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暗流涌动 50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2-20 点击数:304次 字数:

50

 

1977年,胡耀邦被任命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副校长,主持党校工作,并开始着手进行冤假错案的平反工作。

胡耀邦组织中央党校的教师编写了《把“四人帮”颠倒了的干部路线是非纠正过来》作为社论在1977107的《人民日报》上以整版的篇幅刊登;

19771127《人民日报》又发表了《毛主席的干部政策必须落实》,这两篇文章在全中国取得了空前的反响,宣告了平反冤假错案的开始。

19771215胡耀邦调任中组部部长。

1978年春,统战部、公安部、中组部、中宣部、民政部在山东烟台召开会议,专门讨论反右运动遗留问题的处理。

在烟台会议上,产生了激烈的争论,保守派认为对于在反右运动中被划为右派的群众和干部,只要摘掉右派帽子,妥善安置不再歧视就已经足够了,没有必要平反关于右派的冤假错案;但民盟右派分子光荣榜(9)是胡耀邦等同志认为,必须对反右中的冤假错案予以彻底的完全的平反。

最终保守派的意见占据了上风,197848中共中央批复了统战部上报的《关于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的请示报告》,将其作为1978年的第11号文件转发全党。

这份文件指出“1957年反右本身没有错,问题是扩大化了”,对于错划的右派要落实政策妥善安置,在提职、提级、调资、奖励、授予职称等问题上与其他职工一样对待,但是报告没有提到对错划右派的平反。

烟台会议后,胡耀邦继续推动对右派的全面平反,19785月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发表,一场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展开,保守派的势力受到压制。

在这样的背景下,五大部在北京召开了关于右派问题的第二次会议,会议上的交锋仍然激烈,但是主张完全平反右派问题的主张最终得到支持,19789 17日中共中央转发《贯彻中央关于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决定的实施方案》。

相比于5个月前的请示报告,实施方案对落实右派安置政策作出了明确和细化的规定,最重要的是,实施方案指出:

“凡不应划右派而被错划了的,应实事求是地予以改正。”

“经批准予以改正的人,恢复政治名誉,由改正单位负责分配适当的工作,恢复原来的工资待遇。”

“原是共产党员,没有发现新的重大问题的人,应予恢复党籍;原是共青团员的,应予撤销开除团籍处分。”

198058,平反右派的工作告一段落,曾经被划为右派的55万人几乎全部平反,但是仍有极少的一部分人“只摘帽子,维持右派原案,不予改正”其中包括中央认定的5名右派分子章伯钧、罗隆基、彭文应、储安平、陈仁炳以及由各地方认定的90余名右派分子,总计不足百人。

中国共产党1981年在十一届六中全会上给反右运动定性为:

“这一年在全党开展整风运动,发动群众向党提出批评建议,是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的正常步骤。在整风过程中,极少数资产阶级右派分子乘机鼓吹所谓‘大鸣大放’,向党和新生的社会主义制度放肆地发动进攻,妄图取代共产党的领导,对这少数民族五大右派分子光荣榜(5)种进攻进行坚决的反击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

但是反右派斗争被严重地扩大化了,把一批知识分子、爱国人士和党内干部错划为‘右派分子’,造成了不幸的后果。”

当年支持和主持反右的邓小平在80年代对反右运动也持这一看法。

被平反的右派中很多人回到了原来的工作岗位或得到升迁,如前国务院总理朱镕基。

1989年随着言论空间被收紧后,反右运动时期除了官方叙述外,其他所有传媒等谈及反右运动的一些与中共定论相悖的论调一律被视为禁忌,直到现在依然保持着这个局面。

至今未平反的右派:

根据中组部、中宣部、统战部、公安部、民政部《贯彻中央关于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决定的实施方案》:

“对右派分子一般不搞甄别平反,对确实划错了的,要实事求是地予以改正。”

未获改正的右派包括中央指名的5人(章伯钧、罗隆基、彭文应、储安平、陈仁炳)以及地方各省市指名的若干人,共计96人。

反右运动对后来中国的影响极其重大。

它标志着从抗美援朝结束之后几年内中国快速而和谐的发展的结束,中共八大提出的“大规模的阶级斗争告一段落,今后工作以社会主义建设为主”的政策中止,意识形态斗争的重要性从此压过了经济

知识分子再也不敢批评共产党及其政府,政治斗争从共产党对党外势力转变为共产党内部不同路线的斗争。

经过反右运动后,中共的政策重新回到以政治挂帅,强调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路线上来,中国共产党人对“右”唯恐避之不及,“紧跟”毛泽东的指示,政治路线从此严重左倾。

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内的影响力进一步提高。这些变化为之后的“大跃进”、“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埋下伏笔。

在各个民主党派方面,经历过从“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到“引蛇出洞”的骤然转变,各党派参政议政不复1950年代初期的热情,在政治生活中不敢发声,造成这些政党一步一步愈发边缘化。

1956年,以当时中国民盟领导人罗隆基等人为首的一些人,借助于开门整风之际,公开反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主张走资产阶级民主宪政之路。

这本身就是企图改变中国的社会性质。

为了让我们明了这一切,还是从一个最典型的标本:储安平的四十八个句子谈起。

这应当说是右派的政治纲领:

“我们要求终止一党专政。

这种一党专政的终止,决不仅仅是一种形式上的终止,必须同时是一种精神上的终止。

一党专政在精神上的主要特征和主要苦痛,是人民的各种基本公民权利没有保障。

人民的基本公民权利包括人身自由、居住自由、职业自由、财产自由、宗教自由、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及结社自由。

其中人身自由尤为一切自由的基本。我们所以要求上述各种基本的公民权利,仅仅是因为只有人民能获得上述的基本民权,人民的智慧的、道德的、身体的能力,始能作充分优性的发展,以充实国家的生命,培养社会的活力,提高政治的道德,促进文化的进步;从而产生合理的政治活动和安定的社会秩序。”

“为国家服役绝非任官之谓。一个从事言论的人,假如环境允许他秉其智慧,凭其良心,公平论政,他对国家所能有的贡献,未必在一个部长之下。” 

 他尖锐地指出:

“国民党执政失败的主要原因,在他所采用以维护其政权的方法;只此一着,毁坏全局。政党要获取政权,原为题中必有之义:在野的要想法获取政权,在朝的要维护其既得的政权;中外古今,无有例外。”

欧美的政党都是以政绩来维护政权,无论内政外交、经济文化,执政当局总是处处为国家前途着想,时时替人民的福利打算。

只要政绩良好,人民自然拥护政府,政权自然不会动摇。

这是一条积极的以政绩来维护政权的道路。

相反,国民党走的是一条消极的只知道加强政治控制来维护既得政权的死路。

“历观往史,没有一个政府能够不顾人民而犹能长久维持其政权者。不顾人民苦乐的政府,必然失去人心;不为人民福利打算的施政,必然不能使国家社会得到健全的发展。……政绩窳败,人心怨愤;人心怨愤,政权动摇;政权动摇,执政者的控制势需加紧;压制越紧,反动更烈。如此循环,互为因果,而终必全盘倾溃,不能收拾。”

在这个似是而非的文件中,只字不提共产党的领导,只字不提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应当是无产阶级先峰队。

只字不提无产阶级作为领导阶级,无论是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还是社会主义阶段都是如此。

显然,在这里,完全混淆了代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专政的国民党蒋介石家族独裁专制统治与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两个性质完全不同的事物。

显然,任何政党都是代表一定的阶级,而它总是时时替他所代表的那部分阶级着想和打算。

而决不是抽象地代表所谓的人民。

因为,人民中是有阶级划分的。

而这种划分是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

否认政党的阶级性,实际上就是企图把资产阶级政党冒充无产阶级政党,企图蒙混过关,搞暗渡陈仓那套政治欺骗手段。

在这种前提下,所谓终止一党专政,实际上就是彻底反对共产党的领导,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在这个意义上,夹边沟那些不幸者,他们的苦难应当归罪于罗隆基张伯均储安平等人;没有他们不自量力主动向中共宣战,怎么会让他们遭受如此惨剧呢?

所以,五七年反右运动,是资产阶级同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是开门整风运动中民盟领导层对中共发起的政治战争的继续;如果要说责任的话,首先应当怪罗隆基张伯均等人。

如果没有他们首先开战,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反右。

事实上,毛泽东和中共在开展开门整风的运动中早就明确地指出,要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向共产党多提意见,但罗隆基张伯均等人大大地超越了这个界限。

这就等于公开宣战。而今天那些企图替右派翻案的人,首先把责任完全推给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人,却只字不提,罗隆基张伯均储安平等人首先向中共开战这一事实。

从这一点上来说,那种所谓的“引蛇出洞”说是多么无耻!!

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中国共产党同中国民盟所结成的统一战线,从一开始就是不稳定的。

是在面临着共同的强敌而临时结成的。而他们的阶级基础是完全对立的。

当这个强敌完全消失不见后,随着阶级矛盾逐步上升到主要地位,这个同盟也就瓦解了。

然而,这一点未能被毛泽东和刘少奇等中共领导人所认识到。

因而没有事先采取措施。

这才是反右运动中最大的错误。

在这一点上,刘少奇更是糊涂,他竞然说剥削有理。

实际上是等于把大门开向那些对中共持有敌意的同盟者们。

由此导致中共在突然出现的政治宣战面前被打了个溃不成军。

而仓促上阵的反击,则打了个稀里糊涂。

不仅把真正的右派打了不说,连带着把一大批并非真正的右派,而是提了些正确意见的,甚至与开门整风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人打成右派。

更重要的是,受右派欺骗的一大批人,他们或多或少犯了些错误,但属于人民内部矛盾,也就是盲目跟风。

是可以经教育改正过来的人民的一分子,都被打成右派。

从这一意义让说,57年反右实际上是一次失败的反右。

它导致的结果是很不好的。

右派思想没有被真正打掉。反而使人民受到冲击。

这就不得不联想到,今天那些仍然主张民主宪政的人,他们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这是值得警惕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暗流涌动 5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