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暗流涌动 39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2-15 点击数:296次 字数:

39

 

陪同我观看了京剧《奇袭白虎团》之后,第二天上午江青又安排我观看另一部战争题材的电影《平原游击队》。

故事叙述的是在1943年秋,我华北抗日根据地的游击队为了粉碎日本侵略军“扫荡 ”华北抗日根据地的阴谋,与敌人机智巧妙地周旋,并最终克敌制胜的故事。

这部影片同时塑造了两个极具特点的人物角色,一个是游击队长李向阳,另一个是日军中队长松井,他们的出彩演出为本片增色不少,不但增加了影片的艺术真实感,还使本片具有久远的影响,堪称佳作。

本片描写抗日战争时期游击战士在反“扫荡”斗争中与日寇进行顽强斗争的光辉业迹,着力塑造了具有传奇色彩的游击队长李向阳这个英雄形象他质朴自然,粗犷豪放,感情真挚,有勇有谋,体现了人们对英雄及其超凡业迹的向往。

影片构置了紧张、惊险、扣人心弦的情节,敌我斗争形势跌宕起伏,悬念丛生;结构安排也疏密有致,张弛得当,惊险而不荒诞,有较强的可观赏性。

本片的两位导演原来都在同一个文工团工作,都经历过冀中敌后游击战争,因而对作品所反映的生活和情感的理解比较接近。

这是两位当时初出茅庐的青年电影工作者的合作获得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

《平原游击队中国电影百年经典》根据邢野舞台剧《游击队长》日寇向华北某抗日民主根据地发动“大扫荡”。

游击队长李向阳奉命带队深入敌后,到平原地区牵制松井中队的行动,以保护李庄的公粮。

松井从地主杨老宗处得到情报,遂去李庄搜索。李向阳游击队迅速与群众一道转入地道中,袭击敌人。

松井派兵四处掘土寻找地道口。

为了保全大局,李向阳决定扰乱松井视线。他让战士烧了李庄附近的一座炮楼,但松井识破此计不离李庄。

李向阳又带人进城,炸掉军队,狡猾的松井刚刚带兵撤离又立刻返回。

李向阳机智地再次组织游击队攻城,怕丢城的松井终于从李庄撤了回来。

鬼子离开李庄后,李向阳又化装进城,烧了敌人粮食,处死地主老宗。

当元气大伤的松井再来李庄时,游击队早已严阵以待,地面满布地雷,地道四通八达。陷入地雷阵的敌兵全被游击队歼灭,松井剖腹自杀。

 

1943年秋,为粉碎日本侵略军“扫荡 ”华北抗日根据地的阴谋,游击队长李向阳奉命牵制日军驻守县城的松井部队,阻敌进山增援,同时保住坚壁在李庄的粮食。

李向阳与参谋长兵分两路,深入敌后,李向阳在李庄转移粮食时,被地主杨老宗窥见。

杨老宗径至县城向松井告密。正苦于搜寻粮食的松井闻讯,率队赶到,时李向阳已将乡亲与粮食转入地道。

松井下令掘地搜索,李向阳施调虎离山计,派侯大章、老海焚烧李庄附近的炮楼。

此计为松井识破,继续挖掘,果然发现一处地道口。

李向阳为引诱松井离村,率队员化妆进城,炸毁敌弹药列车,拟在松井撤退时伏击。

但狡诈的松井于撤退中途突然变卦,率队杀“ 回马枪”,又折回李庄,施暴力威逼民众供出藏粮地点。

老勤爷怒斥松井 ,惨遭杀戮,小宝子亦饮弹身亡。

李向阳担忧乡亲安危,与钱大友率部佯攻县城。

松井恐老窝有失,被迫撤出 李庄急返。面对乡亲们受难惨像,李向阳决心以血还血,与侯大章等队员再次化妆入城,烧毁敌人粮草,又处决汉奸杨氏父子。李向阳神出鬼没,令松井草木皆兵。

忽闻李向阳在李庄运粮,松井倾巢而出,直扑李庄。

时李向阳张网以待,终于全歼松井部队。

 

1955年上演的电影《平原游击队》改编自邢野和羽山合作的话剧《游击队长》,剧中的人物李向阳深深的打动了几代人,影片中的许多经典台词至今仍让许多观众记忆犹新。

李向阳的生活原型甄凤山同志,1903年出生于河北定县(今定州市)城南东朱谷村,乳名“白旦”,弟兄姐妹七人,其行大。

父为人扛长工,家境十分艰难。

春荒时,全家人出外乞讨。甄凤山带着弟、妹要饭,不久,五弟、六弟亦相继饿死。

15岁至21岁时,甄凤山一直当长工。20多岁时,甄凤山给地主扛长活,每年交了租子后养活不了全家,弟妹几个相继饿死。

母亲去捋树叶吃,地主说是捋了他家的树叶,打了他母亲,母亲连气带饿不久病死,甄凤山一气之下,一把火烧了地主的房子,闯了关东,到了齐齐哈尔一带,先是“扛大个儿”,后又挖参、淘金、当泥瓦匠等,受尽了苦难。

影片采用惊险片模式,情节一波三折,悬念丛生,具有很强的观赏性。

人物塑造也较成功,主角既有中国古典文学中草莽英雄的影子,也融合了罗宾汉、夏伯阳的特色,方化塑造的反角松井更是突破了当时把敌人简化为极端愚蠢、残忍的做法,形象较一般反角复杂,也更有味道。

 

1943年秋天,侵略我国的日寇向我华北某抗日民主根据地发动了罪恶的“扫荡”。

根据地的军队和群众在党的领导下,胜利地展开了反“扫荡”的斗争。

这时候,我游击队长李向阳接到了军分区司令给他的任务:带领游击队深入敌后平原地区的一个县城,牵制住驻扎在县城的日寇松井中队长的部队,不让他进山区增援,来减轻敌人对山区根据地的压力;同时要保住坚壁在县城附近李庄的公粮。

李向阳的游击队分成两队,深人敌后。

一队由参谋长钱大友率领,一队由李向阳率领。

钱大友的队伍到了敌后,到处散布消息说李向阳游击队下山了,来迷惑敌人。

李向阳的一队深夜来到李庄,会见了我地下党区委书记孟考同志,他们研究了如何来牵制敌人和保护公粮。

当天深夜,日寇松井中队长也在思索怎样带着粮食进山去增援;突然四面八方传来李向阳带队下山的消息。

他得到李庄反动地主杨老宗送来的情报,便带队前往李庄。

转入地道作战的李向阳从暗中攻击日军,并派人烧毁李庄附近的炮楼,但松井依然坚守李庄。

汉奸献计,日军找到了地道口。

为了解救群众,李向阳率人进城,大闹敌后。狡滑的松井不离李庄,并把群众从地道里赶出来,拷问群众李向阳的去向,并想得到坚壁在李庄的粮食。

为了将松井调出李庄,李向阳组织游击队攻城,松井为保城被迫撤退。

李向阳又一次化装进城,烧了敌人的粮食,处死了汉奸杨老宗。

气急败坏的松井再次杀进李庄,这一次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海洋,日军被全歼。

 

影片采用惊险片模式,情节一波三折,悬念丛生,具有很强的观赏性。

人物塑造也较成功,主角既有中国古典文学中草莽英雄的影子,也融合了罗宾汉、夏伯阳的特色,方化塑造的反角松井更是突破了当时把敌人简化为极端愚蠢、残忍的做法,形象较一般反角复杂,也更有味道。

1974年重拍,情节跟老版相同。1977年老版重映。

影片采用惊险片模式,情节一波三折,悬念丛生,具有很强的观赏性。

1974年重拍,情节跟老版相同。

1977年老版重映。

这部于1955年底完成的战斗故事片,带有那个时代的“宣传”痕迹,对人物和战争的解释稍嫌简单,但这部影片主要不是启发人们对战争进行反思,而主要体现为对革命英雄主义的歌颂。

这部影片在当时的最主要突破体现在人物塑造上,尤其是反面角色,日军中队长松井的形象塑造在当时具有突破性的意义。

这部影片的最鲜明的两个形象是游击队长李向阳和日军中队长松井。

李向阳的形象既有中国古典文学中草莽英雄的特点,也有外国电影作品中的传奇英雄如侠盗罗宾汉、夏伯阳的影子。

创作者善于将主人公置于超常的环境下表现人物的传奇色彩和英雄性格,通过富于动作性的情节来塑造形象,使得人物个性鲜明,生动形象,具有较强的典型意义。

例如:李向阳的第一次亮相,是在影片的开端,他接到命令,要火速赶到司令部去接受一个紧急任务:拖住松井,保住公粮,并伺机最终消灭松井。

当他和战友郭小壮奉命赶往司令部途中,迎头碰上正在对我根据地进行毁灭性大扫荡的日本兵,他们恰好堵在他必经之路上,李向阳面临两种选择,要么绕过敌人,这样势必耽搁时间,不能保证准时赶往司令部,同时绕开敌人的行为也不符合这个机智勇敢、坚定、沉着的英雄性格;要么,李向阳带着郭小壮在枪林弹雨中冲过去,这当然很危险,但却是保证准时赶到司令部的唯一办法,创作者就这样把李向阳置于这种特殊的险境,在不寻常的情境下凸现他的英雄性格,当观众看到李向阳与郭小壮两人双骑硬是在敌人的措手不及中冲过封锁,到达目的地时,谁能不受这个英雄的传奇行为的感染呢?

谁能不对这个传奇英雄发出由衷的赞叹呢!

《平原游击队》塑造的另一较具光彩的形象是由方化饰演的日军中队长松井,创作者设计他的出场是弹拨曼陀林,而后来又处处表现了他的狠毒,这样的出场就很有味道了,表现了形象的复杂、狡猾,工于心计。这个形象的突破还表现在创作者没有因为他是敌人就把他简化为愚蠢、残忍的符号,而是表现了他像狐狸一样的狡诈。

《平原游击队》的细节描写也很讲究。

此外,本片的服装、道具、场景设计、场面气氛等方面极其细腻,富于生活气息,充分发挥了电影逼真的照相特性,增加了影片的艺术真实感,具有久远的影响,堪称佳作。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沦陷,甄凤山欲入齐齐哈尔市郊孙家屯王老宏拉杆子的义勇军队伍,然王不许。

甄想:

王老宏必见自己空手而来,看不起,遂借枪一支,再回王处,王依然不收。

甄疑王嫌枪少,遂于次日在齐市一胡同内,将两个日本兵击毙,夺枪二支。

王老宏不仅收下甄,且对甄加以赞许。

甄自此参加了义勇军。

此后,又与志同道合的青年组成了一支队伍,活跃在齐齐哈尔市周围,与日本鬼子打游击。

后日寇出动兵力扫荡,天上飞机轰炸,义勇军因无后援于齐市郝家油场一带被打散,甄凤山见大势已去,遂经热河、察哈尔、张家口辗转回到家乡定县。

与甄凤山同村的甄玉蕃是共产党员。甄凤山在孙志远和甄玉蕃帮助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甄凤山入党后,即以做小买卖为掩护,为党组织传送情报,散发传单、张贴标语,经常活动在定县职业学校和保定师范之间。

甄的活动,引起敌人注意。

1933824夜里,军警包围甄家,甄凤山于水缸中躲过,然其父惨遭毒打后死去。

时党组织通知甄,要其外出隐蔽,免遭敌之毒手。

甄凤山遂远离家乡,到了绥远、归化一带,靠卖针线为业,一面做生意,一面完成党组织的任务。

“七七事变”后,甄凤山见抗战全面爆发,遂决心回乡抗日。甄凤山回到家乡后,即组织了家乡亲友,决计与日寇展开斗争。

时定县火车存放了日寇的许多汽油。

甄凤山即动员了几十人偷日寇的汽油,把偷来的油卖掉买枪和子弹。

最后一次偷油时为日寇发现,张立业被打死。

鬼子从张立业身上搜出盖有甄凤山手印的白布条。

遂派兵捉拿甄凤山。

他随后拉起了一支抗日队伍,计有20余人。

在讨论如何取得武器时,甄凤山的二弟、曾在二十九军当过兵的甄全海言二十九军撤退时,埋下一部分枪。

甄凤山等在甄全海指点下,挖出了30几条枪。

此后,他们又从地主武装手中夺得一部分枪,这支抗日游击武装便成立了。

在招募游击队员时,他首先和正规部队交涉,从正规部队选了一些班排长以上的干部,非常能打仗,所以他的游击队人员素质较高;他还招募了群众和民兵中能打仗的人;甚至是土匪,只要你能为我打仗,我就要你。

当过特务的人他也要,他曾吸收过一个给日军当过特务的人在他手下当小队长。

他就用这些方法组成了五个大队。

后来在一次和日军的战斗中,那个当过特务的人又投降了敌人,投降之后,烧杀抢掳,做了很多坏事,群众愤恨至极。

有一天,在他又出来作恶之时被捉到了,甄凤山对他说:

“在这次是应该枪毙你的,我念你有两下子,在给我当小队长时还打了几个胜仗,我再请你喝次酒吧。”

喝完酒之后,甄凤山就把这个人交给了群众。

群众对这个特务狠之入骨,有的拿刀子,有的拿剪子,生生把这个人一刀一剪地凌迟了,最后剐得只剩下了骨头。

游击大队成立后,在水磨屯村打了第一仗。

当时日本鬼子29名,汽车一辆,到水磨屯宣传中日亲善。

甄凤山即带了19名战士,埋伏于水磨屯村西大庙墙内,当鬼子回村行至庙前时,甄一声令下,长短枪一齐开火,打得鬼子措手不及,打死十余名,伤十几名,余者狼狈而逃。游击队得大枪十余支。

为壮大队伍,甄凤山提出从敌人手中夺枪,并决定身先士卒。他化装后骑自行车到了定县城门口,见只一个鬼子站岗,便故意把自行车链子搞掉,蹲下修车,见哨兵不备,趁势夺枪,而后骑车扬长而去。

待鬼子出动追赶时,甄已远遁。

数天后,甄凤山又策划夺枪战。

其令三弟甄凤高化装成为鬼子送棉花的百姓,赶着棉花车来到定县城下,时城门未开,有游击队员假装于后面鸣枪追赶。

甄凤高和几名化装成百姓的战士在城下喊门,称有八路军抢棉花车,当两名伪军开城门时,战士们一拥而上,夺了枪支,又趁机冲上城门楼,将日伪守卫十几支枪下了。

与此同时,甄凤山派往其他三个城门的队员们也在乱中夺了枪后,迅速撤离。

193811月,有情报关系西朱各村张中怀向甄报告,说每日有两个鬼子在铁道旁溜达,身上有枪,甄决计夺之,遂化装后到路边割草。

趁鬼子不备,开枪将两个鬼子打死,夺大枪两支、王八盒子两支。

为震慑定县城中之敌,一次,甄凤山化装成“太君”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十几名化装的战士大摇大摆进了城,守门的日伪军还给他行了礼。

行至南街,甄凤山下马在茶馆里喝了茶,又威风淳淳地穿过南街至东大街,通过伪县政府门口时,站岗的鬼子也向其敬礼。

当其一行出了东关,鬼子才发觉甄凤山进了城,然其一行已走远。

1939年秋末,当晋察冀军民于黄土岭击毙日本名将阿部规秀后,被激怒的日军集中二万兵力向晋察冀军区发动进攻,三分区为其扫荡重点。

是年12月,甄凤山奉三分区参谋长唐子安的命令,带队阻击定县援高阳之敌。

时朔风骤起,阴云四合,甄凤山见天要降雪,认为是埋雷的大好时机,遂带全体战士和各村民兵,在敌必经之路上埋下连环雷等各式地雷。

这一仗,不仅阻止了敌之援军,还炸死炸伤许多鬼子和伪军。

1941年,甄凤山到晋察冀军区抗大三分校学习。

1942年,甄凤山调到定唐大队当副支队长,驻唐县的马庄、蔡庄一带。

1943年,甄凤山领导的五大队改编为铁道支队,由甄任队长。奉三分区领导指示,以围、攻、袭种种手段,拔除了行唐、曲阳、完县西边山区的30余个敌伪碉堡。

19443月,甄凤山率五名侦察员在定县火车站从鬼子手中夺了一挺重机枪,军区政治部《子弟兵报》介绍了夺枪事迹,并配发了照片。

军区还把夺枪经过作为游击战术的教材。19441224,晋察冀边区召开了群英大会,甄凤山被推举为抗日英雄。

1945年,铁路支队扩编为冀西三分区六团,甄凤山任副团长,参与了对日大反攻。

甄凤山双手打枪,要打左眼,就不打你右眼;在黑夜之中一枪能打掉点着的香火头儿;还有一次他跟老婆开玩笑一枪打下老婆的一撮头发没伤到头皮。

这都是群众中的传说,但敌人对他确实是闻风丧胆。

还有一件真实的故事,就是甄凤山要跟日本鬼子中队长换媳妇。

鬼子既打不垮甄凤山,有不能使他投降,就想了个邪招:

在抓住了甄凤山的妻子之后,写信给甄凤山说,你要是投降就放了你老婆,否则就杀了她。

甄凤山决定以牙还牙,带人进了城。他了解到城里有一处朝鲜人开的大烟馆,恰好与日军中队长是一墙之隔。

一天,他趁日军中队长不在家,到了大烟馆,从墙这边凿了个窟窿,进去把日军中队长的媳妇给掏了出来。

出来之后,甄凤山给日军中队长写信说:

“你要是放我媳妇,我就放你媳妇;你要是杀我媳妇,我就杀你媳妇;你要互换,咱就交换。”

日本鬼子同意交换,商量了交换的地点和条件,比如说:

双方不能打枪,要让甄凤山的媳妇先过来,然后才能放对方媳妇过去等等,最后事情办成功了。

但事后甄凤山挨了分区政委王平的批评,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也说他做得不对,但已成事实,也就算了。

1972414,甄凤山因患肺癌与世长辞,享年69岁。

定县人民给予甄凤山极高评价,定县县委党史办编印的革命回忆录中写道: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甄凤山同志和他率领的部队参加战斗124次,歼敌278人,俘虏日、伪军333名,缴获长短枪426支,轻重机枪九挺,炸毁汽车17辆,坦克5辆,缴获战马13匹,摧毁敌炮台31个,炸唐河、新乐大桥各一座,炸火车头四个,并缴获大批弹药和物资。”

“甄凤山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

无论是李向阳也好,甄凤山也罢,要想让一个美国人只看一部电影就能记往他们,了解他们。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但有一点我是记往了的。

这就是,中国之所以能赢得八年的艰苦抗战的胜利,是因为有无数个像李向阳、甄凤山这样的中华儿女前赴后继不畏牺牲,用他们的性命换来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暗流涌动 3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