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暗流涌动 43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2-17 点击数:4440次 字数:

43

 

义和团运动刚刚在山东兴起,开展“灭洋仇教”的反帝斗争的时候,慈禧是主剿的。

她多次谕令地方督扶“实力剿捕,毋得养痈贻患。”由于义和团的迅猛发展并进入北京,各国驻华公使在照会清政府强烈要求镇压义和团之后,又不顾清政府的反对,坚持调兵进京,在使馆官员的指挥下,肆意抓捕、驱赶、枪杀甚至炮击义和团及中国居民。

统治集团内部,以载漪、刚毅、徐桐为代表的顽固派,主张招抚义和团,抗击列强。

而奕欣、王文韶、刘坤一、张之洞、袁世凯等中央和地方官员,则主张痛剿义和团,避免列强的武装侵略。

因为“外国人欺我太甚”,慈禧早已耿耿于心,对顽固派的意见非常欣赏。

同时,她看到一份所谓的“洋人照会”,要勒令她归政,更是忍无可忍,决意宣战。

就在这一天,八国联军已经攻占大沽口炮台了。

1898621,慈禧以光绪名义发布对各国宣战的诏书。但是,慈禧的决定,又遭到了刘坤一、张之洞等地方督抚的反对。

他们联名电奏清廷,力主剿团乞和。

并积极活动,与列强订立条约,实行“东南互保”。

慈禧的决心开始动摇。

她一方面要求各省将军督抚要认真布置战守事宜,并继续利用义和团围攻使馆、抗击八国联军。

另一方面,她令荣禄前往使馆慰问各国使臣,并于北玉河桥树立木牌,牌上大书“钦奉懿旨,保护使馆”。

又分别致国书于俄、英、日、德、美、法等国国家元首,要请他们出面“排难解纷”、“挽回时局”。

将两广总督李鸿章调任为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准备与列强谈判。

但是,最终八国联军并没有停止进攻。

1898814,进入北京。

次日凌晨,慈禧带着光绪,在2000余名兵勇的护卫下仓皇出逃。

令奕匡、李鸿章为全权大臣,与列强进行谈判。

把战争的责任全推到义和团身上,对义和团“痛加剿除”。

经过几个月的反复交涉,除了参加侵略的俄、英、美、日、德、法、意、奥八国之外,又加上比利时、西班牙和荷兰共同拟定了议和大纲12条。

18981222,李鸿章从美国使馆抄得一份材料,立即电告军机处,转呈慈禧。慈禧看到没有将她列为祸首,也没有要她归政光绪,如获大赦。

当天就电复奕匡、李鸿章,大纲12条,原则上照允。并发布上谕,要“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为了尽快地达成和议,全部接受列强提出的条件。

190197,奕匡、李鸿章代表清政府与11个帝国主义国家签订了《辛丑条约》。

 

慈禧太后是晚清统同治、光绪两朝的最高决策者,她以垂帘听政、训政的名义统治中国四十七年。

长期以来,有关慈禧的史学论著和文艺作品,大都只讲慈禧祸国殃民的一面。

在人们的心目中,慈禧已成为一个昏庸、腐朽、专横、残暴的妖后。

1861112,慈禧在以奕为首的贵族、官僚和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发动北京政变(又称辛酉政变),从载垣、端华、肃顺等8位赞襄政务王大臣手中夺取政权,以垂帘听政的名义登上了统治者的宝座。

但是,巩固政权比夺取政权要困难得多。为了维持统治,她作出了一系列重大的决策。

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对政敌的处理和清理狱讼。

北京政变后,载垣、端华、肃顺被革去爵职,拿交宗人府,会同大学士、九卿、翰、詹、科、道定拟罪名,照大逆律凌迟处死。慈禧将载垣、端华两位亲王改为赐令自尽。

端华之弟肃顺改为斩立决。

其余5人,原拟革职,发往新疆效力赎罪。

因为景寿是道光皇帝的女婿,奕欣的姐夫,慈禧对他的处分改为革职,仍留公爵并额驸品级,免其发遣。

除穆荫照原拟革职,发往军台效力赎罪外,匡源、杜翰、焦佑瀛均改为革职,免其发遣。

查办载垣、端华、肃顺党羽时,仅将尚书陈孚恩、侍郎刘琨、黄宗汉、成琦、太仆寺卿德克津泰、候补京堂富绩6人革职。

后来,从查抄肃顺家产中发现陈孚恩亲笔书信多封,并有暧昧不明之语。

于是,查抄陈孚恩的家产,并照刑部所拟罪名,将陈孚恩发往新疆效力赎罪。

但是,从查抄肃顺家产中发现的账目、书信,还涉及许多中央和地方官员。

如果一一查办,势必株连甚众。

为了表示自己“宽厚和平”,使这些官员放下包袱,慈禧谕令议政王、军机大臣,将此次查抄肃顺家产内账目、书信,“即在军机处公所公同监视焚毁,毋庸呈览。”

8位顾命赞襄政务王大臣,处死3人,处分5人;与其关系密切的处理了陈孚恩等6人,太监5人,共计19人。

当然值得注意的是,咸丰帝让载垣、端华、肃顺等辅政正是怕同治帝年幼,引起慈禧篡政,扰乱祖规,毁国殃民。

据了解,慈禧是个心机歹毒支配欲极强的人,为一己私欲,撺掇慈安太后,奕忻夺权,残杀肃顺。

载垣、端华、肃顺三个满族人在文宗死前就当政,关系复杂牵涉过大,所以慈禧夺权后为了维护统治要将其杀死。

但为什么赐死载垣、端华却要处决肃顺?

肃顺是个心胸开广,没有种族偏见喜欢结交汉族仁人志士,铁面果决,不寻半点私情的当权者。

在英法联军进京,咸丰逃往热河的过程中,一切后勤工作由肃顺负责。

逃亡颠沛流离,连咸丰的伙食都简陋至极,而养尊处优惯了的妃子们却对肃顺的寝食安排大为光火,因此慈禧也怨上了肃顺。

而辛酉政变后期的处理短促则应当是慈禧因刚夺权政基不稳,怕牵连过多影响自身稳定而采取的策略。

同时她依靠曾国藩的湘军,李鸿章的淮军,先后镇压了太平天国、捻军以及回民和苗民起义。

1864719,湘军攻破太平天国的首都天京(今南京)的时候,分段搜杀,三日之间,剿杀太平军将士十余万人,“秦淮河尸首如麻”。

在其夺权十六年后,浙江人口三千万变一千万,江苏四千五百万变两千万。

其他各省荒村,饥民,野火,白骨,饿殍,人相食也都随处可见。

而且慈禧诱使慈安太后废诏,逼死自己的亲生儿子载淳,毒死慈安太后也可能是其所为。

心机如此之重,控制欲如此之强,生活如此奢靡,历史上可谓少有。

 

一般认为慈禧为满洲镶蓝旗人,玉牒明确记载是“叶赫那拉氏惠征之女”。

根据叶赫那拉·根正的口述记载,慈禧出生于北京西四牌楼劈柴胡同,今辟才胡同。

但也有学者也提出了不同的观点,认为慈禧太后很有可能是汉族人。

19896月,长治市郊区(原属长治县)下秦村77岁的村民赵发旺带着他和上秦村宋双花、宋六则、宋德文、宋德武等人的联名信,找到长治市地方志办公室。

赵发旺说,慈禧是上秦村人。他是慈禧太后的五辈外甥,宋双花、宋六则等人是慈禧的五辈侄孙。

他们要求政府帮助澄情。从此,刘奇踏上了慈禧童年的研究之路。

佐证材料的不断丰富,愈加增强了刘奇的信心,有关著述也颇见报端。

2012 4月,在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主持召开的“共和国社会主义文学艺术五十年研讨会”上,刘奇撰写的《揭开慈禧童年之谜》,获得一等奖。

这篇7000余字的论文,集中阐述了慈禧的身世问题。

据刘奇考证,1835年,慈禧出生在山西长治县西坡村一个贫穷的汉族农民家庭,取名“王小谦”。

4岁时,被卖给本县上秦村宋四元为女,改名“宋龄娥”12岁时,又被卖给潞安府知府惠征为婢,改名“玉兰”(兰儿),并在衙西花园专设书房中获精心培养。

咸丰二年( 1852年),以叶赫那拉惠征之女的身份,应选入宫,平步青云,直至皇太后。

民间传说或影视作品,一般称慈禧太后为兰儿或玉兰。

可能是因为慈禧进宫后的第一个封号为“兰贵人”,很多小说笔记误以为“兰儿”是她的乳名,实则不然。

据慈禧家族后人叶赫那拉·根正称,慈禧的乳名实际上叫“杏儿姑”,“姑”是满人对未成年女子的通常称呼,而“杏儿”的名字则是因为当时家中庭院种有几颗白杏树,由此,慈禧的爷爷给她起了个大名叫“杏贞”,小名“杏儿”,取义“忠贞”之意。

至于咸丰皇帝初封杏贞姑娘为兰贵人,大概是因为咸丰最喜欢玉兰花,因此给她这样一个封号。

 

下面来说一下慈禧的徽号:

1862年(同治元年),上徽号“慈禧”;

1872年(同治十一年),因为同治皇帝大婚,上徽号“端佑”;

  大公主(恭亲王长女)大阿哥(载淳)庭院游园图

1873年(同治十二年),同治帝载淳亲政,上徽号“康颐”;

1874年(同治十三年),同治帝因为遇到“天花之喜”,而两宫太后“调护朕躬,无微不至”,“朕心实深欣感”,决定为两宫皇太后上徽号,但二十天后同治驾崩,上徽号仪式没能进行;

1876年(光绪二年),光绪帝即位,连同上次给两太后各上的徽号,一共四字。慈禧的徽号由此又加上了“昭豫庄诚”;

1889年(光绪十五年),光绪皇帝大婚,上徽号“寿恭”;

1889年(光绪十五年),光绪皇帝亲政,上徽号“钦献”;

1894年(光绪二十年),慈禧太后六十大寿,上徽号“崇熙”

光绪初年,慈禧太后刚满40岁,她为了达到二度垂帘听政的目的,曾使用了种种手段,但慑于朝中有人反对,终日心中不乐。

心腹太监李莲英猜知真心事,便令人在万寿寺大雄宝殿的后面建了一座佛。

建成之后,李莲英速去禀告慈禧,说:

“听说万寿寺大雄宝殿常常有双佛显光,这是大吉大利之兆,奴才想请太后驾临前往观看。”

慈禧听罢感到十分惊奇,便起驾出宫。出西直门下高梁桥,坐上皇船,沿长河,直到万寿寺(今北京艺术博物馆)。

慈禧上了码头,进了山门,直奔大雄宝殿而来。

进得殿来,见供奉的依然是原来的三世佛,不觉勃然大怒:

“明明是原来的三世佛嘛,哪来的双佛显光?”

那个时候,奴才欺骗主子是要杀头的,但李莲英心中有数,忙说:

“太后息怒,请您后殿御览。”

慈禧太后慢慢悠悠转到三世佛后,果见一慈眉善目的观世音坐在殿中央,此寺方丈住持,还有慈禧的文武大臣也在这里。

这时,李莲英喊道:

“老佛爷到。”

其他人即刻跪伏高呼:

“恭迎老佛爷!”

慈禧见状明白了一半儿,但她故作不解问道:

“你们迎接的是哪位老佛爷呀?”李莲英他们答道:“就是迎接太后您老佛爷呀!”

“您就是当今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啊!”

“如今先皇晏驾,新皇尚幼,国不可一日无主,臣民们请您垂帘料理朝政,您可要救庶民于水火之中啊!”

一席话说得慈禧心花怒放。自此,老佛爷这个称呼便从万寿寺传遍京城,举国上下,都称慈禧为“太后老佛爷”。

慈禧也就心安理得地垂帘听政了。

据说这个观世音是李莲英让人按慈禧的模样塑造的,后来慈禧来万寿寺焚香礼佛,卜签求寿,由于对此观世音非常赏识,还穿上了寺里方丈为她准备的观音衣服,李莲英扮作护法神韦驮,双手合十,横杵于腕上,俩人还在这个佛像前照了张像,曾经有人见到过此照片。

 

中国历史上历代帝王除了有“庙号”、“谥号”和“尊称”以外,有些帝王还有“特称”。

如宋代皇帝的“特称”叫“官家”,明代皇帝的“特称”叫“老爷”,而清代皇帝的“特称”则叫“老佛爷”。

在有些历史小说,电影、戏曲中,把慈禧太后称作“老佛爷”。

实际上,“老佛爷”的称呼不是慈禧专用的,清朝各代皇帝的特称都叫“老佛爷”。

清朝帝王之所以用“老佛爷”这个称呼,是因为满族的祖先--女真族首领最早称为“满柱”。

“满柱”是佛号“曼殊”的转音,意为“佛爷”、“吉祥”。后来,有的显赫家族,世袭首领,起名就叫“满柱”。

满清建国后,将“满柱”汉译为“佛爷”,并把它作为皇帝的特称。

慈禧入宫前在家里受过家庭教育,会满汉双语,帮助咸丰批示奏折后加强了语言学习和对军国大事的了解,辛酉政变后,给事中孙楫向两宫太后奉上明朝张居正编辑的《帝鉴图说》作为小皇帝载淳的启蒙教材,该书语言浅显,图文并茂,不仅适合小皇帝读,也很合慈禧胃口,于是,她将此书留下,作为自己每天的阅读功课。

后来,江南道监察御史徐启文建议:

“将列圣实录、宝训择其简明切要者,恭纂一编;将汉唐以来,母后临朝的各种史实,择其法者可戒者,不假修饰,据史直书,汇为一册,恭录进呈。”

慈禧当即谕令南书房、上书房、翰林院马上编辑,据史直书,简明注释,以备御览。

五个多月后,该书编成,慈禧大加赞赏,赐名《治平宝鉴》,并经常由大臣们隔帘讲解,慈禧从中学到了更多权术。

慈禧一生还爱读《诗经》和《资治通鉴》,平时还注重书法绘画陶冶情操(不过很多人怀疑是其老师缪嘉惠代笔)到了晚年慈禧还对西方科技文化感兴趣,读过《维多利亚传记》和《圣经》

总体来说,慈禧的文化水平在初期是不够格的,但在后天环境,慈禧通过自身的努力和大变局下的实践不断完善自己,执政后的慈禧,尤其是在甲申年之后、迎接后来一波波数千年之变局的时候,能够胜任她所处的那个位置,就不应当存在文化水平低的情况了。

 

农历四月,慈禧又要搬进颐和园。

她从中南海坐轿到西直门,然后在高梁河桥畔改乘“翔凤”号船,沿长河前往昆明湖。

她坐在船上,还要百官沿河两岸跪送,以显示她的威风。不料在半路上却遇见一个“破车瘦马穷河官”。

他因为家里窘迫,做不起朝服补褂,就用颜色纸糊了一套穿在身上。

没想到这天连绵小雨把他那身假朝服,冲洗成红红绿绿,慈禧一见很是扫兴,想大发雷霆,又怕张扬出去,更加丢脸;只好假装没看见。

就这样,小河官才拣了一条命。

 

“八国联军”侵入北京时,慈禧偕光绪逃往西安。

慈禧出京的时候,张勋随从保驾,“回銮”后,慈禧在颐和园仁寿殿召见他。

按照规矩,被慈禧召见的旗人应自称“奴才某某”,汉人应自称 “臣某某”。

而张勋上殿跪下后说一个“臣”字,下面却一时忘掉自己的姓名。

他抬头看见殿上匾额写着“仁寿殿”,就拍拍自己胸脯伸出大拇指说“臣仁寿殿,……”当时殿上的人想笑又不敢笑。

按理说,这是失礼,应受处罚的,慈禧却若无其事地问他几句话便让他回去了。

 

清代民间,慈禧太后的金银首饰是数不胜数,有这么一对“翡翠西瓜”,慈禧太后的掌上宝贝。

相传慈禧死后,两个“翡翠西瓜”被陪葬在慈禧墓中,1928年,孙殿英盗掘了东陵后,这两个“西瓜”就杳无踪迹了。

慈禧太后采购美国碧玺大部分都是通过驰名世界的蒂凡尼公司进行的,碧玺宝石也大部经过了蒂凡尼公司的宝石学家J.L.坦纶博姆的鉴定。

翡翠西瓜所特有的双色组合当时几乎只有圣地亚哥的碧玺矿才具备。

所以毫无疑问,慈禧太后的翡翠西瓜来自美国圣地亚哥。

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大梅萨平原的伊巴拉雅碧玺矿,在19世纪末期即已闻名于世。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伊巴拉雅矿开采出来的大部分碧玺都出口到了中国,供慈禧太后的宫廷享用。

随着满清王朝在1911年的辛亥革命中被推翻,王朝的奢侈生活也到此画上了句号。

其结果是伊巴拉雅矿的碧玺产品因为中国市场告吹而滞销,该矿被迫关闭。

一直到201212月,该矿才被重新开发。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暗流涌动 4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