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暗流涌动 49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2-19 点击数:471次 字数:

49

 

68,中共中央发出《 关于组织力量准备反击右派分子进攻的指示 》,同日,《人民日报》也发表了《这是为什么?》的社论。

从此,开始了大规模的反击右派的斗争。

在当时的形势下,对极少数资产阶级右派分子的进攻进行反击是正确的,必要的,这对于分清大是大非,稳定新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制度具有重要意义。

但是,由于对1957年春夏的国内阶级斗争形势估计得过于严重又采取了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形式,在全国开展了一场群众性的政治运动,致使反右运动被严重扩大化了。

一大批忠贞的中共党员、有才能的知识分子、有长期合作历史的民主党派朋友、政治上不成熟的青年

被错划为右派分子。

他们被下放进行劳动改造,身心受到严重伤害,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给党和国家造成严重损失。

大多数右派分子遭受长达20多年的歧视和迫害,尤其是在文革期间再次遭到猛烈冲击。

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绝大多数被错划的右派分子都得到了平反。

“右派分子”虽然从此成了历史名词,但“右派分子”当中绝大多数从历届政治运动中“死里逃生”的知识分子,已被世所公认为中华民族的脊梁,社会良心的典范,学人人格的楷模,回忆和缅怀“右派分子”的文章论著更是层出不穷,历史永远记住了他们,许多“右派分子”用自己的正直的社会良心、高尚的知识分子人格、问心无愧的坦荡心态和因此为之付出的蒙冤受屈22年惨痛人生代价换来了名留青史的不朽。

1956425,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作了《论十大关系》的讲话,提出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双百方针)。

一个月以后,中宣部部长陆定一向知识分子作了题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讲话,“提倡在文学艺术工作和科学研究工作中有独立思考的自由,有辩论的自由,有创作和批评的自由,有发表自己的意见、坚持自己的意见和保留自己的意见的自由。”

195751,《人民日报》刊载了中共中央在427发出的《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决定在全党开展以反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为内容的整风运动,号召党外人士“鸣放”,鼓励群众提出自己的想法、意见,也可以给共产党和政府提意见,帮助共产党整风。

于是各界人士,主要是知识分子们,开始向党和政府表达不满或建议改进。

新闻界也跟进,刊出各种声音。这段时期被称为“大鸣大放”。

此举让知识分子们觉得共产党勇于自我批评,十分伟大。

在大鸣大放后期,一些对共产党和中共政府批评的言辞十分激烈、尖锐,有些言论甚至提出“共产党与民主党派轮流坐庄”、“平分天下”等论调,远远超出共产党容忍的底限。

再加上此前苏联的赫鲁晓夫上台后发表反对斯大林的秘密报告,让毛泽东等中共领导有了被“复辟”的疑虑和恐惧。

1957515,毛泽东撰文《事情正在发生变化》发给党内同志阅读。

68的《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这是为什么?》,提示人们“少数的右派分子在‘帮助共产党整风’的名义之下,企图乘机把共产党和工人阶级打翻,把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打翻”,但是社论在最后还指出“共产党仍然要整风,仍然要倾听党外人士的一切善意批评”,为日后的引蛇出洞打下伏笔。

同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组织力量准备反击右派分子进攻的指示》。

614,《人民日报》又发表另一篇社论:《文汇报一个时期的资产阶级方向》,点名批评《文汇报》和《光明日报》,提出“让大家鸣放,有人说是阴谋,我们说,这是阳谋。因为事先告诉了敌人:牛鬼蛇神只有让它们出笼,才好歼灭他们,毒草只有让它们出土,才便于锄掉。”

《光明日报》社长章伯钧、总编辑储安平,《文汇报》的罗隆基、浦熙修都被批判。但也有很多人认为“引蛇出洞”、“阳谋”论只是后来的托词。

李志绥说:

“毛这步棋估计错了。最后毛几乎一天到晚睡在床上,精神抑郁,患了感冒,把我叫回来。睡眠更加不规律。毛感觉上了民主党派的‘当’,自信心受到极大挫折,因此毛准备狠狠‘整’民主人士。”

在知识分子中找出“右派”的反右运动从此开始。

共产党与民主党派轮流坐庄天下等言论,都发生在1957515毛泽东撰文《事情正在起变化》之后。

李志绥,1945年获医学博士,1950年后成为核心内医疗机构的主持人,自1954年被任命为毛泽东的私人医生,直到1976年毛去世为止。

1980年被任命为中华医学会、中国老年学会副会长,担任《中华医学杂志》及《美国医学杂志》中文版主编。

1988年移居美国。

著有《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1995213,因心脏病突发,于美国伊利诺伊州家中的卫生间内去世。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由兰登书屋买断版权,该书在中国和海外都有着一定的影响和较大的争议,内有诸多对文革时期中共政治制度的负面言辞,书中对主要事件参与人物,事件时间与以及地点均有详细记录与描述。

然而其发行的中文版诸多漏洞颇有捉刀人之影,而其英文原版反而较为真实可信。

据称其本人手稿为中文版,后英文化后先在海外发行,现在可见之中文版,实由助译经英文版翻译而来,非中文原版,同时也削弱了该书的历史价值。

汪东兴曾出版一本名为《汪东兴公开毛泽东私生活》一书,反驳李志绥的著作是不实、攻击“毛主席”。

其实,历史上攻击或妄想攻击毛泽东的从来不乏其人。多一个李志绥又算得了什么呢?

 

19571015,中共中央发文“中共中央关于《划分右派分子的标准》的通知”,其中“右派分子”的标准,包括:

1. 反对社会主义制度。反对城市和农村中的社会主义革命,反对党和人民政府关于社会经济的基本政策(如工业化、统购统销等);否定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坚持资本主义立场,宣扬资本主义制度和资产阶级剥削。

2. 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反对民主集中制。攻击反帝国主义的斗争和人民政府的外交政策;攻击肃清反革命分子的斗争;否定“五大运动”的成就;反对对资产阶级分子和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改造;攻击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人事制度和干部政策;要求用资产阶级的政治法律和文化教育代替社会主义的政治法律和文化教育。

3. 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领导地位。反对党对于经济事业和文化事业的领导;以反对社会主义和共产党为目的而恶意地攻击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机关和领导人员、污蔑工农干部和革命积极分子、污蔑共产党的革命活动和组织原则。

4. 以反对社会主义和反对党为目的而分裂人民的团结。煽动群众反对党和人民政府;煽动工人和农民的分裂;煽动各民族之间的分裂;污蔑社会主义阵营,煽动社会主义阵营各国人民之间的分裂。

5. 组织和积极参加反对社会主义、反对党的小集团;蓄谋推翻某一部门或者某一基层单位的共产党的领导;煽动反对党、反对人民政府的骚乱。

6. 为犯有上述罪行的右派分子出主意,拉关系,通情报,向他们报告革命组织的机密。

极右分子标准:

1. 右派活动中的野心家、为首分子、主谋分子和骨干分子。

2. 提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纲领性意见,并积极鼓吹这种意见的分子。

 3. 进行反党反社会主义活动特别恶劣、特别坚决的分子。

4. 在历史上一贯反共反人民,在这次右派进攻中又积极进行反动活动的分子。

简言之,反对党及其政策是右派,其中领导人物为极右分子。

与其它后来被中国共产党自己否定的政治运动相比较,反右运动本身并未被中共视为错误。

但中共承认执行过程中有“扩大化”问题,即“反右扩大化”:在具体执行中,尤其是在运动的后期,很多单位将标准简单化,为下级单位指定右派分子的百分比,造成许多人被冤枉。

1978年平反右派过程中的统计,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和1958年的“反右补课”中,全中国抓出五十五万名“右派”。

1957年第一个五年计划胜利完成之后,正在反右运动中的中共领导人们认为在经济计划上也要克服“右倾”,即要相信群众的力量,用比资本主义更快的速度建设社会主义。

1958年中共第八届全国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提出“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加上同年在农村迅速开始的人民公社和“大跃进”,合称“三面红旗”。

全国的中心任务从反右转移到了大跃进,反右运动逐渐停止直至庐山会议。

庐山会议上彭德怀元帅因为批评大跃进运动而受到批判,引发第二波主要限于清洗军队中彭支持者的反右运动。

根据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复查统计,全国共划分右派份子552877人。

复查核实改正错划(并未平反真正“右派”)右派533222人,占总人数 97%

但学界对此人数统计认识并未统一。

1986年,约剩下5000余名右派。

消息人士称,至90年代中期,只剩下不到1000名“右派”。

其中中央级“右派”只剩五人。

著名大右派:

中国头号大右派分子章伯钧。

中国少数民族著名六大右派分子是:

龙云、黄现璠、欧百川、马松亭、向达、王毅斋。

中国农工民主党著名十大右派:

韩兆鹗、张申府、章伯钧、黄琪翔、黄现璠、李士豪、李伯球、张云川、邓昊明、李述中。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著名五大右派:

龙云、陈铭枢、张轸、黄绍竑、谭惕吾(女)。

中国民主建国会、工商联著名十大右派:

钱孙卿、李琢庵、章乃器、李康年、向德、毕鸣岐、姚顺甫、潘锷鏱、郑立斋、张东木。

中国九三学社著名五大右派:金宝善、顾执中、陆侃如、袁翰青、储安平。

中国台湾民主自治同盟著名大右派:谢雪红。

中国民主促进会著名大右派:林汉达。

中国致公党著名大右派:陈其尤。

中国民主同盟著名右派:

章伯钧、罗隆基、费孝通、曾昭抡、陈仁炳、彭文应、钱端升、叶笃义、黄药眠、钱伟长、吴景超、潘大逵、沈志远、徐铸成、浦熙修、王毅斋、王文光、姜震中、马哲民、杜迈之、陈新桂、刘王立明(女)、王国松、王毅斋。

高级干部著名大右派分子沙文汉、孙作宾、欧百川、陈再励、李世农、杨思一、孙殿才、陈成义、 程星龄、 王毅斋、王翰、刘积学、陈沂。

中国自然科学界著名七大右派分子金宝善、程士范、曾昭抡、王国松、袁翰青、钱伟长、 雷天觉。

史学界五大右派分子:

中国社会科学界著名大右派分子陈达、李景汉、吴泽霖、潘光旦、马哲民、钱端升、吴文藻、吴景超、谭惕吾(女)、沈志远、王造时、费孝通、王铁崖、陶大镛。

中国文学界著名十五大右派分子丁玲(女)、冯雪峰、陈企霞、宋云彬、艾青、萧乾、孙大雨、傅雷、姚雪垠、刘绍棠、流沙河、王蒙、钟敬文、穆木天、吴祖光。

中国新闻界著名五大右派分子徐铸成、储安平、浦熙修(女)、陆诒、戈扬(女)。

中国美术界著名五大右派分子刘海粟、邓散木、庞薰、江丰、丁聪。

中国社会学界著名五大右派分子陈达、李景汉、潘光旦、吴景超、费孝通。

中国民族学界著名五大右派分子吴泽霖、潘光旦、黄现璠、吴文藻、费孝通。

中国历史学界著名五大右派分子黄现璠、向达、雷海宗、王重民、陈梦家。

说明:

上面所称“大右派”,主要根据他们当时的政治、社会、学术地位以及右派言论的影响大小和中共中央的处理决定等综合因素而定。

1958 年,中共中央对划定的右派分子按照罪行的轻重作出六种处理,由重到轻依次为劳动教养、监督劳动、留用察看、撤职、降职降级、免于行政处分。

被处以前两类处罚的右派分子被迫离开原来的工作,到边疆、农村、监狱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由于超负荷的劳动和不久之后到来的全国性的饥荒,这些被发配的右派分子大量死亡。

留在城市的右派分子则被处罚从事没人愿意做的体力劳动,如清扫厕所等,或者在被歧视的情况下继续原来的工作。

个别人由于不堪侮辱自尽。

一般来讲,受到中央点名的,在国际国内有一定影响并在中央政府担任领导职务的大右派,如章伯钧、罗隆基等人受到冲击较小,大多是降低待遇,撤销行政职务等,而来自基层单位默默无闻的众多右派分子,很多都经历了比较悲惨的命运,一些人因此客死他乡。

1958年起,一些右派们逐渐被取消此身份,叫做“摘帽右派”。

在文化大革命中,大部分“右派”和“摘帽右派”被再次冲击。

在经历过反右、文革等一系列整治运动后,加上时间因素,二十年后活到1978年右派平反的仅有十万余人。

用毛泽东自己的话说,“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我们镇反,还没有杀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识分子吗?我与民主人士辩论过,你骂我们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秦始皇,是独裁者,我们一贯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得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

一九五八年五月八日在八大二次会议上的讲话)

不过,比起后来邓小平搞“计划生育”全国少生了三个亿,死了的这几个右派又算得了什么呢?

共产党为了解决吃饭问题,致使三亿小生命胎死母腹中,其中自然不乏右派,但更多的一定是左派或中间派。

再说了,邓小平搞“严打”,全国一小子枪毙了三千万!连开国元勋朱德的孙子也未幸免于难。

或许这就是毛泽东所说的“阶级斗争”的自然规律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暗流涌动 4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