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暗流涌动 51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2-20 点击数:248次 字数:

51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反右运动结束后,1967年在文化大革命的高潮中,姚文元旧话重提又一次猛烈抨击了这部电影,文化部的负责人周扬也紧随其后口诛笔伐。

作为文革小组的成员之一,江青也没闲着。她谴责是刘少奇在背后支持了这两部电影。

19675月,毛泽东的一句话让这部电影又一次成为了“反面教材”。

此后,电影不再是人们茶余饭后消遣的娱乐项目,而真正成为了教育人民端正思想的宣传工具。

江青说,不仅是影界,在文化政策上长期以来也一直存在着两条路线的斗争。

解放后,香港电影原则上是被禁止进口的。

但不久文化部好像是忽略或忘记了这一条禁令。竟然允许香港电影公司继续在中国市场倾销“极其腐败”的电影。

江青说,在这些电影中根本就看不见马列主义理论,毫无政治教育意义。

她还刻意点名批评了香港昆仑影业公司:

“只留意形式,不关心政治。”

 

昆仑影业公司,中国私营电影企业,战后上海实力雄厚论文发表的私营电影公司之一,公司集中了电影界一批优秀进步的艺术家。

19465月,一批进步的电影工作者蔡楚生、史东山、君谋、君里等在上海组成联华影艺社,拍摄了影片《八千里路云和月》和《一江春水向东流》(上集)。

昆仑影业继承和发扬了中国30年代左翼电影的现实主义精神,而且在人民解放战争的历史关键时刻,站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大众的立场,以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为目标,创作出了一批在中国电影史上占重要地位的作品。

影片以质取胜,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其他民营公司的电影创作,推进了这一时期整个进步电影运动的发展。

1946年由夏云瑚、蔡叔厚、任宗德创办于上海。

19476月同联华影艺社合并,仍名昆仑影业公司。

夏云瑚任总经理兼厂长,君谋任副厂长兼厂务主任。

原联华影艺社摄制的影片《八千里路云和月》和《八年离乱》(《一江春水向东流》上集)也由昆仑发行。

改组后的昆仑公司,继续和发扬了三十年代左翼电影的传统,成为战后进步电影的重要基地。

为加强对影片创作的领导,成立了编导委员会,由阳翰笙、蔡楚生、史东山、陈白尘、沈浮、陈鲤庭、君里任委员。

阳翰笙、陈白尘先后任主任。

19471949年间,共摄制影片《天亮前后》(《一江春水向东流》下集)、《新闺怨》、《万家灯火》、《关不住的春光》、《丽人行》、《希望在人间》等6部。又在解放前即已投入摄制而完成于解放后和解放后拍摄的影片有《三毛流浪记》、《乌鸦与麻雀》、《武训传》(上、下集)、《我们夫妇之间》等。

19519月与长江电影制片厂合并,成立公私合营的长江昆仑联合电影制片厂。19521月又并入国营性质的上海联合电影制片厂(简称“联影”)。

昆仑影业公司所采取的制片方针,引起了统治当局的极大注意。

随着人民解放战争形势的日益发展,陈白尘、 沈浮、君里、赵丹、徐韬、王林谷等又集体创作了电影剧本《乌鸦与麻雀》,19494月投入拍摄。

并不顾当局的禁令,坚持到上海解放,1950年初完成上映,其后昆仑与其他私营制片机构改组为国营性质的上海联合电影制片厂,1953年并入上海电影制片厂。  

 

昆仑影业公司是中国私营电影企业,老板是乐山人任宗德(已故)。

任宗德出生于乐山东大街玉成栈内,在家乡度过了少年时期。

抗战期间,他在重庆为我党的《新华日报》提供了上千万的周转资金和资助,被《新华日报》总经理熊瑾汀誉为“《新华日报》的小金库”。

抗战胜利后,任宗德倾其家产创办昆仑影业公司,相继拍摄了《八千里路云和月》、《一江春水向东流》、《万家灯火》、《希望在人间》、《关不住的春光》、《《丽人行》、《三毛流浪记》、《乌鸦与麻雀》等一大批里程碑式的进步影片,任均为制片人。

拍摄的影片有:

  1947 《八千里路云和月》

  1947 《一江春水向东流》

  1948 《关不住的春光》

  1948 《万家灯火》

  1948 《新闺怨》

  1949 《希望在人间》

  1949 《丽人行》

  1949 《三毛流浪记》

  1949 《乌鸦与麻雀》

  1950 《武训传》(上、下集)

  1950 《人民的巨掌》

  1951 《我们夫妇之间》

  1953 《劳动花开》 

 

  吴茵女士是跨越新旧社会的电影演员,在解放前以出演老太太闻名,《一江春水向东流》、《万家灯火》中的老太太都是她的代表作。

解放后,由于她在形象塑造和表演上,不擅长塑造“工农兵”形象,所以没有什么有名的作品,只好陪人跑龙套。

抗战的时候,吴茵女士随丈夫君谋一起在大后方,抗战胜利后,她两口子作为进步电影人,按照党的指示,来到上海,用总理的指示来说,就是“必须在上海建立文化阵地,坚持文化工作”。

期间他们创建了昆仑影业公司,拍摄进步电影,战斗在国民党的心脏地区,一直到上海解放。

她根据自己的这段经历,写了《昆仑影业公司几件事》,发表在《文史资料选辑》(1980·第一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海市委员会文史资料工作委员会编,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4月版。

这篇不长的文章,一共分四个部分:

1)昆仑影业公司的创建;

2)昆仑星期晚会;

3)艺委张客的失踪;

4)反对派武装请客。

昆仑影业公司的老班底是战前的联华影片公司,抗战开始后,总经理罗明佑经香港来到重庆,出席重庆召开的教育电影协会会议,见到了许多联华厂老人,表示要继续公事,坚持抗战。

“阳翰笙同志也认为联华在战后可以作为我们的阵地,建议我们要团结好罗明佑。”

不过罗明佑在解放后程季华主编的《中共电影发展史》中,被批得很惨。

君谋在1942年“服从党的安排,打入‘伪中电’”,吴茵随丈夫入厂当演员,抗战胜利后他们随团返沪,经过一系列的斗争,接管了联华厂,在这个基础上成立了昆仑影业公司。

办厂需要钱,经费“由进步电影事业家夏云瑚投资达百分之五十一以上,章乃器以上川公司名义投资近半数,得以解决经济上的困难,工作才顺利开展。”

整个公司的阵容是:

“夏云瑚任昆仑公司经理兼厂长,君谋任副厂长兼厂务主任,又建立了以阳翰笙为首的艺委会,其中有史东山、蔡楚生、陈白尘、陈鲤庭、于伶、君里、沈浮、赵丹、徐韬、王为一、张客等。

这个艺委会,是当时昆仑的决策机构。演员的阵容也较强,有白杨、黄宗英、舒绣文、上官云珠、蓝马、陶金、吴茵、黄晨、王萍、王蓓,后来又吸收了中叔皇、高正、傅伯棠、奇梦石、张乾等青年演员,由吴茵为演员组组长。

技术力量方面有吴蔚云、朱今明、郑伯璋、韩仲良等。

美工组负责人是韩尚义、丁辰。音乐负责人是王云阶。”

熟悉老电影的观众,应该对这些名字不陌生。

所谓第二部分昆仑星期晚会,讲的是解放前夕,昆仑工作陷入停顿,演员们在无业务的情况下,和一家“自自电台”(原文如此)合作,每星期六晚上进行两个小时的播音。

由于节目中经常揭发嘲笑国民党反动派,所以“仅办了一个月,播出四次”。

第三部分艺委张客的失踪,讲的是蔡楚生面临危险临时转移,但居住地暴露,地下党员张客不知情贸然闯入,被捕入狱。

厂内同仁徐步、赵丹、君里、应云为、君谋等出面营救。

赶巧了正好遇到的都是国民党贪污腐败份子,又因为他们都是社会名流,所以很快就交保释放了。

第四部分反对派武装请客,讲的是淮海战役打响后,国民党反动派要组织上海女演员前往徐州劳军,由“‘非常时期文化运动委员会’副主任潘公展”策划。

昆仑等厂的领导和演员左推右闪,结果一个都没有去。

恼羞成怒的时候派出五十辆吉普车进行武装请客,结果又扑空,只好抓了一些舞女去徐州走了一趟。

战后中国电影的局面实际上相当复杂,官方对电影事业的垄断,投机商人谋取利益粗制滥造,在这种情况下,昆仑影业公司以关注社会,批判现实为主要特征,推出一批以深刻的社会批判和心理探析见长的银幕佳作,代表着中国现实主义电影风格的形成,也包含一股浪漫气息,开新中国革命浪漫主义电影艺术风格之先声。

19466月,联华影艺社成立后,先后拍摄了《八千里路云和月》和《一江春水向东流》,影片摄制由史东山,阳翰笙,蔡楚生等主持操作,作为总召集人的章乃器先生日渐感到自己在影片创作、管理尤其是经济上难以操持,对联华影艺社的状况日渐不满,内部矛盾日渐恶化。

194610月,全面内战爆发,国共谈判破裂。

周恩来在即将离开上海返回延安之际,特地约见了任宗德和周宗琼,要求和嘱托尽力支持和办好新组建的电影制片机构,“因为这是我们党在国统区文化战线上的一个据点,一处重要的文艺阵地。”

19475月,由联华影艺社改组的昆仑影业公司成立。

昆仑影业公司是联华的发展壮大,它标志着党领导的文艺阵地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与扩展,标志着战后中国进步电影的中坚力量——昆仑影业公司登上了历史舞台。

“昆仑这个名字是由其创始人之一的任宗德先生提出的,因为其在重庆曾开办过一家昆仑锯木厂,这个名字受到了大家的肯定,这个名字既具有民族特色又具有艺术意味,同时也隐含了要登上电影艺术高峰,成为进步电影运动中流砥柱的决心和信心。”

194710月,任宗德任昆仑影业公司总经理。

1950年,昆仑公司与其他私营电影企业联合改组为上海联合电影制片厂,1953年并入上海电影制片厂。

在昆仑,人们尊称阳翰笙为翰老,史东山为东老,蔡楚生为蔡老。

“昆仑三老”在文化界、电影进步人士中受到普遍的推崇和敬重。

“在他们的倡导和鼎力协助下,爱国实业家任宗德创立了昆仑影业公司,三老在”昆仑“的活动与业绩代表了昆仑的方向、主流和成就。”

阳翰笙是昆仑公司实际的创建者、领导者,是“昆仑”的核心和灵魂。

他主持组建了凤凰联谊社—联华影艺社—昆仑影业公司。

史东山是昆仑影片创作制作方面的中坚、台柱和权威,东老为“昆仑”导演了两部影片:《八千里路云和月》和《新闺怨》,田汉评价《八千里路云和月》是“替战后中国电影艺术奠定了一个基石,挣得了一个水准。”

蔡楚生导演的《渔光曲》风靡全国,并在莫斯科举行的电影节上获奖,成为中国第一部获得国际荣誉的影片。

蔡老参加了新联华和昆仑公司的筹备组建工作,与君里联合编导了史诗巨片《一江春水向东流》,成为“昆仑”的功臣元勋和艺术权威人物。

“昆仑”的出品数量其实并不算多,但重在以质取胜,从抗战胜利到新中国成立,“昆仑”共制作推出了九部影片:《八千里路云和月》、《一江春水向东流》、《新闺怨》、《万家灯火》、《关不住的春光》、《丽人行》、《希望在人间》、《三毛流浪记》、《乌鸦与麻雀》,这些影片以其深刻的思想内容,精湛的艺术手法,轰动了当时的影坛,成为战后进步电影运动的巨大成果和代表作品。

《八千里路云和月》是“昆仑”推出的第一部影片,但它是以联华影艺社的名义出品的,影片通过两名救亡演剧队队员的战斗历程的艰苦经历,揭露了国民党在抗战时期消极逃跑、胜利后劫收掠夺的罪恶行径,具有强烈的现实主义战斗精神,由于编导者史东山曾经有过和剧中人物同样的经历,致使他得以深刻地认识到国民党统治集团的腐败和罪恶,并在影片中对它理行鞭鞑和揭露。

影片《一江春水向东流》分为前集《八年离乱》和后集《天亮前后》两集,这部影片摄制于1947年,连映三个月,再创继《渔光曲》后电影卖座的最高纪录,堪称中国电影史上的经典之作。

影片把抗战前后将近十年间的复杂社会生活,浓缩到一个家庭的遭遇之中,揭示了民族危难关头,整个社会处于纷繁动乱之中,强烈地表达了人民的正义呐喊。

全片以“抗战”、“沦陷”、“胜利”三个阶段为经,青年与三位女性的恋爱婚姻纠葛渲染衬托为纬,在错综复杂的故事中,真实地勾勒出八年抗战中大后方与沦陷区的社会风貌。

蔡楚生娴熟地运用我国传统艺术表演技巧所获得的良好艺术效果,特别是他吸收章回小说及戏曲展开情节的手法,并运用电影蒙太奇手段用交叉和对比相结合的形式。

“蔡楚生编导的影片深为中国广大观众所喜爱,在中国电影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这两部电影以史诗的风格讲述了一个时代、两个阶级的两种生活。”

《关不住的春光》这是欧阳予倩战后的一部电影剧作,以女歌唱家梅春丽为主角,编剧的创作意图是想表明:

“要求解放的进步思想和春光一样,绝不是铁门所关得住的。”

1949年初完成的《丽人行》是田汉的作品,影片写了三个不同女性在日本占领下的上海的生活经历,三位女性则由黄宗英、上官云珠、沙莉扮演,赵丹和蓝马饰其中两位男主角,这些演员为影片增色不少。

这些影片我们看到了昆仑公司影片的另一面,即富于积极昂扬的浪漫气息,蕴涵着对正义,理想的追求。

昆仑影业公司所采取的制片方针,引起了统治当局的极大注意,随着人民解放战争形势的日益发展,陈白尘、 沈浮、君里等又集体创作了电影剧本《乌鸦与麻雀》于19494月投入拍摄,并不顾当局的禁令于1950年初完成上映。

影片以寓言式的标题概括了统治的黑暗与社会底层百姓的生活困境,是“蒋家王朝崩溃前夕社会生活的写照,作为蒋家王朝崩溃的目击者,应该记下它的最后罪恶史,并以之迎接解放。”

剧本的构思反映出陈白尘讽刺喜剧的风格,影片具有很强的表现力。

其后“昆仑”与其他私营制片机构改组为国营性质的上海联合电影制片厂,1953年并入上海电影制片厂。

“昆仑”继承和发扬了中国30年代左翼电影的现实主义精神,而且在人民解放战争的历史关键时刻,站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大众的立场,以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为目标,创作出了一批在中国电影史上占重要地位的作品。

昆仑公司取得重要成就的原因,从内容上看,“昆仑”出产的影片多以小人物的命运、困境展现社会、历史的问题,其犀利程度明显沿袭了左翼电影运动中的作品,几乎全部是以社会意义为重,很少出现由商业价值出发的创作。

而在工作模式上,“昆仑”采用近乎“集体创作”的方式,公司建立了编导委员会,对创作的分工进行细化,每一部具体的影片都要经过多位编导的集体研究、讨论和修正,昆仑公司还建立了导演实习制,配置副导演,新老导演合作等制度。

这种模式,在建国后的各个制片厂的创作环节中,得到了普遍执行。

制度上的保证和创作上的一丝不苟,使得影片在思想和艺术上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准。

“昆仑”的影片创作,为中国电影历史写上了光辉的一页,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其他民营公司的电影创作,推进了这一时期整个进步电影运动的发展。

以昆仑影业公司为代表的一批中国电影人,在中国电影在走过了40多年的风雨历程后,终于到达了它应该达到的高度。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暗流涌动 5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