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暗流 31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2-11 点击数:375次 字数:

31

 

敢恨敢爱:为爱绝交、为爱休妻、为爱罢官!

“我这个人别的不会干,打仗是我的本行。”

——王近山

巴顿将军说过,“一个军人最好的结局就是在最后一场战争中被最后一颗子弹打死。”

王近山没能享受这一殊荣。

战神让王近山战无不胜,前半生辉煌;爱情之神却让他在情场历经坎坷。

早在红军时期,因为杜义德将军枪杀了他的战马,他几乎要枪毙后来成为他黄金搭档的杜义德,结果被徐帅一顿臭骂。

驻防陕甘宁边区时期,王近山的新4旅奉命与其他兄弟部队会攻爷台山,王近山因为不同意其他旅的作战方案,勃然大怒,居然一脚踢翻椅子,摔门而去,其他各部最后不得不采纳王近山的作战方案。

解放战争后期,二野扩编,许多纵队司令升任兵团司令,屈居3兵团副司令的王近山很不服气,居然当着刘邓首长的面指着5兵团司令杨勇说:

“他,凭什么?”

大有取而代之之势。

邓小平回答:打仗你比杨勇强,但其他的他比你强,所以你当副司令。

抗美援朝第5次战役没有打好,王近山又在志愿军司令部炮轰彭德怀:

“这仗是怎么打的吗?这是放羊撵狗的打法,不讲战术!这样滥打仗,是葬送军队,是拿我们的兵去送死!”

彭德怀这个脾气最大的元帅只好当面承认错误。

在战争时期,将军的这一个性赋予他不尽的勇气与灵气,并立下赫赫战功;但是在无仗可打的和平时期和相对和平时期,这一性格却决定了他的悲剧命运。

早在1949年秋,刘邓大军席卷大西南,大批女大学生在投笔从戎接受军队改造的同时,也积极改造军队高级干部的爱情观,并向年青的将军们频频射来丘比特神箭。

美女爱英雄,英雄爱美女,本来无可厚非。

问题在于解放军有着铁的纪律,本来已经有了家室的英雄,更不能越过雷池半步。

但是被爱情冲昏头脑的英雄还是冒了出来,3兵团副司令员兼12军军长和政委的王近山爱上了被认为不该爱的人,一位女大学生兼小姨子。

12军驻军重庆以后,年仅35岁的青年将军频频出现在各种场合,演讲、剪彩……本就风流倜傥的王近山顿时成为女大学生们的偶像,特别是他的小姨子更是对他如痴如狂。

此事最后惊动上级机关。

兵团部责成12军副军长肖永银负责审理“此案”,并特别指示要求在团以上干部会议上“公审”王近山。

肖永银曾经和名将李德生、尤太忠长期在王近山手下出生入死,号称王近山的三张王牌,公交私谊都不错。

对于上级的指导,肖永银软磨硬抗,王近山始终没有被当众“开铡”。

3兵团政委谢富治亲自到12军导演“铡美案”,也因肖永银的强烈抗议,最终以处理两名师级干部草草收场,本应成为“铡美案”主角的王近山暂时逃过一劫。

但是远在川东的王近山,对“铡美案”内幕一无所知。

有人告诉他:

你的老部下落井下石!

于是,为情所困并因“铡美”风波而灰头灰脸的王近山认为肖永银是这次“铡美案”的操纵者和后台。

朝鲜战争爆发,王近山领兵入朝,乘机摆脱了“铡美案”的尴尬。

12军入朝,王近山故意落下第一副军长肖永银。

肖永银跑到老首长刘伯承那里哭诉,老首长只好给王近山下了一道批准肖永银入朝的“手谕” ——二人关系之僵可见一斑。

在战火连天的朝鲜战场上,王近山和肖永银一方面要和美国鬼子打热战,相互之间还要打冷战。

无论肖永银怎么解释,王近山总是“呵呵”应付两声。

肖永银只好默默背着“出卖战友”的黑锅,从国内到国外,又从国外到国内。

肖永银将军感到莫大的委屈。

王近山从朝鲜归国后,在荣获中将军衔和北京军区副司令职务的同时,旧情复发,不能自拔,最终为自己后来的命途多舛埋下导火索。

王近山的夫人本来个性极强,不可能对丈夫和妹妹的背叛一忍再忍,终于向组织上递交了声讨“陈世美”的状纸。

王近山也一不做二不休,向组织递交了离婚申请。

尽管是新中国,离婚仍然是旧社会“休妻”的同义语,是西方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典型罪证,是洪水猛兽。

王近山要将家庭改组进行到底,与当时其他个别高级将领的贪污腐化相呼应,顿时引起了中央和毛泽东的警觉。

最后周恩来总理亲自出面做工作,也没用。

王近山得到最后通牒:

“收回离婚报告就算了,否则,开除党籍、军籍!”

前来劝解的老部下们几乎要给老首长跪下:

“王司令,我们都希望在你手下再打胜仗,你就承认你不离婚,行吗?你哪怕等形势缓和一点再离,也行!”

王疯子对爱情的执着也是一个“疯”字:

“我王近山明人不做暗事,组织要怎么处理我都接受。”

毛泽东火了,专门指示刘少奇主持“铡美案”,杀一儆百。

1964年,爱美人不爱名位的王近山被开除党籍,大军区副司令职务没有了,中将军衔没有了,曾经让他感受天伦之乐的家也没有了:子女们都站在可怜的妈妈一边,对现代陈世美充满了憎恨。

而差点让他精神崩溃的是,小姨子顶不住各方面的压力,最终退出和姐姐的竞争,悄然从人间蒸发。

聊以欣慰的是,在王近山跌入政治低谷的时候,还有以前的一个小保姆同情他并嫁给了他。

当然他最忠诚的老部下肖永银也在关心他,想方设法帮他复出,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1968年,王近山所在的农场派人到南京军区装甲兵司令肖永银那里搜罗王近山的“反动”材料。

肖永银义正辞严地说:

“王近山政治上无错误,历史上从不反党反毛主席,他的问题是生活上的,不属大节!”

穷困潦倒的王近山获知此事后感动得大哭一场,他终于相信老部下在“铡美案”中没有整自己。

肖永银还提醒王近山,问题是中央定的调,还得由中央解决。

1969年春,中共九大召开在即,王近山写了内容一样的三封信托人捎给肖永银。

肖永银将其中两封交给南京军区司令许世友,许世友是有名的侠义将军,和王近山、肖永银同出自红四方面军,私交不错;许世友同时和毛泽东的关系非同寻常,只有许世友最容易见到毛泽东。

九大召开后,许世友果然将王近山的信转交毛泽东,并仗义进言:

“战争年代有几个人很能打仗,现在日子很不好过,建议主席过问一下。”

毛泽东接过许世友递过来的信:

“这个‘王疯子’,搞得什么名堂?!这又不是打仗,要耍疯,你关起门来到被窝里疯去!没出息……

毛泽东话没说完,嘎言而止。

许世友却看了个真真切切,主席是既生气,又心痛。

 

江青第一次听到“王近山”这个名字,是直接从主席的口中说出来的:

“这个‘王疯子’,怎么搞的?这么能打仗的一个人,怎么就管不住自己裤裆里的那玩艺儿,没出息……

和主席一起共同生活了几十年的江青极少听到主席说粗话,也只有在这时候江青才更觉得主席不是“神”,是人。是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男人。是爷们中的爷们!

就这样,江青记往了“王近山”这个名字,也记往了他是主席“骂”过的为数不多的爱将。

整个文化大革命期间,王近山没有遭受过任何“政治迫害”。

王近山的命运终于有了转机,被安排到南京军区当副参谋长。

 

19697月深夜,南京火车站,从郑州开往南京的列车硬座车厢里,走出一对老夫少妻,老夫一手拎着只破皮箱,一手拎着几只咯咯叫的老母鸡;少妻一手抱着孩子,胳膊上还挎着只篮子,里面装满了五谷杂粮。

尽管南京很热,前来接站的将军们见到此景还是感到十分凄凉:

二十多年前,他们中间的两位还在这个老头的指挥下驰骋沙场!

他们就是王近山的老部下原616旅旅长尤太忠和18旅旅长肖永银。

旧友重逢,多年的隔阂早已雪融,千言万语顿时化成倾盆雨。

 

1974年年初,王近山渐感身体不适。

11月份,因大吐血,他不得不住进医院,医生检查不出病情,经请示后决定实行手术检查,一打开腹腔,结果是胃癌。

不幸的是,术后肠子又破了,造成肠漏,大便不断漏出,他又不得不开腹再次做了一次手术。

王近山的病情一传出,一些战友和老部下很关切。

时任沈阳军区司令员的李德生专门买了红参派人送来,尤太忠也是多次打电话询问病情。

一天,王近山在北京的结发妻韩岫岩也听到了他患癌症的消息,脸“唰”地白了。

一晃10年过去了!这些年他们一南一北没任何联系,但时光消融着人间恩仇,过去的恨也好怨也好,点点滴滴都随风而去了。

当初如果她冷静些不那么冲动,或许王近山的人生命运不会是现在这样。

对于落魄的王近山,这些年她内心颇有些酸楚和悔意。

她的弟弟号称“一把刀”,是外科主任,她想如果让他开药,或亲自主刀做手术,或许可以挽救他的性命。

尽管王近山在南京已有自己的家,有名正言顺的夫人照料着,韩岫岩还是忍不住买了大包小包的补品想去趟南京,看一眼他。

可当她拿起电话接通了王近山的一位老警卫员,含含糊糊表达了自己的心愿时,谁知这位和王近山出生入死、对老首长忠心耿耿的警卫员至今不能原谅她,一听她要去南京,很不客气地说:

“他说过到死也不愿再见到你,你去是不是想让他早点死?”

韩蚰岩木然撂下了电话,无语凝咽。

北京发生的这一切,远在南京病中的王近山并不知道。但如果他知道这一切,又会怎么做呢?

人们不得而知。

幸好,这次在医院的抢救下,他的病情得到了控制,王近山依然活下来了。

19784月下旬,王近山的病情恶化。

在病危时,王近山什么都不问,只频频问及家人:

“张立三还没有来吗?我一定要见他一面。”

张立三是他的老部下、老战友,1931年参加红军,第二年在红四方面军向西转移时与他在1030团工作。

一年后,他调任1028团团长,张立三也调到28团当卫生队长,从此以后在20多年的风雨岁月里,他们朝夕相处,你救过我的命,我也救过你的命。

几十年来,他们相互之间没红过脸,没大声说过话,部队行动,一住下来,就相互看望。

有时王近山发火,身边的人赶快把张立三请来,两人谈一谈,立刻就平静下来了。

他们同生死,共患难,结下了深厚的兄弟之情。

王近山在已无生望、即将离开人世之际,唯一的愿望就是想见一见几十年来情同手足的老战友张立三。

张立三赶到了,两人一见面,紧握双手,眼泪夺眶而出。

虽然张立三是经验丰富的医生,知道重病人不宜过分激动,但两人谁也不能抑制住这战友的深情,在这生离死别的时刻,两位战友能说些什么?

只有心隐隐在疼。沉默了好久,为了松弛这难耐的气氛,张立三全然忘记病房内不准吸烟的常识,掏出香烟,正要点火,王近山看到后,以微弱的声音说道:

“你不要吸烟了!

王近山不吸烟,张立三却抽得厉害,他曾劝他戒烟也没戒成。

现在王近山又劝了,张立三十分激动地说:

“今天我就当着你的面把烟戒掉!

他当场就将香烟、打火机扔了!

两天以后,王近山去世了。

张立三听取战友临终的劝告,放弃了几十年吸烟的嗜好。

他后来说:

“那是197858,从那天起我戒了烟。”

1978510,王近山因病医治无效在南京逝世,终年才63岁。

临终前,由于病痛的残酷折磨,他已骨瘦如柴,弥留之际,虽已神志不清,但在昏迷状态中,还用微弱的声音问道:

“敌人打到哪里了?我们谁在那里?

他的小儿子回答说:

“是李德生叔叔在那里!”

“李德生上去了,我就可以放心睡一觉了。”

他是听着专门为他播放的军号去世的。

王近山去世后,对他的后事,党中央和有关方面非常重视。

对王近山一生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很高的评价。

中央军委补发了王近山为南京军区顾问的任命。

517,南京军区举行的追悼会十分隆重,徐向前、许世友、李德生、陈锡联、彭冲、宋任穷等,以及王近山的生前友好送的花圈,摆满了悼念大厅。

追悼会的规模原定500人,实际参加的有1000多人。

很多同志特别是王近山过去领导过的部队的同志,远道赶到南京参加追悼会,表达他们对王近山的哀思。

王近山为人民屡建奇功,他得到了应得的崇高荣誉。

到了南京军区以后,在肖永银的直接安排下,王近山终于恢复了党籍,又正式走马上任主管作战和战备的副参谋长。

在许世友和肖永银两位战友的庇护下,王近山基本上风平浪静地度过了“文化大革命”。

人们不得而知的是,中央文革小姐为啥从未派人找过他的“麻烦”?

只是战场上和情场上的长期拼杀在王近山身体上和心理上留下了太多的伤痕。

1978年春天,将军在和癌症顽强斗争4年之后,终于告别个人荣辱、是非恩怨,逝世于南京军区副参谋长任上,年仅63岁。

王近山走了,却把难题留给他的战友们——20岁就当师长的王近山的最终职务和他的赫赫战功太不相配了!

在筹备将军的追悼会时,南京军区司令聂凤智感到十分棘手,把难题交给前来参加追悼会的武汉军区副司令员肖永银。

肖永银大笔一挥,把悼词上的“副参谋长”中的“副”字去掉,级别由正军改为大区副职。

而此时,王近山的许多部将都担任了大区副职以上职务。

 

  
上一章:暗流涌动 30
下一章:暗流 32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暗流 3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