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冰雪红墙 26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1-06 点击数:225次 字数:

26

 

汉族和少数民族的关系

对于汉族和少数民族的关系,我们的政策是比较稳当的,是比较得到少数民族赞成的。

我们着重反对大汉族主义。地方民族主义也要反对,但是那一般地不是重点。

我国少数民族人数少,占的地方大。

论人口,汉族占百分之九十四,是压倒优势。

如果汉人搞大汉族主义,歧视少数民族,那就很不好。

而土地谁多呢?

土地是少数民族多,占百分之五十到六十。

我们说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实际上是汉族“人口众多”,少数民族“地大物博”,至少地下资源很可能是少数民族“物博”。

各个少数民族对中国的历史都作过贡献。

汉族人口多,也是长时期内许多民族混血形成的。

历史上的反动统治者,主要是汉族的反动统治者,曾经在我们各民族中间制造种种隔阂,欺负少数民族。

这种情况所造成的影响,就在劳动人民中间也不容易很快消除。

所以我们无论对干部和人民群众,都要广泛地持久地进行无产阶级的民族政策教育,并且要对汉族和少数民族的关系经常注意检查。

早两年已经作过一次检查,现在应当再来一次,如果关系不正常,就必须认真处理,不要只口里讲。

在少数民族地区,经济管理体制和财政体制,究竟怎样才适合,要好好研究一下。

我们要诚心诚意地积极帮助少数民族发展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

在苏联,俄罗斯民族同少数民族的关系很不正常,我们应当接受这个教训。

天上的空气,地上的森林,地下的宝藏,都是建设社会主义所需要的重要因素,而一切物质因素只有通过人的因素,才能加以开发利用。

我们必须搞好汉族和少数民族的关系,巩固各民族的团结,来共同努力于建设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

党和非党的关系

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

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

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

在我们国内,在抗日反蒋斗争中形成的以民族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为主的许多民主党派,现在还继续存在。

在这一点上,我们和苏联不同。

我们有意识地留下民主党派,让他们有发表意见的机会,对他们采取又团结又斗争的方针。

一切善意地向我们提意见的民主人士,我们都要团结。

像卫立煌、翁文灏这样的有爱国心的国民党军政人员,我们应当继续调动他们的积极性。

就是那些骂我们的,像龙云、梁漱溟、彭一湖之类,我们也要养起来,让他们骂,骂得无理,我们反驳,骂得有理,我们接受。

这对党,对人民,对社会主义比较有利。

中国现在既然还有阶级和阶级斗争,就不会没有各种形式的反对派。

所有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虽然都表示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但是他们中的许多人,实际上就是程度不同的反对派。

在“把革命进行到底”、抗美援朝、土地改革等等问题上,他们都是又反对又不反对。

对于镇压反革命,他们一直到现在还有意见。

他们说共同纲领好得不得了,不想搞社会主义类型的宪法,但是宪法起草出来了,他们又全都举手赞成。

事物常常走到自己的反面,民主党派对许多问题的态度也是这样。

他们是反对派,又不是反对派,常常由反对走到不反对。

共产党和民主党派都是历史上发生的。

凡是历史上发生的东西,都要在历史上消灭。

因此,共产党总有一天要消灭,民主党派也总有一天要消灭。

消灭就是那么不舒服?

我看很舒服。

共产党,无产阶级专政,那一天不要了,我看实在好。

我们的任务就是要促使它们消灭得早一点。

这个道理,过去我们已经说过多次了。

但是,无产阶级政党和无产阶级专政,现在非有不可,而且非继续加强不可。

否则,不能镇压反革命,不能抵抗帝国主义,不能建设社会主义,建设起来也不能巩固。

列宁关于无产阶级政党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决没有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已经过时”。

无产阶级专政不能没有很大的强制性。

但是,必须反对官僚主义,反对机构庞大。

在一不死人二不废事的条件下,我建议党政机构进行大精简,砍掉它三分之二。

话说回来,党政机构要精简,不是说不要民主党派。

希望你们抓一下统一战线工作,使他们和我们的关系得到改善,尽可能把他们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为社会主义服务。

革命和反革命的关系

反革命是什么因素?

是消极因素,破坏因素,是积极因素的反对力量。

反革命可不可以转变?

当然,有些死心塌地的反革命不会转变。

但是,在我国的条件下,他们中间的大多数将来会有不同程度的转变。

由于我们采取了正确的政策,现在就有不少反革命被改造成不反革命了,有些人还做了一些有益的事。

有几点应当肯定:

第一点,应当肯定,一九五一年和一九五二年那一次镇压反革命是必须的。

有这么一种意见,认为那一次镇压反革命也可以不搞。

这种意见是错误的。

对待反革命分子的办法是:

杀、关、管、放。

杀,大家都知道是什么一回事。

关,就是关起来劳动改造。

管,就是放在社会上由群众监督改造。

放,就是可捉可不捉的一般不捉,或者捉起来以后表现好的,把他放掉。

按照不同情况,给反革命分子不同的处理,是必要的。

现在只说杀。

那一次镇压反革命杀了一批人,那是些什么人呢?

是老百姓非常仇恨的、血债累累的反革命分子。

六亿人民的大革命,不杀掉那些“东霸天”、“西霸天”,人民是不能起来的。

如果没有那次镇压,今天我们采取宽大政策,老百姓就不可能赞成。

现在有人听到说斯大林杀错了一些人,就说我们杀的那批反革命也杀错了,这是不对的。

肯定过去根本上杀得对,在目前有实际意义。

第二点,应当肯定,还有反革命,但是已经大为减少。

在胡风问题出来以后,清查反革命是必要的,有些没有清查出来的,还要继续清查。

要肯定现在还有少数反革命分子,他们还在进行各种反革命破坏活动,比如把牛弄死,把粮食烧掉,破坏工厂,盗窃情报,贴反动标语,等等。

所以,说反革命已经肃清了,可以高枕无忧了,是不对的。

只要中国和世界上还有阶级斗争,就永远不可以放松警惕。

但是,说现在还有很多反革命,也是不对的。

第三点,今后社会上的镇反,要少捉少杀。

社会上的反革命因为是老百姓的直接冤头,老百姓恨透了,所以少数人还是要杀。

他们中的多数,要交给农业合作社去管制生产,劳动改造。

但是,我们还不能宣布一个不杀,不能废除死刑。

第四点,机关、学校、部队里面清查反革命,要坚持在延安开始的一条,就是一个不杀,大部不捉。

真凭实据的反革命,由机关清查,但是公安局不捉,检察机关不起诉,法院也不审判。

一百个反革命里面,九十几个这样处理。这就是所谓大部不捉。

至于杀呢,就是一个不杀。

什么样的人不杀呢?

胡风、潘汉年、饶漱石这样的人不杀,连被俘的战犯宣统皇帝、康泽这样的人也不杀。

不杀他们,不是没有可杀之罪,而是杀了不利。

这样的人杀了一个,第二个第三个就要来比,许多人头就要落地。

这是第一条。

第二条,可以杀错人。

一颗脑袋落地,历史证明是接不起来的,也不像韭菜那样,割了一次还可以长起来,割错了,想改正错误也没有办法。

第三条,消灭证据。

镇压反革命要有证据。

这个反革命常常就是那个反革命的活证据,有官司可以请教他。

你把他消灭了,可能就再找不到证据了。

这就只有利于反革命,而不利于革命。

第四条,杀了他们,一不能增加生产,二不能提高科学水平,三不能帮助除四害,四不能强大国防,五不能收复台湾。

杀了他们,你得一个杀俘虏的名声,杀俘虏历来是名声不好的。

还有一条,机关里的反革命跟社会上的反革命不同。

社会上的反革命爬在人民的头上,而机关里的反革命跟人民隔得远些,他们有普遍的冤头,但是直接的冤头不多。

这些人一个不杀有什么害处呢?

能劳动改造的去劳动改造,不能劳动改造的就养一批。

反革命是废物,是害虫,可是抓到手以后,却可以让他们给人民办点事情。

但是,要不要立条法律,讲机关里的反革命一个不杀呢?

这是我们的内部政策,不用宣布,实际上尽量做到就是了。

假使有人丢个炸弹,把这个屋子里的人都炸死了,或者一半,或者三分之一,你说杀不杀?那就一定要杀。

机关肃反实行一个不杀的方针,不妨碍我们对反革命分子采取严肃态度。

但是,可以保证不犯无法挽回的错误,犯了错误也有改正的机会,可以稳定很多人,可以避免党内同志之间互不信任。

不杀头,就要给饭吃。

对一切反革命分子,都应当给以生活出路,使他们有自新的机会。这样做,对人民事业,对国际影响,都有好处。

镇压反革命还要作艰苦的工作,大家不能松懈。

今后,除社会上的反革命还要继续镇压以外,必须把混在机关、学校、部队中的一切反革命分子继续清查出来。

一定要分清敌我。

如果让敌人混进我们的队伍,甚至混进我们的领导机关,那会对社会主义事业和无产阶级专政造成多么严重的危险,这是大家都清楚的。

是非关系

党内党外都要分清是非。

如何对待犯了错误的人,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正确的态度应当是,对于犯错误的同志,采取“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帮助他们改正错误,允许他们继续革命。

过去,在以王明为首的教条主义者当权的时候,我们党在这个问题上犯了错误,学了斯大林作风中不好的一面。

他们在社会上不要中间势力,在党内不允许人家改正错误,不准革命。

《阿Q正传》是一篇好小说,我劝看过的同志再看一遍,设看过的同志好好地看看。

鲁迅在这篇小说里面,主要是写一个落后的不觉悟的农民。

他专门写了“不准革命”一章,说假洋鬼子不准阿Q革命。

其实,阿Q当时的所谓革命,不过是想跟别人一样拿点东西而已。

可是,这样的革命假洋鬼子也还是不准。

我看在这点上,有些人很有点像假洋鬼子。

他们不准犯错误的人革命,不分犯错误和反革命的界限,甚至把一些犯错误的人杀掉了。

我们要记住这个教训。无论在社会上不准人家革命,还是在党内不准犯错误的同志改正错误,都是不好的。

对于犯了错误的同志,有人说要看他们改不改。

我说单是看还不行,还要帮助他们改。

这就是说,一要看,二要帮。人是要帮助的,没有犯错误的人要帮助,犯了错误的人更要帮助。

人大概是没有不犯错误的,多多少少要犯错误,犯了错误就要帮助。

只看,是消极的,要设立各种条件帮助他改。

是非一定要搞清楚,因为党内的原则争论,是社会上阶级斗争在党内的反映,是不允许含糊的。

按照情况,对于犯错误的同志采取恰如其分的合乎实际的批评,甚至必要的斗争,这是正常的,是为了帮助他们改正错误。

对犯错误的同志不给帮助,反而幸灾乐祸,这就是宗派主义。

对于革命来说,总是多一点人好。

犯错误的人,除了极少数坚持错误、屡教不改的以外,大多数是可以改正的。

正如得过伤寒病的可以免疫一样,犯过错误的人,只要善于从错误中取得教训,也可以少犯错误。

倒是没有犯过错误的人容易犯错误,因为他容易把尾巴翘得高。

我们要注意,对犯错误的人整得过分,常常整到自己身上。

高岗本来是想搬石头打人的,结果却打倒了自己。

好意对待犯错误的人,可以得人心,可以团结人。

对待犯错误的同志,究竟是采取帮助态度还是采取敌视态度,这是区别一个人是好心还是坏心的一个标准。

“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是团结全党的方针,我们必须坚持这个方针。

中国和外国的关系

我们提出向外国学习的口号,我想是提得对的。

现在有些国家的领导人就不愿意提,甚至不敢提这个口号。

这是要有一点勇气的,就是要把戏台上的那个架子放下来。

应当承认,每个民族都有它的长处,不然它为什么能存在?

为什么能发展?

同时,每个民族也都有它的短处,有人以为社会主义就了不起,一点缺点也没有了。

哪有这个事?

应当承认,总是有优点和缺点这两点。

我们党的支部书记,部队的连排长,都晓得在小本本上写着,今天总结经验有两点,一是优点,一是缺点。

他们都晓得有两点,为什么我们只提一点?

一万年都有两点,将来有将来的两点,现在有现在的两点,各人有各人的两点。

总之,是两点而不是一点。

说只有一点,叫知其一不知其二。

我们的方针是,一切民族、一切国家的长处都要学,政治、经济、科学、技术、文学、艺术的一切真正好的东西都要学。

但是,必须有分析有批判地学,不能盲目地学,不能一切照抄,机械搬运。

他们的短处、缺点,当然不要学。

对于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经验,也应当采取这样的态度。

过去我们一些人不清楚,人家的短处也去学,当着学到以为了不起的时候,人家那里已经不要了,结果栽了个斤斗,像孙悟空一样,翻过来了。

比如,过去有人因为苏联是设电影部、文化局,我们是设文化部、电影局,就说我们犯了原则错误。

他们没有料到,苏联不久也改设文化部,和我们一样。

有些人对任何事物都不加分析,完全以“风”为准。

今天刮北风,他是北风派,明天刮西风,他是西风派,后来又刮北风,他又是北风派。

自己毫无主见,往往由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

苏联过去把斯大林捧得一万丈高的人,现在一下子把他贬到地下九千丈。

我们国内也有人跟着转。

中央认为斯大林是三分错误,七分成绩,总起来还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按照这个分寸,写了《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

三七开的评价比较合适。

斯大林对中国作了一些错事。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后期的王明“左”倾冒险主义,抗日战争初期的王明右倾机会主义,都是从斯大林那里来的。

解放战争时期,先是不准革命,说是如果打内战,中华民族有毁灭的危险。

仗打起来,对我们半信半疑。

仗打胜了,又怀疑我们是铁托式的胜利,一九四九、一九五O两年对我们的压力很大。

可是,我们还认为他是三分错误,七分成绩。

这是公正的。

社会科学,马克思列宁主义,斯大林讲得对的那些方面,我们一定要继续努力学习。

我们要学的是属于普遍真理的东西,并且学习一定要与中国实际相结合。

如果每句话,包括马克思的话,都要照搬,那就不得了。

我们的理论,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

党内一些人有一个时期搞过教条主义,那时我们批评了这个东西。

但是现在也还是有。

学术界也好,经济界也好,都还有教条主义。

自然科学方面,我们比较落后,特别要努力向外国学习。

但是也要有批判地学,不可盲目地学,在技术方面,我看大部分先要照办,因为那些我们现在还没有,还不懂,学了比较有利。

但是,已经清楚的那一部分,就不要事事照办了。

外国资产阶级的一切腐败制度和思想作风,我们要坚决抵制和批判。

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去学习资本主义国家的先进的科学技术和企业管理方法中合乎科学的方面。

工业发达国家的企业,用人少,效率高,会做生意,这些都应当有原则地好好学过来,以利于改进我们的工作。

现在,学英文的也不研究英文了,学术论文也不译成英文、法文、德文、日文同人家交换了。

这也是一种迷信。对外国的科学、技术和文化,不加分析地一概排斥,和前面所说的对外国东西不加分析地一概照搬,都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态度,都对我们的事业不利。

我认为,中国有两条缺点,同时又是两条优点。

第一,我国过去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不是帝国主义,历来受人欺负。

工农业不发达,科学技术水平低,除了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历史悠久,以及在文学上有部《红楼梦》等等以外,很多地方不如人家,骄傲不起来。

但是,有些人做奴隶做久了,感觉事事不如人,在外国人面前伸不直腰,像《法门寺》里的贾桂一祥,人家让他坐,他说站惯了,不想坐。

在这方面要鼓点劲,要把民族自信心提高起来,把抗美援朝中提倡的“藐视美帝国主义”的精神发展起来。

第二,我们的革命是后进的。

虽然辛亥革命打倒皇帝比俄国早,但是那时没有共产党,那次革命也失败了。

人民革命的胜利是在一九四九年,比苏联的十月革命晚了三十几年。

在这点上,也轮不到我们来骄傲。

苏联和我们不同,一、沙皇俄国是帝国主义,二、后来又有了一个十月革命。

所以许多苏联人很骄傲,尾巴翘得很高。

我们这两条缺点,也是优点。

我曾经说过,我们一为“穷”二为“白”。

“穷”就是没有多少工业,农业也不发达。

“白”,就是一张白纸,文化水平、科学水平都不高。

从发展的观点看,这并不坏。

穷就要革命,富的革命就困难。

科学技术水平高的国家,就骄傲得很。

我们是一张白纸,正好写字。

因此,这两条对我们都有好处。

将来我们国家富强了,我们一定还要坚持革命立场,还要谦虚谨慎,还要向人家学习,不要把尾巴翘起来。

不但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要向人家学习,就是在几十个五年计划之后,还应当向人家学习。

一万年都要学习嘛!这有什么不好呢?

一共讲了十点。

这十种关系,都是矛盾。

世界是由矛盾组成的。

没有矛盾就没有世界。

我们的任务,是要正确处理这些矛盾。

这些矛盾在实践中是否能完全处理好,也要准备两种可能性,而且在处理这些矛盾的过程中,一定还会遇到新的矛盾,新的问题。

但是,像我们常说的那样,道路总是曲折的,前途总是光明的。

我们一定要努力把党内党外、国内国外的一切积极的因素,直接的、间接的积极因素,全部调动起来,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

 根据一九七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人民日报》刊印

 

毛泽东《论十大关系》的讲话,初步总结了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提出了探索适合我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任务。

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我们重新回顾历史,毛泽东如此高瞻远瞩,不能不让人佩服。

用中国人的话来说,至少是让我这个美国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中国人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

如果中国人能继续坚持“听毛主席的话、跟共产党走。”并一直走下去的话,当今世界哪能让美国“称王称霸”?

人一旦没了理想,便喜欢胡思乱想,进而胡说八道。

个人如此,国家亦然。

毛泽东说了:

“这十种关系,都是矛盾。世界是由矛盾组成的。没有矛盾就没有世界。”

后有网友将主席所说的十种关系——即十种矛盾,别出心裁地概括为一种矛盾:

中国是个

矛盾社会

化解不了

胡搞几年

照样不行

将就一下

接着胡搞

习以为常

什么事情一旦习以为常,便有了惰性。

人一旦有了惰性,除了做梦还能做些什么事情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冰雪红墙 2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