,把移交工作做好。”

 

林院长召集蒋院长、李院长、尤盛美、魏丽丽等人开会。林院长说:“我离开附属医院好几年了。这些年,医院有什么大的项目和课题、以及重大人事变动。希望几位能给我介绍一下。”

李院长说:“你离开后,王院长接任院长,老孙、老郑、老曲依然是常务副院长。这您都知道的。”

“恩。”

“后来王院长和老孙退休,老郑去了省二院,老曲去了伊利莎娜。”

“短短几年,物是人非呀。”

……

 

在林院长办公室,几位领导一直在做汇报。蒋院长汇报道:“2012年4月,我院做了全省首例在体式肝劈离移植手术,是由郑院长主刀,我做助手,徐主任担任麻醉师。2012年9月,我院又做了全省首例心脏四瓣膜手术,由郑院长担任主刀,我做助手。林副主任担任麻醉师。”

蒋院长看了一眼魏丽丽。魏丽丽接着汇报:“2013年10月,我院做了本省首例子宫外产时手术,由肖程主任担任主刀,何晶医生担任助手。赵新医生担任麻醉师。这台手术最关键的是麻醉环节。EXET手术可以说是赵新的项目。”

“赵新?是不是负责胸外科麻醉的那个小赵。”林院长对赵新印象不深:“他似乎去上海……”

魏丽丽应道:“赵新去上海读完博士,重回附属医院时,您刚辞职。”

“哦。”

李院长补充道:“赵新现在是麻醉科副主任,被借调到了伊利莎娜医院。担任院长。”

“赵新,我对他了解不多。”

“他今年33岁。”

“英雄出少年呀。我很想见见他。”

“林院长,你不知道呀?”魏丽丽面露喜色:“赵新就是林娜的男朋友,您未来的女婿。”

“啊?”林院长感觉有些诧异。稳了稳神:“接着说。”

尤盛美接着说:“2014年初,我院完成了全省首例妇科肿瘤靶向给药。这是我的项目……”

 

林娜和何晶走出手术室,给家属报了平安后。走向第一产科办公室,医护人员在等待林娜。林娜一进门,几个医生都围过来八卦:“我来采访一下林医生:林院长重回咱们医院了,你高兴吗?”

“我爸来了,我就不自由了。他对我管的可严了。”

“那你就是不高兴了。”

“当然高兴了,我也好长时间没见我爸了。”

“请问:什么时候,你带上赵帅哥去见你爸爸呀?”

“不跟你们说了,你们怎么这么八卦。”

“再认真的问你一个问题,什么时候跟赵帅哥结婚呢?”

“婚期已经定了,再过两个月。”

“到时候,记得通知我们。”

“一定。第一产科的,谁都跑不了。”

 

在林院长办公室,蒋院长继续做着汇报:“2015年9月,我院为了留住各个科室的顶尖专家。设置了主管副院长。就是给予重点科室主任副院长的待遇。但主管副院长不属于医院的领导。只有首席主管副院长可以参与医院的决策。魏丽丽就是首席主管副院长。”

“主管副院长,就是主管本科室工作的副院长。”

“对,设置主管副院长,很好的挽留了我院的顶尖人才。”

“恩,不错。是谁提出的?”

“是蒋院长。”

“我们附属医院全省第一,人才济济。我们最怕的,就是被挖墙角。”林院长给蒋院长点赞:“蒋院长这个建议,很好的挽留了本院的顶尖专家。”

魏丽丽心里说:“如果不是设置主管副院长,我已经跳槽至省二院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猪笨笨
对《《产科医生2》第十四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