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冰雪红墙 17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1-02 点击数:145次 字数:

17

 

同年2月,作家胡风发表了30多万字的《请愿书》,疯狂地攻击中国共产党。

胡风(1902年~1985年),男,原名张光人,笔名谷非、高荒、张果等。

湖北蕲春人。

现代文艺理论家、诗人、文学翻译家。

1920年起就读于武昌和南京的中学。

1925年进北京大学预科,一年后入清华大学英文系。

不久辍学,回乡参加革命活动,后一度任职于国民党的宣传、文化部门。

1929年到日本东京,进庆应大学英文科,曾参加日本普罗科学研究所艺术研究会,从事普罗文学活动。

1933年被驱逐出境。

回上海,任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党团宣传部长、书记,与鲁迅常有来往,是鲁迅挚友。

1934年与青年作家梅志结婚。

1935年编辑《木屑文丛》。

翌年与人合编《海燕》文学杂志,写了《人民大众向文学要求什么?》,提出了“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的口号,革命文艺队伍内部由此开始了一场关于“两个口号”的论争。

这一时期发表大量文艺理论批评文章,结集出版了《文艺笔谈》和《密云期风习小记》,还出版了诗集《野花与箭》与一些译作。

抗日战争爆发后,胡风主编《七月》杂志,编辑出版了《七月诗丛》和《七月文丛》,并悉心扶植文学新人,对现代文学史上重要创作流派“七月”派的形成和发展起了重要作用。

1945年初在周恩来的经济支持下,创办并主编文学杂志《希望》,以配合延安的整风运动。

胡风期望通过该杂志,展开真正的争论,批评党的官员中的教条主义,但是,他也因此遭到批判,杂志也被取消。

这一时期著有诗集《为祖国而歌》,杂文集《棘原草》,文艺批评论文集《剑·文艺·人民》、《论民族形式问题》、《在混乱里面》、《逆流的日子》、《为了明天》、《论现实主义的路》,散文集《人环二记》,译文集《人与文学》等。

1949年起任中国文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理事、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

其间写有抒情长诗《时间开始了》,特写集《和新人物在一起》,杂文短记《从源头到洪流》等。

19531954年,任《人民文学》编委、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

1920年起就读于武昌和南京的中学,其间开始接触“五四”新文学作品。

1925年进北京大学预科,一年后改入清华大学英文系。不久辍学,回乡参加革命活动,一度任职于国民党的宣传、文化部门。

1929年到日本留学。

1933年因在留日学生中组织抗日文化团体被驱逐出境。

回到上海,任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宣传部长、行政书记,虽然是在周扬的介绍下认识了鲁迅,但是鲁迅却非常欣赏胡风的人品与学术思想,与鲁迅常有来往并且关系非常密切,成为与周扬相矛盾的一方。

1935年编辑秘密丛刊《木屑文丛》。

翌年与人合编《海燕》文学杂志,写了《人民大众向文学要求什么?》,提出了“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的口号,引发“两个口号”的论争。

抗日战争爆发后,主编《七月》杂志,编辑出版《七月诗丛》和《七月文丛》,并悉心扶植文学新人,对现代文学史上 “七月”派的形成和发展起了重要作用。

曾任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常委、研究股主任,辗转于汉口、重庆、香港、桂林等地从事抗战文艺活动。

19411月皖南事变后,《七月》被迫停刊,他另编文学杂志《希望》。

创刊号上发表舒芜的《论主观》和他自己的《置身在为民主的斗争里面》两文,由此引起关于“主观”问题的论争和对于他的文艺思想的批判。

19497月在第一次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上,胡风当选文联委员、作协常委。他以抒情长诗《时间开始了!》欢呼新中国的建立。

并任《人民文学》编辑委员。

195268,《人民日报》转载舒芜文章《从头学习〈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并在“编者按”中指出胡风的文艺思想“是一种实质上属于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的文艺思想”。

19547月,胡风向中央政治局递交《关于几年来文艺实践情况的报告》(即“三十万言书”),反驳5268《人民日报》转载舒芜文章《从头学习〈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及“编者按”中对胡风的批评。

1955516,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作出批捕决定的前两天,胡风在家中被公安部人员拘捕。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14年。

196512月底,胡风从秦城监狱出狱。

春节过后,离开北京到四川成都。

“文化大革命”开始,胡风夫妇被送到成都西边的芦山县苗溪劳改农场监护劳动。

196711月,胡风再度入狱。

19701月,胡风以“写反动诗词”和“在毛主席像上写反动诗词”(其实是在报纸空白处写诗)的罪名,被四川省革委会加判无期徒刑,不准上诉。

1978年,胡风被释放出狱。

19809月,中央作出审查结论,所谓“胡风反革命集团”案件是一件错案。

平反后,胡风担任第五届、第六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顾问、中国艺术研究院顾问。

198568,胡风因病逝世,终年83岁。

 

胡风的理论批评文字涉及多种文体及中外作家作品、“五四”新文学运动中出现的理论问题等,但中心是围绕着现实主义的原则、实践及其发展而展开的。

对胡风的一些理论主张,长时期内一直存在着不同意见,展开过批评,发生过论争,胡风坚持自己的观点,进行了反批评。

19547月,胡风向中共中央政治局送了一份30万字的长篇报告,即《关于几年来文艺实践情况的报告》,就文艺问题陈述了自己的意见。

他在报告中指出,1949年以来,中国文化没有建筑在毛泽东和党的原则的基础上,毛泽东和党的指示被少数几个文化官员歪曲了。

他批评这些官员迫使作家只深入工农兵的生活,写作前要先学马列主义,只能用民族形式,只强调“光明面”,忽视落后面和阴暗面。

他断言,这样的作品是不真实的。

他还建议,作家们应该根据自己的需要改造自己,而不是让官员们改造自己。

他还主张由作家自己组织编辑七八种杂志,取代为数甚少的官方杂志,以提倡多样性。

195268,在与其有矛盾的时任文化部长周扬的指示下,《人民日报》转舒芜文章《从头学习〈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并在编者按中指出胡风的文艺思想“是一种实质上属于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的文艺思想”。

1953年《文艺报》发表林默涵、何其芳的文章到公开批判胡风的《意见书》,虽然政治斗争的气氛愈来愈浓厚,但毕竟还是局限于思想理论的范围,还是以理论武器对理论对象的批判,而且一些负责同志的文章对胡风政治上的表现是肯定的。

1955120,中央宣传部向中央提交开展批判胡风思想的报告。

26日,中央批发中宣部的报告,并指出,胡风“披着‘马克思主义’的外衣,在长时期内进行着反党反人民的斗争,对一部分作家和读者发生欺骗作用,因此必须加以彻底批判”。

2月开始,各地纷纷召开文艺界人士、高校师生座谈会、讨论会,开展对胡风思想的批判。

《人民日报》、《文艺报》、《光明日报》等报刊纷纷发表文章,中国文联、中国作协也多次举行活动,批判胡风思想。

1955513,《人民日报》发表《关于胡风反党集团的一些材料》,编者按语指出:

“胡风和他领导的反党反人民的文艺集团是怎样老早就敌对、仇视和痛恨中国共产党和非党的进步作家。”

于是,胡风等人被打成“反党集团”,全国立即掀起声讨“胡风反党集团”的运动。

1955518,经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将胡风逮捕。梅志(胡风夫人)也同时被捕。

525,全国文联主席团和作协主席团联席扩大会议通过决议,开除胡风的中国作协会籍,撤销他的作协理事、文联委员和《人民文学》编委的职务。

6月份开始,全国展开揭露、批判、清查“胡风反革命集团”运动。

使2100余人受到牵连,其中92人被捕,62人被隔离审查,73人被停职反省。

这说明批判胡风的运动出现了难以控制的势头,超出了当局所预期的范围。

它从党有条有理的方式变成了恐怖统治,在知识分子中尤其如此。

一位观察家在谈到压力之大的情况时说,文化部门经常发生自杀。

胡风本人于1965年被判处有期徒刑,1969年又加判为无期徒刑,从而造成一起重大冤假错案。

胡风在狱中绝食,要求举行记者招待会、要求按照法律程序进行审判,但最后精神崩溃。

1978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共中央对这桩错案进行了彻底的纠正,为胡风等人恢复了名誉。

胡风1979年获释,此后,曾任全国政协常务委员、中国文联第四届委员、中国作协顾问等。

198568病逝于北京。

1980922,“文革”后复出仍为文艺界领导人的周扬,来看望胡风,并带来中央文件,对“胡风反革命集团”予以平反,而对诸如“胡风的文艺思想和主张有许多是错误的,是小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和唯心主义世界观的表现”;“胡风等少数同志的结合带有小集团性质,进行过抵制党对文艺工作的领导,损害革命文艺界团结的宗派活动”;还有胡风在20年代担任所谓“反动职务”,写过“反共文章”,“进行反革命宣传鼓动”等政治历史“问题”则予以保留。

对于这些被保留的莫须有的论断,胡风自然不能接受,当时他没有在平反文件上签字。

1980929,中共中央发出76号文件,指出:“‘胡风反革命集团’一案,是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混淆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将有错误言论、宗派活动的一些同志定为反革命分子、反革命集团的错案。中央决定,予以平反。”

胡在北京逝世后,由于胡风家人对文化部拟定的悼词表示异议,追悼会不得不无限期推延,而胡风遗体也不得不冷藏在友谊医院太平间里等待。

次年1月初,胡风治丧委员会终于发出讣告,此时距胡风逝世已七个月。

追悼会由全国政协副主席杨静仁主持。

文化部部长朱穆之致悼词,悼词中对胡风给予充分肯定。

这便是胡案1986年的第二次平反,仍未彻底的平反。

1988618,经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讨论,中央办公厅发出《关于为胡风同志进一步平反的补充通知》,对1980年平反文件中保留的、指责胡风将关于共产主义世界观、工农兵生活、思想改造、民族形式、题材等五个问题,说成是“五把刀子”,予以撤消。

1980年平反文件中保留的、严厉指责胡风和一些人的结合带有小集团性质,进行过抵制党对文艺工作的领导,损害革命文艺界团结的宗派活动,予以撤消。

1980年平反文件中保留的、指责胡风的文艺思想和主张有许多是错误的,是小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和唯心主义世界观的表现,予以撤消。

这便是胡案1988年的第三次平反。

至此,胡案历时八年,先后三次才从政治上、历史上、文艺思想及文学活动上,获得全面彻底的平反。

前文说过,共产党人喜欢“反党”,也喜欢“平反”。平了三次反还嫌不够,还要进一步平反。

请看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的《关于为胡风同志进一步平反的补充通知》。

摘录如下:

胡风于1933年在上海参加左翼文化运动,一直在国民党统治区从事革命文艺活动,对进步文化事业做出了有益的贡献。

同时,也形成了一个以他为首的文艺派别。

中国共产党一直把他作为进步作家和朋友,1949年邀他参加了全国政协一届一次全体会议,解放后他担任了中国文联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协理事、《人民文学》编辑委员等职务,1954年被选为全国人大代表。

1952年文艺界整风,有人要求对胡风的文艺思想展开批评。

68,《人民日报》转载了胡风派主要成员舒芜在《长江日报》上的检讨文章《从头学习〈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编者按语中指出胡风的文艺思想“是一种实质上属于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的文艺思想”。

对此,胡风表示异议,并写信给周恩来,要求对其文艺思想进行讨论。

根据周恩来的指示,周扬召集在京的部分文艺界人士同胡风举行了座谈。

胡风不承认自己的文艺思想有什么错误。

中共中央认为他坚持的错误文艺理论,在一些文艺工作者中有不良影响,决定对其文艺思想做公开批判。

1953年初,《文艺报》陆续发表了林默涵、何其芳等批评胡风文艺思想的文章,《人民日报》同时做了转载。

胡风不服,19547月,向中共中央政治局递交了一份30万字的关于几年来文艺实践情况的报告,对批评进行了反驳。

1955120,中共中央宣传部向中共中央提出开展批判胡风思想的报告。

这个报告曲解了胡风写给中央的报告中的原意,说胡风诬蔑党提出的提倡共产主义世界观、提倡作家到工农兵生活里去、提倡思想改造、提倡民族形式、提倡写革命斗争的重要题材是插在读者和作家头上的“五把刀子”,列举了胡风及其文艺派别五个方面的错误思想,认为胡风给中央的报告和在中国文联、中国作协主席团联席会议上的发言是“很有系统地、坚决地宣传他的资产阶级唯心论”,胡风的文艺思想“是反党反人民的文艺思想”。

他的活动是宗派主义小集团活动,其目的就是要为他的资产阶级文艺思想争取领导地位,反对和抵制党的文艺思想和党所领导的文艺运动,企图按照他自己的面貌来改造社会和我们的国家,反对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造。

他的这种思想是代表反动的资产阶级的思想,“是反映目前社会上激烈的阶级斗争”。

《报告》请求对胡风的思想“展开讨论和批判”,并对胡风小集团中“可能隐藏的坏分子”“加以注意和考查”。

26日,中共中央批发了中宣部的报告,并指出,胡风“披着‘马克思主义’的外衣,在长时期内进行着反党反人民的斗争,对一部分作家和读者发生欺骗作用,因此必须加以彻底批判”。

2月开始,各地纷纷召开文艺界人士、高校师生座谈会、讨论会,开展对胡风思想的批判。

《人民日报》《文艺报》《光明日报》等报刊纷纷发表文章,也展开了对胡风思想的批判。

中国文联、中国作协也多次举行活动,批判胡风的思想。

但这里,党和政府还是把胡风问题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的。

513,《人民日报》以《关于胡风反党集团的一些材料》为题,公布了舒芜辑录的部分胡风在解放前写给他的信以及胡风的《我的自我批判》,并加编者按语指出:“从舒芜文章所揭露的材料,读者可以看出,胡风和他领导的反党反人民的文艺集团是怎样老早就敌对、仇视和痛恨中国共产党和非党的进步作家。”

于是,胡风等人被打成了“反党集团”,全国立即掀起了声讨“胡风反党集团”的运动。

518,经过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胡风被捕入狱。

《人民日报》又将胡风同一些人在解放后的来往信件分类摘录,以“胡风反革命集团”的第二批、第三批材料予以公布。

随后,这三批材料又汇编成书,由毛泽东作序发行全国。

全国展开了揭露、批判、清查“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使2100余人受到牵连,其中92人被捕,62人被隔离审查,73人被停职反省。

对胡风等人的批判,歪曲原意,断章取义,无限上纲,行政干预,直至逮捕入狱。

这一切,大大伤害了一些愿意为人民工作的知识分子,给中国科学文化事业造成了消极影响,是一次沉痛的历史教训。

胡风被监禁了10年之后,19651126,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处他有期徒刑14年。

10年已经过去,还有4年监外执行。

12月底,胡风走出秦城监狱,全家团聚过了一个春节。

春节过后,胡风夫妇被通知离开北京到四川成都去。

不久,“文化大革命”开始,胡风夫妇被送到成都西边的芦山县苗溪劳改农场监护劳动。

196711月,胡风被四川省公安厅押至成都,再度入狱。

19701月,胡风以“写反动诗词”和“在毛主席像上写反动诗词”(其实是在报纸空白处写诗)的罪名,被四川省革委会加判无期徒刑,不准上诉。他被戴上手铐,押至大竹县第三监狱。

1978年,胡风被释放出狱。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19809月,中共中央做出审查结论,所谓“胡风反革命集团”案件是一件错案。

胡风在平反后,担任第五届、第六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顾问、中国艺术研究院顾问。

198568,这位中国现代革命文艺战士、著名文艺理论家、诗人、翻译家,因病逝世,终年83岁。

他在最后五年中,“给我们写了几十万字,这里没有一点个人恩怨,有的只是一篇历史的证言。

一场悲剧落幕了,这不是个人的,而是时代的历史的悲剧……”

是啊,这样的悲剧在中国现在仍在继续上演。

甭定某天就会有人为“某某反党集团”和“某某某反党集团”平反。

难道不会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冰雪红墙 1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