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暗流涌动 26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2-06 点击数:306次 字数:

26

 

敌人装备优势较大,火力猛,突击力强,机动也快,在连续吃了几次败仗之后,又比较小心谨慎,进攻时稳扎稳打,齐头并进,防御时能守则守,守不住即退。在其被包围时,以坦克为前导,在空中和地面火力支援下夺路突围,其援兵的行动也比较快,往往被其脱逃。

这次战役中第一阶段突围之敌即达十起,少的两个连,多者一个团,志愿军都没能将其吃掉。

同时,志愿军没有制空权,行动主要在夜间,完全靠两条腿走路,一次夜间突击行程有限, 加之志愿军后勤供应困难,持续作战受到很大的限制。

在这种情况下,围歼敌人切不可贪多。

这次战役由于口张的太大,一次就想歼灭美军,英军,韩伪军几个师,结果平分了兵力,虽然杀伤了相当数量的敌人,但没有成建制地敌人有生力量。

由于敌人没有伤到元气,在志愿军停止进攻时敌人立即发动进攻,特别时志愿军于五月二十三日开始向北转移时,未能组织可靠掩护,被敌乘机反扑,使志愿军有的部队受到较大的损失。

打现代化装备之敌也要敢于大胆穿插,昼夜连续作战。

敌人的现代化装备使其后撤收缩行动相当迅速,如不及时迂回包围,就打不成歼灭战。

为了抓住敌人,除了保持发起进攻的突然性以外,必须大胆直插敌人纵深,并昼夜连续行动。

由于有空中威胁,昼间行动往往顾虑较大。

实际上,只在夜间行动,不一定能减少伤亡,而且容易丧失战机;反之,必要时在昼间行动,不仅能歼灭敌人,还可能减少自己的损失。

这次战役中第64军不仅未完成向议政府实施战役迂回的任务,而且在临津江南岸遭到重大损失,就是与所属部队的一些干部不敢大胆穿插和不敢昼间作战有关。

而该军第596团第3 营和第19兵团侦察支队则连续突破敌人七道阻击,胜利完成穿插任务,就是因为他们不仅选小路行进,注意荫蔽静肃,而且坚决勇敢,昼夜连续突击,二十小时即插入敌人纵深六十公里

63军在这次战役中取得歼敌二万一千八百余人的胜利,也是与他们敢于昼间行动,敢于插敌纵深分不开的。

他们在以偷袭和强攻相结合的方法实行攻坚突破之后,使用主力迅猛穿插,昼夜连续突击,以分割包围敌人,在追击中利用复杂地形,植被和气象条件荫蔽自己,使空中之敌不易发现,并尽可能粘住地面之敌,使敌人飞机,大炮因分不清敌我而失去作用。

可见,只要敢于穿插,昼间行动是完全可能的,也只有昼夜连续行动,才能充分发挥中国军队近战夜战的能力。

敌人以大量飞机封锁破坏志愿军后勤运输线,加以作战地区几经战火无粮可筹,给志愿军补给带来很大困难,特别是战役后期部队携带的粮弹都以用尽,不得不在缺少弹药和忍饥 挨饿的情况下坚持作战,使部队遭到了不小的损失。

这次战役还有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仗打得艰苦,伤员较多,由于事前准备不足,没能将伤员及时后送,部队转移时又很仓卒,许多伤员没撤下来,这是一个很沉痛的教训。

事实说明,现代战争后勤保障是极端重要的,特别在异国作战,缺乏民工之前,后勤保障的组织更要细致周密,才能适应作战的需要。

第五次战役末,陈赓兵团命令第60军断后,掩护主力转移和搬运伤员。

180师在春川以西30余公里的正面上,节节抗击北犯之敌。

524晚,该师根据军部的命令,撤至汉江以北,将部队部署在退洞里至九唇岙山一带。

25日晚,他们又根据军的命令,退至驾德山,北培山一线。

这时,师长郑其贵在部署上犯了一个不可挽回的错误:

他将部队放在山头上,而对其侧后的公路未能确实控制。

郑其贵1913年出生于安徽省金寨县。

1929年参加赤卫队,同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

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红军班长、排长、连长、师部参谋、管理科长;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的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先后在八路军第129师任连指导员、营教导员、营长、团参谋长、副团长、团长,曾就读于延安抗日军政大学。

后任晋冀鲁豫军区团政委,中原第8纵队23旅政治部主任,太行军区独立旅政治部主任,太岳军区独立旅政治部主任、副旅长,中国人民解放军60180师副师长兼参谋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60180师师长,川西军区眉山军分区司令员兼60180师师长。

19513月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任志愿军60180师师长。

19515月率部参加了第五次战役。

作为第五次战役的参战部队,316志愿军第3兵团在北京组建,由二野3兵团第12军、4兵团第15军、18兵团第60军组成。

第二天,兵团前卫——60军过江入朝。  

19513月下旬到4月上旬的18个春夜里,180师的战士背着40公斤以上的武备,从新义州、经定州、新安州、海南里、江东、到三登,每夜强行军100多里。

在部队跑步通过敌机封锁区时,往往一跑就是二三十里,不少指战员累得大口吐血。

45180师赶到伊川,匆忙整补后,就接替63军和26军的防线,抗击联合国军的猛烈进攻。

422,五次战役打响,在60军当面,181师作为第一梯队,突击、割裂美25师和土耳其旅,179师作为第二梯队,180师作为预备队。

423181师突破联合国军防线,控制了汉滩江以北的全部阵地。

425181师和179师全部渡过汉滩江。

429181师兵至汉城东北10公里的龙井里、退溪院里地区,与敌相持。

430,预备队180师跑步赶到汉城北20公里的釜谷里、退溪院里地区。

516,五次战役的第二阶段打响。

60军的任务是在楸谷里至大龙山地区,割裂美军和韩军的联系,牵制美陆战1师和美7师。

由于在战役打响之前,179师和181师分别被三兵团调拨给12军和15军,60军的战斗任务全落在了180师指战员肩头上了。

516夜,180538团和539团在玄岩和发雷地区分别强渡北汉江。

517180师全师渡过北汉江。

539团克杜武洞,540团克仓村里,538团在新店里与美陆战1师遭遇,击毁坦克10辆,歼敌一个连。

520180538团和539团进占远水洞一线,与美陆战1师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521,志司彭德怀电令:目前由于我运输工具缺少,粮食弹药接济不上,西线美军又已东援,使我继续扩大攻势困难增加,为此,第五次战役暂告结束。

志司的撤退命令:各兵团(3919)准备23日晚即开始向涟川、铁原、金化、华川一带转移……。

三兵团的撤退命令:决以60军担任本兵团之阻击任务,该军置于白逸里、白积山以南,东起与9兵团分界线,西起与19兵团分界线……,利用华川西南山区节节阻击敌人,于22日晚开始向指定地区转移……。

522夜,60军发出撤退命令:……180师附炮2师两个连,以一个步兵团北移汉江以北构筑阻击阵地,师主力置北汉江以南掩护兵团主力北移及伤员转移,师作战地域为新延江、芝岩里、白积山、上海峰以南地区,并注意和右邻的63军的联系。

这天,180师主力与美陆战1师竟日对攻,主阵地反复易手。

523

凌晨,180师收到撤退命令。

上午11时,180师发现其右邻的友军63军已不告而撤。

师长郑其贵急电军部。

60军军长韦杰电令:注意派出部队掩护右翼,并准备于23日晚将北汉江以南部队移至春川以西地区继续防御。

180师派出两个连,占领原63军的防区。师主力开始北渡北汉江,向春川转移。

夜,3兵团急电:……由于运力缺乏,现战地伤员尚未运走,125000名伤员全部未运;15军除已运走外,现水泗洞附近尚有2000名不能行动之伤员;60军也有1000余伤员,为此决定,各部暂不撤收,并于前沿构筑坚固工事阻击敌人,运走伤员之后再行撤收。

望各军以此精神布置并告我们。

60军将兵团急电中“各部”误解为“60军必须掩护全兵团的伤员转运”。

60军五次电令180师:停止北撤,继续在北汉江以南掩护全兵团的伤员转运。……(180师的)江南部队应争取坚守5天时间。

是夜,180师的左右友邻部队全线后撤,180师孤军滞后。

是夜,3兵团兵团部与下属失去电台联系。

524

180师当面之敌美7师,美24师,韩6师已发现180师两翼空虚,迅速从3兵团和19兵团的空隙穿过,渡过北汉江。坚守城皇堂渡口的540团炮营和一营三连在营教导员任振华的指挥下,坚持到最后一兵一弹,任振华拉响最后一枚手雷,与敌同归于尽。

联合国军控制北汉江渡口,180师三面受敌。

下午,60军电令180师:撤过北汉江,继续沿江步防。

当夜,60军军部撤离马迹山指挥所。

深夜,在有线和无线联络中断并在先后派出12名通讯员都没能传达撤退命令之后,180师参谋樊日华和朗东方亲自将撤退命令送到正在南岸坚守激战的538团和539团。

525

凌晨,538团和539团靠着三根电线,带着伤员,偷渡过北汉江。偷渡中,600多指战员被激流卷走。

538团在上下芳洞、西上里以西,539团在明月里、九唇岱山地区,540团在鸡冠山、北培山地区,组成防御线,掩护整个兵团北撤。

坚守九唇岱山的539团二营五连,在年仅20岁的指导员杨小来的指挥下,打垮敌一个营,打死敌130名。在打完所有的弹药之后,全连指战员在白刃格斗中阵亡。

坚守鸡冠山的540团一营三连、二营六连、三营八连九连的指战员在弹尽之后用刺刀英勇拼博,流尽最后一滴血。

是日,180师粮尽,弹药不多,势态仍然滞后,三面受敌。

如果180师不沿北汉江步防,而继续北上与179师并肩防御,即可迅速摆脱险境。但从全局看问题,联合国军有可能趁机沿公路向北快速突击北撤的3兵团和19兵团。

据此,60军电令180师:军里决心不变,一定要完成兵团给的掩护转移的任务!

下午5时,60军军长韦杰发现了势态极不利于180师,立即电令郑其贵:180师以两个团迅速向北沿公路进至马坪里北侧占领有利地形阻击敌人,一个团沿山上路到驾德山阻击敌人,掩护伤员撤退。

师长郑其贵立即命令:

师直和师医院立即北移,538团为前卫,539团跟进,540团坚守阵地掩护。

下午510分,中断联络达三天的三兵团兵团部急电60军:……180师应以两个团在驾德山一线阻击敌人为宜……。

180538团收到师部转来兵团的命令时,团队已在撤往马坪里的途中。

538团团长宠克昌政委与就近的540团政委李楸召商量,结论是:上级总的意图是向北转移,180师已陷入不利处境,部队断粮几天,十分疲劳,调来调去更加疲劳,将可能陷入不拔。

因此,主力应该继续北移。

180师师部对538团和540团的意见是:按命令执行。

180539团背抬着全师300多名重伤员冒雨行军到梧月里,接到师部命令时,已是526的拂晓,细雨蒙蒙中,东方发白了。

命令是:部队停止前进,抢占梧月里要点步防。

526

拂晓,538团反身南下,重新占领驾德山阵地。

此时,180师左面的美7师已突破179师阵地,将179师和180师分割,并深入180师侧后,切断了180师的退路。

25日继续北撤,通过了马枰里的180师的师机关,直属分队和没接到回防坚守命令的539团三营都脱离了险境。

忠实执行军部和兵团部命令的180师主力,在芝岩里以南陷入了5倍敌人的重围。

180师收到军部的命令:固守待援。

180师此时已无固守抗击联合国军5个满员师的弹药和兵源了。

它向军部提出突围的请示。

下午430分,军长韦杰口述命令:

立即向180师发报,他们决心突围是正确的,批准他们的突围计划,向西北方向突围到鹰峰集合!

立即给181师发报,命令他们从华川附近出发……,策应180师突围!

直接给179536团发报,命令他们迅速占领马坪里向芝岩里出击,接应180师!

政委袁子钦补充电文:

告诉180师放心,有部队接应,越过公路,马坪里以北鹰峰山下就是我军阵地,坚信他们一定能胜利突出重围!

下午630分,180师分两路突围。

山上的538团、540团、师直为一路,由驾德山,经蒙德山,突向鹰峰。

山下的539团为另一路,经纳实里、马场里、芳确屯,突往鹰峰。

527

拂晓,经过惨烈的浴血战斗,180师的两路突围队伍,以伤亡2/3的代价,突出包围,越过公路,抵达鹰峰山下。

全师指战员已不到2000人。

然而在鹰峰主峰上等着他们的不是179师和181师的接应部队,而是美24师的部队,180师再次陷入包围。

538团在团长宠克昌和参谋长胡景义的组织下,把全团班以上的共产党员集中起来,组成突击队,全部带上冲锋枪,攻上主峰东侧东台山高地。

539团团长王至诚和政治部主任李全山集中全团能战斗的干部战士组成5个排,夺下了主峰。

180师与60军再次请示进一步突围方案,军长韦杰亲自上机:

命令你们集中向史仓里方向突围!军部派部队接应。

528

在漏夜大雨中,179师的接应部队没能赶到史仓里。

在彻夜苦战中,180师最后的400指战员编成三个突击连,在师长的亲自指挥下,向西北突围。

在突破三个阵地后,这支不断突围不断拼杀了整整十天并断粮了三天的部队,在最后一个阵地――128.6高地前,耗尽了最后的力气。

至此,为了坚定不移地执行掩护任务的180师,建制基本打没了。

师长郑其贵命令分散突围。

根据战后《180师突围战斗减员统计表》,180师负伤、阵亡和情况不明的总数为7644人,其中师级干部1人,团级干部9人,营级干部49人,连级干部201人,排级干部394人,班以下6990人。

19517月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撤销郑其贵师长的职务,停职审查。

经过审查后任命郑其贵为第三兵团管理处处长(正团级)。

19539月兵团回国后,任吉林省军区副参谋长(副师级),1955年被授予陆军上校军衔,被授予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

后任吉林省军区白城军分区副司令员(副师级),1959年升任白城军分区司令员。

1963年晋升为大校军衔。

1970年在白城军分区司令员职位以正师职离职休养。

1982年按老红军,享受副军职待遇,住安徽省军区合肥第一干休所。

1988年被授予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0126在合肥逝世,享年77岁。

29安徽日报发了消息,213遗体火化,安葬于合肥市烈士陵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暗流涌动 2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