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暗流涌动 44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2-17 点击数:251次 字数:

44

 

《中俄密约》的内容公之于众后,国内外舆论一片哗然。

全国人民群情激愤,纷纷斥责清政府的卖国行径,进一步促进了全国范围内革命运动的深入开展,清政府则陷入了非常难堪的狼狈境地。

在国内外强大舆论的压力下,清政府不得不放弃签订《中俄密约》的计划。

恼羞成怒的慈禧太后极其残忍地下令将记者沈荩“斩立决”。

后因惧怕行刑会影响慈禧太后的生辰“庆典”,慈禧太后这才发布懿旨:

“着即日立毙杖。”

1903731(阴历六月初八),刑部大堂8个狱卒手拿特制的大木棍,准备行刑。

沈荩面对狱卒,大声说道:

“快些了事!”

于是,8名狱卒轮流捶打沈荩的四肢和背部,时间长达4个小时之久。

沈荩被打得血肉横飞,“骨已如粉”,其状惨不忍睹,但沈荩自始至终“未出一声”。

这时,堂司以为沈荩已死,下令停止捶打。

不想这时沈荩用微弱的声音说道:

“速……用绳绞……”

见沈荩还没有死,堂司又下令“以绳勒其颈,而始气绝”。

于是沈荩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殉职记者。

 

慈禧具备一项后宫嫔妃无人能及的能力———能读写汉文,这在当时的满族妇女中是极其罕见的。

她喜爱《诗经》,一有闲暇就会独自吟咏。

后来她成为大权在握的皇太后,尽管政务繁忙,还会在每天午后,吩咐宫中有身份的宫女们一起朗诵《诗经》,每十天考核一次,优秀者有奖。

由于她的倡导,宫里学习《诗经》成风,以至于小太监们也争相吟诵。

中国古话常说“字如其人”,慈禧写字也是别具一格,她不喜欢写后妃们擅长的蝇头小楷,而偏好写和人一般高的大字。

她的个子还没有纸长,经常需要婢女的协助才能完成。

就从这点,也足以看出她“胸有丘壑”。

慈禧还擅长绘花鸟画,在圆明园居住时,“因日习书画以自娱,故后能草书,又能画兰竹”。

这些优势让她在后官鹤立鸡群,引人注目。

恽毓鼎《崇陵传信录》记载:

“西后入宫时,夏日单衣,方校书卷,文宗(咸丰帝)见而幸之。”

可以设想,炎炎的夏日,她单衣伏案,校读书卷,这样好学而美丽的女人,能不让年轻的咸丰帝怦然心动吗?

第二次鸦片战争时期,在英法联军突破清军道道防线并攻陷天津之时,咸丰帝正在圆明园与后妃共宴。

酒至一半,得军机处奏报,英、法联军已陷天津,正杀奔京城而来,咸丰帝顿时慌了手脚,束手无策,吓得和众嫔妃抱着哭成一团。

就在满朝文武惊慌失措时,慈禧一人保持着理智清醒。

她不惜违反祖制,从储秀宫的帷幕后站出来,大声对咸丰帝说:

“事情危急至此,哭有何用?恭亲王素明决,乞上召筹应对之策。”

危机才是考验人的试金石,剧变面前,慈禧的冷静沉着和敢作敢为也确实表现出她不同凡响的一面。

 

孟心史的《明清史论著集刊》中有一篇《记陶兰泉谈清孝钦时事二则》,是很有趣的文章。

它报道了早在1903年、整整75年前的光绪癸卯,中国铁路史上的两项新工程。

那时芦汉铁路北段已经工竣,又增修了由京至芦、和由高碑店至易县的两节。

当时芦汉路的督办是鼎鼎大名的“会办商务大臣”盛宣怀,北洋大臣则是袁世凯。

陶兰泉(名湘,是有名的藏书家)则是盛宣怀委派办理颐和园装电灯和芦汉路北京事务局的大员,算得上极时髦的洋务好手。

那是75年前,修铁路和装电灯都是地道的现代化新事物。

这两项新建设都是在西太后关怀之下进行的。

我们不能不承认这位皇太后对现代化的兴趣与关心,但也不能不注意她的特别动机。

装电灯是为了在颐和园里更酣畅地享乐,白天玩不够,晚上再来玩,这时候电灯比起蜡烛之类可就显出非凡的优越性来了。

修铁路则是为了上坟——恭谒西陵。

总之,西太后的“洋为中用”和我们今天的理解是天差地远的。

 

孟心史记述道:

兰泉承宣怀旨,车中备铁床、茵褥枕被。花车原有卧榻置不用,计吸鸦片烟非此不适故耳。床横置,面车窗,以巾幔,围之。

……

床侧一门,启之即如意桶。

如意桶者,便溺器也。底贮黄沙,上注水银。

粪落水银中,没入无迹。

外施宫锦绒缎为套,成为绣墩。

看看这些办法,实在也不能不佩服陶兰泉的干练,确有一些创造发明的真功夫。

花车的卧榻无论怎样讲究,抽起鸦片来总显得逼仄,转动不便。

最后换为铁床,难怪总管太监李莲英事先审查时,要连呼“晓事”了。

不过这一点,是常人也还可以想到的。

出色的是用水银铺底的如意桶。

那构思之奇妙,真是常人所不能了。

中国的水银矿开采,历史不能说不久。

但除了用来做防腐剂,使尸体不坏(通称“水银葬”)外,只有这一用法最为别致,是连洋人也不曾想到的。

西太后重视现代化的事例当然远不只此。

去过颐和园的人,大抵都看到过一处十分高大的楼阁式的戏台,这也是当年西太后试验现代化手段的地方。

这座戏台是有转台的装置的,而且在高空还有种种特别设备。

不但舞台场面可以快速转换,避免了落幕换景等等麻烦;连天兵天将的从空而降,也毫不费力。

这自然是机械化的结果。

可惜这座戏台久已废弃不用,我虽多次参观,都不曾见过那实际应用。

只是从老太监之流的口中,听到“老佛爷”在这儿看戏看得如何开心之类的回忆而已。

总之,西太后的关心现代化、重视现代化,是无疑的。

而现代化又是要从洋人那里学来的。

而从辛酉以来,她对洋人的态度就有了确实的变化。

她深知“外患固宜亟平,内忧尤当早虑”的道理,而“海疆不靖”,则是由于“在事王大臣筹画乖方所致”。

她看出,花了大笔银子去建设海军,不是个好办法;还不如用这笔钱来造颐和园,就在这园里搞“现代化”玩玩来得稳当、实惠。

 

在中国封建社会的等级观念中,依慈禧的身份、地位,理应稍逊正宫皇后慈安一筹,在陵寝规制上也会有所体现,这样才能体现等级差别。

然而,鉴于慈禧的特殊身份,本来设计的陵墓无论在规制与质量上都与慈安难分伯仲,她本应心满意足。

但是,慈禧并不满足,无限膨胀的自大心理与无法遏制的贪欲,使她不能甘心于与慈安比肩。

既然在葬位的选择上必须屈于慈安之后,就要在陵寝的建筑与装饰上超过慈安,以显示她的与众不同。

 

慈禧陵的重修工程历时十三年,直到她死前才告结束。

重建后的隆恩殿与东西配殿,在建筑材料的贵重、工艺的精湛、装饰的奢华等方面均居于清朝皇后陵寝的首位。

即使是与清朝皇陵相比,某些皇陵也要比她逊色很多。

她的随葬品之奢华也令人瞠目结舌,叹为观止。

慈禧的随葬品分为两部分:生前置放于墓中金井里的珍宝与下葬时的随葬珍品。

慈禧死后,又将穷其一生巧取豪夺的奇珍异宝,聚集棺中。

据清宫档案《大行太皇太后升遐纪事档》记载,慈禧生前先后向金井中放了六批珍宝。

而下葬时随葬的珍宝究竟有多少?

他的心腹太监李莲英亲自参加了慈禧棺中葬宝的仪式。

据他和侄子所著的《爱月轩笔记》记载:

慈禧尸体入棺前,先在棺底铺三层金丝串珠锦褥和一层珍珠,共厚一尺。

慈禧尸置荷叶、莲花之间,头部上首为翠荷叶,满绿碧透,精致无比,叶面上的筋络不是雕琢之工,均为天然长成;脚下置粉红碧玺莲花。

头戴珍珠凤冠,冠上最大一颗珍珠重四两大如鸡卵,价值一千万两白银,是件世间难得的瑰宝。

身着金丝串珠彩绣袍褂。她盖的衾被上有珍珠堆制成的大朵牡丹花,手镯是用钻石镶成的一大朵菊花和六朵小梅花连贯而成。

身旁放金、红宝石、玉、翠雕佛爷二十七尊。

脚下两边各放翡翠西瓜、甜瓜、白菜两棵,那翡翠西瓜为绿皮红瓤黑籽白丝;翡翠甜瓜一个是青皮白籽黄瓤,一个为白皮黄籽粉瓤;两棵翡翠白菜,都是绿叶白心,菜心上伏着一个满绿的蝈蝈,菜叶旁停落着两只黄色马蜂。

慈禧尸身左旁,放着一枝玉石制成的莲花,三节自玉石藕上,有天然的灰色泥污,节处生出绿荷叶,开出粉红色莲花,还有一个黑玉石荸荠。

尸身右侧,放着一枝玉雕红珊瑚树,上绕青根绿叶红果的蟠桃一枝,树顶处停落一只翠鸟。

还有宝石制成的桃、李、杏、枣二百多枚。身左放玉石莲花,身右放玉雕珊瑚树。

另外,玉石骏马八尊,玉石十八罗汉,共计七百多件。

安葬完毕,又倒进四升珍珠和红、蓝宝石二千二百块,填补棺内空隙;四升珍珠中有八分大珠五百粒、二分珠一千粒、三分珠二千二百粒;宝石与珍珠约值银二百二十三万两。

而按“内务府簿册”载,殓入棺中的珠宝玉器无论在数量和种类上都极为惊人,几乎是一个“珠宝玉器大全”。

这些珍品,均系天然材料雕成,单是选料就极为难得,更不用说构思之匠心独运,雕琢之巧夺天工了。

这一棺奇珍异宝的价值,据当时人估计,不算皇亲国戚、王公大臣私人的奉献,仅皇家随葬品入账者,即值五千万两白银!

至于这些珍宝的艺术价值,那就更是无法估量,可谓价值连城。

慈禧太后这一具棺椁,其珍宝之多,贵重之巨,堪称世界之最了。

19286月,河南军阀孙殿英以剿匪为名,深夜时直奔清东陵。

工兵爆破墓室,炸开慈禧太后明楼下洞门里的金刚墙,打通了进入地宫的通道,撞开石门后进入墓室。

慈禧棺内底部铺金丝织宝珠锦褥,厚七寸,下面缀大小珍珠一万多粒,红光宝石八十五块,白玉二百多块,锦褥上有一层绣满荷花的丝褥,上铺五分重的珍珠二千四百粒。

慈禧尸体上盖一条织金的陀尼经被,明黄缎底,捻金织成,织有汉字陀罗尼经文二万五千字,缀有八百多粒珍珠。

头上的凤冠由无数珍珠宝石嵌成,其中仅一颗珍珠就价值白银约一千万两。

尸体周围的大件珍宝有:九玲珑宝塔、翠玉佛、翡翠西瓜、蝈蝈白菜、红蓝宝石、祖母绿宝石、玉石、红珊瑚树、墨玉荸芥等不计其数,均去向不明。

慈禧太后的牙被撬开,口中所含的夜明珠,分开时是两块透明无光的珍珠,合拢时就是一个圆珠,射出一道绿色寒光,夜晚百步之内可以照见人头,十分清晰。

华北出版的《时事白话》中有一起记载了这么一件事,慈禧墓被打开后,尸体还被孙殿英的士兵侮辱。

盗陵案被报道后,举世震惊,各界满洲权贵纷纷通电谴责,要求严惩凶首孙殿英,追回珍宝。

蒋介石下令阎锡山查办盗陵案。

孙殿英将乾隆颈项朝珠中最大的两颗朱红朝珠送给戴笠,再托戴笠将一柄九龙宝剑送给国民政府领袖蒋介石;又将翡翠西瓜送给宋子文;将慈禧口中的夜明珠送给宋美龄,宋美龄将夜明珠缀在了绣花鞋上。

此后,孙殿英不仅逍遥法外,照旧领兵当官, 而且日后步步高升,直至升到先遣总司令;所捕获的重犯谭温江也被保释出狱, 继续当他的师长。

这种反常现象正是当时社会的真实写照。

由于在慈禧死后十九年,她的“万年吉地”被军阀孙殿英炸开,不但尸骨尽遭暴露、羞辱,随葬的奇珍异宝也被洗劫一空。

享尽人间荣华富贵的“老佛爷”,只留下孤独的荒冢任后人评说。

这百年荣华富贵都丧尽了。

 

慈禧执政期间,始终拒绝改革落后的满清专制的统治体制。

在列强纷争的年代中,不断制定出卖民族利益的政策,不断签订丧权辱国的条约,从而使得中国一步步沦落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家。

同时,慈禧不思强国富民之道,反而将维持统治地位的稳定为第一目标,甚至提出了“量中华之物力,结列强之欢心”的方针。

虽然汉人官僚如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张之洞,为了恢复中国国力,维护中国利益作出了贡献,以至于满清后期出现了中兴的起色。

然而慈禧作为最高权力责任者,始终拒绝变革拒绝立宪,加倍收刮汉人提高税收,拒绝取消维持了300年的旗人的俸饷,拒绝立宪。

甚至将自己的享乐优先于国家民族利益,挪用北洋水师的军费建造颐和园。

堂堂然说出“宁赠友邦,不予家奴”的辞令。

以至于甲午战败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使得中国在列强纷争的年代中再无中兴之可能。

甲午之后,慈禧不仅不思变革,反而对内施行更加荒谬的愚民政策,同时又加倍疯狂镇压民众,大量捕杀进步人士,以维持满清的统治。

为维持满清专制,甚至愚昧地挑动义和团进行扶清灭洋运动。

在愚民愚政的义和团失败下,引来了八国联军。最终签订了《辛丑条约》,使得中国沦落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家,国运衰败近百年。

慈禧政治手腕堪称毒辣干练,尤其擅长操弄亲贵朝臣之间的权力平衡,以维系清廷的绝对统治。

其当权时期,清廷的中央集权以及中国主权面临来自内部及外国的种种威胁,她从捍卫清帝国权威及其本身权力的立场出发,所作之举措收效虽不尽成功,但放在历史脉络下做持平之论,多数允称合理。

为因应自鸦片战争以来,来自欧美列强的挑战,以及镇压太平天国等民间反抗势力,慈禧皇太后重用李鸿章、张之洞等汉族重臣,在地方上开办洋务运动,是中国发展近代化工业的开始。

在洋务自强运动成果的支持下,清廷得以弭平内部反叛势力,在帝国体制下维系中国相对稳定的局面,并且建设近代化陆海军军备,造就“同治中兴”的气象。

也有人开始认为,慈禧的改革手段其实非常高明,百日维新改革速度过快,根本只是一场闹剧,不可能成功。

在庚子年一场大祸之后,慈禧皇太后意识到时局已不容她坚持帝制传统,所谓的“祖宗成法”,乃容许清廷推展多种新政措施。

庚子后新政牵涉多端,其中荦荦大者包括:官制改定、代科举以新式教育,甚至立宪准备。社会改革方面,显著者有:禁止妇女缠足等。

总结慈禧执政四十八年中,对于政务掌握相当严格,即使在病中亦然。

在她统治中国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一直勉力维系并且牢牢掌控着中央集权帝国的局面,中国因得免于陷入割据乱局。

此外,慈禧太后家人除袭“承恩公”一虚爵外,并无家人能干涉朝政。

相对当时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歪风,慈禧于这方面尚算公私分明。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暗流涌动 4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