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暗流涌动 53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2-21 点击数:256次 字数:

53

 

建国初期毛泽东因忙于其他事务而无暇顾及电影。

江青说,主席实在是有太多的工作要关注,没法分心。只有在主席带着她外出时,她才能找到机会说说电影中的故事。

主席似乎对电影情节并不感兴趣,他更关心的是“政治问题”,以及在土改中地主和资产阶级的改造问题。

江青当时还很年轻,爱说话。

可她说的话,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没有人听”。

为什么呢?

江青虽然身份特殊,却没有“名份”。中国人讲究“名不正则言不顺”,所以她说的话除了招来一阵子冷嘲热讽,等于“放屁”。

然而,在那些年里,她也曾两次下基层。当然,她用的是原名——李进。当地群众只当她是“领导同志”,没人知道她的“第一夫人”的真实身份。

第一次,她持续在下面呆了八个月。

是关于十九世纪的乞丐教育家武训的历史背景调查。(详情前文已有交待。)

第二次,时间较短。在下面搞了三个月的土改。

1951年春,江青去了山东省的西部武训的故乡。其实,这也是她的出生地。自然,当地的方言一点儿也难不住她。没有人知道她童年时的名字,更没有人知道她是第一个下基层进行社会调查的领导同志。

提到这件事,她心中一直充满了自豪感。

没有人知道她的《调查报告》是在陈伯达和胡乔木的帮助下完成的。

没有人知道主席一开始是反对江青做这件事的。

人们知道的是,周扬派出了他的秘书崇天飞带着《人民日报》的一名姓元的记者紧跟着也到了山东。

他们的任务也是下来写《调查报告》的。不同的是,他们的报告对象是北京局。

江青很快便知道了崇的“右派”身份。

显然,他们不是下来帮助自己的。

他们三人带着各自的助手乘火车到了山东西部。然后在堂邑县换乘吉普车。

因气候原因他们中许多人都患上了感冒。很严重,眼泪鼻涕一块流。

江青将自己带来的青霉素给了他们,帮他们治好了感冒。

在堂邑县出面负责接待他们的是党委秘书田春青同志。田同志和当地的老百姓一样都非常崇敬武训,并试图说服她改变自己的观点。

房东和房东的儿子都是武训的坚定的支持者。

后来调查时才发现,老房东解放前曾拥有比大恶霸地主黄世仁更多的田地。

江青一下子抓住了问题的关键,并一举扭转了被动局面。

《白毛女》在中国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

1944年除夕,抗日战争尾声。

冀中杨各庄的老佃农杨白劳在外躲债,到集贸市场买了白面鲜肉准备回家包饺子过年,他没有钱给独生女儿喜儿买化妆品和首饰,就给她买了两根红色的橡皮发箍扎头发用。

晚上,杨白劳回到家里,喜儿已很长时间没见到爸爸,扑到爸爸怀里哭了。

爸爸从怀里取出红色橡皮箍箍,把女儿长长的黑发扎成辫子,父女俩准备包饺子过年,要知道那时候穷人一年难吃一回饺子!

这时喜儿哪里知道,就在年三十这天,当地日伪保长、黑恶势力头子(当时的叫法是汉奸恶霸地主)黄世仁带着恶奴家丁找到杨白劳,逼还杨白劳借黄家的高利贷!

杨白劳跪在地上求黄世仁宽限几日,等过完春节想办法筹钱还高利贷。

黄世仁哪里肯依,从怀中拿出一份事先写好的卖身契,将爱女喜儿卖给黄家做婢女—丫鬟!

原来喜儿是当地十里八村的美女,黄世仁一直垂涎三尺,想霸占喜儿。

杨白劳誓死不从,黄世仁竟打昏杨白劳,强行在喜儿的卖身契上按下手印,等杨白劳醒来,给他两块大洋算是“找零”,杨白劳买过节物品的钱就是卖出喜儿的找零钱。

吃完年夜饺子,喜儿在节日的花炮声中入睡。

杨白劳想着明天一早,黄世仁就要来带走喜儿到他家做奴,心如刀绞,已不想活了,拿出剧毒的卤水喝了下去……

第二天大年初一,喜儿一觉醒来,爸爸已不在人世,杨各庄的众乡亲赶来为杨白劳收尸。

这时,黑恶势力头子黄世仁闯进杨家,拿出喜儿的卖身契要抢走喜儿,村民奋力反抗,黄世仁竟开枪弹压,抢走喜儿。

村民中一个英俊的小伙子大春——喜儿的男朋友,他怒不可遏,当晚他闯进黄家欲救出喜儿没得手,杀死一个家丁,纵火烧了黄家的厢房逃走。  

喜儿到了黄家,受尽屈辱和打骂,黄世仁的母亲是典型的母老虎,她挑剔喜儿给她泡的茶,竟用发簪扎喜儿的脸。

喜儿捂着脸在佛堂痛哭,这时黄世仁悄悄进来,竟扒掉喜儿衣裤,强行奸污了喜儿!

那时女孩儿的贞洁就是性命,万念俱灰的喜儿也曾幻想反正身子已被黄世仁糟蹋,就嫁给黄世仁做小老婆。

谁知一天中午喜儿无意中发现,黄世仁已准备把她卖给妓院。

晚上,喜儿乘人不备逃进了深山,在一个山洞里藏身。

自此人们再也没看见这个美丽善良的女孩在河边洗衣服唱歌。

喜儿在深山里风餐露宿,没吃没穿,渐渐由于严重的营养不良,一头乌黑的头发变白了,喜儿在水池边看见自己的头发也痛不欲生,想着家仇未报坚强地活了下来。

因遭强奸怀孕,喜儿还流产生下一个未足月死于腹中的胎儿。

一个大雨之夜,喜儿正在一个破庙里吃香民上的贡品,这时忽然看见两个人闯进庙门,一道闪电,喜儿看清正是仇人黄世仁,到乡下要债碰上大雨进庙躲雨。

黄世仁也看见了一身白色的喜儿,不知是人是鬼,吓得魂飞魄散仓皇逃命。

自此黄世仁进庙躲雨碰上一个白毛仙姑的传说不胫而走。  

出逃的大春为报国恨家仇,参加了八路军,跟着共产党为穷人打天下。

这年八路军解放了杨各庄,黑恶势力头子——汉奸恶霸地主黄世仁闻风而逃,大春得知这个消息立即带着战士和乡亲们追逃。

晚上,黄世仁跑到曾经来过的那个破庙,还想着找白毛仙姑显灵救他一条狗命。

谁知真的又碰上进庙觅食的喜儿,喜儿发现仇人抄起佛龛上的香座朝着仇人扎去,黄世仁见状抱头鼠窜,被赶来的八路军和乡亲逮个正着。

大春发现喜儿——白毛女,认定是个苦人儿就跟着追到喜儿藏身的山洞,喜儿藏在洞里不敢出来,在人们的呼唤下,喜儿借着火把的光看到那个英俊的士兵正是自己朝思夜想的恋人大春,情不自禁地大喊一声,大春——就昏了过去。  

人们救出了白毛女,大春找到了喜儿,一对爱人终于团圆。

回到村里第二天召开公审大会,喜儿控诉了黑恶势力头子、汉奸恶霸地主黄世仁残酷迫害她们全家的滔天罪行,还有其他乡民也控诉了黄世仁汉奸卖国的罪行,经过共产党政府批准,枪毙了恶霸地主黄世仁。

不久以后,大春和喜儿在政府民政部门登记结婚,有情人终成眷属,过上了幸福的新生活。

故事是真实的。

老百姓的感情也是真实的。

老百姓对地主的仇恨更是真实的。

老房东是地主。

老房东喜欢武训=地主喜欢武训。

一道简单的算术符号,揭露了武训的真实面目。

一场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暗流涌动 5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