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冰雪红墙 4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2-26 点击数:261次 字数:

4

 

在所有介绍黄敬的正式材料里,都看不到他与江青有什么关系。

但在江青的履历上“入党介绍人”这一栏中却清清楚楚地填写着“黄敬”二字。

黄是江的入党介绍人,是江的革命引路人,没有黄就没有江同中国共产党的关系,也就没有江同毛泽东的关系。就像“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一样。

江青成为毛夫人,并随丈夫进城后,可能对主席说过,年青时在青岛大学旁听过梁实秋的课,也可能为黄敬唱过赞歌。

不管江同毛说没说过她的入党介绍人,但遍查有关资料,青岛大学可能是毛执政后唯一去过的一所大学。

由此可见,毛泽东对江青的早期革命经历,也可说是对江青年轻时的经历还是十分“在心在意”的。

这或许是伟人毛泽东对“爱”的另一种诠释吧。

没有爱,毛泽东能与江青共同生活几十年而始终不渝吗?

换句老百姓的通俗说法,江青如果是只“破鞋”,毛泽东穿了几十年就不怕臭脚吗?

真搞不懂中国人在津津乐道地对江青说三道四的时候,难道就没人想过这也是在亵渎他们敬爱的领袖吗?

难道中国人真的如同黄西所说“只管大胆胡说,从不小心求证。”的吗?

难道中国人真的脑子全都进了水吗?

这是真的吗?

共产党革命几十年,却越来越没是非标准、越来越真假难辨。更别说江青的那个年代了。

黄敬当年不仅在山东青岛,在北平、天津地下党内亦非常活跃,是“一二、九”运动的领导人之一。

1937年,江青进延安时,黄已是中共北平(地下)市委书记。

中共进城“赶考”不久,党内首开惩治腐败,就是拿黄敬的下属刘青山、张子善开的刀。

黄曾托薄一波向毛求情,未果。也不可能果。

当时担任天津市委书记的黄敬,曾在冀中担任过区党委书记,是看着刘、张成长起来的。

在公审大会召开之前,他找到当时还兼华北局第一书记的薄一波:

“刘、张错误严重,罪有应得,当判重刑。但考虑到他们在战争年代出生入死,有过功劳,在干部中影响大,是否可以向毛主席说说,不要枪毙,给他们一个改过的机会?”

薄一波说:

“中央已经决定了,恐怕不宜再提了。”

黄敬坚持要薄一波反映反映。

薄一波说:

“如果一定要反映,我陪你去向毛主席说。”

黄敬坚持不去,只是要薄一波把他的意见转报毛泽东。

薄一波如实地向毛泽东转达了黄敬的意见。

毛泽东听后:

“正因为他们两人的地位高,功劳大,影响大,所以才要下决心处决他们。只有处决他们,才可能挽救二十个,二百个,二千个,二万个犯有各种不同程度错误的干部。黄敬同志应该懂得这个道理。”

中共进城,刚打开考卷,问题就提出来了。

毛泽东的回答只一字——杀。

杀得好呀!

毛泽东这一杀,真是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党,不然,党腐败到今天,不烂透了!

黄敬虽然替下属替大贪污犯求情,可老百姓并不知道,知道的,也没人敢领他的情。

听听,老百姓是怎么说他的:

故事一:

“我和市委机要科长张学文同志在办公室,忽然黄敬同志推门进来,他冲着张学文逗乐地:‘你怎么这样瘦啊!’边说边用双手卡着张学文的脖子:‘我掐死你吧!’弄得张学文同志不知说什么好:‘掐死我,不活了。’‘不活了,怎么革命哪?’黄敬同志说着就走了。那时候,黄敬同志是中共天津市委书记、市长。”

故事二:

“市委在召开会议。休息时,黄敬同志到伙房去了,几个炊事员正在做饭,案板上有一盆肉。他走到那里,伸手捏了一小块肉,放到嘴里。几个炊事员都热情地和他打招呼。然而,他却蹑手蹑脚地走了。这天,炊事员们特别高兴,特别兴奋。”

故事三:

“在一个炎热的夏天,黄敬同志在中国大戏院作报告,上身穿着一件汗衫,因为穿得时间太长了,汗衫上有两个核桃大的洞。有的干部抿嘴笑。后来听说,他穿这样的汗衫,是为了更凉爽些。”

故事四:

“我在大楼门前站着,只见黄敬同志的车驶来停下,出乎我意料的是从车里下来的是司机,而黄敬同志却从不尽司机驾驶座上下来。这时,我才明白,原来是市长开车,司机坐车,我觉得新鲜有趣。”

黄敬的夫人、我国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的妹妹、前北京日报社社长范瑾回忆说:

“那一段时间,每逢连阴雨天,老黄就耸立不安,夜不能寐,想着成千上万的工人和家属都还住在破漏的窝棚里,外面不下了,里面还在下,一家老小挤在炕上等天亮。有的工人甚至无房可住,一家人分散睡觉,白天吃饭才聚在一起。老黄感到非常内疚,横下一条决心,一定要解决这一问题。’”

1956,黄敬已是中共中央委员,1957年任国务院科学规划委员会副主任,国家技术委员会主任兼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

应该说黄敬进步的不慢了!

1949年至1957年,8年时间里江、黄有无联系无人知晓,也无处查证。

只是给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留下了无限“遐想”的空间。

不管江、黄有没有再联系,黄活到1957,離死也不远了。

1958111,中共在广西南寧召開中央各部门及省委书记会。

南寧会议期间,周恩来、陈云,遭毛严厉痛斥。

遭毛痛斥的还有一人,黄敬。

周、陈遭毛痛斥,一个活到1976,一个活到1995,都很抗劲。

黄就不行了,没几天就死了!

南寧会议212结束,当天下午,上海市委书记柯庆施曾让医生给黄查一查,说黄不大对劲儿。

医生在黄的房间看到:

黄语无伦次,不断地说:

“饶命啊!饶命啊!

医生立即将情况报告给杨尚昆,杨安排第二天立即去广州住院治疗。

去广州时,班機上乘有国务院副总理李富春和秘书长习仲勛。

途中,黄敬突然跪在李富春脚前叩头说:

“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黄敬疯了!

一个黨的高级干部,一機部部长,一把手会上批评两句至于吗?

以黄的性格不至于呀!

毛在会上咋说的呀?

把下属都吓疯了!

黄的心理压力太大了吧?

黄敬这会儿肯定又坐立不安,夜不能寐了。

但这会儿的坐立不安恐怕不是想着成千上万的工人和家属都还住在破漏的窝棚里吧?

黄被送进广州军区总医院后,还曾跳楼跌断了腿,不久就死了。

但正式材料上说:

1958年初,黄因过度辛劳患病。”

毛泽东主席获悉后,传话说: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劝勉好好养病。

210,因肺动脉栓塞,抢救无效,在广州逝世。

薄一波代表中央致悼词,称其为“共产党人和革命干部学习的榜样”。

南寧会议212结束。

黄敬会没開完就死了。

说是薄还去广州致掉词了?

成了一个谜?

多年之后,薄一波的儿子也锒铛下狱了。

还是一个迷。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冰雪红墙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